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悦读】只愿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暮与朝

楼主:乐品临沂 时间:2019-09-12 16:11:24



明丽的清晨,空气清冽,四周安静,凉风萧瑟拂过,玉兰树下,有一缕白在飘动,远处传来箜篌的声音。美好,柔婉。那是一个十六岁的温柔谦卑的女子,几千年来弹着箜篌等待着,在莺花烂漫的季节,在等待远方疾驰的奔马,运来一份思念的重量。玉兰大朵大朵粲然的白,挡住了绿叶的踪影,却遮不住那女子痴痴的等待。那一袭白衣的女子,你在等待谁?你,是否要等到玉兰凋零,碾作泥尘时,才肯收回那流传无限柔情的美目?


而我是谁?或许今夜的我就是几千年前,弹着箜篌倚门眺望的女子吧。我在佛前跪的五百年,只为换你回眸一笑。


多少个朝代过去了,玉兰花开,箜篌曲落,只留寂寞的相思飘荡在年岁发黄的气息里。多少个女子,在这温暖的春夜里叹息,何处,找寻那分古典的爱情。寻,从千年以前开始,脚步匆匆,不肯停留。也许玉指不再春葱般纤细水灵,也许轻柔的弥裳换成了干练的现代服装,而注视着爱情的眼睛,却始终不曾游弋。一曲相思,相思一曲,从远古,流传到今。

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这一朝暮,便是几千年。

“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或许,这女子便是如此。在开满玉兰的树下,曾有过多少次的离别,这离别是开在心底的零落了的玉兰花。

吴丝蜀桐制成精美的箜篌,奏出的乐声飘荡在晴朗的深秋。听到美妙的乐声,天空的白云凝聚,不再飘游;那湘娥把点点泪珠洒满斑竹,九天上素女也牵动满腔忧愁。这高妙的乐声从哪儿传出?那是李凭在国都把箜篌弹奏。像昆仑美玉碰击声声清脆,像凤凰那激昂嘹亮的歌喉;像芙蓉在露水中唏嘘饮泣,象兰花迎风开放笑语轻柔。”那是你么?那是你幽怨的呼唤么?


想梦回千年,去看看那个为爱痴等千年的呼唤,那为爱默默守候的温柔,去看看那用相思愁苦搭建的真诚爱恋。


想化作你手中的箜篌,在指尖轻轻拂过,为你唱歌,替你呼唤,只因不愿看到你凄婉落寞的眼神。

想走到你身旁,为你采下那缕玉兰白。“空灵之音漫天下”,好一个漫!漫出来的,还应有你的痴情,你的苦楚。


不知为什么,看到这女子,便让我想起本能成仙却甘为爱情受千年苦痛的白素贞,想起被银河阻隔不得相见的苦苦思念的织女,还有那个同样寂寞的“人比黄花瘦”的李清照。席慕容说,爱本是没有名字的,在相遇前,等待就是它的名字。也许,等待是爱情必经的课题。
爱的名字叫等待。爱的等待或许也是一种甜蜜。相思苦,凭谁诉?只愿等待能让我与君朝朝暮暮。

一辈子等一个人,就够。至少等过,至少无怨无悔地等过。这就是席慕容笔下的爱情,是等待,是纯情,是诚,是恋,是思,是多少美丽的声音唱过的古相思曲。


再不乐活就老了
请别忘记分享到朋友圈


点击下方
“阅读原文”
关注乐活哦
↓↓↓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