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京剧《贵妃醉酒》(美国博兰艺术中心演出实况)

楼主:京剧 时间:2019-08-14 16:17:01


贵妃醉酒又名《百花亭》,源于乾隆时一部地方戏《醉杨妃》的京剧剧目,该剧经京剧大师梅兰芳倾尽毕生心血精雕细刻、加工点缀,是梅派经典代表剧目之一。此剧本主要描写杨玉环醉后自赏怀春的心态,凸显杨玉环对帝的柔情。20世纪50年代,梅兰芳去芜存精,从人物情感变化入手,从美学角度纠正了它的非艺术倾向。有资料说此剧源自昆曲剧目,由其唱词结构可见一斑,尤已开场的四平调为京剧珍品。(京剧公众号:jingju111)



《贵妃醉酒》全剧剧本 : 



根据《梅兰芳演出剧本选集》整理


【第一场】

裴力士、高力士(内):嗯

哼。

[裴力士、高力士同上]

裴力士(念):久居龙凤阙,

高力士(念):庭前百样花。

裴力士(念):穿宫当内监,

高力士(念):终老帝王家。

裴力士:咱家裴力士。

高力士:咱家高力士。

裴力士:高公爷请啦。

高力士:裴公爷

胡文阁

胡文阁

请啦。

裴力士:娘娘今日要在百花亭摆宴,你我小心伺候。

高力士:看香烟缭绕,娘娘凤驾来也。

裴力士:你我分班伺候。

[〈二黄小开门〉牌子。六宫女持符节上。]

杨玉环(内):摆驾!

[杨玉环上,二宫女掌扇随上。]

杨玉环[唱〈四平调〉]: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见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

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奴似嫦娥离月宫。

[<万年欢>牌子]

李胜素

李胜素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奴婢裴力士/高力士见驾,娘娘千岁!

杨玉环(白):二卿平身。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千千岁!

杨玉环(念诗):丽质天生难自捐,承欢侍宴酒为年;

六宫粉黛三千众,三千宠爱一身专。

本宫杨玉环,蒙主宠爱封为贵妃。昨日圣上传旨,命我今日在百花亭摆宴。

-―高、裴二卿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在。

杨玉环:酒宴可曾齐备?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俱已备齐

李胜素

李胜素

杨玉环(白):摆驾百花亭。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是。

――摆驾百花亭啊!

杨玉环 [唱<四平调>]:好一似嫦娥下九重;清清冷落在广寒宫。

啊,广寒宫。

[<哑笛>。众圆场。]

裴力士、高力士:娘娘,来此已是玉石桥

史依弘

史依弘

杨玉环:引路

裴力士、高力士: 喳!

――摆驾呀!

杨玉环(接唱):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

裴力士:鸳鸯戏水

杨玉环(接唱):鸳鸯来戏水。

高力士:金色鲤鱼朝见娘娘。

杨玉环(接唱):金色鲤鱼在水面朝。啊,水面朝。

魏海敏 卧鱼

魏海敏 卧鱼

[<哑笛>。雁叫声。]

裴力士:娘娘,雁来啦!

杨玉环(接唱):长空啊。雁儿飞。哎呀,雁儿呀!

雁儿并飞腾,闻奴的声音落花阴,这景色撩人欲醉。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来到百花亭!

杨玉环(接唱):不觉来到百花亭。

[反<万年歌>牌子。众进亭]

杨玉环:高、裴二卿,

裴力士、高力士(同白):在

杨玉环(白):少时圣驾到此,速报我知。

裴力士、高力士:喳!

裴力士:喂,高公爷。

高力士:裴公爷。

裴力士:万岁爷驾转西宫啦,咱们得回禀一声。

高力士:对,咱们得回禀一声。

高力士、裴力士:娘娘,万岁爷驾转西宫啦!

杨玉环:起过。

高力士、裴力士:是

杨玉环:哎呀,且住!昨日圣上传旨,命我今日在百花厅摆宴。为何驾转西宫去了!

且自由他。

――高、裴二卿。

裴力士、高力士:在

杨玉环:酒宴摆下。待娘娘自饮几杯。

裴力士、高力士:领旨!

[裴力士、高力士分下。<傍妆台>牌子。裴力士捧酒盘上。]

裴力士:娘娘,奴婢裴力士进酒。

杨玉环:进的什么酒?

裴力士:太平酒。

杨玉环:何谓太平酒?

裴力士:满朝文武所造,名曰太平酒。

杨玉环:呈上来。

[<反小开门>牌子。裴力士向前进酒,杨玉环饮毕,裴力士下。二宫女捧酒盘向前]

二宫女:宫女们进酒

杨玉环:进的什么酒?

二宫女:龙凤酒。

杨玉环:何谓龙凤酒?

二宫女:三宫六院所造,名曰龙凤酒。

杨玉环:呈上来。

[<小开门>牌子。二宫女进酒,杨玉环饮毕,二宫女退后。高力士捧酒盘上]

高力士:娘娘,奴婢高力士敬酒。

杨玉环:高力士。

高力士:有。

杨玉环:进的什么酒?

高力士:通宵酒。

杨玉环:呀呀啐!何人与你们通宵!

高力士:娘娘不要动怒,此酒乃是满朝文武不分昼夜所造,故名通宵酒。

杨玉环:好,如此呈上来。

[裴力士暗上]

杨玉环 [唱<四平调>]:通宵酒,啊,捧金樽,

高、裴二卿殷勤奉啊!

裴力士:娘娘,人生在世……杨玉环(接唱):人生在世如春梦,

高力士:且自开怀………..

杨玉环(接唱):且自开怀饮几盅。

[<万年欢>牌子。高力士向前进酒,杨玉环饮酒,微醉。]

裴力士:高公爷,娘娘可有点儿醉啦,咱们留点儿神哪!

高力士:小心点儿。

杨玉环:高、裴二卿。

裴力士、高力士:在。

杨玉环:娘娘酒还不足,脱了凤衣,看大杯伺候。

裴力士、高力士:领旨。

[<柳摇金>牌子。杨玉环呕吐,扶桌立起,二宫女扶下。众宫女、裴力士、高力士随下。]

【第二场】

[接<柳摇金>牌子。裴力士、高力士分上]

高力士:娘娘更衣去啦,咱们再来打扫打扫罢。

裴力士:好,打扫打扫。

高力士:裴公爷,咱们把这几盆花都搭过来,也好让娘娘赏花啊。

裴力士:对,搭过来过过风儿。

高力士:先搬这一盆。

[二人搬花盆]

高力士:这盆是什么花?

裴力士:这盆是牡丹花,又名富贵花

高力士:不错,富贵花。这盆又是什么花?

裴力士:这盆是玉兰花。来来来,再搬再搬。

高力士:这边还有哪!这又是什么?

裴力士:这叫海棠花。

高力士:金丝海棠?

裴力士:对,又叫玉堂富贵。

高力士:玉堂富贵。来来,这儿还有一盆。好沉,这是什么?

裴力士:这是兰花。您闻闻香不香?

高力士:香得很。

裴力士:这几盆摆在一块儿,可好看多啦!

高力士:裴公爷,今天娘娘的酒性可够瞧的啦,咱们当差可多留点儿神!

裴力士:对啦,再喝恐怕就要出情形啦。

高力士:这也难怪。就拿咱们娘娘说罢,在这宫里头是数一数二的红人儿啦,还生这样儿气哪。如今万岁驾转西宫,娘娘一肚子的气没地方发散去,借酒消愁,瞧这样儿怪可怜的。

裴力士:可不是么。

高力士:所以外面的人不清楚这里头的事,以为到了宫里,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享福哪!其实,也不能事事都如意,照样儿,她也得有点儿烦恼。

裴力士:这话一点儿也不错。

高力士:我进宫比您早几年,见的事情比您多一点儿;就拿咱们宫里说罢,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宫娥彩女倒有三千之众,都为皇上一个人来的;真有打进宫来,一直到白了头发,连皇上的面儿也没见着,有的是哪。

裴力士:不错

高力士:闲话少说,办正事要紧。

裴力士:什么正事?

高力士:给他预备酒哇!

裴力士:对,预备酒去。

高力士:娘娘来了,快预备酒去罢。

[二人分下。]

【第三场】

[接<柳金摇>牌子。杨玉环醉上,看花,闻花。裴力士持酒盘上。]

裴力士:娘娘,奴婢裴力士进酒,裴力士进酒,请娘娘赏饮!

[杨玉环欲饮,觉酒热,怒视裴力士。]

裴力士:酒太热啦?(急用手扇酒)酒不热啦,请娘娘赏饮罢!

[杨玉环饮酒。裴力士以手拭汗下。高力士持酒盘上。]

高力士:娘娘,奴婢高力士进酒,奴婢高力士进酒,请娘娘赏饮!

[杨玉环欲饮,觉酒热,怒视高力士。]

裴力士:酒暴啦?(急用手扇酒)娘娘,酒不暴啦,请您赏饮罢!

[杨玉环饮酒。裴力士用手拭汗下。二宫女两边分上。]

二宫女:宫娥们进酒,请娘娘赏饮![杨玉环饮酒,醉呕。二宫女分下,杨玉环坐憩。裴力士、高力士分上。]

裴力士:高公爷,娘娘今儿个喝醉啦!不想回宫,这可怎么好哇!

高力士:咱们诓驾罢!

裴力士:那要诓出祸来呢!

高力士:不要紧,都有我哪!

裴力士:都有您哪。好,咱们诓驾。

裴力士、高力士:(同喊)万岁驾到哇!

[八宫女分上。]

杨玉环:哦!

[唱<二黄倒板>]:耳边又听得驾到百花亭。

裴力士、高力士:驾到哇!

[八宫女扶杨玉环起立。]

杨玉环[唱<四平调>]:哎…….吓得奴战兢兢跌跪在埃尘。

[八宫女扶杨玉环同跪,裴力士、高力士两边随跪。]

杨玉环:妾妃接驾来迟,望主恕罪。

裴力士:娘娘,我们乃是诓驾。

杨玉环:啊?

高力士:我们乃是诓驾。

杨玉环:呀啐啐!

裴力士、高力士:哎哟,留点神哪!

杨玉环(接唱):这才是酒入愁肠人已醉,平白诓驾为何情!啊,为何情!

[<哑笛>。宫女扶起杨玉环,八宫女暗下。]

高力士:裴公爷,我这两天有点儿闹肚子,得找地方走动走动,您偏偏劳罢!

裴力士:您可快点回来呀!

高力士:我这就回来。(下)

裴力士:他走啦,我也溜了罢。(欲走。)

杨玉环:裴力士!

史依弘

史依弘

裴力士:(急返回)奴婢在。

杨玉环[唱<四平调>]:裴力士!啊,卿家在哪里呀?

裴力士:伺候娘娘。

杨玉环(接唱):娘娘有话儿来问你;

你若是遂得娘娘心,顺得娘娘意,

我便来、来朝把本奏丹墀。哎呀,卿家呀!

裴力士:娘娘。

杨玉环(接唱):管叫你官上加官,啊,职上加职。

裴力士:谢谢娘娘,甚么差事呀?

[<鹧鸪天>牌子。杨玉环做手势,命裴力士取酒。]

裴力士:哦哦,我明白啦!您教我到外头拿酒杯、酒壶,您还要喝酒,是不是?娘娘,这酒喝得可不少啦!再喝可就过了量啦!喝大发了,万一出点儿错儿,我们可吃罪不起呀!我不敢拿去!

杨玉环:呀呀啐!(打裴力士两颊。)

裴力士:哎哟!

杨玉环(接唱):你若是不遂娘娘意,不顺娘娘心,我便来,来朝把本奏至尊,唗,奴才呵!管教你赶出了宫门!

裴力士:娘娘,您可别那么办呀!

杨玉环(接唱):啊,削职为民。

裴力士:娘娘,您饶了我吧!

[<哑笛>。裴力士暗出门,高力士暗上。]

裴力士:这个差事可不好当,这会儿高公爷也不知上哪儿去啦!

高力士:劳您驾!

裴力士:您来啦,我先偏您啦!

高力士:怎么啦?

裴力士:打了我三个锅贴儿。

高力士:您不小心点儿么。

裴力士:您在这儿钉着点儿,我有要紧的事。

高力士:快回来,叫谁,谁伺候着。

杨玉环:高力士!

裴力士:听见没有?叫你哪!

高力士:(急应)奴婢在。

[裴力士暗下。]

杨玉环[唱[四平调]]:高力士卿家在哪里呀?

高力士:伺候娘娘。

杨玉环(接唱):娘娘有话儿来问你,你若是遂得娘娘心,顺得娘娘意,我便来,来朝把本奏君知,哎呀,卿家呀,管教你官上加官,啊,职上加职。

高力士:我谢谢娘娘,您有什么吩咐?

[<反八岔>转<门蛐蛐>牌子。杨玉环做手势,指桌子,又往外指。]

高力士:您让我叫几个人来,把这张桌儿抬到那边高坡上,在那儿饮酒,眼亮,是不是?

[杨玉环摇头]

高力士:不是?

[杨玉环又做手势,仿皇帝整冠理髯,双手比酒杯,做对饮状。]

高力士:哦,您让我去西宫,把万岁爷请来,跟您在一处饮酒,是不是?

[杨玉环点头,挥手命高力士去。]

高力士:我不敢去,梅娘娘生气要打我的,您派别人去罢,我不敢去。

杨玉环:呀呀啐!(打高力士两颊。)

高力士:哎哟!杨玉环(接唱):你若是不遂娘娘意,不顺娘娘心,我便来,来朝把本奏当今,唗,奴才呵!管教你赶出了宫门!

高力士:娘娘,您开恩,别那么办!

杨玉环(接唱):啊,碎骨粉身。

高力士:我实在是不敢去呀,您派别人去罢,我怕挨打。

[<八岔>牌子。杨玉环拉住高力士衣袖缓行,高力士跪步随行,杨玉环无意中把高力士帽子摘下,遂以帽向高力士戏耍,高力士不知所措,杨玉环最后将帽顶在自己的凤冠上。]

高力士:娘娘,那是我的帽子。您戴上?好,冠上加冠!您把帽子赏给我罢。

[杨玉环仿男子行走。后将帽子抛与高力士,高力士接住。八宫女、裴力士暗上。]

杨玉环[唱<四平调>]:杨玉环今宵如梦里。想当初你进宫之时,万岁是何等的待你,何等

的爱你,到如今一旦无情明夸暗弃,难道说从今后两分离!

裴力士、高力士:天不早啦,请娘娘回宫罢!

——请娘娘回宫啊!

[二宫女扶杨玉环]

杨玉环:摆驾!

裴力士、高力士:喳!

杨玉环(唱[四平调]):去也,去也,回宫去也。恼恨李三郎,竟自把奴撇,撇得奴挨长夜。

回宫。

裴力士、高力士:领旨。

杨玉环(接唱):只落得冷清独自回宫去也!

[<尾声>二宫女扶杨玉环下,六宫女、裴力士、高力士随下。]

(京剧公众号:jingju111)

京剧爱好者的精神家园!为京剧爱好者提供最全的京剧名段、京剧教学、京剧视频、京剧音频、京剧伴奏、京剧曲谱、戏曲、脸谱等信息,让我们一起弘扬国粹振兴京剧,为京剧爱好者及戏迷票友之间的学习交流搭建更好的平台。

【欢迎戏友投稿】

投稿形式:照片、文字、录像均可

投稿要求:原创,注明姓名、地址、联系方式

投稿信箱:393801888@qq.com



         京剧国粹,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我们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京剧艺术的队伍,让京剧传播到世界各地。国粹能够后续有人,是所有京剧大师共同的愿望,愿我们一起努力,创造最开阔燎广的梨园大舞台,让充满无限魅力的京剧艺术遍地开花!!!

戏迷票友的精神家园

京剧公众号:jingju111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京剧论坛: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