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采风作品选】牡丹雍容(文/季宏林 图/胡彩喜)

楼主:芜湖新闻综合广播 时间:2019-06-13 16:53:13


  谷雨边,春情款款,十里花香。邀几个好友,去梧桐花谷,赏牡丹。

  山谷幽静,有流泉,有鸟鸣,有花香。谷中有一平畴,种了一大片各色牡丹。朝阳斜照,蓬蓬绿叶间,跳跃着一串串金色的迷人的光晕。叶片,花瓣,沾了一层细密的露珠,犹如牡丹仙子的涔涔香汗。

   

     白牡丹,素洁如雪,隐于翠绿深处,颔首低眉,一副羞答答的样子。红牡丹,灿如烈焰,傲立枝头,从不拒绝一双双艳羡的目光。

      牡丹,素有“花中之王”的美誉。古往今来,最受文人墨客的青睐,刘禹锡赞曰“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牡丹,不像芍药,虽妖娆但格调不高。她也不像荷花,虽纯洁但薄情。牡丹就是大气,贵气,福气。她的每一次亮相,总是雍容华贵,光彩照人。

     洛阳牡丹,闻名天下,还得感谢蛮横的武则天。相传,某年冬,武则天与众妃嫔饮酒赏雪,醉后赋诗:“明朝游上苑,火速报春知。花须连夜放,莫待晓风吹。”君命不可违啊!一夜之间,百花奉命绽放,唯独牡丹抗旨不遵。龙颜大怒,下令,焚尽牡丹,逐出长安,贬到洛阳邙山,从此便有了“洛阳红”。


      牡丹,荣与枯,盛与衰,与李唐纠结成一个死节。在唐代,唯肥为美。凡丰腴如牡丹者,就是人人称羡的美人。唐朝出了个绝代佳人,她就是“羞花”的杨贵妇。白居易称她“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可是,人家不光有貌,更有才。《旧唐书》记载:“太真姿质丰艳,善歌舞,通音律,智算过人,每倩盼承迎,动如上意。”太真,就是杨玉环。才貌双全的她,让唐玄宗爱,被众佳丽嫉。“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自此,后宫百花失色,唯有一株牡丹光华灼灼。

     自古红颜多薄命。唐明皇这个多情的老男人,贪心的很,三宫六院爱不够,偏偏从儿子怀中夺走美人。而后,两人山盟海誓,海枯石烂。谁料,一场兵变让大唐的江山顿时陷入风雨飘摇之中。在江山与美人之间,玄宗要作出他一生中最艰难的抉择,最终他屈从一帮逃难的臣子,挥泪赐死贵妃。

 美人花,坠落于尘埃。宠也好,辱也罢。骊山,从未停止过凭吊的脚步,诗人也从不吝啬自己的诗句,或叹息,或哀怨,或愤懑。白居易叹道:白头垂泪话梨园,五十年前雨露恩。莫问华清今日事,满山红叶锁宫门。李商隐写道:“骊岫飞泉泛暖香,九龙呵护玉莲房,平明每幸长生殿,不从金舆惟寿王。”

牡丹,向来深受画家的宠爱,或许也是因为她的富贵,她的祥瑞吧。

       一次,我参加一场宴会,赴宴的多是艺术家。席间,有人提议,请书画家当场献艺。带着几分酒意,书画家们挥毫泼墨,精品迭出,有遒劲、潇洒的书法,有清淡优雅的水墨画。人群中,有位老者用笔与众不同,她不疾不徐,一笔一顿,淡黄,浅红,深红……浓艳的花瓣,繁复的线条。一看,就知道她画的是牡丹。但细看,又觉得与常见的牡丹画法有些不同。待所有的花朵完成后,老者又出人意料地使用墨笔,牡丹的枝、叶、花蕊变成了墨色。画成后,我请教老者,她淡然一笑,说,她画的是写意牡丹,用墨来画牡丹的枝、叶和花蕊,就是要压一压牡丹的“火气”。

       细细咀嚼老者的话,我若有所悟:画画也如做人,凡事不可太盛,须懂得“月满则亏,水满则溢”的道理。

 

作者简介:

季宏林,安徽无为人,省作家协会会员,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在《当代散文》《法制日报》《人民公安报》《中国安全生产报》《新安晚报》《安徽工人报》《池州日报》《芜湖日报》《大江晚报》《芜湖文艺》等报刊发表散文、随笔200余篇。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