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弹不尽的绿绮

楼主:惜雪居 时间:2018-02-10 17:37:12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题记(《凤求凰》)

我喜欢自由自在,如黑夜里的魅影四处飘忽,或行或止,在别人的视线里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因而,一些朋友称我——无痕。更多的时候,我会去无人打扰的地方求得清静。清风峡便是我曾去过的地方。在那里,我可以心无杂念的坐在涧边呼吸着天地的清凉。古人给这处风景留下了一个名字——石濑。泉水流下汇成小池,我取名——清浅池。池上有一桥,我取名——滴翠桥。桥边有一台,我取名——云台。抱琴观鹤去,枕石待云归。每于此地,不禁怀有这样的情境。而这,正是我所向往和倾心的。

春天的夜宁静而缠绵。逃离了白日俗尘的喧嚣,我穿过被树木遮掩的小径,眼前就是清风涧。水流碰撞在石上,涧底回荡着汩汩的声响,难怪叫“石濑”。少年时候,我曾在涧边随性写了首诗:

峡云深翠不沾尘,天地清凉常是春。

且卧云台听石濑,半宜风月半宜人。

诗写完时,心头一动,想起了司马相如的绿绮。抱琴观鹤去,怎能没有琴?唉,轻轻一叹。那些年,我会想,自己曾有一世是司马相如。那把叫做绿绮的琴,失落在哪?


那一世,我年少疏狂、志得意满,用《如玉赋》在梁王那里换来了一把旷世名琴——绿绮,背上它独自入蜀。卓王孙,果然是天下首富!家业占了半个成都。望着卓家的楼台阡陌,我不禁露出了一个难以琢磨的笑。

灯火把大堂照得白昼一般,红漆大柱间,钟鸣鼎食次第呈现,错,宾主往来。卓王孙红光满面,看来已有醉意。我举起酒盏一饮而尽。卓公盛情,身为晚生如何报之?请容我为诸公抚琴一曲,以助酒兴吧。于是,我抱起绿绮,边弹边唱: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绿绮,不愧是绿绮!这声音,哪是凡物可比。一曲《凤求凰》弹罢,音犹未尽。满堂宾主,听得不知酒肉何滋味。众人陶醉之际,我看到帘后露出了一支珠翠。


君子之座,必左书右琴。然而这一世,我虽还读些书,却已忘记了如何弹琴,尽管我常常听那曲《凤求凰》。所幸,我可以在生活中选择更简单的事情来填补内心的失落,比如泡上一壶茶。茶有茶的境界,喝茶可以怡情,饮茶可以静心,品茶可以悟道。大概,我只能做到怡情吧,或许偶尔也能静心。

清明前,我已备好碧螺春,配上龙泉窑的梅子青茶具,看起来挺有模样。这段日子里,我几乎每天都会泡上一壶,不浓不淡,恰到好处,有时还会装模作样的翻几页书,听些曲子。用来存放碧螺春的罐子是甜送的,造型很直接,没什么装饰性花样,釉面纯而匀,腹内很有包容性,倒是挺像甜的个性。

甜来长沙了。湘江边的景致不错。我们沿着江岸道路骑车向南,经过了两座大桥,前方河滩出现了大片的油菜花。甜说,她小时候,家里种了百亩油菜,开花的时候全是黄色,如今再看到这花,已然没有了稀奇和欣喜的感觉。而我却兴致勃勃的在油菜花地里穿行,总认为前面的风景会更美。人间的事,无非是聚少离多,欢娱短、苦恨长。夕阳下,江风很柔和,江水有些红艳。这颜色就如桃花。不知我与桃花的缘有多深?初遇甜的时候,路边的桃花新开出几朵,如今作别,桃花只剩下几朵。当我还在为甜没尝到碧螺春而感到遗憾时,她又来了。繁华的大街上人来人往,我载了她一程路。不,不仅仅是一程路,也是一程山水,一程人生,哪怕光阴短暂到只有片刻。可终是要作别呵。


我又去了清风峡,坐在云台上。

玉山留坐横琴答,镜石微凉洞已开。

月上天风花绝树,云间晓梦凤离台。

连裳缀影单相忆,似窦如情两不猜。

只恐弦歌声尽后,空林不见有人来。

人坐久了,茶会淡。人离久了,茶会凉。淡了也好,凉了也好,茶还在这里。就如,明知曾经的期许已经无期,有人依然眺望远方,在回忆里重复着流水落花的故事。

吾师黄先生说,看破不说破,要学会糊涂。或许我本就是个糊涂的人,无需装扮,倒是有些时候,不得不装明白。我想,今世,我若复得绿绮,恐也只能束之高阁。绿绮需要知音,而我不是,司马相如只是追忆而已。便让过去的归过去,未来的归来吧。

哎,弹不尽的绿绮。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