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她成了太子妃,却沦为他的发泄工具

楼主:言情书窝 时间:2020-09-28 06:50:28

建安二十三年,皇城太子府。


叶慕兮一袭金黄色凤尾长裙,脸上戴着一层面纱,一双水灵的眼睛憔悴不堪,拼命拍门。但是那被锁住的大门,任凭她怎么拍打都纹丝不动。


“我要见太子,放我出去!我们凌武侯府是冤枉的!我爹没有谋反!”


叶慕兮被关了三天,滴水未进,已经声嘶力竭,可她就是撑着一口气,一定要见皇甫晟一面。


“哐当……”


终于,随着一声清响朱门被人打开,从外面走进一个被人簇拥着的华服女子。她一身华贵的绫罗绸缎,国色天香,正是叶慕兮的老对头,太子皇甫晟的侧妃徐琼莹。


“太子妃,你别白费力气了。太子是不会见你的,殿下有令,贱妾叶氏,勾结叶家以下犯上,意图谋逆,赐死。”徐琼莹笑吟吟看着叶慕兮,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得意,“叶慕兮,你被赐死,你们凌武候府满门抄斩,你的太子妃之位是我的,大乾的皇后是我,到最后赢的是我。”


叶慕兮握紧了拳头,冷冷盯着她,“徐琼莹,我爹没有谋反,是你陷害!是你为了皇后的位置陷害我!是你们徐家为了权势陷害我叶家!”


“陷害又怎样,那是你们家活该!”徐琼莹扭着腰肢走到叶慕兮面前,一巴掌狠狠扇在她的脸上,“都落到了这个地步,还敢用这种眼神看我。不甘心是吧?你以为你们凌武侯府还能等到救兵?别痴心妄想了。你看看,这是什么?”


徐琼莹从袖笼里拿出一枚梅花令。


与此同时,一袭锦衣的女子从宫门外走了进来。正是叶慕兮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叶婉柔。


凌武侯府背上谋逆之名后,叶慕兮将梅花令交给叶婉柔,让她转交给自己爹爹。这枚梅花令来历非凡,是如今唯一可能保全他们全家性命的东西。


但是此时此刻,梅花令落在了徐琼莹手中,叶婉柔就站在她的旁边。


“堂姐,为什么?你为什么背叛我!我对你不薄,徐琼莹纵然有再多金银收买你,难道比得上你我的姐妹情分?”叶慕兮的指甲深深掐进了肉里,不敢置信。她没料到自己最信任的人,却把她挽救全家性命的梅花令交到了敌人手中。


叶婉柔一脸惋惜,“其实我也想当皇后的姐姐,继续沾你的光。只是可惜,你活着一日,我就寝食不安。我太怕你会知道以前的事,不过现在,我倒是可以大大方方告诉你。”


“堂妹,五年前那场火是我放的,你娘是我烧死,你是被我毁容,你弟弟是被我推进池塘淹死。你如果一直那么愚笨也就算了,可是这几年皇权宫斗的洗礼,你越来越厉害了。你越厉害,我就离死越近,所以,我只好先让你死了。”叶婉柔一字一句,蛇蝎心肠。


叶慕兮从来没有怀疑过叶婉柔,这一刻陡然知道真相,心如刀割,几乎发狂。


“我要杀了你!叶婉柔,我要杀了你!”叶慕兮撕心裂肺一声怒吼,脸上的面纱跌落,一张满是疤痕的脸,格外可怖。


她娘亲弟弟惨死,她却和害死他们的女人做了一辈子的好姐妹。可笑!可恨!可悲!



“徐妃,你怎么还没将她处死。”正在此时,门外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一个穿着明黄色锦袍的俊美男人走了进来。


正是太子殿下皇甫晟。


“殿下,我爹没有谋反,凌武侯府没有谋反。我爹是冤枉的,是被徐琼莹和徐家陷害,殿下明察!”叶慕兮一看见皇甫晟,眼中燃起一丝希望,扯着他的袖摆言辞恳切。


皇甫晟厌恶的扫了一眼叶慕兮丑陋的脸,一脚将她踢开,冷漠说道,“叶凌霄手握兵权,现在没有谋反,但得知你的死讯会不会谋反?本宫不想冒险。如果他不是你爹,倒是一把冲锋陷阵的好刀,可惜了。”


叶慕兮被他踹的摔倒在地,一脸震惊,“你……你说什么?你是什么意思?”


“殿下明日登基,就你这样的货色也想当皇后?自然是要处死你了。所以你也别怪殿下狠心,你们凌武侯府满门,都是因为你才死。谁叫你是叶凌霄唯一的爱女,不先杀了他,到时候他再给殿下添乱,那可麻烦了。”徐琼莹挽着皇甫晟的胳膊,阴阳怪气说道。


叶慕兮疯狂摇头,不敢置信,“我不信!晟郎,你不是这样的人,你跟我海誓山盟,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


“闭嘴!”皇甫晟愤怒打断,厌恶说道,“当初为了皇位,不得不娶你这个丑女,本宫已经恶心的要吐了。隐忍几年,终于等到明日登基,一刻也不想再忍,现在就要你死!”


叶慕兮因大火毁容,自闭懦弱,是皇甫晟用爱情打动了她。她深爱皇甫晟,不顾爹爹反对毅然嫁他为妃,绑上整个凌武侯府为他争夺皇位。


没想到他登基之日,就是她全家抄斩之时。以前他娶她,只是为了兵权。如今他已经君临天下,不再需要这个丑陋的太子妃,也不需要凌武侯府。


兔死狗烹,过河拆桥。


可笑她爱了他一世,最终落到如此境地。


叶慕兮心痛至极,呕出一口心血,仰天惨笑,“我丑,所以我就该死,我全家就该死。我凌武侯府为你浴血奋战,我为你不顾一切,你只是嫌弃我丑就要我死,就要处死我全家。皇甫晟,你好狠的心!是我瞎了眼,我对不起我爹,对不起凌武侯府满门……”


皇甫晟眼眸一寒,冷酷说道,“徐妃,用最残忍的手段弄死她,本宫不想再看见她,也不想这个丑妇死的痛快。”


“太子放心,臣妾明白。”徐琼莹盈盈一拜,转身望向叶慕兮冷笑一声,“叶慕兮,就你这张脸还想当大乾的皇后,殿下怎么能给列祖列宗蒙羞。来人啊,殿下不想看见她,先剥了她的脸皮。”


几个侍卫冲上前把叶慕兮按住,她一个饿了三天的弱女子根本无法挣扎,锋利的刃口割开额头的皮,顿时鲜血淋漓,一片模糊。


“啊!”叶慕兮一声惨叫,疼的几乎昏厥。


徐琼莹冷冷说道,“拔了她的舌头,免得惨叫声污了殿下的耳朵。一刀刀削肉,要是她死的快了,我拿你们是问!”


“娘娘放心,小的们一定让丑妇求死不能!”


叶慕兮舌头被拨口不能言,一双眼睛恨恨的瞪着眼前三人。


最好的姐妹害死她娘亲和弟弟,最爱的男人杀了她全家,她真是太蠢了,被所谓的姐妹情谊和爱情蒙蔽,好恨好恨,悔不当初。


爹,娘亲,弟弟,对不起,都怪我,可恨我时至今日才明白小人真面目。


皇甫晟,叶婉柔,徐琼莹,这笔账,她记住了。就算是死了也要化作厉鬼报仇!


一股滔天恨意,怒冲云霄。六月飞雪,天地同悲。


“三夫人,老太君那里还等着,你不快点把四小姐弄醒,到时候老太君怪罪下来,你们谁都承受不起。”一个嚣张的声音说道。


“你好没道理!慕兮跌落池塘,现在昏迷不醒,怎么能去拜见老太君。”一个柔弱的声音,却透着一丝坚定。


另外一个声音劝道,“夫人,您就一盆水把四小姐泼醒吧。不然到时候整个潇湘苑都得跟着受罚。”


“谁敢泼!慕兮再怎么也是叶府的四小姐,你们敢反了不成?”柔弱的声音维护说道。


那嚣张的声音不屑说道,“来人!把三夫人拉开,其他人帮四小姐清醒清醒,天知道她是真昏迷还是假昏迷。”

叶慕兮只感觉头疼欲裂,耳边吵吵嚷嚷的声音熟悉又陌生,抬起仿佛千斤重的眼皮,入眼就看见一盆水正要向自己脸上泼来。


叶慕兮伸手一挡,那盆水顿时打翻淋在端水的婢女身上。那婢女惊叫一声,其他人纷纷围了上来。


“看吧,我就说四小姐在装病。赶紧起来,老太君那里可耽误不起。”桂姑冷笑一声,对叶慕兮没有丝毫的尊敬。


林明玉展颜一笑,将床上的女儿揽在怀里,“慕兮,你可算是醒了,吓死娘了。”


“四小姐明明没有昏迷,却故意淋了奴婢一身,四小姐也太过分了吧。”刚才被淋了透彻的婢女抱琴,抱怨说道。


叶慕兮的视线挨个儿扫过去,娘亲林明玉,丫鬟抱琴,管事桂姑?


这里是哪里?为什么我会看见她们,娘亲不是早就死了吗?幻觉?


不,不是幻觉,很真实,而且现在发生的事情如此熟悉。


过了好一会儿叶慕兮总算是反应过来。她竟然没死,重生到了五年前。时隔多年,物是人非,叶慕兮足足过了一刻钟,才弄清是怎么回事。


五年前,她年方十五,还不是凌武侯嫡女,只是江州叶家排行第四的嫡小姐。她的爹爹也就是未来的那位凌武侯,是叶家上一辈的老三,自幼从军,传闻已经死在战场。但是叶慕兮知道,一年之后爹爹就会回来,且因战功封侯,而她也因此成为侯府嫡女。


爹爹现在因军事机密重任而诈死,所以大家都以为他已经去世。此时此刻,整个大乾王朝除了皇帝,也就只有叶慕兮这个重生者知道叶凌霄还活着。


而她的娘亲林明玉,却是罪臣之女。因为爹爹“已死”,娘亲又是罪臣之后,叶家三房在叶家地位卑微,她这个嫡四小姐比庶女的待遇都差。


叶慕兮有一个一母同胞的弟弟,自幼先天不足,差点夭折。为了续命,林明玉带着幼子去终南山养病,年幼的叶慕兮因此被寄养在叶家大房。


叶慕兮在大房刻意的教唆之下,亲近大房,不喜欢林明玉。认为她偏心弟弟,不要自己这个女儿。


把幼女丢在家族,林明玉也很愧疚,可是大家族规矩森严,她不能带着叶慕兮一起去终南山。


林明玉回来后尽量补偿女儿,叶慕兮却根本不买账。直到后来潇湘苑起火,林明玉为了救叶慕兮而死,叶慕兮才后知后觉娘亲对她的感情,但那时悔之晚矣。


叶慕兮的脸,就是在那场火灾里毁容的。对,那场火,就是叶婉柔放的!


叶婉柔!叶慕兮眼中一抹寒光凛冽。




勉强压制住心中的恨意,叶慕兮握紧拳头。


此时她还没有毁容,娘亲弟弟还活着,她还没有遇见皇甫晟,还没有成为侯府嫡女,还没有去京城。


老天有眼,让她重活一世,她定然好好保护自己的亲人,不留遗憾。


前世的仇人,她必然一个个手刃,绝不放过!


“四小姐,你发什么呆?赶紧走吧。”桂姑不耐烦的催促。


叶慕兮回过神,皱着眉头看了桂姑一眼没说话。


桂姑掌管着西四院的一应调度,是大房跟前的红人。如果她是侯府千金,可以直接收拾这个以下犯上的刁奴。但以她如今的身份,还得罪不起。


“桂姑稍等,我换一身衣裳,娘亲留下帮我,其他人都下去吧。”叶慕兮淡淡说道,不骄不躁。虽然她前世贵为侯府千金,但如今只是个不受宠的四小姐,还把自己当侯府千金,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低调隐忍,徐徐图之。


桂姑嫌弃说道,“赶紧的,尽快。”


其他婢女也跟着出去了。


“娘亲。”叶慕兮望着旁边的素雅妇人,强忍着心中的激动,眼眶还是忍不住红了。


那场大火之后,她后悔自己从未在林明玉生前喊过她一次娘亲,悔的在她坟头喊了一夜,可终究是不能挽回了。


天可怜见,让她重活一世,再与亲人重聚。


“你……你喊我什么?”林明玉惊喜说道,不敢置信。她知道叶慕兮被大房教唆根本不认她,从没给她一个好脸。


叶慕兮心里一酸,“娘亲,女儿不孝。”


“哎,我的乖女儿。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林明玉红了眼圈,满是欣慰。


叶慕兮说道,“娘亲,等会再跟您细说。我现在要先去拜见老太君,多谢娘亲帮我准备的刺绣。”


她已经记起了今天这一出是怎么回事。五年前,她居于江州叶家。叶家是江州当地豪族世家,这一代的千金们出类拔萃。叶家四房共有五位嫡小姐,两位庶小姐。


半月前老太君来了兴致考校诸位小姐们的女红,今天就是验查刺绣成果之日。


叶慕兮的女红不好也不差。不过叶婉芙担心自己女红太差被老太君责骂,故意让叶慕兮做的差一点,法不责众,有难同当。


叶婉芙是叶婉柔的亲妹妹,她们两姐妹是大房的嫡小姐,叶慕兮因为自幼养在大房,很听她们的话。


前世的叶慕兮被叶婉芙欺骗,自以为姐妹义气,故意做了一个很差的绣品。


倒是娘亲林明玉担心她被老太君责骂,替她做了一个绣品让她应付交差。林明玉女红出色,师从一位宫廷绣娘。偏偏前世的叶慕兮讲义气,直接拒绝了林明玉,还挖苦林明玉作弊,非淑女所为。


结果叶婉芙早就请人代做了很好的绣品,五位嫡小姐只有叶慕兮的不堪入目。而且非常不巧的是今天叶家还来了客人。


老太君邀请客人一起品鉴叶家后辈们的绣品,本来是想炫耀叶家小姐们的优秀,没想到被叶慕兮丢尽颜面。


老太君一怒之下,把叶慕兮打了二十大板,禁足三个月,自此再不喜欢她。


今日叶慕兮和叶婉芙本是一起去拜见老太君。在路上,叶婉芙故意绊了一跤将叶慕兮摔进池塘,婢女们不肯下水,只有娘亲林明玉奋不顾身把她拉了上来。


而叶婉芙之所以这样,就是想让叶慕兮迟到,给老太君一个坏印象。


叶慕兮呛水昏迷,前世就是在桂姑的安排下,抱琴一盆水把她淋醒。而今生,从这里开始不一样了。


可笑她前世被所谓的姐妹情深糊了心,这么简单的伎俩都没看出来。


“慕兮,你……你愿意用娘亲为你准备的绣品了?”林明玉开心说道。昨天叶慕兮还骂她作弊上不了台面,让林明玉好一阵伤心。


“娘亲,您之前为我准备的那个绣品女儿先谢过了,不过我要挑一个最好的绣品。娘亲最拿手的是双面绣,请给女儿一个吧。”叶慕兮浅笑说道。


林明玉担心说道,“慕兮,不是娘亲不给你。而是以你现在的水准,不会双面绣这种高明的技巧,只怕一眼就会被老太君看出不是你亲手绣的。为你准备的这个绣品虽然不出挑,但是娘亲学着你平常的针脚做的,绝对不会被人怀疑。”


拳拳母爱,这偌大的叶宅,也就只有林明玉对叶慕兮一片真心,偏生她前世瞎了眼竟然不肯认自己的娘亲。


今生,绝不会了。


“娘亲,女儿自有打算,还请娘亲把您的双面绣挑一副给我。”叶慕兮坚持说道。


林明玉性子柔弱,一向不会拒绝叶慕兮,只好说道,“好,我这就给你一副双面绣品,要是真被老太君拆穿,你就说是出来匆忙拿错了。”
“谢谢娘亲。”叶慕兮唇线微微上挑。


重生一世,她如果不好好把握这次机会,那就真的蠢的无可救药了。当着客人的面,老太君是绝对不会拆穿让外人看笑话的。


但,肯定会有人忍不住拆穿,叶慕兮就等着她们跳出来,她早已准备好后招。


她们想坑自己,倒是要看到底谁坑谁?


不一会儿,林明玉就拿了一副双面绣品给叶慕兮,叶慕兮也已经换好了衣服。刚才落水浑身湿透,现在换了一身素净的长裙,清爽多了。
“磨磨蹭蹭半天,好了没啊?”门口的桂姑不耐烦催促。


抱琴直接走了进来,不悦说道,“四小姐,您怎么还没出来,可让奴婢好等。”


叶慕兮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是叶慕兮的大丫鬟,前世叶慕兮待她不薄,直到后来发现那场大火就是她放的。


如今看来,大火是叶婉柔指使,她就是大房的眼线。


“是吗,你等烦了,那就不用跟我去了。”叶慕兮冷淡说道。桂姑她暂时不能动,但抱琴还能收拾。


抱琴一愣,“小姐,您怎么这么跟奴婢说话?”


“主子怎么跟奴才说话还要你教我了?”叶慕兮眸光一冷。


叶慕兮不再看她,视线在屋中扫了一圈,随手点了一个婢女说道,“宛秋,你跟我去。”


那被点名的婢女惊喜福身,“奴婢遵命。”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