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女生除了身材和脸,更吸引男生的竟然是……

蓝海言情2018-09-13 16:46:14


北漂十几年,我吃了不少苦。

发过传单、洗过碗、送过外卖、卖过保险。

好在前几年做了个来钱快的买卖,我才终于有了起色。

存款有了七位数、开上了奥迪A6、在三环付了一套大二居的首付。

逢年过节回老家也倍儿有面子,亲戚朋友都特别巴结我。

很多想发财的哥们问我做的啥买卖,每到这时候我总是笑而不语。

并不是我小心眼见不得别人发财,而是我干的这个买卖,实在没法说出口。

就连我爸妈我都瞒着,更何况别人了。

所以,对于我在京到底干的什么,亲戚朋友们就开始风言风语了。

有人说我在京给人放高利贷,专门压榨老实人的钱。

有人说我干的买卖见不得光,就跟走私差不多,弄得就跟我是通缉犯似的。

还有人说我在夜店当鸭子,专门伺候富婆,所以才这么有钱。

面对这些话,我全都不在乎,反正我做的是什么事儿,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

很多人看到这里忍不住问了,你到底干的是什么买卖呢?

别急,这一切,都要从四年前说起。

那时候,我白天送快递,晚上就摆地摊赚点外块。

从南边的批发市场进些衣服,晚上再倒手加个二三十块钱卖出去。

结果在一次进货的时候,有个店铺在卖一批特殊的衣服,店门口围了不少人,我好奇过去凑热闹。

结果一看才知道,这些特殊的衣服其实就是有趣的衣服。

抱着新鲜和试试看的心态,我批发了各种职业三件套。

结果晚上出摊的时候,这有趣的衣服出奇的好卖,不到十分钟,就被几个骚气的女人买走了。

三件套加一起进价不足100元,结果一件就能卖到200元,太暴利了。

后来我才知道,买这些有趣用品的人,一般都磨不开面子去实体店,所以才在晚上黑灯瞎火的买地摊货。

尝到了甜头,我又进了一大批新鲜玩意儿,各种衣服、日常用品…短短几个月时间,我已经稳定月入过万了。

为了能够赚的更多,我把工作辞了,专心研究起有趣的东西来。

这样摆地摊的日子过了一年,我手里也有些存款了,把外债还完,看到身边的人都在做网店,于是我决定利用淘宝这个平台,把规模做大。

也许是老天爷开眼了,网店做起来之后,每天都有几百块进账,我的客户也越来越多,货物开始供不应求。

于是我租了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其中一个屋子单独囤货,从月入两万,到最高时候月入五万。

我的店铺也从一个开到了两个、三个、四个。

钱包越来越鼓,日子越过越好,我觉得我的人生已经圆满了。

没错,我就是一个卖有趣东西的。

现在我已经有了自己的公司,每天的订单数近百,有时候忙得连吃饭都顾不上。

虽说手底下员工能帮我分担压力,但我闲下来的时候还会自己开车出去送货。

就像现在,我正开着小面包,拉着一车的日常用品,赶往隔壁津市。

津市的老张是我的老主顾,每次拿货都是几万块打底,这不么,老张昨儿个跟我订了半面包车的货,这一批下来,我能净赚十万块。

正好这次去和他聊聊合作,让他批量代理我的产品卖。

毕竟老张这老狐狸在津市混的还不错,社会各方面都有人,凭他的销路,对上我种类繁多的货源,我俩能赚嗨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去津市了,平时从京开车到津市用不上一个小时,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下了雨,车直打滑,我只能压着速度慢慢开。

下了高速,前面是一段盘山路,原本这条路就不好走,加上雨越下越大,整条路变得泥泞不堪。

麻蛋,老子昨天刚刷的车啊!

山路不好走,加上树林子里雾蒙蒙的,我只好将车停到路旁边,打开双闪,等雨小点儿再出发。

将车窗摇下条缝,一股泥土的芬芳飘进来。

我摸出一支中华叼在嘴里,吞吐了一阵之后,只好百无聊赖的掏出手机刷朋友圈。

平时很少上微信,每次一上来消息都上百条,有加我买东西的、有推销的、有合作的、还有主动献身求来一发的。

我翻了下消息记录,挑了几个之前在我这儿买东西的女顾客聊起来。

一个女人,如果买东西的话,那就代表着她很寂寞,或者是那方面没得到满足,所以想要对她们趁虚而入实在太容易。

之前有几个胸大屁股圆的女顾客被我轻松拿下,反正我单身,想要来一发的时候,不缺女人。

我点开一个头像秀沟的女人,看到她刚给我留言:“乐乐哥,我在你那买的棍子为什么不震呢?充电也不管用。是不是坏了?”

按下语音,我坏笑着回复:“妹子,我家的货都是人工智能,没有水它是不会震的,不行回头我上门给你维修一下?”

没一会儿,露沟女发来一个害羞的表情:“你能修好吗?我这个可是年久失修,漏水呢。”

我发了个色的表情:“我就擅长对付漏水的情况,越漏水我修的也好。”

两分钟后,露沟女把她的位置发了过来,我笑着发了个嘴唇的表情。

没意思,微信里全是这种类型的女人,我都有些审美疲劳了,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交女友的原因。

这年头,想找个踏实过日子的女人太难,玩玩还行,当真你就输了。

“哗啦啦…”

后方传来一阵车轮在泥里打转的声音,我瞄了倒车镜一眼,看到后面开来一辆大卡车。

我继续低头玩手机,左边空着的距离足够它过去了。

“砰!”

车子被撞了一下,卡车抵住我的面包车油门轰到底,我一个趔趄,只感觉车被推着朝前飞速跑起来。

我死命踩着刹车,但身后这卡车速度越来越快,眼看着前面没路了,我在面包车被撞出悬崖的一刹那,开门跳了下去。

可惜我只感觉两腿踩空,身体跟着面包车一起滚下悬崖,眼前的一切天旋地转,耳边尽是树枝断裂的脆响。

“咔擦!”

胳膊和脸被树枝刮的生疼,阵阵暖流从蒙上了我的眼睛。

完了,流血了,要死啊这是!

急速下坠的身体让我没工夫多想,在刮断了几根小臂粗的树枝之后,我只感觉脑袋磕在什么东西上,接着身子一沉,意识越来越模糊,眼前一黑,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之间感觉自己被人抬起来,然后有女人说话的声音。

慢慢睁开眼睛,我彻底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  

“嘶…”

刚想坐起来,却感觉大腿传来钻心的疼。

我低头一看,自己左腿被包的严严实实,上面敷着些绿色的泥巴,有点像捣碎的草。

这是哪儿?

环顾四周,茅草做的墙壁、燃着火的灶台、陶瓷罐子、竹子编的躺椅…

一切就跟古代人的家里一样。

看着这些,我心里咯噔一下。

难道我穿越了?回到古代了?

我一激灵,赶紧挣扎想要爬起来,可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胳膊和脸疼得要命。

“不要乱动!你现在还不能起来呀!”

我侧着头朝门口一看,就见一个女人抱着一堆柴火走进屋里。

再看这个女人,我当时就惊了。

高挑的个子,丰腴的身材,雪白的肌肤。

她穿着一件藏蓝色的布裙子,露出雪白的臂膀和美腿,乌黑油量的长辫子垂至腰际,那张瓜子脸上有一双细长水灵的眼睛。

这女人眼角有颗泪痣,显得十分妩媚,也许是刚去砍完柴火的原因,她雪白的脸上带着一抹红晕,呼出的热气都带着一股独特的女人味道。

太美了,多长时间没见过这样的天然美女,而且身材还这么正点,那胸和屁股绝对是长期锻炼才能那么大、那么圆。

“这是哪儿?我这是怎么了?”

那女人弯腰将柴火放在灶台旁,她擦了擦额头的汗回答道:“这里是桃花村,前天我在河边发现了受伤的你,于是把你带回我这里养伤。”

我沉默片刻,这才想起来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儿。

那个傻比卡车司机,把我给撞下了悬崖。

我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都是后换的,于是扭头问那女人:“我手机呢?”

那女人疑惑的看着我:“什么是手机?”

我一阵尴尬:“就是电话啊,你们这儿没有电话?”

女人摇了摇头。

我看了一下这屋里的摆设,连个灯泡都没有,灶台旁边放着一盏油灯,我心立马凉半截。

这是贫困山区吗?这年头还有连电话都不知道是啥的村子?

震惊之余,我调整心情问她:“妹子,咱们这村里没有电话咋跟外界联系?”

那女人微笑道:“桃花村的村民们没人跟外界联系。”

我彻底傻了,这桃花村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沉默了好一阵子,我慢慢接受了现实,好在还有个美女养眼,挺不错。

“妹子,谢谢你救了我哈,我叫王乐,你呢?”

那女人坐到我床边柔声道:“我叫阿雪。”

“阿雪,好名字,长得又白又漂亮,人如其名啊。”我笑着调侃。

阿雪只是淡淡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也是,这个村子连电话都没有,估计也不会懂我的调侃。

只是现在腿根本没知觉,不然真想下去走走。

“那个…我这腿伤的严重吗?”

阿雪伸出玉手轻轻摸了摸那堆绿泥:“皮肉伤,只是伤口很深,但需要静养几天,放心吧。”

我松了口气,幸亏没伤到骨头,不然哥们得瘫在这儿。

眼下最大的问题是我得弄个手机,老张还等着我送货呢,怎么着我得把我的情况跟他说一声。

“对了,我掉下来的时候,你看没看到我的面包车?”

我看阿雪一脸懵逼的样子,只能尴尬道:“就是一个银色的东西,带四个轱辘的。”

阿雪恍然道:“哦你说那个大箱子,它挂在树上,而且从它里面掉出来一些奇怪的东西。”

我脸一红,心想这女人连手机和汽车都不知道是啥,车里那些货她更不知道咋回事了。

“你能扶我去大箱子那儿吗?”我有些着急。

阿雪摇摇头:“你现在一动,伤口就会破开,等你养两天我再带你去。”

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那这两天只能辛苦你了,回头等我出去了好好谢谢你。”

阿雪抚了下额前细碎的头发,笑而不语。

我看着她弯腰去整理那堆柴火,隐约间竟发现她是真空上阵!

再看下半身的轮廓,大腿根连痕迹都没有,她竟没穿内衣裤。

难道这个桃花村落后到女人都没有贴身衣物穿?

“你是男人,对吗?”

阿雪突如其来的这一句话给我弄得一愣。

我侧着脑袋疑惑道:“你…刚才说什么?”

阿雪站起身子看着我:“我说,你是男人,对吗?”

“呵呵,我当然是男人啊,怎么?我像个娘们吗?”我哭笑不得道。

阿雪有些脸红道:“我只从村里的阿婆嘴里听说过男人,没想到男人和我们确实不太一样。”

我诧异道:“你没见过男人?”

阿雪一脸平静的点点头:“是啊,桃花村的女人们都没见过男人,你是第一个来到我们村里的男人。”

我一听这话笑出了声,结果伤口被牵着疼,只能龇牙咧嘴道:“开什么玩笑,没见过男人?没男人怎么有的你啊?你们靠啥繁衍后代?不生孩子?”

阿雪却一本正经道:“我们当然生孩子啊,年龄到了的时候,村里的阿婆就会带我们去洗…”

说到这里,阿雪忽然打住了,她一脸谨慎道:“对不起,这是桃花村的秘密,阿婆不让说出去。”

我真是哭笑不得了,也就是说这个桃花村里全是女人,没男人?我来到了西游记当中的女儿国不成?

真逗,没想到这妹子吹起牛逼来脸都不红。

不行,我得戳破她这个玩笑。

“你刚才说你们村所有女人都没见过男人是吧?但那个什么阿婆给你讲过男人,那不就代表她见过男人吗?”我反问道。

阿雪摇摇头:“没有,阿婆也是从祖上传下来的书籍上才知道男人的样子,她也没见过。”

我真想对她抱拳表示服气,不管是开玩笑还是吹牛逼我都服了。

阿雪见我不说话,她自顾自的将灶台旁边的木桶拎到床边,然后整个人两腿一劈站到上面。

我一惊:“你…你这是干什么?”

阿雪一边撩起裙子一边蹲下:“撒尿。”

“哗哗哗…”

阿雪就这样十分淡定的在我面前解决了,直到她把裙子放下来我还没回过神。

一切发生的实在太突然,我都没来得及仔细看看阿雪的神秘地带。

不过我现在能确定,眼前这个乡野尤物绝对脑子有问题。

连幼儿园小孩儿都知道当着异性面撒尿害臊,阿雪一个黄花大闺女拎着尿桶当着我的面尿了一发,再加上她口口声声说全村女人都没见过男的,这不是脑子有毛病还能是什么?

阿雪把木桶放到灶台旁边,侧过脸看到我目瞪口呆的样子,关切道:“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吗?”

我一阵尴尬:“没有…我就是有点累了…”

阿雪闻言走到我这边弯腰去拿竹篮。

“我去给你采点果子吃。”

结果阿雪这一弯腰,宽松的领口大开,里面的风光被我尽收眼底。

靠!这白又圆的两大团!一只手根本盖不住啊!

角度刚刚好,在汗水的作用下,显得更加具有冲击力。

出于男人的本能,我可耻的有了反应。

阿雪抓着竹篮正准备站起身子,可当她看到我某个地方耸立起来之后,她好奇的叫出了声。

“咦?你什么时候在这里藏了根棍子?”

“这个…”

我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看着阿雪眨巴着大眼睛好奇的凑近帐篷,我忽然产生一个邪恶的念头。

既然她什么都不懂,那我干脆将计就计,好好享受一番。

“其实,我得了一种怪病。”

阿雪见我一脸悲痛,好奇的坐到床边:“啊?什么病?”

我故意用十分消沉的语气说:“从我生下来那天起,医生就说我气血不调,每隔一段时间,全身气血就会朝一个地方乱撞,如果不把气血理顺,我就会爆血管,最后把全身的血都流干而死。”

“这么奇怪的病…”阿雪捂着小嘴。

我无奈道:“你看到的这根棍子,就是这个病造成的。”

阿雪瞪大眼睛,伸手指了指帐篷:“也就是说,全身血液都朝这儿涌起,是吗?”

我点点头:“没错。”

“竟然还有这种怪病?那你不疼吗?”

我叹了口气:“疼倒是不疼,主要一会儿它会越来越大,直到爆炸,到时候我就会失血过多而死。”

阿雪伸出手戳了一下:“那把它切了,血还会朝这里涌吗?”

我嘴角一哆嗦:“切了我就直接血崩了,死的更快,你看现在都这么大,一会儿估计就要破开了。”

阿雪一听这话立马站起身子朝外跑:“我去叫村民们来帮忙!”

“哎!你回来!你自己就能帮我!”我赶紧叫住她。

阿雪返身回来,手足无措的看着我:“我…怎么帮你?”

我露出一副无能为力的样子:“我平时都是用手将气血揉顺就可以缓解病情,但现在我全身都是伤,胳膊都抬不起来,只能靠你来帮我揉顺气血了。”

阿雪挽起袖子跃跃欲试:“好!揉哪儿?”

我故作难为情的样子说:“恩…我全身气血朝哪儿涌,你就揉哪儿。”

阿雪看着我,把手伸进去,我只感觉某个地方被一把攥住。

“都涨成这样了,靠手怎么能揉顺,我去拿擀面杖碾一碾吧。”

我看着阿雪举着一根擀面杖朝我举过来,赶紧阻止:“不行!你一碾会加快爆血管的速度!”

阿雪只好放下擀面杖,用手像抚摸小猫小狗一样,安抚着。

我一边默默享受一边纠正她的手势:“阿雪啊…不是这样揉,你得像握着擀面杖一样,上下抚平,速度快点,速度越快,气血平息的就越快。”

阿雪按照我的吩咐,把手变成了正确的姿势。

说来也怪,我本以为阿雪在村里头又是砍柴又是烧火,手上的皮肤会很粗糙,结果恰恰相反。

阿雪手上的皮肤竟然很软,而且很有力道,我从没有过这样的舒适感。

麻蛋,这就是哥们胳膊腿动不了,不然现在高低给你按这儿,让你鬼哭狼嚎。

在我的引导下,阿雪的手时快时慢,时轻时重,我看着她领口里的风光,感觉整个人要飞上云霄了。

不行,不能这么快就缴械投降,我得忍住。

好歹哥们阅女无数,可不能败在一只手上。

阿雪快速的揉了一会儿,也许是累了,她停下动作,下意识的叫出声。

“不好了!怎么越来越大了!我…我是不是方法不对?”

我费力的朝下扫了一眼,然后故作一副绝望的样子说:“完了…都因为这两天没有揉顺气血,这一下来势太猛,恐怕靠揉顺已经无力回天了…”

阿雪一听我这么说,声音都开始哆嗦起来:“那…那怎么办啊?你是不是会死?”

我模仿电视里那些驾鹤西去的老人闭上眼睛:“恩,也许这就是命吧…不过我很开心,能在生命的最后几秒,遇到了美丽的你,由你给我送终,我很知足…”

偷偷睁开眼睛,我看到阿雪一脸悲伤的低着头,双手扯着自己裙角眼看都快要哭出来了。

我心中那个得意,吗的,要是全世界的女人都这么傻,老子能繁衍出个国家来。

不过我得绷住,因为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胜败在此一举。

想到这里,我默默的开了口。

“你不要难过…其实,还有一个办法,能够挽救我的生命。”  


未完待续……

后续故事将更加精彩!

由于篇幅限制,只能连载到这里,赶快猛戳左下角“阅读原文”继续观看后面的内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