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东风托付旧情怀(42)箫声

楼主:云中羽衣子小说连载 时间:2018-09-13 14:52:01


第八十一章   箫声
  

王母想到这儿,忙向重华道:“重儿,星河伤势到底如何?你不要瞒着娘,娘也想为这孩子出一份力,她我早已看作是我们的一家人。”

  重华感激的看向母亲,那双眼水气氤氲,隔了好半晌,他才似下了决心,轻轻叹道:“星河此前为救我的竭仙献出一半花瓣,原就重重伤了元气,她却又下了山,魔君璇玑和李天尊在昆仑山下的缠斗又将她的伤势耽误得更沉了些。却不料又再次遭逢毒手,这下手之人,这下手之人选择的丹丸竟是用纯火之晶所致,星河是花木之体,最最惧火,那些丹丸要是被她真的吃下去,恐怕当场便已爆体而亡。幸好毕方这鸟儿跟着星河已有一段时日,想是灵禽护主,冥冥中竟似有了感应,恰在危急时刻飞至,毕方是火之鸟,光明之鸟,最喜食的就是纯火之晶。它扇落的羽毛正是十倍于纯火之晶的真火,是以当场引爆了丹丸。”



他说到这里,又温柔的看了眼怀中的星河,又轻轻的叹了口气,才道:“若是旁的别人,这样的爆炸波及养上一养也就好了,偏偏火是木的克星,纯火之晶加上真火爆炸的威力,加之此前的损伤。星河这伤,怕是,怕是……”他顿了顿,住口不说,面上真真切切的带着重忧。

  

王母一听,大惊,忙道:“你,重儿你千万要救活这孩子,别说你,就连我,就连我也……”她顿了顿,又立即道:“你可有法子?”

  

重华垂目望住脚下遥遥的瑶池。只见那无尽的碧波,千里横塘,明月皎皎照在悠悠绿波间,如同浩荡的愁绪。

  

重华不说话,王母却已明白他的意思,惨然道:“竟连你也没有法子么?”

  

重华静默,半晌才暗哑道:“重儿无能,也只能暂时住到保住星河的命,此刻正用这碧水春波箫想为星河一点点拔除体内火毒,只可惜……”

  

王母黯然,想了一想又道:“你可需要什么宝贝灵药,昆仑山倾其所有,也要救一救星河。纵是天地奇珍,娘这没有,我四海八荒讨也要为你讨来。”

  

重华感激道:“重儿谢谢娘。”顿了一顿,他又象想起什么,急道:“娘现在第一要紧是去找父皇。我拦不住阿弟,他已只身去闯兜率宫了,李天尊虽不致怎么样他,暗亏怕是……”

  

他还没说完,王母已腾身飞向苍穹。重华举目看向遥天,轻轻一叹。

  

这才又将星河扶好,将那唤做碧水春波的紫玉箫放至唇边。

  

天风云露般箫声如丝如缕,渐渐弥漫开来,重新席卷天地,低沉悠远,浩浩荡荡,广阔无垠。

  

茫茫碧波间,一轮圆月高挂,箫声漫开来,一片飞云遮蔽,似是连明月都只觉梦断魂销,不忍再听。

  

九重增城上,宝蓝色与嫣红色忽而交缠忽而分离,只有万里烟波和那无休无止的箫声陪着他和她。






离恨天上

  

炎华猛然往那千尺高崖上直飞去,却飞了许久还是到不了那绝顶之巅,那山峰高得仿佛无休无止。他却是认准了一件事,绝不愿轻易放弃的人。

  

他有着百折不挠的决心,即使要在这飞上千年万年,他也要去找李天尊说道个清楚明白。果然是李天尊这老儿算计暗害星河的话,他绝不与他甘休,他要替二哥讨回公道。

  

剑光如匹练一般连连展开,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那叮咚而下的流水被剑光连连截断,飞珠溅玉。却溅不透炎华的衣衫。他的身前形成一片亮眼的光幕,无数的火从他的身体里熊熊燃烧,他的整个身体似已化为烈日,还在不停飞升!

  

李天尊突然叹道:“小神君竟不惜自燃,也要与老道见上一见么,老道便请你入兜率宫又何妨。只不知这么大的脾气,出事的是何人?”

  

炎华愤怒道:“你又何必惺惺作态,你明知星河是花木之体,却偏偏送来纯火之晶,她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怨?你非要置她于死地!”

  李天尊似是吃了一惊,沉默片刻又笑道:“小神君冤枉老道了,老道送去的万颗丹药本就是送与你增长功力,助你修炼的,小时候我还在昆仑山抱过你呢!老道又哪里会知道你们却拿去给星河吃!星河乃老道故人之女,几次三番老道不过是想她来做客玩耍一番,又怎么舍得害她。你快将星河带来兜率宫,老道自有办法救治。”

  

炎华大骂道:“你这老儿包藏祸心,装腔作势,现在却来做好人。小爷我绝不信你有这等好心!”

  

李天尊忽笑道:“小神君无礼!老道却不来怪你,你爱嫂子情切,老道也是能体谅深知的,不来和你计较。这就请上兜率宫吧”

  

说话间金光一闪,那被炎华剑光截断的流水又开始叮叮咚咚飞流而下。

  

炎华哼了一声,正要骂他胡说八道,一个威严的声音忽然响起:“炎儿,天尊所说爱嫂子是怎么回事?难道你小小年纪,竟罔顾人伦,爱慕你嫂子?宓妃她可知情?你又如何对的起你大哥?”

  

已翻上绝顶的炎华一听这声音,立即翻了下来,跪伏在一人面前,重重磕了个头道:“父皇,那老头儿是在胡说八道,休要信他。”

  

来的正是天帝,他皱眉看了炎华半晌,却似是碍于李天尊就在左近,不便家丑外扬。重重哼道:“没规矩,怎能对天尊无礼!还不快起来跟朕回紫薇宫,朕要好好审你!”

  

李天尊却奇异的没有出声。

  

炎华却不依道:“父皇,不能走,星河现被这老……李天尊害得九死一生,快要没命了,他既说有法子,父皇就该命他去昆仑山好好救治才是。”

  

天帝面色更冷,凝目道:“这么说来,天尊指责的你爱上嫂子说的竟是星河这姑娘?”

  

他顿了顿,重重哼道:“星河这小小姑娘,怎么如此不守规矩,重华待她已算一片至诚,又惹上个魔君璇玑,怎地这当儿却又勾引了你?你可是重华的兄弟啊!这姑娘娶不得了!”








第八十二章  帝君与天尊

  

炎华急道:“那都是李天尊胡说八道,父皇不要冤枉了星河。何况即使,即使真的孩儿有什么不该的想法,那也是孩儿的问题,和星河无关,她根本不知。”

  

那天帝神色更冷,正待说什么话。遥遥的的龙吟凤鸣声不绝,有天将高声报道:“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驾到。”“上圣白玉龟台九灵太真无极圣母瑶池大圣西王金母驾到。”

  

炎华一怔,愕然的看向和他正说着话的天帝处,那天帝却又象之前幻出的星河一样,不见了。

  

炎华心中恼怒,重重的刚哼了一声,李天尊已飘飘举举从千尺青崖上飞了下来,跟在他身边的是四个新的小道童。

  

四个小道童一齐跪伏在地,高声道:“恭迎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弥罗至真玉皇上帝,恭迎上圣白玉龟台九灵太真无极圣母瑶池大圣西王金母。陛下金安,娘娘金安。”

  

李天尊也含笑稽首道:“恭迎陛下,娘娘,愿陛下娘娘万福金安。”

   

遥天鸾凤声,丹鹤声一时齐鸣。天风瑟瑟中,只听数声其清入云的沧海龙吟将天地都威慑的分外肃穆祥和。一阵异香扑鼻而来,青空中飘下万朵桃花,无数的銮轿簇拥着中央高高的六条龙所拉的六龙车从遥天落到青崖下。那青崖的叮咚泉水和驰骋群峰忽然全都没了,空旷的玉台上满是云拦玉槛。数不清的仙子仙娥相对而来。六龙车垂着重帷,四围都系着奇珍异宝,照亮两个人影。还没看见人,已觉得说不出的威严庄重,让人不得不收敛了起了敬畏之心。

  

内中一人最是性急,一手撩了帷幕一跨步便踏在厚厚的桃花花瓣上,另一人随着她起身,反而当先站在了前头。来的正是天帝王母。

  

天帝笑道:“李卿平身,何必多礼。”

  

王母却冷然道:“刚刚仿佛听见天尊这里,炎儿叫什么人父皇。”

  

李天尊含笑道:“娘娘千万莫要误会,老道这里是欲界第四天离恨天,无论人神魔只要有了欲望,便容易心生幻象。小神君心中或有烦难,老道这里不过是人心之镜罢了。陛下和娘娘莫见怪。”

  

王母还待说话,天帝却已悄悄伸出只手牵住她的手,轻轻在她手心里一捏。她便不再出声。

  

天帝笑道:“天尊说哪里话,舜华兄弟不成器,原须天尊多多教他们,炎儿最是耿直火爆,有失礼处,天尊看朕的面上,莫与他计较才好。”

  

李天尊忙行礼道:“老道惶恐,陛下亲来离恨天,兜率宫蓬荜生辉,小神君又是老道看着长大的,在昆仑山我还抱过襁褓中的他呢,最是天资聪慧,龙章凤姿,又哪里会有失礼之处。”

  

天帝笑道:“他小人儿尽会淘气,也是天尊大肚能容,才这样纵着他,朕此来一是为着恐他得罪天尊,再来则是王母的玉山昆仑,朕的孩儿病了,命在旦夕,不能移动,想劳天尊的大驾,随咱们去昆仑山看上一看。”


 

李天尊笑道:“帝君看重,何幸如之,只老道的微末法力原就不在帝君眼里,千里迢迢随帝君去,倘若一时失手,老道自个丢个老大的人倒没什么,只炎华神君就不能和老道甘休。”

  

天帝目注李天尊,微微一笑,转头道:“炎儿快来跟天尊行礼赔不是儿,他老人家这是被你的淘气给气到啦。天尊赠你万颗灵丹你不好好感谢,倒来这离恨天来胡缠。”

  

炎华原心急起火,想说他怎么能去,就是这老头儿害的星河,他这一去星河原本有一成的救,现在可连一丝都没有啦。却看天帝笑吟吟看住他,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又想及自己抱出星河,那张被炸的一脸焦黑的脸,毫无生气的她,心里不由软了。

  

从来不愿认输的他也恭恭敬敬跪下来就要磕头陪不是,却被一股真力虚扶着,磕不下去。若是舜华必然也就乘势不磕了,若是重华必然换一种更恭谨的方式执礼。他却一昂脖子,使命的非要磕这个头。

  

李天尊的假笑僵在脸上,也不知那股放出去市恩的真力该放该收。天帝淡淡一笑,袍袖一挥,飞出个黑黝黝的物事。

  

李天尊乘机收手接了,炎华重重磕个响头道:“炎华年幼,得罪了天尊,炎华在这里给天尊陪不是了。”

  

李天尊不置可否,看了眼手中的物事才忙道:“小神君说哪里话,我妹妹是帝君侧妃,算起来你还该叫我声舅舅,怎的如此见外。”

  

这话一出,不止炎华眼中厌恶之色更浓,连王母也几乎站立不稳,下意识的看了眼身侧的帝君,她的手想从他掌中抽出,却被握的更紧。

  

天帝笑道:“天尊这就请罢,重华和星河还在昆仑山等着咱们救命呢。”

  

李天尊想了想,忽然笑道:“陛下有命,敢不从之。”

  

只招招手,青崖之巅飞下一座云床,他笑着稽首道:“陛下先请。”

  

天帝一笑,牵着王母的手欲上六龙车。王母却向炎华招手道:“炎儿你来和娘一起坐。”

  

炎华刚过去便被王母搂着,母子两一起坐上离六龙车最近的銮轿。天帝面上神色不动,端然高坐六龙车,看不出喜怒。心里却是轻轻一声叹息。

  

连炎华舅舅这样的名分华儿都如鲠在喉,他和王母的路要走还长着呢 。

  

六声沧海龙吟,桃花满天飞舞,鸾凤相对而出,白鹤齐鸣,一行人浩浩荡荡飞了上天,四个小童抬着李天尊的云床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华丽丽的分割线———


亲爱的大家,喜欢的请多多支持,关注转发,爱你们。


(点击全文阅读看到更多更全)



东风托付旧情怀:一个初涉世界的少女闯入未知天地的故事。


史上最虐超颜值男神:三生三世之天界神妃


梦断星河都不忆,灵鹊纷飞,惆怅人间客。明月春风犹在侧,与君心事各相隔


风尽繁花都不惜,花谢花开,每共青春掷。十载流光心上赤,一宵弹指东方白



(长按关注,扫码关注)


红楼梦,我从九岁开始喜欢的一部书,这里是一群红迷的世界,是永远芬芳不朽的文学之乐土。

散文天下,散文爱好者的乐园,不分名家与草根,只认文字。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