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创意课 枕头上的三分之一人生

楼主:唐宁书店 时间:2018-12-05 17:39:10



文 | 鲁宁馨

伦敦大学硕士,优集品创始人





据说,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都睡眠中度过。那么,这三分之一的人生中,与人最亲密的物件,就是枕头。还有什么东西,会让你安安心心地夜夜伏在上面呢?


人为什么会发明枕头呢?这种特别的睡眠习惯,难以考辩,大约从原始社会开始,就出现了枕头的雏形。当时的人类“因丘陵掘穴而处”,睡觉的时候,就近随便拣一块石头、一根木头、一束柴草或者一张兽皮,把头部垫高,以便睡眠。据说古埃及人睡觉时常用的是石柱,这样把脖子撑了起来,虫子就爬不进自己的耳朵、嘴巴了。从“枕”的字形不难看出,从前最常用的枕头,是木质的。《说文解字》中说:“枕,卧所荐首者。从木。”河南信阳长台关曾发现一座战国楚墓,在出土的文物中,有一个古代竹枕。这是迄今为止考古发现的最早的古代枕物。这说明,早在春秋战国时期,人们便使用竹子制作枕头。


枕头,大约是历史最悠久的、与人最亲密的物件了。在时间的漫漫长河里,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自然规则里,人们习惯了将自己的睡眠安稳,交付于这个止于方寸的物件。


相传,枕头这个词,是三国曹操所创。一日,曹操在军营挑灯夜读,到三更十分犯困,书童便请其上传休息,而床上的几匣兵书一时没有地方存放,书童便将其摆放在床的一头。曹操疲惫异常,便也稀里糊涂地将头枕在木匣上睡着了。哪知曹操这一夜却睡得分外香甜,书童见状,便用软物依照木匣的形状制作了一种垫头用具献给曹操,曹操便将物件命名为“枕头”。枕头,便也就在千家万户中普及开来。



西汉 鎏金铜架玉枕


枕头的出现,说明了人们对生活品质的讲究。而枕头各式各样的形制,则表明了人们的审美追求。西汉时曾出现了漆枕和丝织枕,唐宋时期,则是瓷枕最为盛行,明清以后,还出现了藤枕、布枕、皮枕、玉枕。每一材质分类下,又有许多形状类别,可谓五花八门,琳琅满目。以瓷枕为例,就有长方、腰圆、云头、花瓣、椭圆、八方、银锭、卧女、鸡心、婴孩、伏虎、蛟龙等多种形状。枕面上,有的还描绘人物山水、鱼虫花草、飞禽走兽,或者题上诗词书法等内容,中国瓷器的发达,使这些枕头中出现了大量精美的艺术品。而在布枕上,古代闺中女子常会绣上精美的图案,如凤凰、鸳鸯、牡丹、蝙蝠等等,图案精美、构思巧妙、花样繁多,展示着古代女子的心灵手巧,令人赞叹不已。而现在日常所用枕头之简单普通,实在让人羡慕古人的风雅和精致。



定窑白釉孩儿枕


枕头是私人之物,更是是心灵梦境的安放之所。于个人来说,它就是最亲密的伴侣,在每一天的使用中,沾染了自己的所有气息。可以说,它是通往一个人身心灵魂的秘密通道。古时两情相悦、婚嫁迎娶,有“结发共枕席”的诗话。古时女子结婚,便会带上自己精心绣制的鸳鸯枕到夫家。两情相悦的恋人,也有赠鸳鸯枕来表达情思的。枕绣鸳鸯,意蕴同心同意,至死不渝。月上柳上头,人约黄昏后,《西厢记》里,红娘护送崔莺莺相会张生,手里就抱着一个鸳鸯枕。“鸳鸯枕,翡翠衾,羞答答不肯把头抬 · · · · · ·”千古名篇《洛神赋》,来自于曹植的爱情故事。他与风华绝代的甄氏互相爱慕,情投意合,但是悖于伦理道德,终未敢越雷池半步。结果甄氏相思成疾,抑郁而终。据《昭明文选》记载,曹丕将甄氏生前用过的玉缕金带枕送给了曹植,“植见之,不觉泣。”虽然人神殊途,但枕上仍有佳人留香,情思缱绻,浪漫至极。




从古到今,枕头的材质和形状,已经千变万化。但它始终是与人亲密,给人带来安稳感受的。枕头就像一个令人安心的伙伴,在疲惫劳累之时,给人最贴心的柔软。抱枕的出现,更拓展了枕头的功能,从单纯的辅助睡眠,到娱乐、装饰,人们对生活有着越来越多的要求。抱枕将枕头的某一功能细分出来,专注于在睡眠之外,让人感到舒适和美丽。




一个小小的抱枕,可以演变为风情万种的时尚装饰。当你感到孤单、恐惧或者心里空空的,那么抱一个抱枕,它将给你最需要的慰藉。它可以不再是传统的方方正正的模样,而是Marmiulous抱枕那样,像一只圆润饱满的肥猫,外形曲线的每一个弧度都是为了怀抱而设计。那是一种最接近拥抱的舒适感与踏实感,它还原了最忠实的温暖拥抱。它不再是睡觉的枕头,而是用来拥抱的枕头——它将成为你的另一个亲密伙伴,在睡眠之外的三分之二的人生中,无论心情阴晴,陪伴你的开心、失落还是放松、疲惫,面对它,你可以放下戒备,放下紧张,它以温暖的拥抱,带给你贴心的安慰,如安然入睡般的放松与舒适。



或许,人对于枕头的眷恋,就是对家的眷恋吧。











| 修心 | 创意 | 星际穿越 | 情色文学 |

| 爱读书会 | 宫崎骏 | 插画师 |

| 质数 | 杯子 | 公厕设计 |



点击右上角分享至朋友圈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长按二维码一键关注唐宁书店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