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这声音里的钩子大学生根本把持不住

楼主:万万的小宇宙 时间:2018-11-12 22:01:26



摇滚乐是一个充满魅力的混合乐种,融合了许多的西方流派,蓝调,爵士,民谣。


摇滚乐往往秉持着叛逆与鲜明的态度,因而,摇滚自诞生之初,就代表了一种生活观念。


摇滚,不是一个年轻的流派。


重金属,工业金属,朋克,前卫金属,后摇滚等,不同的表达主题和表现手法,和几十年的发展,摇滚体系渐渐庞大。


优秀摇滚乐的歌词似乎随便拿出一句都是经典。


“真的无法想象,九十年代的歌手都经历了什么,写出的歌像诗歌,又像是墓志铭。”


自从八十年代中期,西方摇滚音乐由非官方的途径传入中国,本土的摇滚乐队也开始野蛮生长。


如果按照道家五行系统观念将泛摇滚代表人物分类,郑钧是金,朴树是木,李健是水,汪峰是火,许巍是土。那,崔健就是盘古,开天辟地第一人。


这篇小文章,介绍一下崔健。


PART1 -是诗歌也是墓志铭。


崔健,1961年在北京的一个朝鲜族家庭出生。


他的父亲是专业的小号演奏者,母亲是朝鲜族舞蹈团的成员。


1975年,崔健开始学习吹小号,20岁,称为北京爱和管弦乐团的专业小号演奏者。


在乐团的期间,崔健成为Simon&Garfunkel和Jhon Denver的狂热粉丝,迷恋摇滚乐的他,开始学习吉他演奏。


S&G是一支美国男声双重唱组合。1965年,Simon & Garfunkel凭借着一曲《The Sound of Silence》迅速走红。而2年后,为经典电影《毕业生》配唱插曲进一步成就了他们的辉煌。 2003年,Simon & Garfunkel获得了格莱美终身成就奖。



1984年,崔健与其他来自背景歌舞团的6位音乐人/演员,文博,刘元,杨乐,安少华,周晓明,李秀利,成立“七合板乐队”。


取名“七合板”,意在“7个人都粘合在一起,谁也离不开谁。”


乐队主要演唱欧美流行曲。


这一年,崔健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专辑《浪子归》。

.

“光阴匆匆似流水, 它一去不再回。”


“我要骑在那骏马上, 把时光紧紧追。”


崔健轻柔的旋律搭配黄小柔的诗歌一般的词,使得崔健开始摆脱了“西北风”的大众印象。


电视剧《嗨老头》大结局黄磊拿着吉他演唱的就是这首歌。


这张崔健没有参与歌词制作的专辑虽然不被认为是真正意义的摇滚,但却是摇滚乐在中国落地的第一颗种子。


崔健的歌可以是破碎疯狂,也可以是浪子的风中诗。


1985年,崔健发行了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首原创作品,《艰难行》,收录在《梦中的倾诉》。


“甲壳虫”,“滚石”,“Talking Heads”等乐队催化了崔健的创作出第一首摇滚RAP《不是我不明白》,这首歌被收录在1989的专辑《新长征路上的摇滚》。


音乐生涯的早期,村建就开始涉及相对严肃的内容。这使得它的作品在一堆表述浪漫梦想的流行歌曲中显得发人深省。


他敢于展示一些敏感的内容,对于当时那些经历过特殊时期的年轻一代,他的创作被视为一种唤醒心灵的力量。


他音乐中的朴实自然更是中国其他摇滚乐手无法比拟的。


PART2 -这首歌应该全部打马赛克,不然,大学生看了根本把持不住。


国际和平年百人音乐会上,25岁的崔健一身军装,上台演唱了他的新作,《一无所有》。


“脚下的地在走,身边的水在流。”


这首歌,砸向当时台下那些青年人的迷茫人的大脑,像一记重锤。


因为这首歌,这个背着吉他,一高一低的裤脚的人,在那个年代疯狂走红,无数青年在校园里弹唱他的歌。


据说,这场音乐会的嘉宾领导称之为,“妖魔鬼怪”,可以想见,现场的听众有多疯狂。


28年之后,马年春晚曾经邀请崔健登台献唱,因为不同意修改歌词和换歌,这个节目没有过审,崔健主动放弃了春晚。


1987年,他翻唱《南泥湾》触动一批人。


1990年,崔健加入亚运巡演。


这场以亚运会募捐为名的演唱会因为崔健的存在而变得疯狂。


在成都的演唱会上,崔健压轴演唱《南泥湾》,一名姑娘冲上舞台,狠狠亲了崔健一口。甚至现场维持秩序的女警察都和人群手挽手,“疯了一样”。当时,有人评价,“成都疯了”。


在相对内敛的西安,台下的女大学生们都超级疯狂。一名女生甚至喊哑嗓子,一个星期才恢复。


那位成都强吻的姑娘后来成为了“成都摇滚教母”,赞助新生代摇滚乐队演出。


那位西安妹子,被崔健点燃了艺术向往,选择了退学,考取艺术学院。后来改了名字,演了一部经典的古装喜剧,塑造了“佟湘玉”这个角色。


由于他的歌太具有煽动性,青年人听了根本把持不住。崔健陷入了被“封杀”的状态。


封杀意味着难以拿到北京大型演出的批文,也无法出现在电视上。


北京的演出禁止之后,各地的演出商也在观望,几乎没人敢请他了。


1991年,广州商人大胆请他演出,才慢慢的有外地演出活动找他。


在北京,崔健仍然只能在酒吧或者迪厅地下演唱。


甚至在93年,有人在央视看到内部指令,“禁止崔健登央视”。


后来,2005年,崔健在北京首都体育馆举办了大型演唱会,“阳光下的梦”,主题颇具玩味。这距离他亚运巡演,过了15年。


最近一次看到崔健的表演,是某一年的歌手,他给谭维维帮帮唱。


崔健穿着普通的T恤,带着白帽子,拿着吉他,唱他的《鱼鸟之恋》。


弹幕里,有人调侃,崔健老了,跟不上谭维维的高音。


谭维维,穿的很简短,脸上特意加了不可描述的红。


“海面像个朦朦胧胧的大大的床。”


色气满满的表演,完全是,江湖客遇见窑姐儿,真的应该全程打上马赛克。


PART3 -天空很大,鸟很少


90后喜欢,崔健,这件事本来不足为奇。


被禁止,某种层面而言,是一种没有授予仪式的荣耀。


天空还是那个天,甚至更大,鸟很少。那些“求生欲”强烈的带着面具的鸟,都飞不起来。


如果今天的人们听崔健仍然可以获得力量,算不算是社会的不幸。


“想当年,桃花马上威风凛凛。”


马桃花的第一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