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朱七七的流水账(二)

楼主:歇福猜猜看 时间:2018-07-11 13:00:12

简单


时间是什么?

是一个球。

自转为一天,公转为一年。

日日不息,岁岁不止。

哪怕沧海桑田,万木枯萎,毫无情义可言。

我在这里,感觉时间就是这么无情无义,是一剂、一万剂让万物枯萎、皮囊腐朽的药剂。

就像我身边的这些老女人,她们臃肿肥胖、啰嗦世故,但她们曾经鲜嫩又骄傲,她们曾经也被歌颂。

而现在,她们以大分贝不分白天黑夜的聊着天,聊自己子宫里的瘤子,聊自己的男人以及大姨二舅以及他们的儿女还有邻居的亲家的子宫里的瘤子。


但是,一把手术刀让她们戛然而止了。


从手术室运出来,医生推着她们,命令家属“你们俩脱鞋去病床上,你抬肩膀,你抬屁股,一二三,抬!”

“哐”一下,这个赤身裸体任人堆放在床上的皮囊,几乎让我想不起来几个小时之前还在聒噪不停,旺盛蓬勃。


再过几个小时后,嘶哑的呻吟就从身体里慢慢散出,就像回了春的老槐树,风一阵刮,便呻吟起来,长出不匹配的嫩芽。

我担心极了,不停地问我妈:等我生孩子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

不是这样疼,而是这样没有尊严。

对于生孩子,我一直记得陈丹燕的话,她说,无论怎样用“伟大”、“圣洁”等等光辉的词语来镶嵌,它始终更多的是动物性的一面,我们由此失掉了生命最后的洁净。


我不知道,我只觉得,在时间面前,我们慢慢失掉生存的尊严,变得奄奄一息,苟延残喘。

所以,我一定要从这里出去,去花市买花,去书市买书,哪怕什么都不买,去呼一呼大雾都是好的。


那个小护士像看穿了我似的,总觉得我会偷偷跑掉,以致每次看到我都用少女般娇憨的声音叮嘱我:我怕你跑掉了,你千万跑走了!

我对蠢萌娇憨的美貌少女向来没有抵抗力,于是心口不一地点头:不会的不会的。

然后就裹着外套跑掉了。

路口的出租车是真多,但空车没几辆,站在风里伸着手好大一会儿才拦到车。

师傅和前座的人聊着湖心中路的改造,他一直念叨:四车道改成六车道两边的湖得填一点吧。

一直念叨,一直念叨,那口气就像念叨家里的老人。

于是我忍不住说:不哦,只是把现在的绿化带换成护栏而已。

说完发现,好简单的一句话,竟然要耗时六个月耗资五千万,真是费时费钱的大工程。

或许,现在的时间和金钱早就没有了我记忆里的价值。

一开始,护士每扎一次我的静脉,我都会嗷得喊一声疼。

然后她就很嫌弃的鄙视我:这就疼了以后孩子怎么生。

我解释说,我从小到大都没打过吊针,这是第一次。

临床的老阿姨便安慰:等孩子出来打一顿就好了,生孩子养孩子就是很辛苦啊。

很多人,尤其是女人,总会说:你不知道生个孩子多辛苦,得付出多大的代价,你们男人永远不理解,所以你们要怎么样怎么样。

我其实是很讨厌这句话的。

就像桃树开完花后结出果子,笋戳破地面冒出尖儿。

我们总会说桃子甜笋儿鲜,如果硬去说桃灌浆时的心酸笋冒尖时的痛苦或者去说花褪残红的悲伤寂寥,就像极了鲁迅先生写的那样:有一种人,他们的愿望是,秋天薄暮,吐半口血,两个侍儿扶着,恹恹的到阶前去看秋海棠。

所以,对我来说,孕育一个生命就像桃树结果子、笋冒尖一样,和“伟大”这些高大的词汇挂不上关系,是大自然的馈赠,带着宿命的因果况味,是神秘的力量。

于是,我对男人们无法体会到生命的孕育这件事感到非常非常的遗憾和同情,就像他们永远是残缺的一样。

从觉得生孩子是一种莫大的生命悲剧到坦然承担,对我来说,其实这是一个蛮漫长的心理过程。

2013年末扯证结婚。

2015年下半年怀孕。

婚前所有关于孩子的想法忽略不计,我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来思考来说服自己,比如我为什么要孩子?我怎样向孩子解释为什么带它来到这个世界?我又怎么向它解释这个世界?我该怎样承担责任?

是的,我要说服自己,要给自己一个交代,还要给孩子一个交代。

想通这些,我便乐于去接受任何的结果,什么孕傻工作盲、身材走样、体质虚弱等等甚至对于更恶劣的结果我都做好了所有的心理准备。

也正因如此,无论和张同志怎样闹别扭,无论工作怎么不尽人意,我都会说:无论怎样,我都会照顾好孩子照顾好自己的。

于是,所有的事情就变得这么简单而轻松。


(朱七七作品)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