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诗词精选 |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楼主:百草园精选 时间:2019-10-10 16:56:16



今天百草君想和各位聊一聊一位叫做“刘希夷”的唐朝诗人。刘希夷,一字庭芝,固又叫“刘庭芝”。唐朝才华横溢的诗人数不胜数,要细细讲来恐怕几天几夜不吃不喝不睡也说不完。之前我们曾为各位推送过张若虚,他以《春江花月夜》一篇“压过全唐”。今天这位刘庭芝呢,相传他的这首《代悲白头吟》惹奸人艳羡,想拿来占为己有,刘庭芝不从,遂死于非命。


《代悲白头翁》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好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


洛阳城东,桃花李花开遍,一阵风过,落红成阵,花瓣儿飞来飞去不知会飞落到谁的家里?洛阳城里的女孩子们都喜爱它娇艳的颜色,好比青春的神采,是一生最美的辰光。但有花开就会有花落,看见落花满地,怎叫她们不垂头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今年花落时节,鲜艳的颜色渐渐枯败不堪。等到明年花开的时候,那曾坐在花下的女儿还会在吗?若她不在,又有谁会坐在花下叹息呢?


《古诗十九首》里曾云:“古墓犁为田,松柏摧为薪。”松柏不论过去怎样的郁郁葱葱,如今也都被人砍去作了薪柴。东晋道学者葛洪曾写了本《神仙传》,里面就曾这样说过:“麻姑谓王方平曰:‘接待以来,已见东海三为桑田’。”所以啊,沧海尚能变成桑田,桑田转眼间也能变为沧海,到底有什么是亘古不变的呢?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古人早就不在洛城之东了,但今天的人啊,还在对着风中落花扼腕叹息。年年岁岁的花儿都是这样的相似,可岁岁年年的人啊,却如此不同。人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但花儿每年还是重新盛开。


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

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


我刘庭芝啊要告诉那些貌美的少年们,当你们看到半死的白头老翁,你们要怜悯他们啊。这些老人家是真的可怜,他们当年也如你们一样貌美青春,如今却垂垂老矣。


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文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


那些公子王孙们聚集在芳树之下,清歌妙舞好不快乐,落红成阵好不美丽。池台锦绣比东汉光禄勋马防家的还要奢侈,楼阁上画的神仙妃子要比贵戚梁冀家的还要逼真。


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

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


现在是欢乐非常啊,但时光很快就不再眷顾他们了。那些王公贵族如今卧病在床,年轻时的三春行乐如今还会有吗?美人的蛾眉宛转又能保养几时呢?有谁可以长生不老、逆天而行?不过一眨眼的功夫,少男少女们就鹤发如雪乱如丝了。


但看古来歌舞地,惟有黄昏鸟雀悲。


那古往今来的富贵之地、温柔之乡,如今只余黄昏之鸟雀,空自悲啼。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