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你不知道的七大俗语典故:桃花运、吃豆腐、黄花闺女、周公之礼……

楼主:连云港自由自助旅游 时间:2018-01-23 01:38:07


1,为什么夫妇入洞房被称为“周公之礼”

相传西周初年,世风浇薄,婚俗混乱。辅佐天子执政的周公为整饬民风,亲自制礼教民。周公格外重视婚礼,从男女说亲到嫁娶成婚,共分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敦伦七个环节,每个环节都有具体细致的规定,合称“婚义七礼”、“士婚义七礼”,为让“士”人理解如何执行“七礼”,周公遂与妻子一起演礼,现身说法。可演试到“敦伦”一节时,周公之妻拒绝了。

敦伦,即敦睦夫妇之伦,含有指导新婚夫妇依礼行事的用意。但妻子不同意演试“敦伦”。踌躇间,周公见到儿子伯禽摆弄的几个葫芦瓢,试合两爿能重新合为一个葫芦,他灵感顿生。次日,周公把“士”人子弟召到辟雍(学校),讲解“婚义七礼”,说到“敦伦”时,他拿出一对原配的葫芦瓢来,以此为喻:未分之前如混沌一体,剖开之后如男女有别,敦夫妇之伦,就如同把葫芦瓢重新合为一体,其仪男俯女仰,以合天覆地载的万物推原之理,于是阴阳合谐,乾坤有序,维纲常而多子孙。从此新婚夫妇均据“七礼”行事,原本的教具葫芦瓢也在婚礼上被奉为礼器:用根绳子拴住两个瓢柄,表示夫妇二体合一;又得一仰一合地摆在新房内,象征男俯女仰及子孙繁衍。

到了“礼崩乐坏”的春秋时代,周公制定的婚仪亦渐废弛,孔子遂重修礼典。修到“士婚义”中“敦伦”一节时,他认为时过境迁,可以省掉。“六礼”于是产生。不过民间照旧把世代相传的葫芦瓢置于婚仪中。孔子又顺遂民意收葫芦瓢入礼书,称为“合卺”,不算婚仪中的正规礼器,而是夫妇“共牢而食”(即共吃祭祀肉食)后以酒漱口的器具。时间一久,不少人认为这是喝“同心酒”的器具;也有人仍学前辈的做法将其一仰一合地放着,哪里还知晓它的本义呢。

结合初民婚配的发展史实来考察这类民间传说,似乎不无道理。考古发现,如半坡和马家窑类型的文化遗存中,都有模拟葫芦整体和纵剖面的陶制器物,有人就认为这是人类原始的交媾符号;而在漫长的风俗实践中,葫芦也经常扮演男女结合象征物的角色,如有些地区在男女新婚之夜,婆婆要向媳妇赠送葫芦形状的“礼馔”,上面既有莲花一朵暗示女性,又有突起物一个表示男性;有些地区姑娘出嫁时,要佩戴绣有葫芦的织物;还有些地区流行着在洞房梁上悬挂木勺的习俗,也可看作是葫芦瓢的演变。此外,后人常称夫妇同房为“周公之礼”,虽然带有戏谑意味,但也能说明古人对此事之伦理性质的看重。

2,没有出嫁的处女为何被叫做“黄花闺女”
“黄花闺女”一词,普天下几乎人人皆懂。殊不知,其由来都是出自于金陵。

南北朝刘宋时,宋武帝有位女儿寿阳公主,生得十分美貌。有一天,她在宫里玩累了,便躺卧于宫殿的檐下,当时正逢梅花盛开,一阵风过去,梅花片片飞落,有几瓣梅花恰巧掉在她的额头。梅花渍染,留下斑斑花痕,寿阳公主被衬得更加娇柔妩媚,宫女们见状,都忍不住惊呼起来。从此,爱美的寿阳公主就常将梅花贴在前额。

寿阳公主这种打扮被人称为“梅花妆”。传到民间,许多富家大户的女儿都争着效仿。但梅花是有季节性的,于是有人想出了法子,设法采集其他黄色的花粉制成粉料,用以化妆。这种粉料,人们便叫做“花黄”或“额花”。由于梅花妆的粉料是黄色的,加之采用这种妆饰的都是没有出阁的女子,慢慢地,“黄花闺女”一词便成了未婚少女的专有称谓了。

以上的说法是民间传说,贴花黄之风俗比刘宋时期早,北朝民歌《木兰诗》中就有对镜贴花黄一句,而北朝的建立是早于刘宋的,北魏一个普通民间女子早已贴花黄,可见这一风俗可能在东晋之前就有了。

原来,古时未婚女子在梳妆打扮时,喜爱“贴黄花”,就是妇女们根据自己的爱好,用黄颜色在额上或脸部脸两颊上画成各种花纹;也有用黄纸剪成各种花样贴上的。同时,“黄花”又指菊花。因菊花能傲霜耐寒,常用来比喻人有节操。所以,在闺女前面加上“黄花”二字,就说明这个女子还没有结婚,而能保持贞节。

3,男女情事为何被称为走“桃花运”
我们之于桃花的感触,除了那首家喻户晓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就是人们时常挂在嘴边的“桃花运”了。所谓“桃花运”,是指某人很有异性缘,令异性着迷,多指男性受到女性的喜欢或爱慕。交“桃花运”大概是所有正常男人企及的“美事”。不过我们也常听到“命犯桃花”之类的说法,意指在男女情事上遇到麻烦或因男女之事而惹来的麻烦,却又不是什么好事了。

“桃花运”一词最初源于《诗经》,在《国风·桃夭篇》中原文是这样说的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室人”。看来很久以前的古人就用开得极其灿烂娇艳的桃花来形容女人了。这首诗描写的是女子出嫁时的情景。用桃树的果实累累、枝叶茂盛比喻将来的后世子孙人丁兴旺,这样的女子婆家自然满意。所以古人在赞美、祝贺婚姻时常说“既和周公之礼,又符桃夭之诗”,就是出典这里。这大概是“桃花运”一词比较官方的来历。

关于“桃花运”还有一个山寨版的传说,说的是唐朝诗人崔护的故事。那首耳熟能详的“题都城南庄”就是诗人记录的自己一段情感经历:“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我们从中读到了多少的美丽与哀愁、幸福和无奈。

故事是这样的:
崔护游玩时口渴,发现一个被桃花掩映的农家,于是上前讨水,迎接他的是个有着桃花般美丽容貌的女子,他与这个女子一见钟情,互相爱慕,但在当时那个非礼勿视的年代,这对倾情的男女也只能“发乎情”而“止乎礼”了,彼此都没有说破。要搁现在,恐怕早去宾馆开房了。

来年春天,又是桃花盛开之时,崔护思念之情愈浓,于是再次到访,却见小院已经深锁。崔护于是在大门上题写了这首人面桃花诗。又过了几天,崔护又去,听见院里有哭声,就敲门询问,有个老汉出来说:您不是崔护吗?您害了我的女儿!从去年见到你后她就精神恍惚,前天又看见门上的诗句,进门就病了,不吃也不喝的死了,是你杀了她。崔护伤感悲痛,请求进屋内哭她一回。崔护抬起女子的头,枕着她的大腿,哭着祷告说:我来了。一时百感交集,不能自持。不想此女竟睁开了眼,活了过来。

此事在孟棨《本事诗·情感》中有记载。多少有些夸张。崔护有此姻缘,自是美不胜收。二人成婚后此女又殷勤执家、孝顺公婆,夜来红袖添香,为夫伴读,真是羡煞天上神仙。崔护学业也由此日益精进,后来金榜题名,在仕途上一帆风顺。崔护为官清正,政绩卓著,深受百姓爱戴,运气着实不错。后来人们就根据这段佳话将男女情事谓之走“桃花运”或交“桃花运”了。

从我个人理解来看,用“桃花运”一词形容男女情事也是非常贴切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桃花的美丽。“桃花”一词有表示某人性情中有艺术情调,风流浪漫的成分。能够透射男女互相倾慕之情,展现男女情事的美好。桃花初开之时红白相映,娇羞无暇,多姿无限,也正好符合多情男女的心事。桃花多情美丽,也使男女的内心变得柔软浪漫。我想每个人心中理想的异性大多都是俊男靓女,如桃花盛开般的摇曳多姿。期盼和猪八戒的二姨或是猪八戒本人艳遇的当属另类。

另一个原因就是季节的躁动。桃花盛开之时,正是农历三月。人们在经过了一冬天的寒冷与无奈的包藏之后,终于迎来春天。冰封太久的情感似乎也随着春风拂面而得到了释放。惠风和畅,春日暖照,让人洋溢出许多新的气息,也自然惹得多情男女春心荡漾,就像柳树要发芽一样,感情也喜欢在春天萌发。

钱钟书先生在《围城》中也有过类似的描述:“公园和住宅花园里的草木,好比动物园里铁笼子关住的野兽,拘束、孤独,不够春光尽情的发泄。春来了只有向人的心里寄寓”,可见春天的和暖能够化开人们心中凝固许久的冰霜,使人欢畅,也使人躁动。而欢畅躁动又难免会春心萌动。红男绿女往往也要在修饰上紧跟大自然的节奏,撇掉厚重,配以轻装,于是内心与自然间隔愈近,及至融为一体了。这种内外一新的感觉很容易流露在感情上。无怪乎钱老又说:“添了奸情和酗酒打架的案件,添了孕妇”,可见春天是最为躁动和多变的季节。

相学家总说“命犯桃花”,意指和异性有纠缠不清的麻烦事。“桃花运”的美妙也会带给人情感上的牵动,当然也会有因此引发的种种烦恼和麻烦,在易学家的解释中,“桃花运”是与其他一切运势相克的,自也有一定的道理。“桃花运”也不是男人的专利,女人遇到青睐自己的男人也一样是交了“桃花运”,当然也一样会“命犯桃花”。

4,“吃豆腐”为什么是占女孩便宜的意思  
据说,豆腐是淮南王刘安炼造仙丹时的无意发明,后来被当作食物,可用以制作多种菜肴。豆腐鲜美可口,营养丰富,经济实惠,易于消化,因此深受国人喜爱。不仅如此,中医还认为,经常吃豆腐,有益中和气、生津润燥、清热解毒、消渴解酒等功效,还可以防治呼吸道及消化道疾病。所以清代诗人袁枚在《随园食单》中就说:“豆腐得味远胜燕窝。”

可是,现在经常使用的“吃豆腐”一词,可就不是食用豆腐这么简单的意思了。这里所说的“吃豆腐”,是占女孩子便宜的意思,有时候甚至可以视为“性骚扰”的含蓄说法,被使用于多种场合。虽说意思不同,但“吃豆腐”却跟食用豆腐暗有关联。有人认为,“吃豆腐”的说法与民间常有“豆腐西施”的戏称有关:豆腐店老板娘因常食豆腐而细皮嫩肉,为招徕顾客难免有卖弄风情之举,便引得周围男人以“吃豆腐”为名到豆腐店与老板娘调情,且动手动脚。于是,“吃豆腐”就成了男人轻薄女人的代名词。

当然,另外一种说法可信度更高:旧时丧俗有“吃豆腐”的习惯。丧家准备的饭菜中必有豆腐,所以去丧家吊唁吃饭叫“吃豆腐”,也叫“吃豆腐饭”。不少人为填饱肚皮,只好厚着脸皮去蹭饭,时间久了“吃豆腐”便有了占便宜的意思。

5,古人为啥说“男不养猫 女不养狗”
古人云:男不养猫,女不养狗,秉性有异,难免撕咬,打的头破血流,男人是狗,养猫乱性,女人是猫,养狗变性,男狗与女猫共处一室,更是天下祸水之渊源。

猫之性情,记吃不记打,图安逸,弄性子,重家境,而无情谊,洁身自好,却吃哪拉,喜怒无常,贪吃贪睡,真真不可教也,又善投怀送抱,搬弄风骚,扰人耳目,乱其心境,怎奈,常常不合适宜之玩劣,又被人捧之为调节气氛,是非颠倒,乾坤倒转,不至功朽名败之时,无人谓之祸水,猫皮不能取暖,猫肉不能果腹,处身市场经济,无丝毫经济价值,又百万贫民之睽睽目下,夺其口粮,舔抓拭脸,翘尾弓腰,不屑之态,可恶,可憎,可弃,可杀之以慰民,并无偏激,猫精除外,或世上只有猫一只,猫精百万,未尝不可。

狗性,通人情,理世故,辨是非,察毫情。饮残汤,食剩饭,无怨;呷鸡汤,品猪肝,体宽。护家院,牧羊群,费心神,熬体力,狗皮保暖,狗鞭壮阳。

古有哮天犬,而无震地猫,男人似狗,女人类猫,一矛一盾,相克相生,万物之根本,养狗谓之驯,养猫谓之戏,男娶女,意在戏之,女嫁男,意在驯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家也就成了一矛支起一盾之意,时值今日,猫与女人都演变成为政治动物,且有经济头脑,嬉戏之间立大事,不是凡事都要兢兢业业,不是只有猫怕狗,狗畏猫,是一个让男人温柔致死的原因。

6,古人为何把房事称为“云雨”
古代小说不论是传奇小说、言情小说,还是《红楼梦》、《水浒传》等古典名著,写到男女进行房事的时候,无一例外地写道,“共赴巫山云雨”,或者“不免云雨一番”;曹雪芹在《红楼梦》第六回“宝玉初试云雨情”中写的就是贾宝玉与丫环袭人房事之时的情景;即便是现代的一些媒体也效法古人,常有 某官员携某美女到某大酒店“共赴巫山云雨”的报道。为什么古人把房事称为“云雨”、以至今日还为人们津津乐道呢?

有人说,腾云驾雾如神仙!所以房事高潮的时候就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让人觉得快活似神仙,所以古人房事也称“云雨”!其实不然,“云雨”原指古代神话传说巫山神女兴云播雨之事。据战国楚·宋玉《高唐赋序》:“妾在巫山之阳,高丘之阻。旦为朝云,暮为行雨,朝朝暮暮,阳台之下。”可见巫山确有其山。

巫山,是现代重庆市的东大门,是游览长江三峡的必经之地,是长江三峡库区的重镇。巫山历史悠久,古迹纷呈,资源丰富。早在204万年前亚洲最早的直立人“巫山人”就在这里生息繁衍。巫山自然风光独树一帜。闻名中外的长江三峡,巫山就拥有巫峡的全部和瞿塘峡的大部。巫峡以幽深秀丽擅奇天下,峡深谷长迂回曲折,著名的“巫山十二峰”屏列大江南北,尤以神女峰最秀丽。峡中的云雨之多,变化之频,云态之美,雨景之奇,令人叹为观止。唐代著名诗人元稹传之千古的绝唱“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就是对长江三峡巫山那万古不衰的神韵和魅力的概括。巫山“三台八景”笼罩着神秘的色彩。“三台”是授书台、楚阳台、斩龙台。“八景”是朝云暮雨、南陵春晓、夕阳返照、宁河晚渡、清溪渔钓、澄潭秋月、秀峰禅刹、女贞观石。由于在这巫山的“八景”之中,“朝云暮雨”占有重要的位置,因此人们将“巫山云雨”作为标志性景观,而观看“巫山云雨”也就成了一种美的享受,如果前往“巫山”而错过了“云雨”便会有过宝山却空手而归的终生之憾。

至于“巫山云雨”成为了男女缠绵情爱之事的说法,最早见于春秋战国时期的楚辞《高唐赋》、《神女赋》等古文。这些古文写的是楚襄王和宋玉一起游览云梦台的故事。他们在游览云梦台时,宋玉说:“以前先王,也就是楚怀王曾经游览此地,玩累了便睡着了。先王梦见一位美丽动人的女子,她说是巫山之女,愿意献出自己的枕头席子给楚王享用。楚王知道弦外有音非常高兴,立即宠幸那位巫山美女。巫山女临别之时告诉楚怀王说,如再想臣妾的话,就来巫山找我,早晨是'朝云',晚上是'行雨'。”

《高唐赋》、《神女赋》等古文问世之后,在后世引起了极大反响,“云雨”一词也越来越多地见于各种诗文辞赋。唐代著名诗人李商隐就曾写《有感》一诗,诗中写道:“一自高唐赋成后,楚天云雨尽堪疑。”著名诗人杜甫也写诗道“摇落深知宋玉悲,风流儒雅亦吾师。怅然千秋一洒泪,萧条异代不同时。江山故宅空文藻,云雨荒台岂梦思?最是楚宫俱泯灭,舟人指点到今疑。”久而久之,“云雨”渐渐地被人们所接受。人们认为用“云雨”一词形容男欢女爱既生动形象,又文雅贴切,于是“云雨”便成为了古代小说中描写男女房事的常用词语。

7,公媳私通为何俗称“扒灰”
我们常用的一些汉语俗语、俚语、歇后语,原本都有其典出及原意,但有不少已为后人所引申,与原意相去甚远,有的甚至于相反。如“混账”的本意是“混进账篷谈情说爱”,套用时下的粗俗话就是“泡妞”;“老子”的原意是指“儿子”,现在正好弄反了。还有些俗语,我们往往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如“扒灰”便是一例。

《红楼梦》中那泼皮焦大曾破口大骂贾府上下是“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这“爬灰”一语,又叫“扒灰”,现代人大都知道其含义是指公公与儿媳间的“乱伦”。

那么翁媳“乱伦”为何叫做“爬灰”或曰“扒灰”呢?有几种说法都很有趣。

一说这一俗语与北宋时期的王安石有关。王安石的儿子英年早逝,儿媳便寡居于另筑小楼之中。相传王安石出于对儿媳的关心,偶尔去小楼探望她。这儿媳妇大概有所误会,以为做公公的居心叵测,便题诗于壁表明心迹。王安石见之很是难堪,便用指甲扒去壁灰。如此这般,民间就有了“扒灰”传闻。但此说也许太牵强,估计是反对王安石改革的政敌刻意编造的。

也有说这“爬灰”是借谐音加以引申。清人李元复《常谈丛录》中说:“俗以淫于子妇者为扒灰,盖为污媳之隐语,膝媳音同,扒行灰上,则膝污也。”说的大意是那人往灰上爬,必定会弄脏膝盖,故“爬灰”就会“污膝”,而“污膝”与“污媳”谐音,由此引申。此说似乎也有附会之嫌。你想,在日常生活中谁吃饱了撑的往那灰上爬啊!

倒是清人王有光《吴下谚联》中所述“扒灰”典出,大致让人觉得可信。南朝梁武帝萧衍大兴佛事后,江南一带庙宇如林,香火旺盛。许多善男信女为虔诚祈福,求得菩萨保佑,在庙宇进香时大量焚烧一种涂有锡箔的纸钱,因而留下大量含锡之灰。这锡可以再利用,在当时价钱不菲。于是就有一些贪利之徒,在夜深人静之际潜入寺院扒灰偷锡。这儿“扒灰”的目的是“偷锡”,锡与媳同音。据此,有些好事的文人们便将翁媳“乱伦”称为“扒灰”,隐含着“偷锡(媳)”之意。

“扒灰”——“偷锡”——“偷媳”。其实,中国古人并不缺乏幽默感。

版权说明:转自网络感谢原作者的辛苦创作,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谢谢!欢迎关注俱乐部微信号lygzyly(连云港自由旅游),扫一扫查看更多好活动 !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