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CIC·投票】不肯忘却古人诗,何妨流连来者梦(第一期)

楼主:文化产业俱乐部 时间:2018-08-16 08:19:03

     我们曾透过谁的眼睛看月亮

     我们曾借着谁的词句念家乡

      心里那个从不曾远去的身影

     如今被自己的笔描摹


前人的诗

如今变作我们的诗

你能否读出

其中的预言


在大家高涨的热情中

古诗词创意大赛终于迎来了决赛

我们精心评选出的16份作品

分为两期展示

下面小编就带大家欣赏一下


古诗词创意大赛微小说第一期投票


一号选手 丁向南 


莫问奴归处


花繁如霞,是哪般春风;蜂蝶成群,何处觅得清净。


奈何世人皆以我为风流而生,慕名之客,几人听懂琴声幽怨?天意弄人,自伤于衷,这命数注定。


牢狱之外,再见你丰姿柳骨,青衣点墨。我知道,你贵为太守,怎能承受与青楼女子有伤风化之罪名。你问我是否招认,我摇头,你开怀大笑,望着你的脸庞,召我陪酒之时,你笑得也是如此开心。那日琴音若水,梦绕巫山十二层;与君赋诗,静看庭前杏梨花。你的怀抱那样温柔,你的眼神那般迷情。从此我便开始做梦,一个绮丽的梦,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梦。


牢狱之中,我缩在墙角瑟瑟发抖,我知道你一定会来,又不希望你会来,我这般凌乱,还是不见为好。几片雪花飘进来,我紧了紧衣襟,没有力气去管嘴角被冻住的血迹。


青楼之内,纸醉金迷,歌舞升平。我只挂一帘,只弹一曲,不愿强颜欢笑,碧梧初出,桂花才吐,桃红酒绿当是别人的热闹。敢问大人可否与奴婢稍坐,论一论这红尘,笑一笑这众生。


我本为贱妓,不应求大人怜悯,更不敢奢大人喜爱,我终究还是要离开,也不必考虑怎么去生活,多年脂粉,我已经疲惫,大梦数载,亦是该醒之时。今日一别,若能脱去贱籍,再世为人,还望大人不要问卑奴去处,当是海阔天空去,不扰红尘,不记往事。


原诗


卜算子

                         严蕊

不是爱风尘,被前缘误。

花落花开自有时,总赖东君主。

去也终须去,住也如何住!

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


二号选手  黄诗萌


多情扮作无情演

 

又一年冬至,你,还记得,我么?


小霾是个戏子,在一个冬至,遇见了来听她戏的书生,那一眼如一世,书生就再也没能走出她的台本。


简单的折子戏,披上凤冠霞衣,涂上浓墨油彩,大红的幔布慢慢扯开,小霾迈着轻快的步子来到台间。轻抬眸间,一身素净的书生映入眼帘,仿若她戏折中的柳梦海,她微一晃神,险些踏错步子,待她理好情绪,再抬头,书生却已然离开。小霾微有些失落,定了定神随后开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台下一片叫好声,但小霾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点头致意,只是愣怔的看着书生离开的方向,仔细的咀嚼着这句戏文,只觉满心苦涩

幕后,小霾对着铜镜,褪去艳衣油彩,长调短叹一场落幕各自分散,哪个爱我真容颜?那趟鼓声还未满,也许是我扰了你的一晌清梦,在本不属于我的台本中唱了一角。


又过了惊蛰,小霾整日学那书生执笔,可描姓画名难,脑海中满是初见的那一幕。年岁过,梦里有雾看不破。


怪我情痴,将本虚无的戏折子看做了人生,怪我缠绵,分不清戏里戏外。


曲终人散台空空,只留一人品惆怅,


情何以堪,人何以待,


恨只恨独爱台上当花旦,只留此生戏一场。


情不知所起,偏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一曲终了,大红幔布终于闭上了这出折子戏……


原诗


牡丹亭

                                汤显祖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则为你如花美眷, 似水流年。


三号选手 李鹏


再经胡城县


入春已有月余,天地还是一片肃杀景象。云厚厚地一层层被冻在天上,偶有几个行人的街上显得很空旷。酒肆里,老翁靠着柜台静坐着,还远远地没有等来杏花消息,旁边一个一身青袍满面风尘的书生自斟自饮。突然,一阵鸣锣打破了沉寂的空气,紧接着是鼓乐声、鞭炮声。


“哼”书生冷笑一声,“老丈,什么事若许排场?”


“新县令到任。”


“哦?”书生想起了去年经过这里的“奇遇”:


刚中进士还没来得及授官就听说黄巢要打过来了,这位新科进士无奈匆匆南下避难。路经胡城县过一小桥时,被桥头一个官差拦住示意交钱,书生不解,差人只得解释:“官府修桥耗银,要征过桥税三文”。


“岂有此理!”


“方圆五里无桥,想过河,游过去!”


“我乃新科进士杜荀鹤,要见你家本官。”


差人上下打量了他两眼说:“老爷下去查访了,你过去吧。”书生摇摇头,过桥去了,回头看到一个老妪习惯地掏出三个铜板……


书生想着想着苦笑一声,轻叹道“生民之幸”。


“老丈,上任县令去哪了?”


“本县赋税丰阜,升了刺史”


原诗


 再经胡城县

                                  杜荀鹤

去岁曾经此县城,县民无口不冤声。

今来县宰加朱绂,便是生灵血染成。


四号选手 叶子豪


蓑衣·布衣


十一月三十。小寒,忌出行。


江岸,小阁。


微雨初停,夜深,衾冷。


天地黑暗,不远处的传来几声鸦鸣,随着传来了苍老又沉浑的歌声:“何时收拾点篙身,落魄江湖几介人。拟作兰舟风竞渡,谁教野陌不沾尘。”歌声渐飘渐远。有只木舟从黑暗中移出来,向江岸的移去。舟上是一名披着蓑衣的人,不见其面容。一双苍老又干净有力得双手,握着一支竹竿,一支因长期浸泡在水中而泛黄的竹竿。点篙的人一伸一合之后,那木舟便停在了岸边,黑暗中的微微的烛火。


“来了?”小阁中传来一声沉稳的声音。


“来了。”点篙的人脱去他的蓑衣,微微颔首回答。


进门,一位中年布衣摆着棋局,干净的布衫,醇香的酒,“这酒是好酒”。


“二十多年前的杏花酒,是好酒。”


“二十多年前,唉,当时这儿不止你我。”


“不止。”


“当时你劝过我们,就是你刚刚唱的曲子。”


“是。”


“当时我没听。”


“现在呢?”


“现在……”布衣从衫中取出一支铁笛,抚摸许久又放回,唱到,“惯听风雨洗蓑身,雨后举头星与辰。今朝烟渚扁舟子,明日江湖掌舵人。”唱罢,起身,出门。


夜更深,衾更冷,人踪已杳。


老者看着棋局,叹道:“客散江亭雨未收,可怜同听不知愁。世间安得双全法,你既无心我便休。”歌声渐飘渐远。


原诗


  临江仙

                                      陈与义 

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五号选手 殷闻杰


夜雨寄北


“孔明,这次北伐已半年有余,归期定否?我和果儿怪想你。”


黄月英无奈的哀叹一声,这是她三月前写的一封信,却迟迟没有寄出,因为这蜀汉人人都知道,诸葛亮办事先公后私,可是,这公事却永远不会结束。自从先帝驾崩,上至国家战略,下至百姓民生,事无巨细全都压在了他身上,而他也事必躬亲,总是不吃不喝不睡连着几天处理事务,哪有时间去想妻女呢。


看着窗外绵绵秋雨,黄月英回想起青春时光:那时的孔明风采绝伦,谈笑风生,与自己恩恩爱爱,可如今却连见一面也难。她想抱怨,可想起孔明日渐消瘦的身体,又怎么忍心再责备他、再让他牵挂呢?这已是他第六次北伐了,出发之前身体已经濒临崩溃,谁知道这次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黄月英想到了新婚之夜,她笑了,那是多么美好的回忆,只怕永远回不去了,只希望来生能和他再相见,但他不再是那个蜀汉丞相诸葛亮。


“夫人,老爷来信。”黄月英恍惚了一下,有些惊讶,赶忙拿来看:


“北伐待续,归期未定。一切安好,切勿牵挂。”


“真是一心为国啊,也罢,总算是想到我了。”黄月英痴迷地看着这封信,出了神,孔明的字竟有些陌生,不再如从前那般苍劲有力了。


远处,一骑飞驰惊动了黑夜,他身上揣着的,是八百里加急发往成都的丞相丧报。


原诗


夜雨寄北

                                   李商隐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六号选手 张爱一


春游


袁世凯总统府,忘忧草的淡香和满树粉白的梨花。


袁大公子克定欣慰地看着嬉笑的弟妹。


二公子克文手里捧着三妹最爱的五香蚕豆。


三小姐叔祯笑靥如花。


年华正茂,春光正好。

 

“头条:袁世凯二公子明确反对其父称帝”


数十份报纸被洋洋洒洒地抛出,在风中和纷乱的雨点凄然碰撞。


克定带着苍凉的笑,看着克文上了汽车远走津门。


克定要做太子,他担心二弟会夺走他的位子。


他要杀了克文。


叔祯看着兄弟阋墙,手足决裂,父亲倒行逆施,天怒人怨。

 

护国军起兵讨伐,五省联合通电反对帝制。


她相信二哥是对的。


中南海上空流星陨落,袁家家破人亡,兄妹动如参商。

 

又一个春夜,那个风流不做帝王子的传奇谢世异乡。


青帮子弟系着白布,圆片墨镜下一张张阴翳的脸,簇拥着那口棺。


缀白黄花的黑色美式汽车幽幽地开过肃杀的街。


长街十里,万人空巷。


袁克定也出现了。


叔祯恨克定把二哥逼上了绝路。


今天,她要亲自了结这一切。


“二弟,对不起。”


那个颀长俊朗的身影在克文灵前跪了下去。


他纷飞的泪像烙铁,灼烧着冰凉的伤痕累累的心。


叔祯的手颤抖了,枪落地。


袁淑贞祭奠着五香蚕豆的味道。

 

又一个春天,她恍恍惚惚地摇着花枝,摇落一树繁花和年光。


现在铁一号的梨花应是开了吧。


劫波已渡尽,恩仇已笑泯。


原诗


春游 

                             王勃

客念纷无极,春泪倍成行。

今朝花树下,不觉恋年光。




古诗词创意大赛摄影作品投票


一号组合

邵卫芳 常心怡


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


月如钩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二号选手

周汉章


登新平楼


去国登兹楼,怀归伤暮秋。


天长落日远,水净寒波流。


秦云起岭树,胡雁飞沙洲。


苍苍几万里,目极令人愁。


看完这些作品

你是否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心头爱呢

此次的投票截止到12月15日24点哦

快快行动起来

为你喜欢的选手投票吧!




编辑 | 吴世莲


【CIC·原创】别光顾着对美食流口水,人家可是有背景的

【CIC·热点】《国家宝藏》豆瓣高分9.5!又一部大师级神作刷爆B站

【CIC·福利】有人在双十二继续剁手,有人却成为人生赢家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