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血溅鸳鸯楼 17

楼主:四平烟火说水浒 时间:2018-08-16 13:10:14

造化钟神秀

阴阳割昏晓

一部水浒,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阶级斗争,阴谋家揪出投降派宋江,不过是临水观影,照镜子。

鲁班眼里无木不材,孔子眼里有教无类,李白眼里万相皆诗,顾虎头眼中天地入画无一不美。


武十回最细腻最紧张的文字:血溅鸳鸯楼。

飞云浦杀手毙命

鸳鸯楼都监灭门

孟州道行者夜奔

天伤星两世为人


【立在桥上,看了一回,思量道:“虽然杀了这四个贼男女,不杀得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如何出得这口恨气!”】

武松单手开枷连杀四人,却犹豫反复。本来处理封皮沉水,处理尸体干净,消灭痕迹就可以远走高飞,然后悄悄地干掉蒋门神,这样最好。

武二郎文来文对武来武对,不等不靠有仇必报,一个人单枪匹马就敢闯龙潭虎穴。最重要的是:

一:张都监张团练蒋门神三人在一起呢,这种机会不能放过。

二:此三人以为武松必死,聚一处饮酒取乐,此时间防守最松懈,以利于武松突然攻击,这种机会更加不能放过。

【提着朴刀,踌躇了半晌,】

看一眼朴刀,想一下坏人,手中有朴刀,斩尽恶人头。

踌躇半晌是如何行动?不要影响施恩,金眼彪就是没有快活林,也是小管营,日子潇洒,自己逃的性命,过些时日再打死蒋门神,这样最好。

【一个念头,竟奔回孟州城里来。】

一个念头?

武松心里面有无数个念头,施耐庵就是不说。

【有分教:画堂深处,尸横厅事阶前。红烛光中,血满彩楼阁内。共动乾坤,大闹寰宇。正是:两只大虫分胜败,一双恶兽并输赢。】


第三十一回  张都监血溅鸳鸯楼 武行者夜走蜈蚣岭

【词曰:神明照察,难除奸狡之心。国法昭彰,莫绝凶顽之辈。损人益己,终非悠远之图。害众成家,岂是久长之计!福缘善庆,皆因德行而生。祸起伤财,盖为不仁而至。知廉识耻,不遭罗纲之灾。举善荐贤,必有荣华之地。行慈行孝,乃后代之昌荣。怀妒怀奸,是终身之祸患。广施恩惠,人生何处不相逢。多结冤仇,路逢狭处难回避。

话说这篇言语,劝人行善逢善,行恶逢恶。话裹所说,张都监听信这张团练说诱属托,替蒋门神报仇,贪图贿赂,设出这条奇计,陷害武松性命。临断出来,又使人买嘱两个防送公人,却教蒋门神两个徒弟相帮公人,同去路上结果他性命。谁想四个人倒都被武松搠杀在飞云浦了。当时武松立于桥上,寻思了半晌,踌躇起来。怨恨冲天:“不杀得张都监,如何出得这口恨气!”】

长篇说词。

【便去死尸身边解下腰刀,选好的取把将来跨了,拣条好朴刀提着,再迳回孟州城里来。】

各选一把好刀,腰刀跨朴刀提,迳回孟州,精神抖擞。

【早是黄昏时候。】

一个(早)字,反应武松路上不敢耽搁,怕关城门。

只见家家闭户,处处关门。但见:十字街荧煌灯火,九曜寺香霭钟声。一轮明月挂青天,几点疏星明碧汉。六军营内,呜呜画角频吹。五鼓楼头,点点铜壶正滴。四边宿雾,昏昏罩舞榭歌台。三市寒烟,隐隐蔽绿窗朱户。两两佳人归绣幕,双双仕子掩书帏。】

好一个武松!

先观察大街上灯火辉煌,再听取孟州军营画角呜吹,没有一丝异状,成双成对锦绣鸳鸯,深恨玉兰。

九曜寺暗示武松,对张都监来说:武松是看不见已然迫近的灾星。


【当下武松入得城来,迳踅去张都监后花园。墙外却是一个马院】

当然不能从正门杀进去,那是鲁莽,武松精明,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从后门杀入。静悄悄的摸到都监府后花园,后花园外面连接马院,古人深宅大院,屋宇连云,一般的有七进九进,马院已经临街,都监府后门是偏僻所在,绝少行人。

【武松就在马院边伏着。】

伏低身体等,耐得住寂寞。

【听得那后槽却在衙里,未曾出来。】

贴着马院木门仔细听里面动静,静悄悄的,里面没有人。

【正看之间,只见呀地角门开,后槽提着个灯笼出来,里面便关了角门。】

从门缝中间一条线偷看。

后槽负责养马,住在马院,提灯笼是天黑了,后花园大门已经关闭,角门在墙角,一般的给丫鬟仆人进出方便,后花园大门距离角门最少几百米,古人院落大,到时间关闭大门,留着角门方便行事。马院在花园墙外,后槽住在马院里,马院里另有小房子给后槽住,马院门外就是大街,武松只能先进马院,穿过角门,才能进入张都监后花园,围墙是上不去的,大门是进不去的。

【武松却躲在黑影里,听那更鼓时,早打一更四点。】

武松等着,听着更鼓,算时间。

【那后槽上了草料,挂起灯笼,铺开被卧,脱了衣裳,上床便睡。】

因为距离远,武松就等着后槽做事情,有耐心。

【武松却来门边,挨那门响】

想办法把他引到门边,用一个挨字,是武松精细,挨是只让门里人听到,(不是大力砸门,那样会让临居听到),再者门口狭小,引马槽到门口方便控制。

【后槽喝道:“老爷方才睡,你要偷我衣裳,也早些里。”】

养马人嚣张,大声喝问,说什么“老爷”“偷衣服”?武松最恨别人说他“偷衣服”!自称“老爷”?张都监啊!

一场大杀之前的小幽默,文笔曲折,后槽已经睡下,屋子里面没有值钱东西,也不怕贼偷,以为有人故意捣蛋,喝问一声。

【武松把朴刀倚在门边,却制出腰刀在手里。又呀呀地推门。】

见他说话了,有反应,武松警觉,依朴刀,不发声音,制出腰刀在手,已经准备杀人,又呀呀地推门,手上加了一点点力,反正你不起来应门不行!武松不硬闯进屋子里,而是把后槽引到门口。一则是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这样可以在最短时间靠近后槽。二则是门口通常是狭窄空间不能乱跑,把后槽引到此处方便迅速控制住他。

【那后槽那里忍得住,】

武松不说话,就是呀呀推门,薅恼他。

【便从床上赤条条地跳将起来,拿了搅草棍,拔了拴,却待开门,】

脱了衣服准备睡觉,没奈何起来,拿着搅草棍是生气,也是防备。

【被武松就势推开去,抢入来把这后槽匹头揪住。】

门半开不开,武松就势推开,辟头揪住。

【却待要叫,灯影下见明晃晃地一把刀在手里,先自惊得八分软了。口里只叫得一声:“饶命!”】

后槽魂飞魄散。

【武松道:“你认得我么?”】

武松精明,八月十五早记得后槽有参与。武松诈他!

【后槽听得声音,方才知是武松,便叫道:“哥哥,不干我事。你饶了我罢。”】

果然后槽紧张下吐真言。叫‘哥哥’,却不是叫‘好汉饶命。’从他说话推导:一看见武松腰刀,就知道武松来报仇的,说明他什么都知道,深度参与。


【武松道:“你只实说,张都监如今在那里?”】

想套他话,自然腰刀放下了。

【后槽道:“今日和张团练、蒋门神他三个,吃了一日酒。如今兀自在鸳鸯楼上吃里。”】

后槽见武松态度缓和,赶紧交代。杀之前问的清楚:那三人在吃酒,武松在飞云浦就知道他们在鸳鸯楼吃酒,再问一遍仔细警慎。

【武松道:“这话是实么?”后槽道:“小人说谎,就害疔疮。”】

武松越发真诚,腰刀远离,心理安慰后槽,继续追问,确定信息。

【武松道:“恁地,却饶你不得。”手起一刀,把这后槽杀了。】

得到准确位置,手起一刀杀人。

---还记得飞云浦武松问话蒋门神徒弟吗?最后也是(手起刀落,也把这人杀了),跟这里异曲同工。


【砍下头来,一脚踢过尸首。】

注意,一直到鸳鸯楼杀完那三人,全部是砍下头或割下头,这样才能确保人死不会发出任何声音,如果用扑刀乱通一气,他倒地万一没死大声呼喊,武松不能冒这种险!一脚踢过尸首,把尸首隐藏起来。有人说武松不能不杀后槽吗?不能,那人认得武松,你怎么处理他都不好,只能杀了。

鸳鸯楼第一处杀人!

【武松把刀插入鞘里,就灯影下去腰时解下施恩送来的绵衣,将出来,脱了身上旧衣裳,把那两件新衣穿了,拴缚得紧辏。】

刀插入鞘,空出双手换衣服。为什么这个时候写他换新衣服,(他是不是想起喜欢衣服整洁的嫂嫂?)。这就是武松仔细处:要知道从飞云浦到现在,他还是一身囚服,杀了5个人血迹斑斑形象惹眼,如果不换衣服进去,人家远远的看见就会尖叫,不能冒险啊。换衣服进去,人家远远的看见,不会怀疑,等你靠近他看见他怀疑他时,以武松的本领,你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同时暗示:月光太明亮,血衣惹眼,必须换。

怪不得施恩给他两套衣服?!

这里换一套,孟州城外换一套,水浒细节忒精妙。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