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朱沅芷油画市场价值一平尺多少钱

楼主:博古通今收藏品交易中心 时间:2018-01-12 18:30:24

今日推荐



9月中旬,第一代旅美华裔画家朱沅芷的代表作《工业之轮在纽约》75年来首度释出市场,引发热议。被谈论的焦点除了朱沅芷坎坷的人生轨迹,独特的艺术追求外,还有《工业之轮在纽约》恢弘的气势,以及8000万-1.2亿港元,令人仰视的超高估价。在目前香港艺术品二级市场中,中国二十世纪现代艺术版块里单件油画拍卖价格过亿者,仅有吴冠中、赵无极和常玉三位,如果《工业之轮在纽约》在本次拍卖会中顺利成交,那么朱沅芷将很可能成为第四位跻身亿元行列的艺术家。

不过相较于上述三位艺术家的显赫声名以及市场底蕴,朱沅芷尽管在小圈子中有一定热度,但其在市场认知度、市场基础和高价纪录等多个方面都还有很大差距,如今一件作品如平地惊雷般出现,并且试图一步登天,也难怪引起业内的广泛关注和讨论。那么《工业之轮在纽约》究竟有何独特之处?其在朱沅芷短暂而波折的一生中占有怎样的位置?又是何种原因促使艺术家家族选择在2017年这个时间点以如此高价将其推向市场?

盛世“钻石”——《工业之轮在纽约》

《工业之轮在纽约》其实是一个命题作文。1932年,纽约现代美术馆(Museum of Modern Art)搬迁至现址,策划了开幕展“美国画家和摄影家壁画展”,朱沅芷得到的展览命题为“战后的世界”,并被要求在6周内提交一幅三联屏,以及一幅7x4英尺的大作。朱沅芷随即决定将纽约最经典的景观——布鲁克林大桥和曼哈顿的摩天大楼作为自己作品的主要对象。

朱沅芷《工业之轮在纽约》油画画布 213x123cm 1932年作 

香港苏富比秋拍估价:80,000,000-120,000,000港元

在这6周里,朱沅芷谢绝了一切访客,把自己关在房内,每天废寝忘食,仅靠大量白酒来支撑体力,才终于完成了两幅标志其艺术巅峰的经典:一幅是三联屏《旋转木马;日光浴者;现代公寓》,而更重要的一幅,便是《工业之轮在纽约》。

在《工业之轮在纽约》中,朱沅芷采用了一种近乎宋代山水画式的垂直全景构图,展现的却是美国的城市景观。画面整体呈现暖黄色,图式复杂,构图布局却十分和谐。朱沅芷所展现的,是经历“狂飙的20年代”之后,已经成为国际大都会的纽约。画面左上角呼啸而入的双翼飞机,象征着美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现代科技的腾飞,而曼哈顿高楼和耸立的布鲁克林大桥,则把一尊古希腊罗马雕塑“掷铁饼者”挤到了画幅的左下角,预示着20世纪的美国产物将压倒欧洲文明的源头。

1932年正在绘制《工业之轮在纽约》中的朱沅芷

12位玩马球的企业家围绕成圈,被置于近景处,这种颇似马蒂斯经典作品《舞蹈》的图式占据了整幅画面将近一半的比例,凸显了他们的地位,代表着美国的工业社会精神——虽然美国立国源于欧洲移民,但社会没有根深蒂固的贵族阶级,财富来自个人智慧和努力。让数千年来一片沉寂的美洲大陆,崛起成足以影响全球的崭新强权。

《工业之轮在纽约》近景,12位马球手占据画面近一半尺幅,而一尊古希腊罗马雕塑“掷铁饼者”挤到了画幅的左下角

尽管《工业之轮在纽约》讴歌了纽约之美好,然而朱沅芷从来都是特立独行的思想家。画面中央,布鲁克林桥下,朱沅芷以黑色线条画下一个准备从桥下一跃而下的透明人物。这个透明人物所占位置极小,却在画面正中央,甚为惹眼,反衬着前方的马球员巨轮,传达一种深刻的痛苦,像刺针般截破这歌舞升平下的不安?

▲画面中部用黑线勾勒了一位试图自杀的人,有一种说法此人为华人,是朱沅芷对当时盛行于美国的种族歧视的反抗

《工业之轮在纽约》的诞生,也标志着朱沅芷的“钻石主义”理论趋于成熟。他的创作风格,在1925至26年以“共色主义”为主调,明快亮丽的色块析解眼前景物,组成半具象的构图,富于音乐的韵律节奏;及至巴黎时期,崭新的经历让沅芷画风迥然大变,富于超现实主义特征;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至纽约时期逐步融合,形成他独创的“钻石主义”:在理论层面上,他把创作因素分为三大类(物理性、脑性、心理性)和九小项(色彩、形体、光线;时间、道德、目的;情绪、观察、欲望),并以三角形组合构成图解;在作品层面上,则可见其画面在具象之中蕴含丰富的心理隐喻或梦境叙述,浓郁的色彩具有表现主义特征,并且暗藏许多小三角形色块构图,有如剔透的钻石切割面。


朱沅芷部分作品欣赏

▲朱沅芷 《我的妈妈在哪》布面油画 1927年

▲朱沅芷《吹笛者(自画像)》布面油画 1928年

▲与《工业之轮在纽约》同期创作的《旋转木马;日光浴者;现代公寓》(三联作),2014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以1084万港元成交

▲朱沅芷之女朱礼银及1920年代的朱沅芷

▲朱沅芷《欢乐节庆的百老汇》121x101cm 布面油画 1943-44年

▲朱沅芷《自由之路》 布面油画 90.4x102cm 1949年

▲朱沅芷《耶稣诞生》 油画画布 96.5×66cm 1953年作


过亿估价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再回到艺术市场的讨论上,自 2003年以来,整个中国20世纪现代艺术市场彷彿火箭一般,行情一路看涨。其中海外华人画家,包括常玉、赵无极、朱德群等人更是最受市场热捧的中心人物,十几年内3人的雅昌价格指数都积累了数十倍的涨幅。而近几年,在中国当代艺术市场历经调整的状态下,20世纪大师成功接棒,行情达到高峰,纷纷创下了震撼的新纪录:如常玉《瓶菊》在2016香港佳士得秋拍中以1.035亿港元成交;朱德群《雪霏霏》同场拍出9182万港元,刷新纪录;而赵无极《29.09.64》更是在2017佳士得春拍中拍出1.528亿港元,大幅提升了其拍卖纪录。在此之外,林风眠、吴冠中、吴大羽、潘玉良等早期旅欧艺术家也在这波20世纪艺术市场的风潮中被推上浪尖。

为何在这波华人艺术市场风潮中,朱沅芷的名字却较少被提及?偶而见到零星拍品,但似乎未如同时期的常玉画作一般引起广泛的注意?就连可流通作品数量比朱沅芷更少的潘玉良,都在2014年拍出了3450万港元的价格,而朱沅芷作品的最高价却仅仅止步于2013年佳士得拍出的1143万港元。其实,就艺术的影响来论,朱沅芷在美国现代绘画中占有一定的位置,其所提出的绘画观点尤其新颖。但在题材的选择上,朱沅芷是相对比较严肃、忧郁的,多数的收藏家认为常玉的艺术较为亲和、优雅,而朱沅芷的风格较为疏离、个性较为强烈,无法全面性地引起收藏家的共鸣。

▲1999-2016年朱沅芷二级市场成交额及成交量走势图

此外,尽管创作量不算丰沛,但收藏品过度集中于少数藏家手中,使得有意加入收藏的人,提供的选择机会不足。过去朱沅芷的作品只散见于台湾的金石艺廊(King Stone Gallery)、龙门(Long-men Gallery)、大未来林舍和耿画廊等,以及纽约的二、三家画廊,或台北、香港的拍卖公司,其来源提供者大多都指向朱沅芷的独生女朱礼银女士。当朱沅芷病故之后,除了前妻海伦手中留有几幅画作、相片及书信等文献,其他遗产多归朱礼银女士所有。朱海伦的收藏专拍“朱海伦的沅芷世界”在1999年10月台北苏富比拍出佳绩,39件拍品仅有一件未能成交,拍出4227.73万台币的佳绩,约合1059.78万元。而1999年也是截至目前为止,朱沅芷的年度交易量最大的一年,其后朱沅芷作品每年成交量均在10件左右,最高仅有22件。这个数字其实清楚地反映出,市场供给不足是画家行情停滞的最大原因之一。

此前拥有朱沅芷作品的藏家,大多集中在台湾元大集团的马家兄弟、国巨基金会(Yageo Foundation)台湾几位资深收藏家手中,另外透过拍卖会标购,东南亚、中国国内亦有部分喜爱朱沅芷的藏家。而朱礼银女士本身留有一批收藏,她非常珍视父亲留下的遗产,精品此前一直不愿轻易释出,因在2008年以前,市场上可流通的画作大都是转售品,朱沅芷代表作更是罕见,市场也难有大突破。

▲1999-2016年朱沅芷拍卖成交额区域分布图

▲1999-2016年朱沅芷拍卖成交额及成交量统计表

作为朱沅芷的唯一继承人,朱礼银一心期盼能在中国为父亲举办盛大的回顾展,从而提升朱沅芷在20世纪美术史上的位置。她也积极为父亲奔走,并透过与美国一流画廊的合作,推广朱沅芷的艺术,例如2002年纽约的前波画廊(Chambers Fine Art)、2003年帕萨迪那加州艺术馆(Pasadena Museum of California Art)、洛杉矶双重视角画廊(Double Vision Gallery)以及2005年纽约玛博洛画廊(Marlborough Gallery)纷纷举办朱沅芷纪念展览。前文提到2007年“美国艺术三百年”在中国官方美术馆展出,多少满足了朱礼银的心愿。

而在2008年以后,随着常玉、赵无极、朱德群等20世纪大师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中的大跨步前进,他们在展览和学术端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国际拍卖行的舞台在为艺术家作品提供定价的同时,其吸引顶级藏家和美术馆目光,以及引发学术界关注的能力同样不容忽视。由市场逆推学术前行,似乎成为一种趋势。或许是看到这种潜流,又或许是被拍卖行说动,朱礼银也开始一步步释出所藏精品,试图激活朱沅芷的市场。

▲朱沅芷《最后的晚餐》73×91cm 布面油画 1933年,2009年香港苏富比春拍以602万港元成交

2009年,朱礼银在香港苏富比春拍释出《最后的晚餐》,该作品是朱沅芷1933年接受一家路德教堂所作的宗教画,尺幅较大(73x91cm),对角线构图及人物局部均十分生动,为朱沅芷创作高峰时期的代表作之一,在2009年市场遭受金融危机影响的情况下,以超估价一倍的602万港元成交,创造了朱沅芷当时的拍卖纪录。2010年朱礼银乘胜追击,在苏富比上拍1927年朱沅芷初到巴黎时的《自画像》,可由于当时20世纪艺术版块整体遭遇调整,遭遇流拍。不过20世纪艺术在2012年后很快触底并强烈反弹。2013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中,一件成交于1999年佳士得台北的《马上旋舞》意外拍出高价,将朱沅芷作品带入千万级别,也重新激活市场信心。

▲朱沅芷 《马上舞旋》布面油画+水彩 122×108cm;27×21cm 1939年 2013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以1143万港元成交

2014年此前流拍的《自画像》于香港苏富比重新上拍,748万港元的成交价足够令人满意。同年秋拍,与《工业之轮在纽约》同期创作的《旋转木马;日光浴者;现代公寓(三联作)》释出于市场,1084万港元的成交价同样不菲。2015年亦有创作于1927年的《正在阅读的男子》以932万港元成交。

随着朱沅芷1927-1940年创作巅峰期代表作的逐步释出,其市场铺垫也已基本完成,如果还有哪件作品是热衷于朱沅芷的藏家们所集体渴求的,恐怕也只有其生涯的代表作《工业之轮在纽约》了。而近两年,常玉、赵无极、朱德群等20世纪艺术明星们顶端价格的大幅攀升,无疑进一步打消了作品持有者对市场承受度的疑虑,所以决定在2017年秋天将这件最后压箱底的代表作释出于市场。

▲朱沅芷二级市场成交单价Top10

不过不客气的说,如果按照二级市的一般规律,即使是朱沅芷最重要、最具传播力度、最大尺幅、最可能留存于美术史的唯一作品,但在此前拍卖最高价仅有1000万港元左右的情况下,其估价似乎也不应该是8000万至1.2亿港元这样一个令人吃惊的天价。(考虑到朱沅芷的市场、学术等各方面认知度,以3500-4500万估价上拍,最终落在4000-5000万港元区间,似乎是更容易令人接受的展开方式……)

但依笔者浅见,促使其成功上拍的原因恐怕也是其高估价的源头。作为常年致力于推广朱沅芷艺术史地位的朱礼银及其家族,对朱沅芷的认知应是与常玉、赵无极、朱德群等量齐观的。如前文所提到的,在常玉、赵无极和朱德群的拍卖纪录已经到达亿元时,如果《工业之轮在纽约》这样最具高价潜质作品价格都不能与之匹敌,那便没有达到作品持有者的心理预期。

▲朱沅芷《工业之轮在纽约》油画画布 213x123cm 1932年作

其次,在目前市场中足以匹配这样高价格的买家屈指可数,对于朱沅芷的代表作,入藏重要美术馆应该是释出者心中的首选,如果无法达成,那么也不能让明珠蒙尘。所以过亿的超高估价是直接亮明态度,在争取满意价格的同时,也通过传播拉动更多人对朱沅芷的关注,成交与否似乎都能有明确的作用。

《工业之轮在纽约》的市场表现如何,不久之后便将揭晓。而在这件名作背后,也埋藏许多被历史洪流所遮蔽或掩埋的,诸多老一辈20世纪艺术家们等待被发掘和认知的现实。二级市场是当今艺术世界的强力手段,它成功推出了常玉、赵无极、吴大羽等多位此前被低估的艺术家,而如今,这份幸运是否将落在朱沅芷或是更多老一辈艺术家身上?我们拭目以待。


(海外实物展+官网在线展览+雅昌艺术网24h全球预展)

2018年春季 · 大型艺术品拍卖交易盛会,诚邀阁下莅临。

【全球公开征集】:深圳、香港、澳门、新加坡、纽约、伦敦

  • 联系电话:18822854115

  • 微信号:18822854115

  • E-mail:1061407162@qq.com

  • 国家级权威鉴定师把关、专业评估、国拍、港澳拍卖、新加坡拍卖

300000+已经关注 加入我们博古通今艺术品交易中心
正在浏览中...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