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扯一尺柔情,与三月共枕!

喇嘛哥2018-08-09 17:18:23



每一年的三月,都会这般惆怅,不知道是因为冬天太过冗长,还是春天来的太过突然。会想起远方或者比远方更远的故乡。故乡不是地理意义上的故乡,它比乡愁还要渺茫,岁月依然清亮,只是往事越发难忘。


我一如从前,蠢蠢欲动,总觉得这个季节会发生点什么,除了这一股一股喷涌的思绪,太阳照常升起,月亮照样会暗淡。



一个人走在这清凉如水的夜里,总想给谁稍一句话:我真的安然无恙。可是还会流泪,还会傻乐,还会想起这些细细密密,不可成歌的短句,那么还能怎么飞扬和祭奠,只能趁着飞雪轻扬的日子,和未来道一声:你好。


扯一尺柔情,与三月共枕,这些边边角角的暖意和远去,留着温润那不远处的一波寒流的袭击。


我不会投降,也不会轻许诺言,冥冥中感觉未来的未来,你和我一样相遇在文字的中间,等着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就好!





无聊

 

发誓

再不看手机

看!就是王八蛋

 

要不

看一看吧

看哪个王八蛋

没我

也会有淡淡的忧伤

 

既然看了 

那么就看到恶心、想吐

谁还如我这般

怀着一个破罐子破摔

的怪物

 



 

中年

 

走丢了一群梦想,也不想寻找, 

隔一条街有艳舞,也懒得去瞧,

他们说初恋死了,我努力悲伤

却顺口秃噜出一个轻盈的哦字

 

梦一场接着一场

都是过去的自己和过不去的思念

大雪封路却近乡情怯

恍若流水的从前

也只是一段残缺不全的过往


有一条路,再也不想返程

宁愿和随便一个路人看落日烟霞  
有一扇门,被岁月悄然关闭

那一院的梅花是否落地

还是已经荒草丛生 


再过7年,我就五十岁

不知道,

眼袋会不会比现在还长

头发会不会比现在还少

愤怒会不会还在

原谅会不会消隐

我!不!知!道!

 

 

 

 

体面

 

有钱

买一面镜子

总比

尿一道

照出的自己

更体面一点



 

女儿

 

女儿撅着小嘴

自言自语

如果

妈妈在

一定哄我睡觉

 

我扔过一条棉毯

她说太热

我扔过一条凉被

她说太冷

 

我索性不再理她

一会

我看见她卷缩在那里

安静的睡去

盖着一张餐巾纸

吊着一点清泪


 



三月

 

我写下三月
写下温暖,芳草萋萋
踩着积雪,哈着热气
三月,冬天不认

春天不要
只有穿着秋裤才有一点暖意
回来的人又都离开

我是离开床头

又躺在床尾

一觉连着一觉

我笃定的认为

这个季节

我一定睡上了一场假觉!



 

草原

 

不是所有的草原都一望无际
比如我的故乡

它藏在我童年的边边角角

藏在一场冗长的告别

一首长调的尾音

 

它藏在黑虎的脚掌

一株草的四季

它藏在妈妈的怀里

咫尺的距离

 

妈妈走了

草原也就   没了



归人

 

我打冬天走过

哪怕大雪封路

寒冷当道

一颗心

柳絮纷飞,街道向晚

吱吱呀呀的柴门,落花正浓

来的人不是情深

就是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