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赤松子:他用一盘棋,下完了人间几世风雨

道初禅元2018-08-09 15:34:23
修行之事,并不是遥远的成仙成道,而应该是认认真真地做好生活中当下的每一件小事,自然才能得到成仙成道的结果。当年赤松子如是对黄帝讲说的,他们的修道行为也已成为我们后学者的世代楷模。


文/清虚道人


当前热映的动画电影《大鱼海棠》中,有一个骑着仙鹤拯救万民的神仙人物,女主角喊他“松子哥哥”,这个人其实就是上古时代的雨师——赤松子。


上古时代的雨师——赤松子。(资料图)


服食水玉,祛病延年


《列仙传》中记载,赤松子又名赤诵子,其名多见于秦汉时期的神仙传说中。人们认为,赤松子是神农时期的一位雨神,有着随风雨而上天入地的神通,并且可以纵身跳入火海却不受丝毫伤害。赤松子居住在道教神仙圣地昆仑山中的一个石头宫殿中,他常服用一种被称作“水玉”的药物来达到祛病延年的效果,并把此种神仙丹法传授给了神农氏。据传,炎帝的小女儿曾经跟着赤松子一起学道,两人经常在风雨之中出入世间,堪称一对逍遥神仙。


两人经常在风雨之中出入世间,堪称一对逍遥神仙。(资料图)


《太平寰宇记》中说,赤松子在金华山以火自烧而化,其升天处为赤松涧,故山上有赤松祠以祭祀。


《丹台录》称,赤松子为昆林仙伯,辖牿南岳山,可化玉为水而服。


水玉为何物


关于赤松子所服“水玉”为何物,各书中也有不同记载。


《山海经·南山经》注中提到,赤松子所服用的水玉或许是一种水精或水晶,《搜神记》中则认为是一种冰玉散。葛洪所撰《神仙传》一书中明确提到,赤松子服用的可能是松腊和茯苓。正是因为服用了这等世外仙物,赤松子才能得道成仙,并且还留下一段“观棋烂柯”的美谈。


神仙对弈。(资料图)


在神仙故事中,赤松子还有一位哥哥,名叫赤须子。相传,弟弟曾在天台山放羊,途中遇一位道人,在道人点化下,弟弟跟随其在石室山中修炼了四十年。后来哥哥四处打探到弟弟的去处,兄弟二人又在天台山相聚。两人盘坐追忆往事,哥哥问弟弟,当年入山修道时把那群羊赶到了什么去处。弟弟起身带哥哥来到山间,挥手指向群山白石,大喊一声“羊起”,只见万头白羊霎时间占满了山野。至此哥哥才明白,原来弟弟已经成仙。兄弟俩从此一起在石室山中修道,哥哥取名赤须子,弟弟取名赤松子。平时多以松脂和茯苓为食,这大概便是《列仙传》中提到的“水玉为食”。


无意中遇见仙人


后来有一日赤松须和赤松子两人来到山顶下棋,有一个叫王质的樵夫因伐木来到此地,遂放下斧头坐在旁边看起了二人对弈。期间王质感觉肚饿,兄弟二人给了他一个枣核样的东西让他含在嘴里。王质含下后,顿觉神清气爽,肠腹之中也充实许多。一盘棋毕,王质起身欲走,转身却发现斧头柄早已经烂尽。回到家中,只见人世间已然物是人非,不知过去了几个世代。可见王质是在无意中遇见仙人了。此后人们将石室山又称烂柯山。


王质起身欲走,转身却发现斧头柄早已经烂尽。(资料图)


《神仙传》中记载的“观棋烂柯”的故事的主角是一位叫皇初平的牧羊人,其十五岁时外出放羊,被神仙带至金华山石室中修炼。后与兄相聚,共服松脂、茯苓,年至五百岁仍有童子色,行走于太阳下却看不到身影。后来兄弟还乡,见亲族早已经亡尽,遂又归隐而去。皇初平最初改名赤松子,后又改为鲁班(不知与春秋公输班有何异同)。《云谷杂记》中写道,现今金华山赤松观便是其升仙得道之地。


纠正一个错误


在此处要纠正电影《大鱼海棠》中的一个错误。片中称其为“松子哥哥”,言外之意就是赤松子姓“赤”。实则不然。道教神仙都有自己的仙号,并且喜欢用某某子来代指,如清虚子、南华子等等,古人也多用“子”来表示对人的尊称,如老子、庄子、韩非子。然而并不能因此就叫做“非子哥哥”,这是一个误解。


道书中记载,赤松子号左圣,道教中尊称其为“左圣南极南岳真人左仙太虚真人”。《太平广记》中曾记载说,墨子在八十二岁高龄的时候,认为自己年事已高,而又看透了世间荣华并非长久之事,于是发心愿意跟随赤松子周游而去。《史记·留侯世家》中也以张良的口吻说出了相类似的话,张良对汉高祖说“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


赤松子不仅是一位上古时期的神仙,更是上承炎黄、下启尧舜的一位王者师。《韩诗外传》载,赤松子曾为帝喾之师。在道教经典中,记载了数次黄帝和赤松子之间的问答,并由后人誊抄为文字流传于世。其中最为众人所知的,当属《赤松子中诫经》。


张良对汉高祖说“愿弃人间事,欲从赤松子游耳。”(资料图)


修行之事并非遥远的成仙成道


《赤松子中诫经》,可谓道教劝善书的最早蓝本。


经文中提到:“自古英贤设教,留在仙经,皆劝人为善,知其诸恶,始乃万古传芳,子孙有福。”


这一句话就奠定了本篇经典的基调。和其他劝善书不同的是,赤松子中诫经》不但提出了人们只有积德行善才能万古流芳的观点,更详细记录了为善和作恶分别会导致的不同结果,如从“为一善”的“神意安定”到“为一千善”的“出群仙”,从“为一恶”的“意不安定”到“为一千恶”的“世世子孙异形变化,为禽兽不具之状”,通过对为善、为恶数量的不同,非常明确直观地为人们树立了为人处事的行为准则。


在这篇经文中,善恶已经不是高高在上的抽象概念,而是变成了我们每一个普通百姓日常生活中随时都可以做到的小事。这也正契合了道教修行的目标。修行之事,并不是遥远的成仙成道,而应该是认认真真地做好生活中当下的每一件小事,自然才能得到成仙成道的结果。当年赤松子如是对黄帝讲说的,他们的修道行为也已成为我们后学者的世代楷模。(编辑:孟淅)


(本文为腾讯道学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文/清虚道人,腾讯道学特约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