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桃花太多也会让人头疼,我在一个小酒吧上班,桃花运却一直旺……

楼主:飞看世界 时间:2018-11-09 06:22:27

点击上方关注飞看世界,方便下次阅读


三月的某个下午。

丽都古城。

丽都酒吧一条街的某个酒馆二楼的小房间,正睡的哼哼唧唧的苏小坏突然间一个鲤鱼打挺,随便拉了件衣服,唧拉着一双人字拖鞋,乒里乓啷就下了楼。

作为这间小憩酒家的唯一员工,无论睡好没睡好,下午这顿员工餐都是必须要吃的,错过了就得饿一晚上。

只凭空气中的味道,他就知道楼下的餐桌上有凉拌蛰头和海砺子豆腐锅。

蛰头脆的欲仙欲死,蒜蓉和老醋清爽无比,而海砺子豆腐锅的汤水味道浓郁,正好下饭。

这两道菜是小憩酒店老板李大涵的拿手菜,一个月做不到三顿。

苏小坏搓了搓手,脚尖还没完全落到一楼地面,已经一个饿虎扑食,朝桌子猛扑了过去。

他张牙舞爪的动作极其夸张,像极了一只饿了七天突然看见一根肉骨头的秃狗。

但这个本应顺理成章连接风卷残云四个字的动作,却突然在惊鸿一瞥间僵在了原地。

古色古香的桌子对面,坐着一位女子,一位第一眼就美得足以令他忘记这世上还有吃饭这回事的女子。

丽都除了是著名的国家级旅游胜地,还是著名的艳遇圣地,所以这里从来都不缺乏单身的帅哥和美女。

苏小坏在小憩酒馆工作的这两年,美女也算见有了。可是美得这么不象话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顶多十八九岁如花的年纪,精雕细琢般的秀眉,炯炯光采的美眸,如青山般笔挺的鼻梁,弧度优美的唇型,无瑕完美的鹅蛋脸。

黑色羊毛衫紧紧地包裹住她的半身,卉起的线条浮凸有致,伴随美女的呼吸缓缓地起伏。领口露出的修长脖颈耀眼的白……堪堪细腰也正合了胸部的尺寸,形成美丽的弧线。

这身衣服,配上绝好身材绝美面庞,加上少女身上隐约那如梦幻般清纯如珠的气质,除了秀色可餐四个字,他再也想不到第二个形容词。

少女看见苏小坏,怔了怔,小嘴微张,似乎想要说话。苏小坏突然收势站好,使劲摆了摆手:“你等等啊。”

说罢,掉转身风急火燎的上了楼,闪电般从枕头下摸出昨天才买的一本书,封面赫然用黑墨墨的草书写着十个大字:《要美女电话三十六法门》。

苏小坏飞速的翻看了一遍,咳嗽了一声,珍而重之的将书放回原处,再次下楼,冲着座位上的美女一拱手:“奴才方才还念着,不知何日得遇小主,每每思之,倍感惆怅。小主从来容姿秀美、俏丽非凡。今日圆梦,奴才私心想着,若是能知道小主的联系方式,定是极好的!不知小主意下如何?”

美女那一双妙目突然就睁得好大,怔怔看着这个穿的乱七八糟,说话也乱七八糟的男人半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2

苏小坏见这招不见效,犹豫了片刻,正待使出第二招,就被一个粗野的嗓门打断了:“行了,有得吃赶紧吃,甄嬛体早过时了。小韵,他叫苏小坏,你以后的同事,这人除了贪吃好色,没别的本事,平常甭搭理他。”

坐在少女身侧,一个身形粗大的大汉冒出一股子山西老陈醋特有的酸味,正是小憩酒馆的老板李大涵。

“这名字……真不错。很高兴认识你,我叫秦韵。”

少女微微一笑,像一朵绽开的白兰花,她的声线低沉富有磁性,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力:“暂时会在这里工作。”

苏小坏悻悻的咽了口唾沫坐了下来,低声嘟囔了一句:“书上都是骗人的……”

秦韵:“……”

饭桌上的李大涵很健谈:“小韵呐,这里工作很轻松的,你就只需要收收钱,送送酒就好了,其他的事,交给小坏就行。工资可以预付……年底还有奖金……包吃包住……你有男朋友没有……我也还是单身……现在这个社会太浮躁了,想找个真心相爱的伴侣,简直比登天还难……”

秦韵礼貌的简单应和着李大涵的话,一双美目却有意无意的在苏小坏身上打转,这个约莫一米七七的男人很耐看,所谓耐看的意思就是……既不很帅也不太丑,但那一双几乎连成一条线的眉毛看起来实在是太醒目,太古怪了……

苏小坏似乎只是很认真很专心的在吃,手脚麻利的喝着海砺子汤,吃着凉拌蛰头,只是偶尔会趁李大涵不注意,在滔滔不绝的李大涵脑袋后面竖一根中指,等到李大涵转过头来,却只能看见苏小坏在很专心的吃饭。

美少女似乎觉得很有趣,抿嘴轻笑。

李大涵很用力的白了苏小坏一眼:“就知道吃!收拾收拾,准备开工!”

苏小坏:“……”

小憩酒家是丽都酒吧一条街上生意最好的一间。

一是因为这的地理位置好,对面就是连绵不绝的青山,山下是蜿蜒的小河;二是老板李大涵做小菜的手艺是当地一绝;三是苏小坏调酒的手艺高超。

如今还要加上第四条,秦韵……实在是很漂亮……

苏小坏一边在酒柜里调酒,目光一边在这个刚来的美少女身上打转。

秦韵很勤快,主动包揽了所有在柜台内外穿梭的工作。

一米六八的优美身段,被一双淡白精致的高跟鞋,愈发衬得笔直坚挺,一举一动中那天生优雅的姿态,给人一种她站在俗世却如傲立云端般的出尘美感。

每次经过苏小坏身边,空气里就飘过一阵淡雅之极的香气,沁人心脾。

这脸蛋,这腿,这胸,这线条,这香……

当秦韵再次回到酒柜的时候,正看见苏小坏在自己身上到处摸,然后抬起眼,很诚恳的说:“秦韵,我的电话找不到了,能不能借你的电话用用。”

秦韵正要说话,李大涵幽幽的声音从酒柜外面传了过来:“小坏,你根本就没有电话。”

苏小坏:“……”

他突然就偷偷从兜里摸出一个小布偶,使劲在上面掐了几下,布偶上赫然写着李大涵三个大字。

秦韵看得真切,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下面才精彩,请阅读原文 
↓↓↓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