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我爱过一个人

楼主:妖娆的野百合 时间:2021-04-07 16:06:02



阳光如细碎的金子,斜斜的洒在湖面上,正午刚过,我看到隔壁的阿湖又急匆匆出去了。爷爷说阿湖是只野狐,要我疏远她,怕她带坏我。没错,我也是狐族。但是,爷爷说我们和远古的涂山氏是一脉,是狐族中的贵族。

一桌,一椅,再有几架书,书房的墙上还挂着唐人陆游的“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的字,狐狸中的贵族也要熟读人类的书籍,也要博古通今,这是爷爷对我的要求。

“呆子,还读书哪?”不知不觉夕阳西斜,阿湖满面春风的归来,隔着窗子朝我打招呼。

“要不然还怎样?”我放下手里的书,叹气,又叹气。

“人间有很多好玩的东西,你却整天呆坐在屋里,真真无趣。”阿湖摇头。

“人间什么最好玩?”我好奇的问阿湖。

“那就多了,比如男人。”阿湖狐媚的一笑,没待我追问,就烟视媚行的走进隔壁她的家里了。

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爷爷突然回家了。其实他早修炼成仙,在仙界司职。

没待我说话,爷爷拉起我一跃升空,没片刻就飞入一所大宅邸里。之后穿堂度室,左折右转的进入一间书房。“天界今天派雷公电母铲除世间一些精变,你只有躲藏在的贵人袍子底下,才会免于灭顶之灾。”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爷爷就把我顺势一推,不偏不倚正好把我推入一个人的袍子底下。

也就是一瞬间,一声接一声的巨雷在这所宅邸上空炸响,如山崩地裂,整栋宅子都被震得颤动不已。我惴惴不安,心惊肉跳,吓得一动不敢动。

这种惊吓持续了很久很久,直到我被一双温厚的大手抱起。

“你这小东西是什么时候躲进来的?”一个低沉婉扬的声音传入耳朵。我战栗、惊慌到不敢抬头。

雷雨过后,已是黄昏十分。爷爷早就回归仙界,他走时叮嘱我不要离开这所宅子,雷雨天气还要跟定那位贵人,危险在一年内还不能解除。

于是,我在这所宅子的书房里住了下来。日子也不寂寞,屋里有无尽的书可读。

那位贵人,时来时不来,而我总能在他到来时轻巧的避开。

要不是再遇到阿湖,我可能在这里隐居一年就会回山中的故乡了。

我们狐界要修成能幻化成人是需要些机缘和悟性的,我的功力只有二十年,爷爷说以我的悟性还要修炼五十年才会幻化成人。而阿湖和我年龄相当,却很早就能幻化成人了。爷爷说阿湖是靠害人缩短修炼时间的,而我们不能害人。

那晚,我从书房出来,正好遇到幻化成人的阿湖,看到我她颇有些意外。

“你怎么也在这里”阿湖问。

“爷爷让我来这里避难。那么,你哪?”

“我是为这里的男人而来。”阿湖青色的衣衫里裹着一个玲珑有致的女人妖娆身躯。“我要诱惑他并消遣他。”

“哪里的男人?”我刚询问,阿湖就急急的用手掩住我的口,拉我躲到书橱后面,这时,屋外已传来脚步声。

是那位贵人。竟从没好好打量过他,他的眉毛是书中描述的那种剑眉,眼睛明亮似朗星,虽怒时而若笑,即嗔视而有情。他穿着半旧的浅色素绫长袍,可依然掩不住他的体型英拔,丰姿潇洒。

在那位贵人夜读时,阿湖就跑过去对贵人极尽魅惑。

“公子,寂寂长夜,独守书斋,不如跟奴家恩爱缱绻片刻。”阿湖的声音娇俏缠柔若宛转莺啼,边说还边把嘴凑到贵人的脖子上轻轻呵气。

“姑娘深夜来访,料也不是出自良家,请自重。”贵人面无表情的呵斥阿湖。

“先不论什么良家?我只认你是良人。”阿湖又把那副很妖娆的少女身躯贴在贵人身上,看的我不胜羞赧。

“请出去。”贵人把手中的书甩在案上,拉开门呼唤小厮。

阿湖无地自容的跑开了。我躲在书橱后面,灯光下,贵人的目光深不可测。

“夜深出入他人私宅如入无人之境,非鬼即妖。”他自语了一句,真真通透的无法蒙蔽。

之后三个月,阿湖又来过多次,但终没有达到其诱惑消遣贵人的目的。

“男人不坏,我就无从下手害他。”阿湖恨得咬牙切齿。

看着阿湖气急败坏的神态,有个念头突在我心里闪动,仿佛湖里的涟漪,还一波一波的在心中扩大。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僴兮,赫兮晅兮,终不可谖兮……”某日,我坐在他惯常坐的椅子上,翻看《诗经》里的这首赞颂美男子的诗。

猝不及防,他走进来了。我放下书,躲闪不及,或者我根本也没想躲闪。

“咦,一只会看书的小狐。只是你真的看得懂吗?”他的神色里带着讶异和嘲弄。我低眉作微笑状。

“我想起来了,你是那天藏在我袍子里的那只小狐。”他伸出手抚弄了一下我的头。“你的眼睛好旖旎。”他又俯下头注视着我的眼,“明眸善睐, 顾盼生辉,像个妩媚女子。”

女子!我何尝不想成为一位女子?我蹙眉。

书房窗外有几杆竹子迎风摇曳,像极了我的心事。

“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欲问行人去那边?

眉眼盈盈处。”贵人拿起笔在纸上写下这两句。“赠你表字盈盈可好?”我含笑额首。

“绿衣捧砚催题卷,红袖添香伴读书”这对我来说真也不难。

每天,贵人都会在我身上发现新的惊喜。

他疲累、烦恼时,与他射覆、斗草、下棋、作画我无一不精通。

他一举手一抬足,一嗔,一怒我即刻就明白他的所思所想。

“我们这样的人家,外边人看着风光无限,实则有很多不为人知的苦恼。大家族里的纷争,一言难尽,反到不如小门小户之家安宁、和睦。”他对我感概。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适时的和他嬉戏,适时的听他倾诉。日久,竟然互相生出难舍难离的情愫。

“盈盈,陪我用餐。”

“盈盈,一起喝茶。”

“盈盈,来看看我今天得的这幅画如何?”

“盈盈,这本书是孤本。”

“盈盈,盈盈……”须臾见不到我,整个宅邸都响彻着他唤我的声音。

有时,我会淘气,故意躲起来几天,他便失魂落魄,茶饭不思。等我突然出现,他就扑上来紧紧搂住我,像搂着一件稀世珍宝。

“盈盈,盈盈。”他把我的脸贴到他的胸前,我听着他急促的心跳声,“你要是位女子该有多好!”

 

“是啊,我也想成为女儿身和你做一对神仙眷属相伴天荒地老。”我仰面看他,心里默念。

贵人的好友赵知秋是位侠客,经常来找贵人切磋武艺。某日,两人在后花园练习骑射,我恰好也来寻贵人。赵知秋看到我,不由分说,搭箭就射。电光石火之间贵人死命扑上去,利箭正中贵人腹部。

于是,整个宅邸乱成了一团,所幸贵人伤的并不严重。可他依然决绝的和赵知秋断了往来。

“你这小东西,全是为了你,害我挡了一箭。”在病榻上,他脸色苍白,神情虚弱,但看到我依然眉开眼笑。我呜咽着用头轻蹭他的面颊。“很多人对你是充满恶意的,以后切莫离开我半步了。”他轻声在我耳边低语。

两次再生之恩,绻绮的念头在我心头日愈深刻。

贵人待我也真的好,食必精,脍必细,笙歌园里,锦绣丛中。人世间的荣华突如其来的让我一朝看尽、享尽。甚至会客时也不顾及旁人惊诧的目光把我带在身边。

“它叫盈盈,灵透的很,能看懂经史,能善解人意。”贵人给客人介绍我。

听着他赞我的话,看着他氤氲含情的神色,我似乎听到桃花在枝头绽放的声音。啊,那正是个融融春日哪。

终于起风了。

 外面渐有一些流言蜚语传进来;钟鸣鼎食之家的贵公子年过而立还不娶妻,原来是被狐妖所祸。日日和妖孽朝夕相伴,日久定会招来灾祸……
贵人不受流言所惑,待我如常。而我心里却多了一根隐秘的刺,夜深人静时会扎的我隐隐作痛。

爷爷来看我了,见我形销骨立。“傻孩子,自古人狐殊途不得同归。人类,和咱们不一样,他们不是总一个心眼待世界,他们的面孔善恶阴阳不定,人性也最是反复无常,趁着还没满盘皆输,快快跟爷爷上山修炼去吧。”

“可是我舍不得。”我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人类的人生最是讲究的功名利禄,咱们狐狸讲究的是成精成仙,你现在功力尚浅,连个人身都没修成,贵人的命数以后是要享受大利禄的,人家功成名遂后,总不能身边携带着你这个异类啊。”爷爷苦口婆心。

“请爷爷助我修成人身。”我以头触地。

爷爷沉默。

“阿湖那只野狐,为害人间,为获得男人阳气,早就几条人命在身,人仙为此共愤之。”爷爷沉吟,“五月初五,我的道友道远法师正谋划来收阿湖。到时候爷爷助你吸尽阿湖毕生的元气,那时你就轻易修成人形了。”

“那阿湖哪?”

“神形皆散,也是她自作自受。”爷爷面色凛然。

五月初五,夜。

爷爷带我伏在一所私宅的墙角。少顷,看到阿湖花红柳绿袅袅婷婷的走来,她一双乌黑的眼眸在月光下若隐若现,白皙的脸庞上带着勾魂摄魄的迷人神情。我怔怔的呆住了,如此,活色生香的一个同类,今晚就要香消玉殒!

阿湖没有察觉到丝毫危险,依然如以往般恣意的穿堂入室。

爷爷的道友道远法师,已经悄悄的在院中布起了乩坛。

“天清地灵,兵随印转,将逐令行,弟子道远奉茅山祖师敕令,拜请四大天王,急调天兵天将,火速前往燕地赵府捉拿狐妖,速速领令,火速奉行,茅山祖师敕令。”道远法师念动咒语,举桃木剑烧化符咒,一气呵成。与此同时,天空飞沙走石,狂风大作。紧接着一声惨烈的尖叫划破长夜。阿湖从一间内室里踉踉跄跄的爬滚出来。她,被打回了原形,蜷伏在地上瑟缩成小小的一团。道远法师拿出随身的葫芦欲要把阿湖装进去。

爷爷此时拉着我奔过去。“道远师弟,请把这只野狐的元气留给我的孙女。”

“好说,好说。”道远看清爷爷的面容后,立刻含笑住手。

爷爷一把把我推到阿湖身旁,“快吸她的元气。”威严的催促我。

我张开嘴巴,眼神正好对上阿湖虽快要沉溺却仍在挣扎的眼神。

“相煎何太急,以一个同类的生命换取我的幸福,怎么可以?”良久,我没有动,却泪流满面。“爷爷,饶恕阿湖吧。如果人类中没有那些放荡无度的好色之徒,阿湖又怎么会有机会害他们?如果我们同类先开始相残,那以后我们也将有面临灭种之灾的危险。”

爷爷听了我一番话,沉吟了很久,然后坚定的一字一顿的对我说:“一缘起,一缘必灭。”

我五脏俱焚。

阿湖被救赎了,我也要离开贵人了。离开之前,我决定好好和贵人喝一场酒。

酒盛在碧玉斝中,还有玉盘珍馐,如此奢华的人世间,我只能作短暂停留。一杯一杯的酒喝下去,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一个人,曾经给予我那么多珍爱和呵护。这个人,就在我眼前,他长身玉立,美如冠玉。他温存和蔼,丰神秀逸。但,终究不是我同类。放下吧,放下吧,缘起缘灭,终是一指流沙。喝吧,喝吧,喝到“醉起步溪月,鸟还人亦稀”,喝到“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喝到“与尔同消万古愁”。

贵人终于喝的醉倒在案几前,我伸出手指,缓缓沿着他眉眼的轮廓摩挲下来,鼻子,嘴巴,当摩挲到他耳朵时,眼泪忍不住磅礴而下……

一桌,一椅,再有几架书,书房的墙上还挂着唐人陆游的“万卷古今消永日,一窗昏晓送流年”的字,我回到了山上的故乡,阿湖做了我的侍读陪我修炼。

偶尔,会有个非常清晰的男人的影子在我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又转瞬不见,我知道,他还在我心里 。和他在一起的那段时光,也是我这生最美好的一段时光,而那时,我有个名字叫--盈盈。

也许你还喜欢

勿仰视,勿鄙视,只平视

神棍之死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