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奸臣亦有可爱相--《桃花扇·侦戏》观后感

楼主:葛藤花城 时间:2018-08-20 14:18:42

点击上方“葛藤花城” 可以订阅哦!


全文转载自吴歈清音公众号,由于原文较长(一万字以上),因此分为五个部分转发至此。今天是第一部分,《桃花扇·侦戏》的观后感。

如果不了解何为《桃花扇》,请见下面央视的视频介绍。



     2007年4月15日的北京,有几场不错的演出,不过我必然是要来北大百讲赴桃花扇选场这一盛宴,《侦戏》、《寄扇》、《逢舟》、《题画》和《沉江》五部折子戏。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如果说14日的桃花扇全本是让大厨在三小时“准备”九盘菜的话,那么15日的选场就是让同一批大厨在三小时“准备”五盘菜。这使得每一盘菜“准备”时间更加充分,大厨们可以将菜品的更多细节呈现给观众品评,而这些细节,可以让观众更深入桃花扇的世界。毕竟,桃花扇的世界不仅仅有侯方域和李香君。

《桃花扇·侦戏》


原本出处:第四出
主人公:阮大铖


背景:在阮大铖被复社公子殴打之后,在侯方域与李香君在《访翠》中互致爱意之前。


剧情简介:阮大铖被罢黜赋闲在家,正郁闷之时,复社三公子向他借《燕子笺》戏去看。阮大铖将自己最好的戏班子借给对方,并吩咐家仆吉利打探众人对自己这出得意之作的观感。阮大铖在家中与杨龙友品鉴《燕子笺》的文字,吉利三报观感,复社公子对剧本身颇多好评,阮大铖越来越高兴;但在戏结束后,公子们对阮大加鞭笞,称其为魏党奸臣,阮大铖大恼,但仍欲借讨好众人,重振仕途。杨龙友说自己正在撮合侯方域与秦淮河名妓李香君的好事,而侯方域又是复社成员。于是阮大铖准备300金的妆奁,托杨龙友送与侯李二人,以期之后与侯方域会面,沟通交好。



桃花扇里出现的许多人物,都实有其人,孔尚任为此还做过许多史料考证。阮大铖是明末期天启崇祯时期的朝内大臣,魏忠贤一党,在魏被赐死后被罢黜。魏党向来与东林党党争不止,东林党被魏党瓦解后,张溥以“兴复古学”为名兴趣了复社。复社虽然以切磋品行为主旨,但是也带有强烈的政治色彩。侯方域被称为复社四公子之一。阮大铖一夕为魏党,任你之后如何后悔,终身会被世人被视为魏党,这就是为什么阮大铖在原本上一折被复社公子痛打,在本折开始时揉自己大腿和臀部的原因。阮大铖这里的唱词和念白,表现了被罢黜和被标签化的懊恼,以及希冀讨好官场文坛,从而东山再起时的狡诈感。赵于涛老师在这里表现懊恼时,塌拉身体双臂下垂,表现狡诈时,身体起势手画圈,着实是可爱的奸臣相。


抛却政治不谈,阮大铖在戏曲文学史上也占有一定地位,这里提到的《燕子笺》是阮最著名之作,至今《燕子笺·狗洞》一折还经常上演。据说阮共有六部传奇,其中四部编入他自己的《石巢传奇》中。在戏中杨龙友经过阮的花园,那花园就叫做石巢园


这一折很好地向现代人展现了,明中后期的昆曲,是如何融入了文人名士的生活的。传奇新词改旧稿删到有性命之虞,花重金养戏班子蓄优伶,自家搭戏台子,互相借戏品戏交流。生活化的展示,可见当时昆腔之繁荣。


这一折戏,编剧张弘老师相较于原本的改动极少,绝大多数念白都一字未改。我只注意到四个小改动和两个大改动,具体如下:


小改动一:原本中家仆没有名字,演出本由于上酒菜一位家仆,打探消息又一位家仆,所以给后者起个名字吉利,方便传唤。否则一喊家仆,究竟是在叫哪个家仆呢?


小改动二:吉利报出复社公子名时,原本为直接报出全名,演出本则为吉祥只想起姓想不起名,由阮大铖说出全名,这一改动合理。这几人明显不是阮大铖的熟人,阮大铖虽然听闻过他们,但估计从未在家中提起,所以吉利第一次听到这几个名字,一时记不住,可以理解。而且家仆是粗人,未必知晓这些文坛名流。我这个记忆力差的人,有些名字也是要记几次才能记住。既然无论派别如何,阮大铖都打算尽力巴结以求恢复官爵;那么家仆记不住名字,但阮大铖却脱口而出,就可以理解了。他是非常熟悉官场文坛之名流的。


小改动三:加入苏白俚语,比如“三角钿白糖,一蘸(赞)就光”,这种生活化语言我记得是吉利复述的复社公子的话?让丑说出可以理解。


小改动四:三公子借戏时,阮大铖特别吩咐将自己最受欢迎的名伶去参演,可见对这次借戏的重视程度。原本里没有这部分内容。


大改动一:杨龙友由末应工改为末与大官生应工。按照张老师所讲,是为了与阮大铖的副末白面应工,更加差异化的设计。毕竟老生的音调和副净有类似之处。而大官生用一些小嗓,和副净加以区分。阮大铖,杨龙友和吉利,三人缺一不可,阮是主人公自不必说,吉利要去打探也不必说,杨龙友在场,阮大铖的得意才有“观众”看;他的懊恼因“观众”的存在,使得他希望弥补面子上的损失。有杨龙友,才会将这一折剧情串联至下一折侯李爱情的《访翠》,使得故事和人物有关联性。虽然杨龙友在整本桃花扇中,按照扮演者周鑫老师的说法,就是一根“搅屎棍”(偷笑),但是没有这根“搅屎棍”,还真不行。


大改动二:吉利两次打探改为三次打探。原本中,《燕子笺》戏过半的第二次打探,三公子赞戏后就说出了骂阮的内容,自然也没有第三次打探。演出本中,戏结束时第三次打探,三公子赞戏后才开始骂阮。这一改动也很妙。妙有两点:1.戏曲尚三,很多内容重复三次并逐渐深化,会有更好的戏剧效果。第一次吩咐去打探时,由于并不知晓众人的反应,阮大铖是嘱咐吉利仔细打探,并没有喜悦感,更多的估计是期待与不安;第二次吩咐去打探时,因为有了第一次打探的结果,阮大铖自然愁云渐消,有了笑容;第三次吩咐去打探时,因为有了第二次打探的更好反馈,阮大铖就更高兴了,上下大幅摆动水袖,催促吉利再去打探,欢喜之情可见一斑;随后舒展身体摆开两袖,展现的不仅仅是愉悦了,还有舒缓和满足感。第三次打探的结果,前半段让阮的情绪兴奋到了极点,但随后的骂词让他跌落到底。如果只有两次打探,情绪变化就不够丰富,从愉悦到愤怒的对比也不会那么强烈;2.如果三公子在戏的中段就开骂,未免有将戏之好坏与人品之高下混为一谈之嫌;而在戏末,称赞完戏,转而骂阮的人品,说明三公子是把戏和为人分开来看的。复社对阮的态度,立刻清晰起来。


最后谈一点戏末阮大铖送侯李妆奁之事。或许是阮不知道侯方域本身也是复社之人,也或许是他“病急乱投医”,无论如何,拿钱搞定人这方式,很明显他是屡用不爽了。给杨龙友100金好处费,也证明了这一点。可惜后来侯李并不吃这一套。


话说,这杨龙友可真够黑的,狮子大开口就建议200金,这阮大铖想都不想就同意了,看来腰缠万贯啊。很可惜将这些钱都用在勾心斗角卖官鬻爵上,歌舞升平无度。南明一年败亡,也一点都不奇怪了。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