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桃花仙人

楼主:我与留白 时间:2019-01-16 17:38:51

路上的桃花堆成簇群

城下的姑娘露着虎牙

酒坊里飘着酒香阵阵


桃城的冬天

有嫩粉色的生机

落雪无落花


云来月去

归程的路上

许是有些清光




桃城是个奇怪的地方,入冬以后,桃花才开,一朵接着一朵,嫩粉色的花在凛风中繁盛无比,丝毫不在意旁边一群干秃的枝叉的眼色。我住在山上的桃花庵里,平日不下山,下山便是为了给仙人打酒来吃。

 

桃花庵里的桃花仙人,不知今年仙寿已经几许,只吃桃城里酒坊里陶家大嫂酿的高粱酒。他说这酒甘醇,入口暖胃,不像门前的桃花,大冬天的,看得人发腻。但桃城的桃花,还是在每年刮北风的时候开,一朵一朵地,攒成一簇又一簇,从庵里到酒坊,蔓延成一条长长的路。

 


我最喜欢在陶家大嫂酒坊里看她酿酒,闻一闻粮食发酵成酒的味道。陶家大嫂有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小女孩,叫蜜儿,整日扎两个羊角辫,笑起来露出来两个小虎牙,不喜欢寒冷的天气,却最爱那寒冷带来的粉色的生机。我大概每隔一月要到酒坊去一次,仙人酒瘾倒是不怎么大,但没酒喝的时候,也是要发脾气的。当他白色的胡子不再服帖,而是变得像庵墙外不老实的树枝一样翘起的时候,我就连忙抄起香案上的酒葫芦,外出打酒去。

 

蜜儿天性聪颖,每次都在我到酒坊去的路的第二段等着我。到酒坊去的路有三段,头一段从山上的桃花庵到山脚的官道上,是桃花开的最繁茂的地方。从山上向下看去,是没有路的,风也透不进密密的桃林;第二段从官道到桃城的南大门,前些日子刚下了几天的雪,地上又很多车辙和马蹄印,我走在路的旁边。山下的桃树排列的整齐,风能从缝隙里钻空,桃花上也积着雪,但地上没有一片桃花的痕迹。蜜儿向来是在南门的门口等着我,我很远就看得到她,在直直的一条路的终点那里,在与白雪和桃红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突兀的灰色城墙下,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冲我挥着手。

 

“蜜儿,等了多久了,今天仙人叫我先去扫雪,来得迟了些,没让你等急吧?”我看出她被冻得不轻,从背篓里拿了件厚实的毛衫给她披上。

 

“不冷,我不要这个,我这是热的。”蜜儿又脱下毛衫,重新给我扔进了背后的背篓里,又顺便拿了仙人诺大的酒葫芦出来。“妈妈等了很久了,说这次给仙人备了好酒呢!”

 

“可是,这月下了雪,庵里没有多少香火钱了,我怕钱不够啊。喂,蜜儿,你听见没有。”她早就被一旁的糖葫芦摊勾去了眼球和耳朵,全然没听见我说的话。

 


进了南门是桃城里的集市,一月有两次大集,还有三次小集。从集市的边缘走过酒楼、衣铺和中医堂,在那个炸着糖饼的小巷口往里一拐,走到尽头再一拐,就是陶家大嫂的酒坊。我终于见到陶家大嫂的时候,身后的蜜儿正吃着发烫的糖饼,嘴角沾着红糖的糖渍,手上还有一串没吃完的冰糖葫芦。

 

“陶家大嫂,我来替仙人打酒了,咦,我葫芦呢?”

 

“别找了,在蜜儿手上呢,我这就去给你打酒去。”

 

陶家大嫂的酒坊里摆着数十个酒坛,她拿着我的葫芦,走到最里面那个最大的坛前,启开后,一股酒香扑鼻。她拿了一个白色的漏斗架在葫芦口,拿了一个桃木制的酒提从坛里舀了酒,经由漏斗灌进了仙人的酒葫芦里。“这可是好酒呢,有些年头了,你这次带回去,仙人肯定很欢喜的。保准他下次还要喝这个。”陶家大嫂说着密闭了酒葫芦,并递给了我。

 

我低着头,蹲着把背篓放在地上,又从衣服里拿出来一个小布包,是庵里这月的香火钱。“这个月山上下了雪,人少了很多,香火钱也少了很多,怕是不够,要不,您少给仙人打些酒吧。”

 

“没事没事,盛出来的酒怎么能倒回去呢。这酒就当我们送给仙人的了,让他老人家尝尝。等来年开了春,我带着蜜儿上山去看你们。”

 

我突然想起来背篓里还有一个布包,是临走时仙人装在我背篓里的,说要给陶家大嫂的。我从背篓最底部拿出了那个包裹齐整的布包,交给陶家大嫂。她放在柜台上,层层叠叠打开,每开一层,味道便浓一分,完全打开之后,酒坊里花香扑鼻,一抹斜阳顺着窗棂射了进来,照在柜台上,映着布包里还带着露水的桃花瓣,散出沁人的桃花香。

 


回程的路上,我没让蜜儿再送,天快黑了,温度越来越低。蜜儿还是送我到了巷子口,像我来时那样挥着手,笑的时候露出可爱的虎牙。我要赶着天完全黑之前赶回庵里,不然仙人要发脾气的。还好我带着一个好消息:陶家大嫂说,来年开春不但要带着蜜儿来,还要给仙人带一坛桃花酒。

 

还好天黑前回到庵里了,正要开门的时候,我听到仙人的声音:“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一抹月色,分明照在庵里那株桃树上,忽的一捧云来,月光又消失在不知名处,许是照在我归程的路上了吧。







我是留白

我在努力做一个有质量的公众号

人生需要留白,需要时间思考

人生一定很精彩

微信ID:OriginalSpace

长按二维码关注留白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