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石镜涵空•海螺望春”征文作品(三十五):望春•望乡

楼主:独秀怀宁 时间:2018-09-13 16:01:16

辛 夷


开车。独自。柏油路在夕阳下延伸,没有尽头。路的两侧,熟悉的店铺,熟悉的新徽派建筑,熟悉的路灯杆,都像回家的归人,匆匆奔跑。“理想就是离乡”,来到徽州已近七年,渐渐发现已经熟悉了这片土地,乃至这片土地的每个角落。哪里有塔,哪里有桥,哪里有路,哪里能够遇见哪个人,都能知晓,这种感觉就像熟悉自己的身体一样,哪里有痛,何时心伤,都一清二楚。春天的花,夏天的雨,秋天的叶,冬天的雪,都铭刻在了骨子里,这里成了安身立命之地,这里成了女儿的成长之地,这里也成了我思想的菜地。

最美石镜之桃之夭夭   且且  摄

最美石镜之海螺晨曦   王宝廷  摄

车子过了文峰塔,过了塔下的那座桥,前面是弯道。车子一如既往地前行。突然,在正面对的弯道正中,低矮的绿树丛里,窜出一树胭脂红,娇艳欲滴,立刻灼伤了我潜藏在意识中的那根神经。满树绽放的辛夷花,紫红色的辛夷花,烙进了我的眼睛深处。虽然是惊鸿一瞥,但却时时想起,就像故乡的那个村庄,那个躲在深山里的村庄,那片围绕着村庄的辛夷花,千百年地绽放,千百次地在梦中绽放。脑中突然闪过一首读过的小诗:“紫粉笔含尖火焰,红胭脂染小莲花。芳情香思知多少,恼得山僧悔出家。”

或许我就是诗中的山僧吧!


玉 兰


“或许我就是那山僧吧?”仰望着高天入云的玉兰花,洁白纯洁,我悄悄地问自己。其实我是想问你的,可我回过头,入目的都是玉兰花,枝头上的,草丛里的,碎石上的,盛开的,凋零的,含苞待放的,娇羞欲滴的,却唯独没看见你,在这个玉兰花开的季节。

最美石镜之山乡货郞   马平  摄

不是青梅竹马,也不是一见钟情。记不起啥时候相识,也记不起你递给我热水的模样。多年以后再次相遇,还是记不起你当时的样子。只记得某一天夕阳西下,在这里相约,漫步。你抬头看花,看那温暖余晖下的玉兰花,还有那金边的红霞,“从此时时春梦里,应添一树女郎花”。一颗种子种在了这片土地,也种在了我的心间。

世事无常,可惜只是“应”而已。


望 春


一颗种子总会发芽的,无论在心里,还是在泥土里。

千百年前的种子长成了参天大树,千百年的风霜雨雪刻下了岁月的流逝。古老的村庄,贫瘠的土地,在千百年里流连在多少人的梦里?梦里,出现最多的是那一树繁花吧!因为只有那一树繁花,才能配得上邓林这片福地,才能系住心里有一颗种子的邓林人。

最美石镜之春上枝头  文静  摄

时隔多年,又一次回到故乡,入目的依然是一树繁花,一树妖娆,一树思绪。只是找不到熟悉的人,熟悉的脸,熟悉的那朵花……

(作者:甘飞云

更多精彩内容在这里

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虞爱华来安庆调研文化改革发展及怀宁县石牌戏曲特色小镇建设情况

中国青年报一行来怀考察调研蓝莓产业及全域旅游工作

县十七届人大常委会举行第一次会议(附任免名单)

怀宁春耕备耕气象新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