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卿博粗读《桃花债》,千年不过一道劫

楼主:音熊联萌 时间:2018-09-13 08:38:24

轻播一晚 第二期

主播:柯暮卿     郭鸿博


11

九月

星期一

编者按


又是一周周一晚,上了一天的班你是不是累坏了?

 

主播@柯暮卿 @音熊-郭鸿博 

首次联袂演绎经典纯爱小说

为你讲述一个神仙下凡搞事情的精彩故事


             彑

-❶-

今日推荐

         夂                 

《桃花债》

作        者:  大风刮过

开文时间:  2007年

字        数:  150000字

鸿博的墙裂推荐:

谁是谁的劫,谁欠谁的债。千年前的局,不过一场相逢的等待。

因为我也算是大风的小粉,她的文风,还有她一些对于人生道理的见解,以及很多诙谐幽默的感觉都非常的对我的胃口,所以这次就推荐这本《桃花债》给你们~


——  小说选段  1

朗诵者:郭鸿博

半尺高的竹筒,外皮青翠,里外都打磨的很光滑。我含笑问慕若言:“喜欢么?”

  慕若言端详了一下它,神色有些勉强地道:“这个笔筒很朴实有趣。”

  我将它向慕若言面前推了推:“不是笔筒,你瞧仔细点。”

  慕若言神色更勉强地又端详了一下,沉吟不语。我温柔笑道:“这几天看你读《易经》,所以弄了这个东西给你。”从袖中摸出了几个铜钱扔进去,将竹筒拎起来晃一晃,“从今后你看《易经》闷了可以发一课,这个发课筒子你可喜欢?”

  慕若言僵着身子看桌上的竹筒,我很得意。之前空闲的时候我又琢磨了一下情节,觉得让慕若言先对我这个人改观一些,觉得我还不错时,再被我扎伤更好,这样他的内心与身体都能获得最大的伤痛。所以我这两天着意投其所好。本仙君送东西一向送到点子上,看天枢的模样,肯定是感动了。

  我再温声道:“你要是还想给人批八字,全府上下,想批哪个我给你找哪个。”慕若言张张嘴欲说什么,拿袖子掩住口,大咳起来,咳了数声后断断续续道:“多,多谢费心......我只是偶尔一看,却......”

  我起身抚他后背,将茶水端过去让他喝了两口:“我也只是顺手弄来的,倒没什么情让你承,你爱这个,只当解闷好了。”

  他喝了两口茶水,咳嗽稍停。我将茶杯放回桌上,捡起落到地上的诗本:“没想到你看这个。我还以为你好看王摩诘与孟襄阳。” 虽然本仙君在天庭时,每逢有行令联句献诗之类需弄文墨事,都要靠衡文帮我过关,但其实我做凡人的时候也念过诗的,也能和人谈谈。

  慕若言道:“王诗与孟诗虽以淡泊悠远著,其实一位是富贵生闲一位是闲想着富贵。倒不如高适图名利便公然地图了,却痛快。”

  我道:“也是,此公虽然言大行怯,诗写得铿锵,战场上无能。但这世上行同于言的又有几个?大多如高公尔。”欣欣然望慕若言的双眼,等着他往下谈,他却避了我视线,不再言语,拿起桌上的书放回案几。

  我颇空虚,讪讪又扯了几句别的,踱出卧房去。

 

  东郡王近日踌躇在自立与按兵不动之间,议事甚频繁。衡文一天都被绊住,没得出空来,我在院中徘徊时,遇见单晟凌七八次,他或在扫院子或在锄杂草。他心思很沉,见本仙君就很恭敬地请安,眼里不漏出半丝的精光。害得我一整天都在掂量,晚上拿刀捅他哪里比较合适。

  天将入暮时,我总算见到了衡文,他面容甚疲惫,低声道:“你那位郡王爹实在不是一般啰嗦,你还要在这里靠多少日子,我怕我再这么陪他啰嗦下去,迟早有一天拿天雷劈了他。”

  我陪笑道:“你莫躁,欠你的情回了天庭慢慢还,今天晚上我捅南明给你看解闷儿,可好吗?”

  衡文道:“你今儿一天都在琢磨着一刀扎在南明身上什么位置吧。”凑到我耳边道,“今天我入了更就去你卧房里等着。”

说得本仙君心中痒痒的,也低声道:“你说我扎南明哪儿好?”

衡文道:“随你痛快吧,扎心窝也行,反正死不了,有命格在呢,他不行了还有玉帝,你只管下刀。”本仙君听了此话后越发跃跃然,脚不停地回了涵院。

入夜,我坐在床沿上,瞅了瞅靠在床边悠悠然的衡文,吞了一口口水,硬着头皮向灯下看书的人道:“若言,时辰不早了,快就寝吧。”

慕若言熄了外间的蜡木然地走到床边,宽下外袍,散开发冠,只穿着素白内袍的身子在灯下越发显得单薄纤长。他看了看床上,身子略僵了僵,还是慢慢掀开被子,躺下。

慕若言念着单晟凌,听呼吸声也像在睁眼躺着没有睡着。衡文将我提出窍。

  “睡前那句话,喊得亲切。”

  我抖着脸皮道:“为等一下的事做个铺垫,铺垫。”

  同在房里坐下,衡文打了个呵欠,我道:“你今天一天劳累得过了,其实该早些歇着,不然床上的李思明借你,你附进去躺躺。”

衡文懒懒地道:“罢了,我怕好附不好出。”便靠在椅子上小憩了片刻。近三更时,风声萧萧,有黑影从窗前过,一把薄薄的刀刃伸进门缝,门无声无息闪开一条缝,漏进一阵夜风,本仙君与衡文顿时精神大振。看那黑影轻轻潜入房内,单将军,你终于来动手了。

郭鸿博

这一段我觉得真的非常搞笑。

尤其是他在考虑要用刀扎南明什么位置的时候,有一种神仙在拍戏一样的感觉,还要安排一下动作。


 小说选段  2 —— 

朗诵者:柯暮卿

天庭里景致依旧,云霞依旧,守南天门的那几张脸也依旧。

  玉帝的案前仙使鹤云站在南天门前,向北岳天王行礼道:“小仙奉玉帝之命,在此守候已久矣。玉帝特意嘱咐帝君带回来的,帝君可已带回?”

  小天枢挨着我站着,挟着狐狸的天兵站在我另一侧。北岳帝君道:“劳烦鹤仙使转禀玉帝,已顺利带回来了。”鹤云便向我这里一望,点头道:“小仙已知。”又道,“玉帝口谕,请帝君将天枢星送至爻光殿内。”

  北岳帝君领了口谕,转身向天枢道:“随本座走罢。”神色中却有些不忍。小天枢不明就里,用清朗朗的童音道了声:“好。有劳帝君了。”从我身侧举步向前,又回过头来道:“对了,你住在天庭何处?这几日在人间受你诸多照应,改日再登门道谢。”

  我强微笑道:“我住在广虚府。你若能过来,请北岳帝君帮你指路罢。”

  天枢笑着点了点头,道:“我大概久不出北斗宫,惭愧未曾听说过。不过下界这几日,天庭的景致倒改了一些。暂时别过,闲时再回罢。”

  我应道:“好。”眼看着天枢走到北岳帝君的身边。

  鹤云走到我身前道:“请随我来罢。”

  我举步向前,鹤云伸袖拦住我道:“宋珧元君,小仙并非在说你。玉帝口谕,让元君暂时回府休息。”看向拎着毛团的天兵,“你随我来。”

  我惶恐了,鹤云对我说话,依然十分客气,称呼也依然是宋珧元君,可见玉帝还没下令将我削号销籍。玉帝还没将我削号销籍,就是说他老人家后头给我预备着大惩处。

  本仙君眼睁睁看着北岳引着天枢,鹤云引着拎毛团的天兵渐行渐远。其余的天兵躬身向我道:“我等奉命,护送元君回府。”

  我抬头看时,天枢小小的身影已经在云雾中模糊不见。玉帝为什么不拎我上殿审问,他老人家的葫芦里在卖哪门子药?

  衡文他——怎样了......

  我在众天兵的簇拥中回了我的广虚元君府。话说我在天庭这么多年,虽然混了个劳什子的元君当当,却连随从都没几个,成天看几位帝君和衡文上殿应卯之时排场无限,颇眼热。今天夹在一群天兵中间,总算排场了一回。

  我第一次认真地从远处端详了一下我的广虚元君府,忽然发现它灰墙墨瓦、大门红彤彤的其实挺气派。怪不得衡文总爱往这里逛,说我的元君府比他的微垣宫舒服。可叹我这些年没有好好又细致地待过它。

  走到大门前,我更加惶恐了,广虚元君府几个大字依然在门头的匾额上熠熠生辉。我颓然唏嘘,看来玉帝他老人家怒得不轻,打算将削削封号,摘摘匾额,收收宅邸,销销仙籍这种事情当成重罚大刑中的小小调剂,暂时压后。

  一个天兵打开大门,将我推进府内,合上大门。我听见门上哗啦啦缠铁链的声音,然后喀喇一声合锁。锁敲到门板上咣的一响,听声音这把锁不小。

  府中上空,被仙障罩着,密密严严,像一只倒扣的大碗,将我严严实实扣在广虚府内。

  我也头一次发现,我的广虚元君府原来如此之大。

  我在各个房内来回都踱了一遍,府内空荡荡的,只有我自己。后院的石榻衡文第一次来找我时喝醉了我和他曾一起睡过。玉兰树下的棋盘上还散着上次和衡文未下完的残局。左厢的屋子角里藏着两瓶没被他敲去喝的玉酿。书房的桌上,笔架上放的笔还是上次陆景拿着据说十万火急的文函追到本仙君府中让衡文批时,衡文随手从桌上摸来用的。卧房的墙上挂的是他第一次过来时送我的墨荷图。厅中摆的是衡文与东华帝君赌法赢来的玄玉琉璃扇屏风,我说与他微垣宫内的摆设不搭,老着脸皮讨来的。回廊的廊柱上还有他与我讲联句中取巧的方法时,随手题的句子。未下凡间前我和他在院中切磋仙法,没留神轰破了凉亭的一道栏杆,现在还未修好。

  我正从房内又转到后院时,头顶上的仙障外有声音道:“宋珧元君,玉帝命小仙带你到蟠桃园中见驾。”

  我很想不通,玉帝提审本仙君为什么要在蟠桃园内而不是灵霄殿上。当然,玉帝的圣意若是轻轻易易被我等猜到,他老人家就不是玉帝了。

  我无奈抬头道:“鹤云兄,你不将仙障打开,难道要我连着一座元君府一起见玉帝?」

  蟠桃园内桃花灼灼,云霞烂漫。

  玉帝在亭中端坐,我最识时务,走上前去扑通跪倒:“罪仙宋珧叩见玉帝。”

玉帝缓声道:“你认罪倒干脆。”

我低头道:“罪仙在凡间屡逆天条而行,自知一定瞒不过玉帝法眼,因此......”

玉帝截住我的话头道:“罢了,你以为这样啰嗦啰嗦再写几个折子就能蒙混过去?!你的那道认罪折子已给衡文清君看过,他已什么都说了。”

我大惊抬头,玉帝寒着面孔一掌重重拍上石桌:“宋珧,你在凡间做的好事!”

我的脑中混成一片,急忙向玉帝道:“玉帝,这些都是罪仙的错,千万莫听衡文清君的说辞。清君他是受了我的......”

玉帝骤然起身,重重一摔袖子,冷笑道:“朕自然知道是你的错,你想卸与别个也卸不了。宋珧宋珧,朕让你下界一趟,你真做了不少好事!”

我默不吭声。玉帝道:“你本是变数,当日竟上了天庭。朕顺应天道,将你留在天庭内,此下界一次,果然又生出了别的事情来。”

我伏在地面上道:“罪仙这个神仙本就是捡来做的,那一次天枢星君在灵霄殿上说的很是,我虽然成了神仙,仍然时时眷恋凡间事。罪仙自知罪无可赦,无论是上诛仙台还是飞灰烟灭都是我罪有应得。”

玉帝未再发话……


柯暮卿

这一段是宋珧回到天庭之后接受玉帝审讯的一段。

其实你在读过前面的内容,你再在看这段时候就会感触很深。我们这样咋一念你可能觉得云里雾里的不知道在讲什么。

所以还是建议大家去有空可以自己去看看这本小说。真的很值得一看。

【轻播小结】

一念谓之聚

一念谓之散


浮萍故事,欢喜人生,轻播一晚,给你一本好书,一份期待


欢迎关注我们的主播:

@柯暮卿

@ 音熊-郭鸿博


我们下期再见

ヾ( ̄▽ ̄)Bye~Bye~


明日预告

周二

清时间


       日本竟然发明出代替和尚的机器人?

       日本居然推出用信用卡免费预约人气店铺?

       日本……

       更多有趣好玩的霓虹资讯,尽在清时间!


往期回顾

小熊剧场丨我在《寂寞的牢》里吃《晚餐》

ViliBili丨两位“女神”经放飞自我全程实录

小钰WASO丨瞄准你的韩流心

拾锦酱丨美少女给你降降温

霏常脱单课丨霏霏老师教你好好脱单好好恋爱

清时间丨你吃过带金箔的冰淇淋么?

轻播一晚丨你是否是你自己人生的局外人?

音熊联萌

微信:voicebear


熊,在一起!

长按二维码关注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