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原创]龙林森:歌值千金的唐代著名歌唱家许和子

楼主:永新师范 时间:2018-12-05 00:43:38

歌值千金的唐代著名歌唱家

许和子

文 / 龙林森

(永师84届校友)


  中国历代统治者都非常重视礼乐,把它作为进行教化的一种手段。尤其是唐代历代帝王都喜爱歌舞音乐。据《旧唐书》载,唐朝建立后,高祖李渊即命太常少卿祖孝孙考订大唐雅乐,“皇帝临轩,奏太和;王公出入,奏舒和;皇太子轩悬出入,奏承和;……”后来,唐玄宗李隆基对歌舞音乐的喜爱更为突出。在唐玄宗的大力倡导下,“大官大臣慕之者,皆喜言音律”,整个社会呈现“六么水调家家唱,白雪梅花处处吹”的风气;而且娼伶优伎有着专门的户籍,“凡乐人、音声人、太常杂户子弟,隶太常及鼓吹署,皆番上”。为了享乐的需要,唐玄宗于开元二年(714)设置左右教坊,掌管宫廷的徘优杂技。宜春院也属于当时的宫廷教坊音乐机关,专由女伶组成,称为“内人”,因她们常在皇帝前演出,故又叫“前头人”。

(许和子铜塑像)

1

  开元十二年(724),一永新(今江西永新)籍乐工的女儿呱呱坠地了,取名许和子。许和子天生丽质,聪慧伶俐,加上永新山水风物的浸染,家庭的艺术熏陶,从小就喜欢唱歌的许和子,练就了一副“金嗓子”。她那圆润歌喉唱出来的婉转悠扬的歌声,常常使人倾倒。开元二十九年(741),她被选入宫廷,编在教坊中的“宜春院”,以籍贯“永新”作为艺名。

  梨园是唐时音乐机构之一,以俗乐歌舞演出为主,直辖于宫廷。唐玄宗即是“崔公(院长)”。在梨园宫伎中,宜春院的“内人”色艺水平最高。唐玄宗常常亲自“授课”指导宜春院中的梨园弟子。

  宜春院设在皇城东面东宫内,与承恩殿、宜秋院并列。这里三面临水,一面靠山,风景秀丽,是排练歌舞的好地方。许和子生得美丽,身材又好,而且聪明伶俐,虚心好学,加上那副“金嗓子”,这就使她很快地成为宫廷中一名优秀的歌手。她的歌唱,自然清新,善于把生动活泼的江南民歌曲调,融汇于典雅庄重的宫廷音乐中,变古调为新声,创造出一种新的歌唱艺术。女伶们每天在这里引吭高歌,清脆、高亢、悠扬的歌声飞出红墙,荡漾在京城长安上空。

  许和子“美而慧,善辞歌,变新声”,当时有人认为“韩娥、李延年殁,千余载旷无继者,至永新始以其人名世”。许和子的声音具有极强的穿透力,遇秋高朗月,台殿清虚,“喉啭二声,响传九陌”。有一次,唐玄宗单独召见许和子,叫吹笛能手李谟为她竹笛伴奏,结果“丝竹之声莫能遏”,曲终管裂;这还不算,就连乐队也压不过她的声音。其妙如此,唐玄宗高兴地对左右说:“此女歌值千金。”

(李谟与许和子伴奏)

2

  竹笛的最高音(在钢琴上演奏)一般在小字二组高音区,甚至是小字三组中高音区。人声若想唱到如此地步,须具备科学的声乐发声方法。可见许和子已经掌握了这种练声法。

  许和子的唱歌技巧达到了出神入化的水平,是名副其实的“善歌者”。许和子的歌不但音色美,而且饱和着情感,能产生巨大的艺术感染力。

  有一天,唐玄宗在勤政楼举行庆典宴会,命上演歌舞百戏助兴。当时来看演出的,除皇亲国戚和文武百官外,还有无数的平民百姓。整个会场“观者数千万众”,人声鼎沸,言语喧哗,嘈杂不已。这样的一个演出秩序,使坐在楼上的皇帝、皇妃和大臣都听不清歌舞、百戏的音乐。执事官出来维持秩序,想使会场安静下来,但不奏效。玄宗很不高兴,想罢宴离去,不再“与民同乐”。这时,中宫高力士连忙上前,奏请玄宗宣旨召许和子出楼演唱,可使会场秩序好转,喧哗声停止。得到玄宗的同意后,负责演出的官员立即叫许和子上楼登台歌唱。

  许和子在千万观众的目光中,丽姿焕然,举步提袂,款款走上勤政楼。婉转悠扬的音乐响起,许和子随之曼声而歌,顿时“广场寂寂,若无一人”。她的歌声悠扬婉转、清脆宏亮,如鸟鸣于清寂的森林,似泉响在幽静的山涧。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仿佛整个世界都沉浸在一片天籁之中,给人以极大的艺术享受。她那富有感情的歌声,深深地打动了听众的心,使“欢者闻之气勇,愁者为之肠绝”。歌毕,全场欢声雷动,皇上和百姓久久沉醉在袅袅余音中。唐玄宗龙颜大悦,百姓激动不已。从此,“永新善歌”之名,愈益著称于朝野,传遍于九州四海。

  天宝二年(743),唐玄宗传百官来御花园赏花,并命李白赋新词,许和子为新词谱新调。李白当即作出《清平侧调三章》。许和子吟诵后说:“侧调低沉喑哑,与清平、平调不协和,不如将侧调删去,变三调为二调。”玄宗也觉甚佳,从此,“清平侧调”就成“清平调”。后世多知“清平调”乃李白所作,而鲜知其中有许和子的功劳。

  许和子的音色极富感染力,后来,她编排的《永新妇》成为了国乐曲,她的歌声也成为了盛世大唐的绝唱。

  宫廷歌伎随时都有被皇帝“宠幸”的可能性,也有部分女伎努力争取得到这种“恩宠”。至于许和子是“力争上游”还是“看破”险象环生的后宫争斗,不去趟这浑水,我们无从得知。但可以肯定的是,“虽然日逐笙歌乐,长羡金钗与布裙”,也许这些宫伎想要和心仪好的郎君长相厮守,但乐伎与贵族、平民通婚这一“破坏礼教”“触犯法律”的做法,将招来牢狱之灾、杀生之祸。

  许和子跟我国古代大多数有才华的歌舞艺人一样,同样有着不幸的人生。天宝十四年(755),安史之乱爆发,两京(洛阳、长安)陷落,六宫星散。唐宫众多宫女艺人纷纷逃出长安到外地避难。在唐宫十几年的许和子也被迫逃出了宫廷,嫁给了一个普通的士人,后来穷困潦倒,成为散民船户。

3

  有一位唐朝官吏韦青,平生也甚解音乐,常在宫中与宫廷歌伎们接触,曾听过不少次许和子在宫中的演唱,因而对她的歌声很熟悉。渔阳之乱(安史之乱)后,韦青也逃避兵乱到达广陵(扬州)。一个月夜,他正凭栏于小河之上,忽然听到一阵熟悉的歌声,他马上判断说:“这是永新的歌声!”他找到了许和子的那只船,果然是昔日宫廷那位名女歌手。两人在患难中相遇,不禁相拥痛哭。不想,灾难接踵而至,与她同患难的丈夫又辞世而去,她的生活也就更加艰难。

  安史之乱平息后,许和子和她的养母又流落到京师,沦为风尘歌伎。昔日辉煌的盛唐气象不见了,到处是战争的创伤。眼见国家一天天衰微下去,作为一个曾为这个国家歌唱的宫廷歌伎,她怎能不黯然伤神?临死时,她凄然地对母亲说:“母亲,你自己好好过吧。你的摇钱树倒了!”这位名噪唐宫的一代杰出歌手,就这样郁郁不欢地离开了人世。

  许和子虽然与世长辞了,但她的歌声、她的乐曲却永远留在人间,后世对她的评价很高。唐人笔记小说中记载很多,称她是我国唐朝著名的音乐家,与李延年等音乐家齐名。如唐人王仁裕在《开元天宝遗事》中记载:“宫妓永新者,善歌,最受明皇宠爱。每对御奏歌,则丝竹之声莫能遏。帝尝谓左右曰:‘此女歌直(值)千金。’”唐人冯诩子编撰的《桂苑丛谈》载,后人为了纪念许和子这位杰出的女歌唱家,曾把她唱的歌曲编为国乐曲,取名为《永新妇》。唐·段安节的《乐府杂录》中的记载更为详尽。明代著名的戏剧家、中国的莎士比亚汤显祖也曾赞美许和子:“莫向南山轻一曲,千金原是永新人。”《永乐大典》、《康熙辞典》对她也有记载。在民间传说及野史中,人们对许和子的怀念更是令人惊讶。如在她的家乡江西永新,把当年她唱歌的那座山头称为“玉女峰”,她在山上唱歌时喝过的泉水叫“子和泉”,把她创造的变新声入古调的曲调,称为“子和调”。

  更令人欣慰的是:在地灵人杰的永新,载入当代《辞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0年版)的有4位,许和子就是其中的一位。她与《江南野史》的作者龙衮、平民思想家颜钧、最具有民族气节的清朝著名文学家贺贻孙有幸共享此殊荣。许和子还是当代长篇小说《大唐歌飞》(作者:邱恒聪,江西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和电视剧《大唐歌飞》(导演:陈洁)的主人翁。虽然小说和电视剧中有些情节是虚构的,但在历史的长河偶尔溅起的小小浪花中,许和子的美好形象着实令人赞叹,她生不逢时的遭遇令人惋惜,她的音乐超越时空,赢得了世人的尊重。

《大唐歌飞》剧照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