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奈何桃花笑春风》阎清鸣 应雪桃 txt下载 完结文 全文阅读

楼主:阿梦书屋 时间:2018-11-07 17:50:06

第1章 蛇蝎心肠   已是深冬,茗心殿内没有置办烤火炉。今天是新皇登基的日子,宫人们纷纷去了前殿候着。应雪桃依偎在母亲的怀抱中,瘦弱的身躯瑟瑟发抖:“母后,父皇他……是不是不在了?”王皇后披散着长发,面容无比憔悴。前殿的礼乐声结束了,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去见先皇了。只是她还放心不下,怀中年仅十六岁的小女儿。寝宫的门被人推开,凛冽的寒风涌了进来。阎清鸣身着一袭尊贵的明黄色龙袍,棱角分明的俊脸上,利刃般的眸光令人胆寒。“皇后娘娘,好久不见。”他冷声开口。王皇后一个哆嗦,拉着应雪桃跪在了地上:“罪妇王氏自知罪孽深重,恳求皇上赐我一死,但请放过我无辜的女儿!”“无辜?”阎清鸣饶有兴趣地揣摩着这两个字,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三年前你王氏一族精心设计,害我阎家被满门抄斩之时,可曾想过什么叫无辜?”王皇后十指紧紧抠住掌心,只能不停在地上磕头恳求。应雪桃见母亲额头上有鲜血,当即被吓坏了,哭着想去阻止她。阎清鸣看了德公公一眼,后者立马将应雪桃架去了偏殿。随着一声尖锐的召唤声,又有一名小太监进入殿内,手中提着一只大竹笼。那笼内装着的,是蝎子与黑蛇。“我倒想看看,你这毒妇的心肠,是否毒得过蛇蝎。”阎清鸣冷声吩咐德公公,“留她一条命。”德公公惊恐地点头,皇上这是想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另一边,应雪桃被关在偏殿里,听见主殿内传来母亲的惨叫声。她一双杏目通红,用手拼命拍打房门:“母后!你们放我出去,我要见我母后!”门开了,她不顾一切地冲出去,撞入了阎清鸣的怀中。“你这个谋朝篡位的逆徒,你会有报应的!”应雪桃撕心裂肺道。“哼,生在帝王家,才是你的报应。”阎清鸣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对上她倔强的目光,冷冰冰道,“朕初登基,不想徒增杀戮。你既然是前朝的公主,朕定会好好待你。”阎清鸣拔出一把匕首,锋利的刀刃抵在应雪桃的脖颈处。刺骨的冰凉让她浑身发抖,她闭上眼睛,当下以为他要杀了她。可是下一秒,那把匕首一路向下划开了她的长袍,挑开了她单薄的衣襟。少女洁白的身体暴露在他眼前,阎清鸣欺身压去。应雪桃挣扎着,却终究太过柔弱,根本无法阻止他的肆意掠夺。这一夜,偌大的茗心殿内充斥着两个女人的惨叫声。应雪桃流干了眼泪,记不得自己最后是怎么晕过去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接到圣旨:“前朝公主应雪桃,风情万种,深得朕心。从今日起封为侍寝宫女。”这道圣旨字字像是鞭子,狠狠抽在了她的身上。她贵为前朝公主,如今却沦为宫中最低贱的侍寝宫女。一旁的贴身丫鬟莲儿以泪洗面。应雪桃不为所动,德公公皮笑肉不笑道:“应雪桃,还不快接旨?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该为主殿那位想想吧。”                                                                        

第2章 忍辱负重   “母后……”应雪桃浑身一颤,昨夜母亲的惨叫声又回响在了耳边,“你们对我母后做了什么?!”她红着眼眶想要冲出门,德公公命人将她拦住,毫不客气道:“哼,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这就去回了皇上。”莲儿赶紧上前拉住她,声泪俱下:“公主,皇上要是生气了,肯定会处死娘娘的!”莲儿说得没错,阎清鸣就是个魔鬼,他杀死了父皇和众多兄长。她现在只有母后一个亲人了,她必须要保全她……“等等……”应雪桃扑通一声跪下,将额头紧贴在地上,“我接旨。”当天下午,有嬷嬷前来带走了应雪桃。她现在是最低贱的侍寝宫女,除了皇上召见之外,都得和宫女们一起干活。应雪桃和莲儿一起,被分派到了浣衣坊,清洗嫔妃们的衣服。她十六年来从没干过这种粗活,冰水浸泡着手指,不到半个时辰就生出了冻疮。莲儿心疼主子,扶她先去一旁休息。没想到被管事的嬷嬷看见了,嬷嬷手持藤条,猛地抽在了莲儿的身上:“贱人,居然敢偷懒!”嬷嬷抽完一下还想继续,应雪桃挡在了莲儿跟前,皱眉道:“你好大的胆子,不许你打她!”“敢对我大呼小叫,你还以为自己是公主啊?不过是个下贱胚子,靠着爬上龙床苟延残喘。皇上让你侍寝,你还真当自己是主子!”嬷嬷气得吹鼻子瞪眼,扬起藤条抽在了应雪桃的背上。她咬牙强忍着疼痛,感受到后背的衣衫都破了。嬷嬷不解气,藤条一次又一次落在她的身上。莲儿见状推开应雪桃,上前和嬷嬷扭打在了一起。不一会儿,听到呼救声的宫女们赶来,将莲儿和应雪桃绑了起来。“给我扒了这个贱婢的衣服,丢进水缸里!让她泡上一夜,好好清醒清醒!”应雪桃好歹侍寝过,嬷嬷不敢对她太过分,便将气都撒在了莲儿身上。莲儿很快被扒光了衣服,丢进了寒冬的冰水缸中。应雪桃被宫女轰出了浣衣坊,她的模样狼狈到了极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是她连累了莲儿,她要救莲儿,她不能让她死……她跌跌撞撞地在皇宫内奔跑,宫人们自然不会帮她伸冤。不知不觉间,应雪桃跑到了御书房前。德公公见到她这副模样,得知她要见阎清鸣,就想打发她走。谁料应雪桃含着眼泪,扑通跪在了殿前,高声喊道:“我要见皇上!”“来人啊!快把她给我拖下去!”德公公吓了一跳,赶紧吩咐侍卫。可过了几秒钟,身侧无人回应。德公公正想继续呵斥,余光瞥见那身明黄色的龙袍,当即跪了下去,嗓音颤抖道:“皇上,奴才该死,叨扰了皇上批阅奏折……”阎清鸣面色沉静,一双眸子冷若冰霜。这个女人的身上流着令他憎恨的血液。他没杀她已算开恩,没想到她还敢出现在他面前。        

第3章 温泉浴   修长的双腿一步步迈向她,应雪桃抬起头,求他:“皇上,我求你放莲儿出宫。她不过是个前朝宫女,她什么错事也没做过……”她来见他,就是为了替一个微不足道的宫女求情吗?还真是有意思,她们王氏一族,倒是都擅长惺惺作态。“我?”阎清鸣眯起眼睛,冷笑着问德公公,“你没有宣达朕的旨意吗?”“奴才今日白天已经去过茗心殿……”德公公忐忑地望向应雪桃。应雪桃明白了阎清鸣的意思,攥紧了手指,咬着嘴唇改了口:“臣妾恳求皇上……”话没说完,便被阎清鸣捏住了下巴。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幽幽笑道:“只有朕的嫔妃们才能自称臣妾。”她算不得是他的女人,哪怕和他共度过一夜,也不过是皇宫里受人欺压的奴婢。甚至连浣衣坊的嬷嬷,也可以随意抽打发落她。应雪桃的眸色中闪过绝望,自从父皇被杀的那一天起,她已没了公主的身份与尊严:“贱婢……恳求皇上放过莲儿。”阎清鸣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一些,他锐利的目光飞快扫过应雪桃的后背。单薄的衣衫已经破了,隐约可见被藤条抽得泛红的娇嫩肌肤。他的唇角弯出妖孽的幅度,映在应雪桃的黑眸中,好似要食人的魔鬼。阎清鸣的大手抓住了她的胳膊,轻而易举地将她给拽了起来:“朕乏了,要想救你的婢女,就好好伺候我沐浴。”他带着她去了云水池,温泉水冒着热气。应雪桃为阎清鸣宽了衣,他在进入池中之时,顺势搂住了她的腰,将她一并拽入了温泉水中。“你想干什么?!”应雪桃倒吸了一口凉气。阎清鸣很快掐住了她的脖子,像是疯狂的野兽般,扯开了她破破烂烂的衣服。他的表情虽然在笑,眼中的怒火却在燃烧:“应雪桃,不是你来求我的吗?”他的手撩起热水,动作粗暴的抚摸着她伤痕累累的后背。带着盐分的温泉水接触到皮肤,难以忍受的刺痛让她浑身发抖。是啊,现在只有他才能救莲儿。她失去的已经够多了,只要能保全身边的人,她什么都可以牺牲。“如果折磨我能让你解恨,那么我愿意代父皇母后受过。”应雪桃的身材消瘦,可一双眼睛倔强得很。她咬住樱桃般的薄唇,唇瓣渗出了丝丝鲜血,也没有叫出声来。这个表情在阎清鸣看来,无疑是对他莫大的挑衅。回想起昔日阎家被灭门的画面,他怒不可遏。阎清鸣倏地按住了她的肩膀,将她按倒在了池中。应雪桃的身体完全浸泡在了水里,热水浸入了她的口鼻,让她有了片刻窒息的错觉。几秒钟之后,她的头发被人给揪了起来。赤裸的身体在瞬间被贯穿,有人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应雪桃绝望地睁开眼睛,听见阎清鸣在冷笑:“应雪桃,朕心中的恨,这一生也解不了。我要让那个昏君在地底,看着你们母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第4章 芸妃     眼泪跟断了线的珠子般往下掉,温热的水蒸汽模糊了她的视线。应雪桃几近晕厥,迷迷糊糊中好似看见了从前和父皇母后游览御花园的场景。那时父皇说会保护她一辈子,他日亲自为她挑选如意郎君。可是现在,她只恨父皇的一辈子太短暂,而自己的一辈子却太漫长。要不是母亲还被囚禁在茗心殿,她恨不得即刻了结这一生。阎清鸣折磨了她许久,应雪桃渐渐放弃了挣扎,如同一滩泥般软绵绵地任他摆弄。他突然就失去了兴趣,嫌弃地将她扔回了池中。他独自走出云水池,等候许久的德公公立马送上了披风。阎清鸣问他:“我让你找的人,现在找到了吗?”德公公暗自捏了把冷汗:“回皇上,还没有。奴才跑遍了御膳房,也没查出您要找的那位宫女……”“继续找,就算翻遍整个皇宫,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阎清鸣回忆起三年前的那抹倩影,厉声吩咐道。——————应雪桃最后是裹着被子,被太监们给扛回偏殿的。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得知了莲儿被冻死的消息。应雪桃痛不欲生,加上被温泉水灼伤后背,足足在床上躺了七天。七天之后,德公公前来探问她的病情,顺便宣她去吴太后寝宫觐见。吴太后是先皇的妃子,因为从前对阎清鸣有恩,如今被封了太后,特许她和三岁的小女儿住在太宁宫。前朝未灭之时,吴太后宅心仁厚,一直很宠爱应雪桃。如今听说了她的遭遇,吴太后更是倍感唏嘘。太宁宫里,吴太后望着跪在殿下的瘦弱少女,轻声问道:“我这儿还缺个伺候的婢女,你可愿意来我宫中当差?”应雪桃明白她的好意,含着眼泪谢恩:“奴婢谢太后。”有了吴太后的照应,应雪桃在太宁宫的日子还算好过。这天她正在后厨烧水,芸妃来太宁宫给吴太后请安。胡嬷嬷命应雪桃沏茶,她端着茶盘进入殿内,看见穿金戴银的芸妃轻蔑地扫了自己一眼:“听说太后今日新添了一位婢女,还被皇上宠幸过。”吴太后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应雪桃上前请安。“奴婢见过芸妃娘娘。”应雪桃递上热茶。“看模样还真是个绝色美人儿,难怪皇上会一亲芳泽。”芸妃也没伸手接茶,话锋一转又对吴太后道,“太后娘娘可听说了茗心殿内那位前朝贱人的事?那屋子里全是蛇蝎,现在她那双眼睛已经被毒瞎了。不过皇上下令要留她的命,她现在活着定是比死了更痛苦。”应雪桃心尖一颤,猛地睁大了眼睛。手中的茶杯掉在了地上,砸了个粉碎。“母后……”她惊慌地往门外跑。阎清鸣竟然如此狠毒,她的母后还等着她去救她……“给我拦下这个没规矩的贱人!”芸妃怒道,门外的太监将应雪桃架回了殿内。身后有宫女踢中了她的腰,她的双腿跪在了碎瓷渣上,膝盖很快渗出了血。                                                                                                                    

第5章 溺亡     “啪”!一记耳光重重地扇在了脸上。“贱人,今日看在太后的面上,本宫姑且饶你一命!”芸妃赏了她一巴掌,碍于吴太后求情,挥袖气冲冲地离开了。应雪桃挣扎着起身,不顾膝盖处的伤口,哭着要去救母亲。吴太后怕她再惹怒了阎清鸣,令胡嬷嬷劈晕了她送回屋子疗伤。胡嬷嬷回来之时,呈上了一块碧绿的翡翠玉佩:“启禀太后,这是奴婢方才在应雪桃屋子里发现的。”吴太后接过玉佩,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图案,在刹那间想起了什么,惊讶地捂住了嘴巴。胡嬷嬷若有所思道:“太后,三年前救皇上逃出宫的那位宫女……”“把玉佩放回去,这件事先不要告诉任何人。”片刻的思虑之后,吴太后打断了胡嬷嬷的话,“真是冤孽,容本宫好好想一想。”————应雪桃这些天被关在太宁宫,终日以泪洗面。吴太后心疼她,决定亲自去见阎清鸣。只是她心中也没把握,如果阎清鸣得知了,应雪桃就是他要找的人,究竟会作出怎样的回应?吴太后前脚刚出太宁宫,小公主后脚便叫嚷着无聊。她很喜欢应雪桃,王奶娘便带着小公主去找她。“大姐姐,我们去踢毽子吧!你别老呆在屋子里,要是生病了,你的娘亲也会心疼的。”小公主缠着应雪桃,软糯的童言令她心尖一颤。她说得没错,在没有救出母后之前,她决不能倒下。应雪桃带着小公主去了花园,小公主认认真真地踢毽子。奶娘见她出了汗,说是要去端杯甜汤来。不一会儿,她正全神贯注地照顾着小公主,突然听见身后有窸窣的脚步声。应雪桃还没来得及回头,后脑勺被棍子敲了一下,两眼一黑晕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小公主不见了!应雪桃在花园里焦急地寻找,走到池塘边时,失声尖叫了起来:“啊……小公主!”小公主的身体就沉在池水中,早已失去了呼吸。————御书房里,阎清鸣见来人是吴太后,原本沉重的脸色和缓了一些:“太后怎么想起来见朕?”吴太后和他寒暄了几句家常,正欲将发现玉佩之事和盘托出。殿外冒冒失失冲进来个太监,哭哭啼啼道:“皇上,太后……不好了,小公主被应雪桃给害死了!”“你说什么?!”吴太后险些晕厥。阎清鸣的脸一沉,应雪桃,又是那个可恶的女人!他先前听闻吴太后有意照顾她,加上近来西域使臣来访,本想姑且让她好过几天。阎清鸣立马命人带路,陪着吴太后一并回了太宁宫。太宁宫的花园里,宫女太监们跪了一地,纷纷吓破了胆。应雪桃哆嗦着嘴唇跪在最前方,在她的身边是小公主面如死灰的遗体。吴太后扑到了小公主身边,惨叫着将女儿的尸体抱入怀中:“应雪桃,我好心待你,你竟因为嫉妒我女儿,做出这种忘恩负义之事!”“太后,我没有!是有人陷害我!”应雪桃解释道。阎清鸣锐利的目光扫了过去,幽幽道:“来人,把这个歹毒的贱人收押进刑房,由我来亲自审问。”                                                        

第6章 共享     黑漆漆的刑房里散发着恶臭,这里是皇宫最恐怖的地方,若不是还有狱卒时而巡视,应雪桃甚至以为自己到了地狱。她也不知被关了多久,隐约听见有脚步声靠近,低沉冷酷的嗓音响起:“让她清醒一点。”“哗!”夹带着冰块的水迎面浇来,她浑身一个哆嗦,猛地睁开了眼睛。紧接着,对上那双黑如墨潭的瞳孔,漩涡般吞噬着她。“现在知道什么是报应了吗?”阎清鸣穿了一身黑色的华服,刑房昏暗不明的烛火,将他映衬得犹如地狱中的阎罗。“我没有害死小公主!”应雪桃咬着嘴唇,声若蚊蝇道。“哼,还敢狡辩!看来你是还不够清醒?”阎清鸣怒喝了一声,吩咐左右的狱卒,“给我把冰缸拿来。”很快,几个狱卒抬来了一个大水缸,里面装满了冰块。狱卒解开了应雪桃的手铐,她四肢疲软无力,软绵绵的被丢进了冰缸里。刺骨的寒冷席卷了每一寸皮肉,应雪桃当即冻得神志不清了。她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上天要如此捉弄她?她只穿了单薄的衣裙,腹中饥饿难耐,冷到不行时唯有睡着了,才能得到片刻的安宁。应雪桃不知梦见过几次父皇,她求他带她走,可父皇只是叹息着摇头。“父皇……”她此刻仿佛又看见了他,梦呓般喃喃道,“桃儿好冷好饿……”“呵?既然冷,朕就让你暖和一点。”阎清鸣亲自拿起一块烙铁,走过去扒开了应雪桃的外衣。伴随着皮肉灼烧的“滋”响,应雪桃发出了惨叫。不多时,锁骨下方白皙的肌肤,就被硬生生烙上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囚”字。剧烈的疼痛后,应雪桃突然想明白了,她笑道:“阎清鸣,其实无论我有没有害死小公主,你都会把罪名安在我的头上吧。”阎清鸣的眸子一沉,将烙铁扔到一边,掐住了她的脖子:“贱人,你笑什么?”“笑你一辈子只能活在仇恨之中,却不敢杀了我。”应雪桃继续放声笑着。她这话像是戳中了他的内心,让阎清鸣在刹那间暴怒。他掐住她脖子的力道加重,幽幽道:“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你?”“那你现在杀了我。”应雪桃睁开布满血丝的杏目。死亡,对她而言才是一种解脱。阎清鸣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半晌,他突然松开了手。那只大手拂过她苍白的脸,最后用力捏住了她的双峰,眼神阴鸷道:“像你这样绝世的美貌,死了未免太可惜。朕要让外邦使臣都共享你的风情。你应该也听说了吧?最近西域使臣来访,朕现在就饶你一命,让你替你的父母好好赎罪。”“阎清鸣,你这个无耻小人!”应雪桃狠狠地盯着他,想要咬舌自尽。她一个前朝公主,如今已经失了名节。若是再沦为更多男人的玩物,她今后怎么面对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阎清鸣自是看穿了她的心思,立马用手捏住了她的下巴。下一秒,他一掌劈在了她的脖子上,应雪桃倏地晕了过去。阎清鸣吩咐德公公:“带她回去好好收拾,明日送去西域使臣入住的驿殿。”                                                        

第7章 怀孕     屋子里点着熏香,应雪桃觉得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房间内。鼻尖隐约闻到一股酒气,屋外有几个男人在大声交谈:“喝,咱们可是说好了。今天谁的酒量最好,就可以第一个上里面那位中原美人。”“喝就喝,谁怕你!嘿嘿,我只是担心小美人等急了。”另一个粗犷的声音响起,“不过这中原皇帝还真够意思,我在西域都没见过这么天仙般的美人!”“少说废话,干杯!”……原来这里就是西域使臣入住的驿殿。应雪桃猛地想起昏迷前听见的话,阎清鸣将她送给了西域使臣,还不知给她下了什么药,让她浑身乏力。屋外觥筹交错,应雪桃听见他们的欢呼声,害怕地流着眼泪。她心中火急火燎,偏偏连一点逃脱的办法也没有。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人掀开了珠帘,一个壮汉摇摇晃晃地走了进来,猥琐地笑:“美人儿,我赢了!嘿嘿,我现在就来满足你。”壮汉长得五大三粗,脱掉了自己的外套,猛地扑到了床上。恶心的大胡子蹭上了应雪桃的脸,带着酒气的厚嘴唇允吸着她的脸颊。“混蛋,滚开……”应雪桃声若蚊蝇道,用力去推他。这软绵绵的动作,反倒让壮汉觉得更兴奋了。他一下子捏住了他的右手,放在嘴边亲了亲:“小美人怕我满足不了你?嘿嘿,别担心,外面还有几个兄弟,要不我现在叫他们一起进来玩?”“无耻!”应雪桃流干了眼泪,壮汉冲门外呼喊。她用力挣扎着,突然左手摸到了发间的铜簪子。应雪桃使出吃奶的劲,拔下了铜簪子,将尖头猛地刺入了壮汉的心口。她已经想好了,如果这一刺没用,她就用簪子自尽。下一秒,壮汉瞪圆了眼睛,一个“你”字还没吐出口,就扑通一声倒下了床。门外有太监听见动静,跑进来查看,很快德公公便带来了御医。西域使臣伤得不轻,索性没有性命危险。德公公正要命太监绑住应雪桃,她突然晕倒在了地上。太医赶紧上前查看,神情一变道:“这……这……她的脉象是有喜了。”德公公吓了一跳,不敢耽误,立马回禀了阎清鸣。御书房里,正在批阅奏折的阎清鸣,闻言皱起了眉头:“那个女人怀孕了?”“启禀皇上,按照时间推算,的确无误。只是太医说应雪桃身子虚弱,这个胎儿保不保得住,太医也不敢立军令状。所以奴才,特来问问皇上的意思?”德公公说得很隐晦,应雪桃一直是女儿身,近几个月也只和阎清鸣发生过关系。所以应雪桃腹中的胎儿,的确是阎清鸣的骨肉。阎清鸣恨应雪桃,这个胎儿要不要保,德公公可不敢擅作主张。话音刚落,却看阎清鸣的俊眉拧成了山峰,德公公亦不敢再多言。半晌,阎清鸣起身:“带朕去见她。”                                                                                                                             

第8章 玉佩     宫女房。应雪桃一直昏迷不醒,她本地位低下,自从失去了吴太后的庇护之后,更是受到众人的欺压。在这深宫之内,没人会关心一个奴婢的死活,更何况,她还是皇上恨之入骨之人。几个宫女在外面打赌,应雪桃究竟还能撑几天。阎清鸣听见这话,脸色一沉,一旁的德公公赶紧咳嗽了一声。宫女们没想到皇上会来,吓得跪在了地上:“奴婢叩见皇上。”阎清鸣没有出声,冷着脸推开了房门。屋内臭烘烘的,应雪桃就躺在床上,连一床薄被也没有。她昏死了过去,脸色苍白如纸。德公公眼力劲好,此刻也明白了阎清鸣不想她死,见状赶紧让宫女去请太医。太医赶到诊断后,跪在地上请示阎清鸣:“皇上,她这几日未按时服药,如今脉搏极其微弱。如果要保母子平安,还得精心调养。”“皇上,宫女房环境太差,是否为应雪桃换一处住所?”德公公问。阎清鸣扫了应雪桃一眼,视线突然停留在了她的枕边。他神色微变,眯起狭长的单凤眼,走过去从枕边拾起一块玉佩。“这玉佩是谁的?!”阎清鸣突然发问。宫女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奴婢不知……不过既然是在应雪桃房内,就应该是她的吧。”昏暗之中,床上的女人面部轮廓似曾相识。她的?阎清鸣不敢相信,他找了这么久的女人,竟然会是应雪桃!不,三年前救他的人,明明是御膳房的小宫女。应雪桃当时贵为公主,怎么可能出入御膳房那种地方?这当中一定有蹊跷。那个宫女不管是不是应雪桃,她都应该知道些什么。阎清鸣的心中起了波澜,将那块玉佩攥入掌心中,厉声吩咐太医:“给她用最好的药。倘若救不活她,朕诛你九族!”太医浑身哆嗦地答应着。阎清鸣最后看了应雪桃一眼,神情复杂地出了门。————这几日以来,应雪桃被安置在了星月宫,阎清鸣每日都会来探问情况。太医为了保全自己,不得不亲自为她熬药,总算救醒了她。阎清鸣得知她清醒的消息,第一时间起驾赶来。应雪桃也不知自己昏迷了多久,睁开眼睛时觉得屋子很暖和。她已经好久没感受过这种暖意了,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父母身边。这里是星月宫,是她之前住过的地方。是梦吧?她做了好长一个噩梦,现在梦终于醒了。“咳咳!”应雪桃猛地咳嗽了两声,屋外有匆匆的脚步声临近。待到来人走近了,应雪桃看着阎清鸣的脸,浑身控制不住的发抖。不是梦……阎清鸣还在,魔鬼就在她眼前!“她怎么样了?”阎清鸣目不转睛地看着应雪桃,余光下意识扫过她的小腹。那里面怀着的,是他的孩子。如果她真是他要找的人,他是不是应该忘掉仇恨,保她们母子周全?阎清鸣胡思乱想着,听着太医回话:“脉象平稳了,胎儿也安然无恙。”“你说什么?什么胎儿?”应雪桃睁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她竟然怀上了杀父仇人的孩子!                                                                         

第9章 恨意绵绵   应雪桃想要翻身下床,阎清鸣上前按住了她的肩膀。他的另一只手摊开了玉佩,幽幽问她:“这个东西,你从何处得来?和朕说实话,否则我不会饶你。”她错愕地看着玉佩,碧绿的玉身上,“容羽”二字清晰可见。耳边听见阎清鸣继而道:“这是朕的玉佩,究竟为何会在你手中?!”犹如一盆凉水迎头泼下,应雪桃在刹那间想起了什么。容羽……阎清鸣……她怎么能忘了,当今皇上的字就是“容羽”!原来间接害死父皇的人是她,三年前要不是她贪玩假扮宫女,就不会遇见被困在皇宫中的阎清鸣。那一日阎将军夫妇被囚于皇宫中,阎清鸣在吴太后的帮助下藏了起来,却没办法逃离皇宫。是年幼无知的应雪桃救了他,趁着夜色帮他逃了出去。临走之前,蒙着脸的阎清鸣给了她一块玉佩,问她:“不知姑娘尊姓大名?”她盯着他漆黑的眸子,故意逗他:“我只是御膳房的小宫女,你想知道我的名字,难不成是想他日以身相许?噗,快走吧。皇宫深夜不许外人留宿,否则被别的人看见了,定会打折你的腿。”没想到他当了真:“姑娘救命之恩,容羽他日功成名就,一定上门提亲。”应雪桃转身离开,被他的认真羞红了脸。这么多年来,玉佩她一直放在身边,就是为了能等他再认出自己。……往事如烟,很快散去。应雪桃咬紧了唇瓣,心中突然生出了几分自嘲。她对上阎清鸣复杂的目光,只恨自己当初救错了人,一颗真心错托于人。她突然觉得万箭穿心,浑身像是被抽掉了筋骨。“快告诉朕!”阎清鸣没了耐性,捏住了她的下巴。应雪桃推开他的手,笑了笑:“好,我告诉你。你还记得我的婢女莲儿吧?这块玉佩就是她的,那日是你亲手害死了她。”阎清鸣的身子一怔,眸光在一瞬间变得暗淡:“你说的可是真的?”“千真万确。”应雪桃嗓音中带着恨意,一字一句讲道,“莲儿曾告诉过我,三年前她帮过一个蒙面人出宫,玉佩就是他给她的。只是她没想到,那个人会是你。”“闭嘴!”阎清鸣怒道。应雪桃失笑:“你猜莲儿临死之前,会不会后悔救过你?你这种忘恩负义之人,若她三年前不救你,便不会落得此般境地。”“朕让你闭嘴!”阎清鸣挥起衣袖,一个巴掌重重扇在了应雪桃的脸上。巨大的力道让她跌倒在了床上,阎清鸣怒气冲冲的离开了。门外有冷风吹了进来,应雪桃躺在床上,笑得不能自已。直到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才觉得累了,昏昏沉沉地又睡了过去。阎清鸣最后命人处死了浣衣坊的嬷嬷及宫女,大大小小八十口人,全给莲儿陪了葬。他这一个月来再也没去过星月宫。这日他上完早朝,听见德公公禀报:“皇上,星月宫的应雪桃,她今早小产了。”                                                                                                                      

第10章 承欢   “不是让太医好生照料吗?”阎清鸣勃然大怒。那女人腹中是他的血脉,是死是活也得他来决定!德公公跪在地上:“回皇上,今早应雪桃偷偷服下了滑胎药。现在还昏迷不醒,太医正在努力医治她。”“可恶!”阎清鸣一拳捶在书案上,恨不得将那女人撕碎。他咬牙道,“无论如何,让太医救活了那贱人!没有朕的允许,她休想死!”————应雪桃死里逃生,被阎清鸣软禁在了宫内。身体虽然好了大半,她的心情却一天比一天低落。自从得知了容羽就是阎清鸣,应雪桃自知就算去死,也无颜面对九泉下的父皇。她开始拒绝进食,太医无奈之下禀告了阎清鸣。星月宫里,太监高声宣道:“皇上驾到。”阎清鸣进入殿内,瞧见病怏怏的应雪桃,气不打一处来:“怎么?杀掉了朕的孩子,现在想以死谢罪?”“阎清鸣,你做梦!我应雪桃就算是死,也不会生下杀父仇人的骨肉!”她那般漆黑的眸子,瘦弱的身躯像极了某个熟悉的倩影。阎清鸣有刹那间的恍惚,不知为何差点把她误认成了宫女莲儿。他收回思绪,冷笑:“求死比求生更难,就像你的母亲一样。”“无耻小人,你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再伤害我母后!”应雪桃听他提起母亲,眼泪又开始在眼眶中打转。阎清鸣笑意更浓:“你想见她吗?朕可以带你去,跟我来。”应雪桃的心尖一颤,跟着阎清鸣出了星月宫,来到了茗心殿。她不知他在打什么主意,不过此刻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就快要见到母后了,她日夜都在思念她。主殿的大门被太监打开,应雪桃冲了进去,看见母亲衣衫褴褛地被绑在椅子上。她的双眼空荡荡的,早已经瞎了。“母后!”应雪桃想要扑过去,被阎清鸣一把拉住。门关上了,漆黑之中,她离母亲这么近,可又那么远。“桃儿……”王皇后意识不清地喃喃道,“是我的桃儿来了吗?”一只大手突然探入了应雪桃的衣裙内,倏地扯开了她的裹胸。阎清鸣的嘴唇凑在应雪桃耳边,魔鬼般低笑道:“当着你母亲的面,快告诉她,你现在是朕的女人,你还要为朕生孩子。”“桃儿……你在哪里?”王皇后伸出手胡乱挥舞着。应雪桃咬紧嘴唇,她不能让母亲担心。若是母亲知道了她的处境,一定会痛不欲生。“很好,你胆敢忤逆朕。朕会好好调教你。”低沉的喘息声响起,阎清鸣动作粗鲁的抚摸着她的身躯,忽而将她压在了地上。大手探入她的裙底,粗暴的挑逗让应雪桃既痛苦又屈辱。“朕让你叫出声来!”他另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凶狠地将她的上半身给拽了起来,大力撞入了她的身体。应雪桃的嘴唇咬破了,始终未发出声。痛苦的黑暗仿佛定格了,应雪桃望着椅子上焦急的母亲,无声无息地流着眼泪。“朕会让你再怀上,并且生下一个孩子。然后,等他长大后亲手杀了你们母女。”直到身体被折腾得麻木了,阎清鸣才厌恶地放开了她。临走之前,他让宫女将应雪桃抬了出去,怒气冲冲道:“既然她不愿说话,这副嗓子留着也没用了。”       

第11章 药哑   苦涩的汤剂被强行灌入嘴里,顺着喉咙很快流入了胃中。应雪桃没有反抗,她又能反抗得了什么?她害死了父皇,如今连母后也保护不了。她真的累了,想哭,可是眼泪像是早已流干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翻身下床找水喝,不小心跌倒在了地上。剧烈的疼痛让她张大了嘴巴,可是嗓子眼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应雪桃哑了,这件事在宫里很快传开了。被派来看管她的宫女,如同看待畜生般看她。她们私下里议论,有的说应雪桃可怜,有的说她活该,还不如一头撞死得了。只有应雪桃自己知道,她还不能死。从前她也无数次地想过求死,可那日茗心殿内母亲的惨状触目惊心。只有活着才会有希望,哪怕只有一丁点的希望,她也要救回母后。太医按照阎清鸣的吩咐,为应雪桃开了调理身体的方子。她还年轻,身体恢复得很快。阎清鸣每夜召她侍寝。他想尽办法折磨她,每次欺身压上她时,阎清鸣都像头暴怒的野兽,想要将她吞噬:“应雪桃,朕说过,朕心中的恨无人可解。如果你想你们母女早日解脱,那就生下孩子来偿清这一切!”又过了一个月,应雪桃正要起床,突然觉得胃里恶心。宫女叫来的太医,太医诊断后激动道:“快派人告诉皇上,你们主子有孕了!”应雪桃整个人愣住了,她低头看着自己的小腹,耳边回响起德公公传来的口谕:“责令应雪桃平安诞下腹中皇子,如有差池,朕定让整个星月宫与茗心殿陪葬。”阎清鸣这是在拿母亲的性命威胁她。上天真是捉弄她,她想要护得母亲周全,就必须生下仇人的骨肉。应雪桃跪在地上接旨,德公公走后,一旁的宫女神情复杂地说:“主子,奴婢会好好伺候您,也请您不要连累奴婢们。”应雪桃低着头不语,转身回了殿内。接下来的几个月里,阎清鸣并没有再出现过。他算是信守承诺,在应雪桃怀孕之后,命人停止了对王皇后的蛇蝎酷刑。下人们怕出差池,都精心照顾着应雪桃。她的肚子一天天变大,转眼五月有余了。初夏的阳光很温暖,这天应雪桃收到宇文奕航的回信。宇文奕航是前朝丞相之子,和应雪桃从小一同长大,前朝覆灭后离开去了别国。两个月前,应雪桃托人给他送去了一封求救信。她赶紧进屋关上门,拆开信看见宇文奕航的回复:“雪桃,我有办法救你及皇后,只是需你再忍耐一月。届时,我会想办法再联系你。”如同黑暗里的一颗明星,应雪桃喜极而泣。门外有人叫她,她赶紧将信烧掉,打开门听宫女说:“主子,芸贵妃娘娘来看您了。”芸妃?听说她前不久被封了贵妃,她来做什么?“前不久皇上赏了些点心,如今妹妹有孕在身,许久没见过皇上了吧?本宫担心你一个人寂寞,特带了些来给你尝尝。”芸妃衣着华贵,步履轻盈地进了屋内。




免费试读已结束,整理一部小说不是轻松的事情哦,一部连载小说,基本每天更新,少则服务几个月,多则服务一两年,我们在这里只收取3.88元/本的整理费用。能接受的加我们客服微信:wo33038424伸手党勿扰!也别怀疑我们的信誉,诚信经营,非诚勿扰!
也可以直接识别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我们的客服微信!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作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