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觉察力《重新认识你自己》第三章

心致纯空间一如其纯在2018-08-09 15:46:53


您只需带心上路,一切俱足。

放下头脑,不比较、不评判、不证明;

只是带着心,去感知、去觉察、去探索。

爱与智慧就在我们的身心灵中,熟睡的身心灵需要我们通过觉知每一个当下身心的微妙感觉与变化去逐渐的唤醒。    


图文编辑:如其 (封面配图和文章配图是原创,如其或好友拍摄,如使用请标注出处。)

重新认识你自己第三章

觉  察  力

只有先具备了关怀之心才能全神贯注。换句话说,你必须由衷地想去了解一件事物,才会付出全部的心力去觉察它。


只有当你觉察到自己的限制时,你才会明白自己所有层面的意识。


意念的活动和各种的互动关系,都包含在意识的完整领域里,其中包括所有的动机、意图、欲望、享乐、恐惧、灵感、渴望、期待、哀伤和快乐,但是我们却把它划分为活跃的和潜伏的上、下两种层面;也就是说,白天的思想、感觉和活动是属于表层的,而所谓的潜意识,那个我们不熟悉的部分,则通过某些暗示、直觉和梦境来表述自己。


我们大部分人的人生只占据了意识的一个小角落,而其余的被我们称为潜意识的领域,里面充满了各种动机、恐惧和种族遗留下来的特质,这些我们连如何进入都还不知道。

上图:来自网络收集


现在我要问你一个问题:到底有没有所谓的潜意识这个领域?


这个字眼被我们用得太随便了,这类精神分析和心理学的特殊用语,充斥着我们日常使用的语言,而我们毫无质疑就接受了。


但是到底有没有这种东西的存在?

我们为什么要把它看得那么重要?

对我来说,它和显意识的心智一样的琐碎、愚蠢、狭窄、顽固、受限、焦虑和俗气。


因此,我们有没有可能彻底地觉察意识的完整领域,而不只是一部分、一个片段而已。


如果你能觉察整体,就能随时随地全神贯注地行动,这才是关键所在。如果你能完全清醒地专注于整个意识层面,那么内心就不再有摩擦了。


但是如果你把所有的思想、感觉及行动的整体意识分为两种不同的层面,内心就开始产生摩擦。

我们时常活得支离破碎,在办公室是一种面貌,回到家则是另一副嘴脸。


口中时常谈着民主,心中却十分独裁。


平常高唱爱人如己,一旦有了利害竞争,就一心想把对方置于绝境。


你某一部分的看法和作风跟另一部分好似各自为政,你可曾注意过这种自我的分裂?


如果大脑本身都将思想及行为分别处理,它怎么能体悟出完整的意识领域?


因此我们不能不问:人究竟能否看到完整的意识领域,然后成为一个完整的人?


如果你想认识自我的整体结构及其不可思议的复杂性,你可能会试着一步步、一层层地去挖掘检视每个思想、感觉及动机。


可能好几个星期、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的时间,你都会陷入自我分析的过程而难以自拔。


你如果接受时间为认识自己的一种因素,就无法避免各种曲解及偏见,只因自我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存有,它永远在变动、生活、挣扎、欲求及否定之中,再加上压力和紧张以及各种不同的影响力,于是你不难发现,这绝不是观察自己的好方法。


想要认识自己,只有在每一个当下整体地审视,而不受时间的限制。只要你的心不再支离破碎,你就能看见整个“自我”。你所见到的这个整体就是真相。


然而,你做得到吗?

我们大多数人都做不到,因为我们从未如此认真地想过这个问题,也从未好好地正视过自己,从来没有!我们怪罪他人,我们强辩,我们不敢面对自己。


如果你想对自己一目了然,就得全神贯注,你的眼睛、你的耳朵、你的每一根神经,都专注到忘我的地步,那么恐惧和矛盾就根本没有机会存在,因此冲突也就没有了。

上图:如其在宁夏银川路边拍摄——春天的桃花


全观(attention)和专注(concentration)是不一样的。


后者是排他的,而前者是整体性的觉察,它能包容一切。我们大多数人好像都没什么觉察力,不但对自我缺少觉察力,就是对环境、色彩、人、树、云朵、河流,都变得麻木不仁。


也许是因为我们太关心自己了,关心自己的一些琐碎的小问题、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快乐、欲求和野心,以至于完全无法客观地觉察了。

偏偏我们却又喜欢高谈阔论这种觉察力。


有一回,我乘车在印度旅行,由一位司机驾车,我坐在他旁边,三位先生则在后座热切地讨论“觉察”的问题,还不断问我的意见。


不幸的是,那时司机分了一下神,车子辗过一头山羊,三位先生仍然在讨论觉察力,丝毫没有觉察我们碾死了一只羊。


我问这三位致力于“觉察”的先生有没有注意到刚才所发生的事,他们居然感到惊讶万分。


我们大多数人都差不多,对于外在或内心的事物时常浑然不知。


我们必须付出全部的注意力,才能看到鸟儿、苍蝇或树叶的美,也才能认识一个极其复杂的人。

然而,只有先具备了关怀之心才能全神贯注。

换句话说,你必须由衷地想去了解一件事物,才会付出全部的心力去觉察它。


如此的觉察,好比与一条蛇同居,你自然会注意到它的每个动作,它所发出的每个轻微的声响,都会令你心生警觉。


这种全观的状态就能激发所有的能量,在这份觉察之下,你的自我整体就会在刹那间显露出来。


不论你已经多么深入地观察自己,你还能不断地深入其中。


此地所用的“深”字,并没有高下之分。


我们的思想常爱比较,深与浅、快乐与不快乐,我们老是在衡量比较。


到底我们的内心有没有所谓的深刻及肤浅的不同境界?


上图:如其在宁夏银川一庄园拍摄——爽夏

如果我说“我的心很肤浅、卑微、狭隘、有限”,我是如何得知的?


只因为我把我的心与你那聪明、能干、理解力强而又机警的心做了一番比较。如果不比较,我会认出我的渺小吗?


如果我饿了,我不会把今天的饥饿和昨天的饥饿相比,昨天的饥饿早已变成一个观念和记忆了。


如果我一天到晚拿自己和你相比,努力模仿你的长处,那么我就否定了我之为我,因此我就是在制造一个假象。


任何形式的比较,都会导致幻觉及痛苦,而且愈陷愈深、难以自拔。


我们或者分析自己,想一点一滴地增加对自己的认识,或者不断强迫自己向某种境界,某个救主或观念等外在的存在认同......


这种种努力,不外是勉强自己顺从外在的权威罢了,因而带来更大的挣扎。

如果我能亲眼识破其中的原委,我就已经从这种束缚中解脱了。


我的心不再向外寻求,这就是关键所在。

然而我的心不再摸索、寻找和质疑,这并不表示我的心已经满足现状了,只是不再制造任何假象罢了。


这样的心才能朝向完全不同的次元迈进。

我们的日常生活充满了痛苦、快感及恐惧,它们限制了我们的心智及其本质。只要这些痛苦、快感及恐惧消失了(这并不表示你再也不感到喜悦,喜悦与快感是两回事),心智就能在截然不同的次元中运作,那儿既无冲突,也没有相对性。


在语言上,我们只能说到此为止,以后的境界是无法用文字来表达的,因为文字并不是那东西本身。

到目前为止,我们只是在描述解释,可是没有任何语言文字可以为我们开启那扇门。


若想开启那扇门,我们必须每天都保持全观而且充满觉察力,觉察自己的每一个思想和言行。


如果以清理房间为例,使房间整洁有序,从某种角度来看是很重要的,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可能一点也不重要。


房间的整洁有序确实有必要,但并不能为你打开门窗。

为你打开门窗的,绝不是你的意志力和欲望,“那个东西”是邀请不来的。

你所能做的,只是保持整洁而已,换句话说,就是没有任何目的地为了整洁的自身而保持整洁。


上图:作者不详,来自网络收集

如果你一直能保持健康、理性和井然有序,运气好的话,也许有一天窗子会自动打开,吹进习习的的凉风,也许不会,这全凭你的心智状态而定,也只有你才能了解自己的心智状态。


尽量观察它,不要为它定型设限,也不要设定立场,既不反对,也不同意,更不批评谴责。


总之,就是观察而不带任何拣择之心。在没有拣择的心智状态下,也许大门会在刹那间开启,让你一睹那既无挣扎又超越时间的境界。


节选自《重新认识你自己》

作者:克里希那穆提

我只教一件事,那就是观察你自己,深入探索你自己,然后加以超越。你不是去了解克的教诲,你只是在了解自己罢了。

 ——克里希那穆提

如其所是,纯粹存在;

几十年随心探索的路上;

有奇葩的人;

有奇迹的事儿;

有奇妙的物;

如其纯在;

体验,探索,觉知,创造;

真实,自由,纯粹,爱,智慧。


任何有意义的运动或影响深远的行动,都必须从我们每一个人开始。

你不能依赖任何人,事实上并没有向导,没有老师,也没有权威。只有靠你自己——你和他人,以及你和世界的关系——除此以外,一无所恃。

如果我们能时时刻刻都在学习,从观察,聆听,注视和行动中学习,那么你会发现,学习是不断进展,永无过去的。

如果有了爱与美,不论你做什么都是对的,都会带来秩序与和谐。只要你知道如何去爱,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你就能随心所欲而不逾矩了。

我们一向把观念和行动分开,观念属于过去,而行动却属于现在,生活也是属于现在的。 只因为我们害怕面对生活,因此,陈旧的观念才对我们变得如此重要。                

想来一场历时一年持续365天的《生命之书》用心读书,读出自己内在的活动,探索自己内在的旅行吗?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