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探访仪征古迹之旧港梅花院

楼主:仪征事 时间:2019-11-11 16:56:33

旧港系列探访之梅花院

我在撰写《阮元仪征事》的时候,在阮元的《揅经室集》再续集卷六中,读到一篇文章《乘二礼芦洲船宿真州旧江口宋梅花院,记苏公病宋梅二事》,记叙了他到仪征梅花院游玩的行程。《道光重修仪征县志》里也说:准提庵在旧江口,中有老梅。按,返魂梅,一本五干,高出檐屋。花时,香闻数里。相传为刘宋时物,后萎。至北宋,复苏。阮太傅元题为“宋返魂梅花观”, 题咏者甚多。

我对仪征古迹一向喜欢探访一番,梅花院我先后去过六次,第一次是我和妻子像郊游一样边玩边访的,后来的几次基本上是带路和陪别人来的,以下是第一次探访的简单记录。

2015年1月24日是个平常的星期六,天空全霾,但气温还算不低,下午午睡以后,我自驾汽车,带着妻子前往新城,开始我们的阮元行迹寻访游,这也是我的第一次梅花院之行。我们的行程,包含带子沟(阮元文章中的太子沟)和旧江口的梅花院,本文是说梅花院的。

我在地图上先做好了功课,心里大概有数。把车停在旧港洗浴中心对面,下车从一个巷子向西步行,在一个有大白果树的院子前,敲门,一对60岁左右的夫妻问我们干啥,我说请问准提庵在哪里呀?不晓得。那你们可晓得从前有个梅花院呢?女的说,有个梅花庵!不过早就没有啦。我们跟他们聊了一回,男的姓王女的姓姬,他们告诉我们梅花庵的方位,又谈起幸福生活,老王还有个哥哥原来是苏北农学院的教授,退休拿八千八呢!现在在仪征城里鼓楼附近开宠物诊所。

出他家门不远,就到了地图上的丫字型河口,北面是沙河,又叫盐河,古代叫珠金沙,河水从新城卧虎闸而来。盐河看起来已经很窄了,我想当初应该跟仪扬河差不过宽,否则那么多船怎么通行?远的宋明不说,清同治十二年后,每年有南盐(淮南盐场)四五十万引(每引几百斤)通过通扬运河、仪扬运河、珠金沙河运至十二圩那!;丫字型河口南面一岔两条河、两座桥,东河又分两汊,向南通江到十二圩淮盐总栈,向东的就是我们单位12345公共服务中心北面的河,通黄泥港,也曾一度做过官盐出江口,现在黄泥港只剩下个地名,离江边八丈远了;西河也分两汊,向南原来也通江,现在已经阻断,向西的岔河叫仪泗河,直通仪征城南的老泗源沟,现在老泗源沟也不通了。

【盐河实景】

顺着盐河的西岸是一条水泥路,一直向北走,估计走一公里的样子,路与河之间有一块小小杂林地,南北都是住家,东边是河、西边是路,这块地长和宽都不到100米,请教了一下空地北的住户,他说,这里就是梅花庵。我们沿着小路走到河边,没有看到码头或台阶的痕迹,在小树林里杂草荆棘里穿行,高墩子处是老百姓的几个坟摊子,周边也没有发现房基、柱础、老石头,甚至连砖头瓦砾都没有看到。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依靠水运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食盐专营的操作方式也改变了,仪征的运河出江地位已经丧失,再加上长江淤涨不定,河道废弛也是情理中的事。准提庵(梅花院)已经没有了,但“梅花庵”这个名字,却在当地一直流传,没有湮灭,也算是令人宽慰的事。

看完梅花院遗址,我们不走回头路,一直向北走,也有一座桥,过桥的时候,我又拍了几张这史上著名的珠金沙河照片,天已经黑了,我们在没有路灯的圩漕公路上行走,虽然有些累,但是很开心,我们走到哪里,家就在哪里,不用担心还没有吃饭,虽然今天霾大空气质量差,但我们完成或部分完成了探访计划,还是很高兴。

后来我又来过几次,其中陪同古代园林研究专家、北京农学院王建文博士就有两次,分别是2015年5月21日与王建文、邓桂安、朱翔龙来访;2017年3月16日与王建文、陆守超、金小平来访。

【图为金小平、王建文、陆守超在查看附近农户鸡窝下古柱础石】

要说准提庵,先要说说珠金沙河。

在仪扬运河的新城段南岸,建有一座卧虎闸,由闸向南,有一条通江的人工运河,叫珠金沙河,因宋代新城南面原来叫珠金里而得名。唐宋以来直到太平天国之前这一千年的时间,从海边经泰州、扬州过来的淮南盐船,在卧虎闸这里必须继续向西到达仪征天池,在那里查验、掣验、解捆、重新包装后到沙漫洲装上江船,发往安徽、江西、湖北、湖南(扬子四岸),而民船则从珠金沙河出入江,珠金沙河与长江交汇的地方,就叫旧江口,又叫旧港。

太平天国运动被平息之后,仪征运口彻底淤塞,朝廷将珠金沙河重新疏浚,并打通了旧港以南因长江涨滩而形成的阻隔,使珠金沙河从旧港向江边延伸,新的河道就此诞生,简称沙河,因淮南官盐改在这里入江,所以又叫盐河。在新的入江口,崛起了新生盐都——十二圩,铸就了中国盐业专营历史上最后的辉煌。

 “《仪真县志》(隆庆申志)元疆域图”中,扬子县城左侧的通江河,就是珠金沙河。

【《仪真县志》(隆庆申志)元疆域图】

南宋德佑二年(1276)二月二十九日,文天祥从元军俘虏营中逃脱来到真州,在真州逗留了三天,留下了《真州清边堂与苗守再成议兴复题苏武忠节图》三首、《真州杂赋》七首、《出真州》十三首等诗篇二十多首。在《真州杂赋》七首中,有这样一首诗:

我作珠金沙上游,

诸君冠盖渡瓜洲。

淮云一片不相隔,

南北死生分路头。

  诗中说到了珠金沙河。

其实此时的珠金沙河,已经不是适合游览的繁华所在,因为就在文天祥来真州的上一年,德祐元年(1275)春三月,真州守军为了配合镇江战役,切断了沿江元军的运输线,招致元军报复。元将李庭焚真州军船二百艘,斩守船军众多;四月,元将阿术兵围扬州,六月打援真州军,七月与真州军大战于珠金沙,斩首两千余级。元军胜后,在真州城外大肆搜粮。九月,阿术派张弘范、拔都率千艘兵船再犯珠金沙,珠金沙河沿岸的繁华,被劫掠殆尽。

文天祥离开真州后三个月,真州守军派冯都统率兵两千、战船百艘,奔袭瓜洲,阿术派部将昔里罕、阿塔赤迎战,宋军又败。元军追到珠金沙,缴获宋军战船七十余艘,冯都统等投水殉国。

景炎元年(1276), 阿术再次向珠金沙发起进攻并续攻州城,真州知州苗再成、宗室赵孟锦战死,真州沦陷。

古代仪征建有“忠烈祠”,在胥浦河抗金牺牲的元宗、梁渊、张昭三位将军,在珠金沙抗元牺牲的冯都统,在真州抗元牺牲的苗再成、赵孟锦等皆在其中祭祀。

隋唐以来,特别是宋代,真州由于地处运河入江口,政治地位、经济地位和军事地位都十分重要,宋金战争和宋元战争后,运河设施破坏严重,元朝建立后一度依仗海运,但是海运风高浪急损失巨大,只好又重修运河,现代意义上的京杭大运河就是在元代郭守敬的设计和指挥下完成的,对应真州这一段,因宋元战争对真州运河有较大破坏,而新城又是扬子县的县城,所以珠金沙河得到了大力疏浚,“泰定元年,珠金沙河淤湮,诏发民丁浚之”。

明初在珠金沙河入江口的旧港,设置了巡检司,嘉靖十六年后,任官“厌其地远荒凉,但僦居城市受讼”,将巡检司迁移到了仪真城里,原址则建成了准提庵。

由于地处长江和运河交汇点,仪征又是官盐集散地,唐宋以降,来往官宦巨贾不断,在仪征沿江沿河造园退养者大有人在,旧江口(旧港)也是个人文荟萃之地,县志上记载的历代衙署、园林、寺庙、河道、桥梁、宅邸、坟冢等古迹,有几十个,与旧江口有关的文人和诗文,更是不胜枚举。有人的地方就有寺庙,在珠金沙河两岸旧港附近的冷红、越江、东升等村,有着历史悠久的通真观、梅花院(准提庵)、观音庵、月宫庵(桂花庵)、都天庙等。

准提庵的名气并不太响,但庵里的老梅树,则是声名远播,其“返魂”的故事,一直被文人墨客们津津乐道。

清代仪征大儒阮元在《广陵诗事》卷九中记载:仪邑城外数里准提庵有老梅,康熙末枯去,四十余年复活。花时,古香异常,人目为返魂梅,题咏者甚多。薛蔼人(薛廷吉)《和罗两峰》(罗两峰就是扬州八怪之一的罗聘)诗云:

寂寞春江上,孤标孰与同?

幽情何处著?清梦有时空。

魂返仍依月,香浮不碍风。

横斜常自在,老矣梵王宫。

仪征县志里也介绍:准提庵在旧江口,庵里有一棵老梅树,一个主干五个岔枝,比屋檐高,康熙末年这树苦死了,但四十余年后又复活了,开花时古香异常、香飘数里。大家都叫他“返魂梅”。相传,这古树是南北朝刘宋时候栽的,后来枯萎了,到了北宋又复活了。太傅阮元还为这里题了“宋返魂梅花观”的匾额, 题咏者甚多。

准提庵在旧江口,《广陵诗事》和《县志》虽然都说准提庵里有还魂梅,但是年代却相差甚远,《县志》说相传为刘宋之物,后萎,至北宋复苏;《广陵诗事》说康熙末枯去,四十余年复活;看来这老梅确实非同一般,刘宋(420年~479年)到阮元写成《广陵诗事》的嘉庆四年(1799年),有1320年的时间差!梅花寿命有那么长吗?经查,目前尚活着的老梅有湖北省黄梅县的晋代梅花,1982年被武汉园林科学研究所工程师王其超发现,1983年3月经中国梅花品种图志协作组鉴定,距今1650年!还有湖北荆州的章华寺古梅,据说为楚灵王所栽,距今有2500年矣!看来咱旧港准提庵里的老梅有几度还魂之说,也还靠谱。

【杭州宋梅】

阮元,(1764-1849),字伯元,号芸台,江苏仪征人。乾隆四十九年(21岁)入仪征县学,五十年廪生,五十一年举人,五十四年进士,从此走上仕途,鲁浙学政、两充会试、办案督漕、九省封疆,以体仁阁大学士致仕,道光二十六年(1846)晋加太傅,二十九年(1849)逝世,谥号文达,享年八十六岁。

阮元一生不仅政绩卓著,而且学术造诣深厚,著作等身,成果丰硕,《清史稿》(卷三百六十四)赞:主持风会数十年,海内学者奉为山斗焉。

阮元是仪征历史上仕途和学术发展得最好的人,是仪征最值得骄傲的乡贤。

阮元在《揅经室集》再续集卷六中称此地为梅花院,除有一首诗外,还讲述了还魂梅与苏东坡在真州患“回头瘴”的掌故。这首诗名叫《乘二礼芦洲船宿真州旧江口宋梅花院记苏公病宋梅二事》,诗曰:

宋代梅花得返魂,

江船夜宿旧江村。

苏公病卧真州日,

终是回头儋瘴根。

【插图:阮元《乘二礼芦洲船宿真州旧江口宋梅花院记苏公病宋梅二事》书影】

阮元写道,道光二十三年(1843)八月十三秋天,看大好秋色,动了出游心思。就招呼礼祀洲上的船来到徐林门外,叫仆人们将被窝等抱上船,出发!太阳落山时,船到了三汊河,再行至三更天停船宿在太子沟,天亮后到新城旧江口宋返魂梅花院。

梅花院本来有宋代的梅花,已经枯朽了,但边枝后来复生,如今长成了大树。当地人都叫它返魂梅。云南常有唐宋老梅枯朽但孽生枝条复生以至数百年不衰这样的事,不足为奇,诗歌中常见吟咏。真州梅花院地处运河出入长江要道。北渚二叔(阮鸿)当初管理礼祀洲时,经常在这里住宿,还给他们题了“古香阁”匾,我也刻了“宋返魂梅花观”石匾,他们放置在准提庵上。如今,慎斋兄弟(阮先)也经常住在这里。

我联想到宋苏文忠公(苏东坡)得到大赦从岭南回来,到真州后得病了,米元章(米芾)送来麦门冬(一种草药),在东园饮药。他儿子希望他回到中州(河南),但他决意要去毘(pí)陵(常州)。现在想来,苏公此行住宿必定在梅花院了。苏公在海南儋州生活条件那么差没病没死,而一回到江南马上就病故,这是“回头瘴”啊。

我在岭南做总督,凡是要派官吏去琼州、儋州、泗城这些地方,都很谨慎。其实现在这些地方,瘴气已经比宋朝时轻多了,但官员们还是有不愿意去的。经常听布政司说,愿意的才派去,不愿意去的另行安排。那些地方瘴气真的很厉害,常听说人在那里时受了瘴气但没有感觉,一回到内地就会发病,病名叫“回头瘴”。今天尚且如此,何况宋朝的苏东坡!苏公在儋州中了瘴气当时当地没有发作,但过真州归常州即病故,这是“回头瘴”无疑。六七百年前的事情,因今天的情形,悟得古人的“回头瘴”与“返魂梅”的道理,我又在云贵做总督,联想起岭南的事情,所以写下这段话。可见格物致知,用一生来做也不能穷尽。

阮鸿是阮元的族叔,比阮元大四岁,负责管理阮氏家族的产业,礼祀洲是其产业之一;阮先是阮元的族弟,负责礼祀洲的财产管理,他们经常要上岛,准提庵是他们的必经之地,有时还会在这里住宿,所以他们跟庵里的僧人很熟悉,才会给准提庵题匾题额。

阮元在此文中推论:苏东坡“所行所宿必此地也”。这还真有佐证,县志记载“紫竹林,在旧港。坡公尝寓此。”而《文化新城集》书中《新城宗教文化遗迹追踪》一文,新城文化站王德钧先生,在记述梅花庵时有句:“该庵西侧的大批紫竹林,解放后还在。”

准提庵并不大,笔者多次走访当地老者,都说庵很小只有一到两排房子,梅花倒是很古老,当地人管准提庵叫梅花庵,甚至很多人只知梅花庵,不知准提庵。

准提庵遗址位于十二圩冷红村旧港组。

【旧港附近寺庙位置图】

十二圩历史文化爱好者金小平、郭玉波在2017年6月旧江口一带实地察看时,走访到一位86岁的老人叫王秀华,冷红村旧港组当地人,老人说,梅花庵里还有个老尼姑,法号叫广渡,1990年以后才死的,多大年龄不记得了。王秀华和广渡关系挺好,她回忆,梅花庵为两进六间,梅花树和庵房是1958年被毁的。广渡本是个富家小姐,18岁左右到梅花庵出家,来的时候扎个大辫子,长的很漂亮,个子不高,有文化,文革期间还经常读毛主席语录。她喜欢小鸡,养了很多,并且每只鸡都给起了名字,但她不杀生不吃鸡,鸡老死或病死后她会在傍晚前后挖个坑埋了,周围的村民会偷偷地盯着她将死鸡埋于何处,晚上挖出来吃了,其实广渡是知道的,但并不说破。

郭玉波就是冷红本地人,他对我提出了一个问题:听老人讲,梅花庵里有一尊泰山娘娘的樟木雕像,有一人多高。可惜这一人多高的樟木像后来竟然被劈了当柴烧了。为何梅花庵里面会供奉泰山娘娘?泰山娘娘不是道教的么?

梅花庵里面会供奉着泰山娘娘,我虽是第一次听说,但并不意外且有合理解释。准提庵始建之初肯定是佛教场所,供奉准提菩萨,庵名就说明了这一点。准提菩萨就是观音菩萨的化身,其在民间的主要职责,就是送子。泰山娘娘是道教人物,其主要职责也是送子,将两位神仙供奉在同一个场所,能够方便求神拜仙的信众,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阮元自家的海岱庵,就同时供奉这两位神仙。

为什么要在梅花庵里面会供奉泰山娘娘?我认为这与阮元有密切联系。上面提到的王德钧《新城宗教文化遗迹追踪》一文中,有这样的采风记录:清代中期,梅花庵由仪征大户阮元购买重建,改做家庵,当地传名为“阮中堂家庵”。我觉得梅花庵是不是阮元的家庵暂且无法考证,但这里确实有他深深的印记。前文提到阮元在自己的文章中说到的:

从扬州到礼祀洲(阮家的产业),准提庵是必经之地,阮元的北渚二叔(阮鸿)当初管理礼祀洲时,经常在准提庵住宿,还给他们题了“古香阁”匾;

阮元也刻了“宋返魂梅花观”石匾,他们放置在准提庵上;

阮元族弟阮先也因管理礼祀洲的缘故,经常住在准提庵;

碧霞元君(泰山娘娘)是阮家的幸运神。阮元的母亲林氏二十五岁才嫁给阮承信(阮元的父亲),在当时算是晚婚了。但婚后一直没有生育。阮元父亲兄妹四人,大哥早夭没有子嗣,二哥只有女儿,儿子阮亨是过继的,老三阮豫珠是个女的,一家子就指望老四阮承信生儿子传承阮氏香火。阮元父母更是望眼欲穿。除了多方求医,还想求神佛保佑。当时传说泰山碧霞元君是保佑妇女生育之神,其塑像旁边塑有一个怀抱婴儿的侍者,故又称之为泰山娘娘或送子娘娘。河北、山东、江苏一带到泰山敬香求神送子者络绎不绝,据说十分灵验。而民间又有观音菩萨送子的说法。于是,阮元父亲阮承信长途跋涉,登上泰山求神送子。阮元的母亲林氏也在家天天烧香,虔诚地求神拜佛,期望早生个儿子。说来也巧,林氏二十九岁果然生了一个男孩,这孩子便是阮元。结婚四年,方得一子,兄妹四人,才有一根独苗。而这时阮元的父亲已经三十一岁,阮氏宗族后继有人,举家高兴之情可想而知。全家都认为这是泰山碧霞元君和观音菩萨共同保佑的结果。泰山又被称为岱,因此后来阮元出生的住宅被改为海岱庵,这就是该庵“岱”字的由来以及庵内供奉碧霞元君和观音的原因。

阮元自己出生在扬州府城西白瓦巷(今扬师院附中内),因家贫,房子早已易主,后来做浙江学政后续弦孔夫人,孔夫人用自己的贴己银子赎回了白瓦巷旧居,并将其改造成海岱庵,供奉泰山碧霞元君和观音菩萨。所以泰山娘娘出现在与阮家关系密切的准提庵里,并不意外。

清代仪征著名画家汪鋆,有返魂梅的诗,还有准提庵及返魂梅的图,看图可知准提庵的规模确实不大,一个小院、一排庵房,而一株老梅倒显得仙风道骨、鹤立鸡群。

问讯槎枒忆宋时,寒葩犹复出孙枝。

重开定许香仍古,再见休惊色不脂。

海上丹还劳客梦,阶前春在发乡思。

如何环佩归来后,又向江城玉笛吹。

【汪鋆《宋返魂梅图》】

关于准提庵和古梅,题咏甚多,厉惕斋、薛廷吉、汪鋆、阮元、阮充、阮安和国子监祭酒吴锡麒、两淮盐政曾燠、曾燠幕宾詹肇堂、廉州知府厉同勋等人亦多有题咏。这里选取阮元的学生、嘉庆年间仪征县令屠倬的《同莲裳慈仲准提庵观梅还憩余氏园》,再次渲染一下:

未来真州听说此,直为梅花了生死。

两年闲煞江南春,此度真成看花矣。

林家风月孤山孤,张家玉照空南湖。

故乡无复宋梅在,此行不负真州居。

根旁枯槎一半枯,横斜八干同一株。

有客有客共明月,仙乎仙乎逢彼姝。

前身已换僧腊古,几生修到依净土。

化身乞得丈六身,怪底满身着花雨。

聪明自是净冰雪,荒远何曾堕榛莽。

不知东阁两株梅,可是此花之鼻祖。

东风吹花花正繁,古香阁上开清尊。

夕阳归路更何处,白沙翠竹江边村。

如今准提庵(梅花院)已经没有了,原址上尽是杂树荒草,但附近村民都知道“梅花庵”,且当地地名为“冷红村”,如果能恢复这一景点,将漕运、盐运、抗元、巡检司、佛教、苏轼、文天祥、阮元、屠倬、返魂梅、甚至与仪征有关的《二度梅》小说戏剧这些元素包罗起来,对传承、对旅游或许是个不错的点子呢。


巫晨所著《阮元仪征事》梗概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