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手艺】“金剪刀”:旗袍背后的故事

常熟日报服装城特刊2018-03-12 20:49:07

张爱玲说,“衣服是一种言语,随身带着一种袖珍戏剧……贴身的环境——那就是衣服,我们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正如《倾城之恋》里,白流苏脱下那件月白蝉翼纱旗袍,仿佛是被月光浸透了。每件旗袍的背后,哪怕一针一线下的纹样,哪怕是不起眼的一粒盘扣,都有着一个个故事。诚然,张爱玲爱穿旗袍,但并不赶时髦,而是自己画出旗袍样式,交给造寸时装店裁制。

彼时的上海造寸时装裁制是量体裁衣,私人订制。身在现代化的常熟,像造寸时装制裁这样的手工裁缝店已经很少了。但在金剪刀,你也可以同金剪刀的纹样设计师阐释自己心仪的花纹,他们“嗖嗖嗖”几笔,设计出几个纹样,供你挑选。

来到金剪刀二楼的工作室,简单的绣花机和工作台拼在一起,上面堆着一些绣花用的工具和一些半成品。一旁坐着正在手工缝纫的老阿姨介绍说,这里就是诞生旗袍纹样的地方。见到王明华时,她恰好从更衣间走出来。一袭紫红色的丝绒旗袍,真丝袖飘逸的拼接增添了一分灵动。虽然没有化妆,随意挽起的发髻反而显得更加优雅。她坐到工作台前,摊平绣面,用竹绣绷固定好,随后娴熟地捏起绣针,在针鼻里穿过粉红色的丝光线,迅速地绣起来。这种姿态,大抵叫做徐徐款款,用在这里正是再合适不过。她一边绣,一边低着头说:“没什么好奇怪的。刺绣是一种姿态,我喜欢穿着旗袍做女红,仿佛是旧时光里的女子。我非常喜欢这种感觉。”看着绣面上的桃花图,总觉得在哪见过。《诗经·桃夭》中的手绘插图不正是绣面上桃花的纹样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适其家”,王明华听到这样一句,激动地从椅子上蹦起来,“还是你了解,还是你了解啊”。她仿佛遇到了知音,“这幅桃花图的手稿是她设计的,等绣好后,要用电笔把纹样烫下来,再把它们绣到粉红色的锦缎小袄上。”

王明华18岁那年便拜师学苏绣手艺。俗话说,干一行恨一行。她坦言,本身自己是外向的性格,针线活是她的爱好,这三十五年来,她反而越来越喜欢这行手艺。在金剪刀里,像她这样的手工艺师,还有很多。王明华一边展示着纹样,一边介绍,“苏绣的种类,最简单的是平绣,复杂一点的有立体绣、车割绣、盘绣、手工抽丝等等。”像她前几天做的红梅花开纹样就是立体绣中的一种。完成这样的纹样,要很多工序:首先要在稿纸上画出红梅花开的草图,构思好图案的走向和拼接方式,色彩的搭配等等;草图通过之后,再用机绣和手工绣相结合的方式,绣出一片片单薄的花瓣,用电笔烫下花瓣;再用这些琐碎零星的花瓣依次叠加,最终才能形成立体饱满的花瓣。王明华自豪地说,“你听着很复杂吧,其实这还不算圆满。”接下去最难的就是把这些立体的花瓣拼接到旗袍上,如何让这些花瓣拼出来逼真生动,这就得考验纹样设计师的真功夫了。这需要一个纹样师的工作经验和日常生活中的细致观察。“我常常会去看自然之中的花卉,看它们含苞待放时的样子,刚刚盛开的姿态,以及竞相开放时花瓣呈现出来的形状,这样才能组合出好看的纹样。旗袍的纹样大多源自吉祥如意的植物鸟兽,所以平时也需要多看多观察。”静观红梅花开图,可以看出在拼接盛开的红梅时,王明华在外围用大瓣,向内依次递减花瓣的尺寸,错开一些花瓣的位置,里面用深色的花瓣,外围用浅色的花瓣……林林总总,一朵朵娇艳的红梅跃然于眼前。做这幅红梅花开纹样,王明华用了整整三天时间。这仅仅是用普通的丝光棉线做的旗袍刺绣,如果用蚕桑丝线去做,工艺更加考究,手法轻重也会大有不同。对于初学苏绣的新手来说,完成这样的红梅花开立体绣品,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最终的成品还未必会有令人满意的效果。

除了大幅的苏绣,小巧的盘扣可以说是旗袍中最精妙的地方。王明华的右手边坐着一个正在做盘扣造型的师傅——张建良,他做盘扣做了三十多年。张建良说,盘扣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明代,那时候的大多在不明显的位置,起着装饰性作用。明朝万历以后,高领女装有了金属制的领扣。由于盘扣比带子更加方便,到了清代,不管男款、女款,还是孩款服装上,盘扣被大量使用,并很快取代带子成了固定衣襟的主要方式。那时候并没有什么专门加工盘扣的地方,裁缝在设计制作服装的时候,会把盘扣看作服装的一部分。清代民国时期,盘扣有着不同的品级,在制作上也有着有严格的规定,且随着面料的变化,样式也更加丰富:桃形、花状、字体、动物、日月星辰……大千世界中的万物,无一不能成为盘扣的形状。此时,夏师傅正用针线拴住铜丝,穿过预先制作好的盘扣布条完成牙子。然后,他把做好的牙子,按照事先设计好的图案去折,时不时要在对折处用钳子掐一下。他说,这样能缝得更结实,也更细腻美观。接着,他将牙子用四股线缝好,上下都缝得很紧实,顺便要把向上部分的线迹处理好,不能露出线迹,这样便把凤尾花形的盘扣大体上便成形了。至于扣子部分,有的是结状,有的是球状,制作的方式也迥然不同。张建良用五六分钟,就做好了一个盘扣。其实旗袍并不是只有一种韵味,密密的盘扣,像一把把锁,把美丽藏起,却又明明白白地显示着它的独特韵致。

临走前,王明华说,“美的东西,要以美的心态去做,做出来的东西,你会发现它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