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水中“蹦”出个红月亮李仁学【不忘初心再创业征文】

楼主:大家传媒 时间:2019-06-13 16:24:01


 

水中“蹦”出个红月亮

 

文/李仁学

 


梦里水乡  潮涌“中国红”


一只小龙虾撬动一个大产业!

一只其貌不扬的小小龙虾,竟然有着非同一般的生命力和繁殖力,短短十几年时间,它不仅在潜江孵化出了6家亿元企业、数十家产值千万企业,解决了上十万人口的就业,而且还“蹦”出了一个大产业,催生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实现了跨越一产、二产、三产的深度融合、互为犄角和共生共荣,使整个水乡大地沸腾起来了。到2015年,潜江小龙虾年产量已经超过4万吨,综合产值突破百亿元,加工出口创汇已攀升到1.9亿美元,出口份额占全省的63.8%,潜江小龙虾养殖规模、加工能力、出口创汇连续9年位居全国第一,成为中国小龙虾加工出口创汇第一市,拥有世界小龙虾市场第一话语权。2010年,潜江被评定为“中国小龙虾之乡”。

潜江小龙虾堂而皇之爬上欧美餐桌,在欧洲和美国,平均每三只小龙虾中就有两只来自于潜江——而每10只运往欧洲的中国小龙虾,则有一只来自于湖北省潜江市华山水产食品有限公司——来自于当年那个望月寻梦,如今已成长为“中国虾王”的漆雕良仁之手。

 


彩云追月  水里托起“红月亮”


熊口是漆雕良仁的落草之地,天苍苍,野茫茫,十里荒湖,在水一方,这里是古云梦泽一角,典型的水网湖区地貌。小时候,他喜欢下到湖里捕鱼摸虾;长大后,他总爱踽踽独行于月光下的湖水边,仰望一天星汉,俯首水中明月,看天上人间相映成趣,想人生如梦不甘蹉跎。

1990年,漆雕良仁坠入了人生中最为无助和苦痛的彷徨期。因为企业倒闭,已近而立之年的他下岗了。那时候,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加之父母年事已迈,两个兄弟也是成家尚未立业,经济上十分拮据,在家中排行老大的他,实际挑起了三代同堂一家之主的责任和重担。漆雕良仁在一筹莫展中仓促上阵,起先是开了一家杂货铺,靠批发烟酒副食维持一大家人的生计,但经济上仍然捉襟见肘。

漆雕良仁的妻子后来回忆说,那是他人生中最为郁闷的一段时光,一到晚上闲下来的时候,他老是一个人往湖边跑,叫人好担心。于是她叫弟弟漆良斌陪着他,实际上就是盯梢,怕他想不开。

一个晚风习习的月夜,漆雕良仁凝望着湖水中的一轮红月,突然打破沉默,对身边的弟弟突兀地问,看见水里的月亮,你会怎么想?

也许是对盯梢的任务不胜其烦,弟弟打趣地说,我想起了“猴子捞月亮”的故事。

漆雕良仁一本正经地说,但我看到的是一种财富,一个机会。接着,他兴味盎然地讲起了前不久在江浙一带的所见所闻。江浙地区历来是人们仰慕的水乡福地,盛产鱼虾,近几年水产品加工出口特别火爆,当地企业把小龙虾加工出口到海外,一块钱一斤的小龙虾摇身一变就成了十多美元。而潜江的自然资源媲美江南,毫不逊色。潜江历史上就是有名的“鱼米之乡”,尤其小龙虾,就像闹灾的蝗虫,河湖沟渠及农田,但凡有水的地方,总能看到这些小家伙们红彤彤的的身影,老百姓对它们破坏庄稼、损毁田埂的陋习深恶痛疾,加之小龙虾体大肉少,就像鸡肋,根本没想到这些家伙还蕴藏着如此诱人的经济价值,相反还把它们当作了害虫。

“害”为宝,唾手可得!此时,一种强烈的欲望和冲动在漆雕良仁的内心深处喷薄欲出:他决定要改行干水产品加工啦!可尴尬的现实很快给美好的愿望泼了一盆冷水,那就是,建一条虾仁生产线,必须得有冷库储藏、包装厂分包、物流公司配送和熟练工人生产,而诸如此类系统化的设备设施和生产技术条件的形成,必须仰仗雄厚的资金和专业的人力资源去完成,尚在温饱线上挣扎的他显然不具备“下水捞虾”的实力。漆雕良仁选择了等待,怀揣梦想的人总是把无声的等待化作了一种忙碌的准备。

1995年,漆雕良仁辞别妻儿老小,决定不再当杂货铺里的“小老板”了,他毅然汇入南下的人流,远赴浙江当了一名虔诚的“打工者”。因为有梦想壮行,这次“打工”实际成了一场蓄谋已久的“潜伏”,多年后,当这个把企业做大到“中国淡水小龙虾出口第一大户”的“虾王”谈起这一段人生履历的时候,激情与豪迈仍然闪烁于眉宇,谈笑间,如数家珍,往事仿佛历历在目。漆雕良仁深有感触地说,这次打工,是我攫取人生的“第一桶金”,弥足珍贵!

正是这次打工,漆雕良仁开始变得小有积攒,积攒的不仅仅是资金,更是技术、人脉、胆略和开阔的商业视野。因为有了这次积攒,1996年3月,漆雕良仁敢于承包了一家鸡鸭加工厂,并转产做起了梦寐以求的虾仁加工。这年年底,漆雕良仁又故地重游,再赴当年的打工之地考察学习,而这次,他又有了一个惊喜的发现,“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江浙同行已经不屑停留于做肢解式的小龙虾粗加工,而是趋之若鹜地调头做起了甲壳素深加工。

甲壳素,这个陌生得几乎有些高深的新名词,着实让漆雕良仁大开眼界地科普了一回。虾头和虾壳占每只整虾的70%,从事粗加工的企业往往把这些都当废物扔弃了。其实,这些看似多余的“外表”才是小龙虾的精华所在,虾头虾壳所含的甲壳素被誉为与蛋白质同等重要的“人体第六生命要素”。由红色壳体转化而成的白色粉末状甲壳素,以现行市值,每吨价值20多万元,相比新生代的“中国好味道”油焖大虾整整高出了数百倍的价值。

漆雕良仁如获至宝,1997年2月,他将企业获得的第一桶金全部投入到了甲壳素深加工,结果大获成功,企业因此扶摇直上,年产值一下子攀升到了3个亿,赫然跻身亿元企业行列。漆雕良仁“水中捞月”,真的捞起来了一枚“红月亮”!

 


情系桑梓  明月千里照我还


漆雕良仁毕其十多年时间和心血,打造了一个红彤彤的“龙虾帝国”。如今,由他所执掌的华山公司主要经营外贸出口,直接与欧美打交道,但他的家眷和企业的大本营始终扎根在他的桑梓之地——熊口。前几年,有人建议他把企业总部迁移到市中心,那里交通更便利,办事更方便。漆雕良仁却说,我做的是小龙虾,小龙虾离不开这里的一方水土,我也离不开这里的父老乡亲!

那时,漆雕良仁的女儿漆梅芳正在英国留学,她自豪地说,在异国他乡高档超市的货架上,能看到自家的产品,感到无比骄傲!原本打算学成回国后在北京或上海发展的她,也毅然决然地回到家乡,加入到了华山创业者的队伍。

溯其心路历程,漆雕良仁之所以坚持要把企业的大本营安放在农村,扎根于家乡,其实源于一种责任,也始于一种感动。

早在创业初期,漆雕良仁出于一种无奈,也曾挥泪移师,出走他乡,先后远到江浙、荆州和枝江等地办厂,享受过“外资企业”和“身在异乡为异客”的那种五味杂陈的滋味。2000年,家乡的父母官几次专程到他的企业所在地拜访,恳请他班师回朝,并开出了吸引回流的优厚条件;潜江人社就业部门还就资金扶持和工人培训等一系列问题的解决,向他作了掷地有声的承诺;家乡的父老也是一茬接一茬打来“热线电话”,或干脆远道而来上门游说……一时间,乡愁写满泪眼。终于,2000年中秋,漆雕良仁踏着满地清辉,披着一身月色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2000年10月,漆雕良仁回到家乡,投资1000多万元独立创办了华山水产食品有限公司,企业就落户于他的出生之地——熊口。2001年4月,华山正式投产。

由于有了当地各级政府和部门给他开出的一路绿灯,由于有了家乡父老的鼎力支持,华山旗开得胜,很快取得了自营进出口资格,开始直面欧美销售终端,直接摘取水产品加工行业里利润最丰厚的那一枚果实。靠小龙虾出口,华山每年销售额高达10亿元,有人开始惊呼他为“中国虾王”。世界龙虾看中国,中国龙虾看湖北,湖北龙虾看潜江,潜江龙虾看华山——华山一跃成为世界小龙虾“金字塔”上的耀眼明珠。

当华山成为潜江、湖北乃至中国的一张名片,漆雕良仁的身上聚集了愈来愈多炫目的光环和仰慕的目光。有一座城市甚至诺以令人心动的优渥待遇,盛情邀请他到当地投资办厂,而漆雕良仁却婉言谢绝了。他说,这里是我的根,华山的发展离不开这片皇天后土!

根植于家乡这片肥沃而神奇的热土,华山在茁壮成长的同时,始终深情地眷顾着家乡的一方水土;在撑起一片天空的同时,华山始终把赐福的枝头和多情的华盖温馨地伸向这一方水土之上的人民。

2005年,漆雕良仁组织农民在低洼冷浸田上建起了小龙虾养殖核心示范基地,成功实现“虾稻连作”,发展高效农业,不但结束了当地部分农田长期抛荒的历史,而且还使粮食产量陡然提升了一倍,小龙虾产量达到381万斤,带动当地农民增收2800多万元。

2008年,金融危机来袭,当国内许多企业纷纷仓皇裁员的时候,而漆雕良仁却顶住冲击和压力,责成企业主动将300多名失业返乡农民工揽入怀中,并确保工人月薪高达3000多元。

2006年,漆雕良仁在熊口成立水产养殖协会,以“公司+协会+基地+农户”的模式推广2000亩鮰鱼养殖,并与养殖户签订保护价收购合同,带动农民增收1060万元。

有一次,养殖户王爱华在运鱼途中遭遇车祸,30吨活鱼倾巢之下全部死亡。漆雕良仁知道后,当即表态,仍然全部按活鱼价格收购!王爱华因此而避免了5万多元损失,她逢人就说,华山真是我们熊口人的福气!

近几年,漆雕良仁摸索出了与民互利共赢的“华山模式”,企业在跨越式发展过程中,帮助周边5000余户农户走上了致富路。

2013年,熊口镇被纳入全省“四化同步”试点示范镇,漆雕良仁积极响应,首选基础条件较差的赵脑村开展土地流转试点,流转土地1.2万亩。华山斥资6500万元,改传统种植为“虾稻共作”模式,使粮食产量达到了1360万斤,净增1000万斤,小龙虾收益达5460万元。一个人均纯收入不足万元的落后村,在短短两年间迅速窜富,实现人均纯收入翻一番,户平纯收入突破了8万元。周边村民羡慕不已,纷纷要求加入“华山模式”。2015年,华山不孚众望,又相继对瞄场、毛桥和跃进三个村的8400亩土地实施了流转。

摘下一颗星星,还你一个月亮。“华山模式”实施三年来,农田每亩平均收益由原先1300多元提高到了4500多元。在土地流转过程中,漆雕良仁倾情打造“华山综合社区”,努力为农民再造一个环境更优美、设施赛花园的新家园。如今,参与土地流转的585户农民全部喜迁新居,2200多人实现了就近就地城镇化,其中2000多人直接进入华山科技园工作。仅在赵脑一村,这种由农民变市民的华丽转身率已经高达95%。

漆雕良仁以开时代风气之先的非凡气魄,大手笔描绘新农村蓝图,通过“工农对接、反租捯包”,成功破解了农业比较效益低的问题;通过“让利于民,互利共赢”,充分保护农民利益,顺利实现了工商资本下乡,促进现代农业健康发展;通过“四化同步、产城融合”,有效实现了农民就近就地城镇化,成功探索出了独具特色魅力的“华山模式”。“华山模式”一经落地实施,释放出了巨大的经济能量和社会效益。



 

望月怀远  风正一帆悬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漆雕良仁始终以“登高望远、领先一步”的开阔胸襟,驰目远方,放眼全球市场。

当初,作为特产美食,小龙虾风靡大江南北,飘红长城内外,而漆雕良仁并没有把关注的目光锁定在国内市场,而是另辟蹊径,直接选择了出口。他说,透过国情看商情,欧洲人对小龙虾情有独钟,而且吃小龙虾的历史更为悠久。每年8月,丹桂飘香,就像中国人过中秋注定要吃月饼一样,欧洲人吃小龙虾可谓盛况空前,乃至衍生为一种独特的西方传统文化。不与国内同行凑热闹,漆雕良仁的小龙虾漂洋过海,招招摇摇地爬上了欧美人的餐桌,第一份订单就赚了将近100万。

当小龙虾出口锋芒正健的时候,漆雕良仁又做出了一个令人大跌眼镜的举动,他把关注的目光盯上了小龙虾的残肢断臂。那些加工后遗留下来的废弃物成了他眼中的宝贝疙瘩。过去一钱不值的“红色污染”经他点“壳”成金,居然赚得盆满钵满。华山生产的虾壳素出口欧洲、美国、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产品供不应求。

漆雕良仁信心满满地说,小龙虾在潜江已经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上中游产品是国际市场上的香饽饽,因此,华山正在着手“百万亩稻虾联产”计划,计划一旦实施,企业年出口额达千亿将不是神话!

小草怀山,望月怀远,漆雕良仁的商业意识里激荡着一脉浓浓的“家国情怀”,渗透着一缕酽酽的“中国红”。漆雕良仁总是语重心长地嘱咐他的每一位同仁和员工,我们是做外贸的,产品质量代表着华山的形象和国家荣誉,千万不要给“中国红”抹黑!

十多年来,华山论剑,驰骋国际市场,没有发生一起质量事故和客户投诉事件,产品凭籍无可挑剔的过硬质量,成功突出欧盟“技术壁垒”,直接进入欧洲超市,成为湖北省第一家拿到直通欧美市场的水产品绿卡企业,一跃成为全省淡水产品加工出口创汇规模最大、经济效益最好的企业之一。

华山品牌愈叫愈响,愈来愈亮。“良仁”牌系列产品被评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公司被国家农业部等八部委联合认定为“中国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成为全国甲壳素产业链最完善企业。到2015年,企业拥有员工2500人,年产值突破49亿元。

漆雕良仁携华山一路走来,虽然历经峥嵘,但回眸一笑,却也步步芳草、鲜花簇地。如今,漆雕良仁已由当年一介打工者成长为坐拥泱泱数亿资产的企业掌门人,享受国务院津贴、省政府专家津贴,先后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创业之星”等诸多殊荣。

月是故乡明,照我一帆悬。今天的华山犹如一艘劈波斩浪的巨轮,正全速航行在万里海涛。征帆愈来愈远,路也越走越宽,而漆雕良仁伫立于启航的港湾,仍然痴情地守望着脚下的这片月色故土,深情地凝望着天上的那一轮明月,看月落长河,红了万家灯火,醉了梦里水乡。


作者简介:李仁学,记者。作品见于《四川文学》《长江丛刊》《牡丹》《野草》《今古传奇》等文学期刊。短篇小说《乳神桃符》获中国作家出版集团主办的“抗战胜利70周年全国征文”三等奖,短篇小说《喊春》获首届全国“元翊杯”征文大赛一等奖,短篇小说《四年后再见面》获槐荫文学奖,散文《客窗夜话》获全国李白杯文学奖。《绿色的城》《蓝天碧水我的家》等多部电视片在中央电视台播出。 

 

   

请长按此二维码关注“人物传记”


请长按此二维码关注“大家传媒”

投稿:1181749094@qq.com

(了解征文详情请打开下面阅读原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