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最好的教育是与孩子一起吃饭

楼主:中国教育研究 时间:2018-09-13 14:40:52

美国教育学家莎莉·路易斯在她的作品《唤醒孩子的才华》中写道:“两年前,有人研究哪些因素促使孩子在学习能力倾向测试上得高分。智商、社会条件、经济地位都不及一个更微妙的因素重要,那就是,得高分的所有孩子都经常与父母一起吃晚饭。”

在一天的劳作结束之后,白天分散各处的一家人重新相聚在一起,面对一桌美味佳肴。这是日常生活中每天都拥有的一段节日般的时光,是创造松弛平等愉悦的谈话氛围的最好时机。

餐桌边,每个人都谈谈自己一天的经历、见闻和感想。爸爸妈妈遇到的绝大部分问题都没有必要避着孩子进行,让孩子了解家里的经济情况、投资打算,商量家庭旅行计划……孩子作为家庭的一分子,有必要了解这个家庭的一切面貌。他也因此从小就明白自己对家庭该负起的职责与担当,在这个前提下他会帮助自己成长,做出选择。

讲讲自己正在读的书或者看过的电影,今天发生的新闻或者一个很好笑的笑话……餐桌上的话题可能来自报纸上的一篇报道,或者工作中的一件事,或者你与朋友的一次谈话……谈话就是生活视野与思维方式的展示,从爸爸妈妈讲述的工作内容与方式中,孩子自然而然了解到社会与职业上的一些事情。




餐桌对话是最好的心灵教育


从若干年前开始,我非常惊讶地了解到,现在许多中国家庭已经很少在一起吃晚饭了!生活节奏加快,生存发展的压力,使得一家人齐聚在餐桌前也变成一种奢望。似乎,社交生活比家庭晚餐更重要,公务应酬比家庭晚餐更重要。

有时候想想,有一天人生走到尽头,回忆起生命中真正的快乐,是升了一级职,签了一张单,赚了一笔钱……还是与家人、孩子在一起时那些温情的细节、平凡却温馨的分分秒秒?

前美驻华大使洪博培说过:“我最后的目标是做一个称职的爸爸,不然其他一切都没有意义。”

如果中国男人,什么时候把家庭幸福也视为人生的一种成功,甚至最重要的成功,也许孩子的教育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我们家是一个习惯于一起吃晚餐的家庭。曾经在一本书中我写过:“相爱的人就是要在一起吃饭,吃很多很多顿饭。



我记得我们家的许多细小的趣事



比如,吃饭的时候,秋秋吃一口就把嘴凑到坐在她身旁的父亲裸露的胳膊上,使劲哈气。

“你这是干吗?”秋爸问。

“啊,好辣,我要把辣传给你的胳膊。”秋秋继续哈气。

秋爸就用另一只手扇着他的胳膊,嘴里叫着:“好辣!好辣!”他顺手拿起一支圆珠笔,在胳膊那处画了一只伸出来的舌头,表示那儿辣得简直受不了,舌头在拼命喘气。

有一次饭桌上有一样海带丝,深绿的颜色,切成整齐的长条。秋秋说,哇,这好像电影胶片。她夹了一筷海带放进嘴里,嚼完咽下后突然对我大张开嘴,一边问:“你从我嘴里看到什么了?”

我纳闷:“看到什么了?还不是舌头、牙齿、口腔。”

她失望地闭上嘴,抱怨道:“这电影胶片真奇怪,居然放不出电影来。”

这些对话都没有什么微言大义。我说“餐桌对话是最好的心灵教育”,但不意味着我们要在每场谈话中都去贯彻“教育意义”。家庭对话是种心灵养护,重在气氛。




对话变成教导,再短也嫌长


在我的谈话中也有很失败的情况。

秋秋小学六年级开始就决定以后要出国读大学,但是她并不那么喜欢学英语。我担心她出国后的语言能力,总是有空就唠叨:

“你要看英语啊,你要看英语啊……”

有一天,当我又说:“你要看英语啊!”

秋秋激烈地回答我:“我本来是想着我该看英语了,可是被你这么一说,我就再也不想看了!”

唉,有时妈妈们苦口婆心的教导之言真的像巫婆的咒语,总是让情况往希望的反面走。事情就是这样,人本能地抗拒别人强迫他做的事情,哪怕这件事原本是他想做的。

家庭是温馨松弛的场所,训诫越少越好。如果每句话都暗藏了一个教育的目的,总是试图要传递灌输点道理到孩子耳朵里,这种谈话一定令人望而生畏。

那种不间断的唠叨,你这儿没做好,你那儿犯了错;不许这样,不准那个;你应该这样,不应该那样……这种不是谈话,它是说教和训诫。这种谈话不光不能拉近心灵,增进了解,只会把孩子越推越远,令他厌烦、疲倦和麻木。

训导当中含有指责,人面对指责,第一本能是防卫,就像刺猬竖起它们的刺。这时候孩子很难真正去理解指责中的含义。谈话再多也不嫌多,谈话变成教导,再短也嫌长。我们一定要记住的一点是,孩子在情感上的体验与成人是一致的。如果连篇累牍的教育训诫让你不耐和反感,孩子也是同样。

愉快的相处本身就是最好的教育。如果我们对教育二字的理解能够更加宽泛和松弛,如果我们能够相信孩子们不是时时刻刻都需要教育,如果我们能认为相比教育,陪伴更加重要,或者说陪伴就是最好的教育,那该多好啊。






没有心灵的贴近,又如何施加教育的影响力?


在我小时候,我妈妈为了能全天候地照应我们姐弟三个,付出了巨大代价:放弃车辆调度员的工作,当了一名加油员。原因是车辆调度员必须坐班,而加油员只需随叫随到。本来她可以更体面地坐在办公室里工作,也不用在深更半夜被要求加油的汽车喇叭唤醒,但是她需要照顾三个孩子,需要有更多自由时间待在家里从事一份名为“母亲”的工作。我要说,那的确是一份重荷,她为此牺牲甚多。

我受妈妈影响至深。从小她就对我们说一切事情:她家庭的历史、自身的遭际、外公外婆舅舅们的故事、她身居各行各业的女朋友们、家里的经济状况、家庭计划、她对我们的希望……在我长大的过程中,她全身心参与到我的成长中来,也把我拉入她的生活。


在那个没有电视机的年代,寒冬的夜晚我们家常会聚集许多人:左邻右舍、妈妈的女朋友们、汽运队的司机或者修理工……都在我家听我妈妈讲故事。《梅花党》、《绿色尸体》、《一双绣花鞋》或者藏藏掖掖的禁书《第二次握手》、《青春之歌》,都是这样一本本讲过来的。我的童年萦绕着冬天的炉火、氤氲的人气、妈妈讲故事的声音、逐渐降临的抵挡不住的睡意……许多夜晚,我就在对这睡意的抗拒中沉沉睡去。

直到现在,漫长的交谈依然是我和妈妈之间交往的模式。不通过交谈人们的心灵如何才能靠近呢?没有心灵的贴近又如何去施加教育的影响力呢?我们只能被我们所爱的人影响。

妈妈从来没有刻意地要教育我,但是,在家里讲的每一件事对一个孩子其实都构成教育的机会。正如著名语言教育家玛格丽特·米克所言:“谈话,构成我们童年最早的记忆,从孩提时代听过的谈话中,我们继承了讲述自己感觉的方法,继承了我们认为举足轻重的价值观念,继承了我们所信仰的真理."





饭桌对中国人的影响到底有多大?


    先做个小试验,现在有九个场景,分别是:吃饭,看电视,洗衣服,组装家具,维修家电,搞卫生,教育孩子,做饭烧菜,洗碗收拾桌子。

  以上都是家里会发生的事,那么,哪件事容易引发家庭矛盾,哪件事里不容易引发?

  就这个问题,我问过几个10岁左右的中国孩子和美国孩子,下面我们把调查结果列出来。

  中国孩子(家庭矛盾从多到少):吃饭-教育孩子-看电视-洗碗收拾桌子-搞卫生-维修家电-洗衣服-做饭烧菜-组装家具。

  美国孩子(家庭矛盾从多到少):教育孩子-看电视-吃饭-(其它差不多没啥可纠结的)。

  换言之,无论哪里人,对吃饭、教育孩子和看电视都是一关,但这是为什么呢?

  回答时需要一个前提:请问一下,这三件事都有什么特点?


吃饭


  它乃人类第一需要,特别对中国人来说,吃饭不仅是填饱肚子,还有许多附加意义,比如团结和拉近关系,化解矛盾,招待和送行,请客的礼节,除这些普遍意义外,对中国人影响致深之处,是做饭者与吃饭者象征着某种地位和角色。

  现代中国的普通家庭里,大部分女人下厨房做饭菜,他们并不需要知道家人的饥饿程度,想吃或不想吃什么,到时候尽本分就行了。家里是没有,或严禁自助餐的——我做什么,你就吃什么,做饭者辛苦,吃饭者欠情,做饭或挣饭的人有权教训吃饭的人,所以中国的父母比较善于在饭桌上教训孩子(无形中产生又打又拉的效果),同时为孩子培养出对衣食父母的无条件服从:你吃我的,自然得听我的。而且在吃饭时最容易控制一个人,因为离开饭桌会挨饿,所以必须听(接受),因此,不让一个人吃饭(主要是孩子),在中国是一种严厉的惩罚,叫“丢饭碗”。反之,用请客吃饭拿住人心就显得比较方便了。

  于是,做饭者与吃饭者之间便自动地产生了某种从属关系:吃饭者要对做饭者的辛苦负责,首先,无论我做什么,你都无权选择,如果选择,就是挑剔(有本事你去做?!)所以做什么就得吃什么,吃饭者最好还要吃得阵阵有香,好象这饭菜就是为你定做的,甚至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范围。

  另外还有一点极难察觉,许多家庭都会出现的一个不起眼儿的场景:每当孩子表示吃不了饭菜(俗称剩饭)的时候,许多母亲都会不假思索地给上一句:“那我白做这么多饭了?!”

  换言之,我是为了你才做饭的;你不吃完,就是不肯定我的付出,就是不领我的情,就是对不起我(的劳动)……也就是说,此时,吃饭不是因为饿,而是为了满足大人的满足感,因此,许多人养成了一种“美德”:打扫剩饭菜。

  尽管他已经吃饱了,可为了满足大人,他必须吃下多余的食物,让自己透支进食,所以许多人有饭桌焦虑——既想吃顿团圆饭,又容易在春节那几天掀桌子,闹矛盾。还有许多男人下班后不爱回家吃饭,他们并不是讨厌妻子的手艺,而是成长中的透支令他们实在是无法承担,所以为了减压,他们就会到外面吃喝……可实在躲不出去、必须回家吃饭的,便容易保持沉默——你吃你的(唠唠叨叨),我吃我的(边吃边看电视或手机、报纸……),吃完了往沙发上一坐,或门一关,或找个茬儿一走了之。


  但这些还都不重要,最要命的,是有些人总习惯把自己的所谓“好意”强加给他人,话和饭盛得一样满,虽然他的付出不少,却费力不讨好。因为他会给人一种压力,就像当年父母给他压力一样。

  这里需要说明一点,就是有些外国人之所以在饭桌上没那么多矛盾,主要是因为在他们的进餐有相对的自主权,长大后也习惯A-A制,毋需为他人负责。


教育孩子


  比如在教育儿子时,母亲认为男孩子应该文静,父亲认为儿子就应该活泼……其实母亲的背后很可能有一个好男人的形象:他正直、善良、无私、文静、听话……而很可能,这位完美的男性就是他的偶像或父兄。

  可对父亲而言,好男人或许也是他的爸爸,或是爸爸妈妈曾对他的要求、期许,或是自己未能实现的那个自我……

  于是,他们都会把自己认为的、生命中储存的“最宝贵的经验”拿出来,他们以为那就是地孩子负责,以为那就是爱——就像那一口口吃不下的饭菜一样,令孩子和对方难以下咽。

  对于这一点,许多中外父母用同样的方式“爱”着孩子,因为亲近,所以为之,但其背后隐藏的,其实是一种权利的对抗,只不过拿孩子的教育说话而已!

  这一点,中外人士的状态差不多。 


看电视

  吃饱饭以后,家人坐在一起,因为可选的台较多,所以在选择上出现分歧。那其实也不是电视节目本身,其本质原因也缘于控制权——要求对方满足自己,如果自己的喜欢不被认可,便产生矛盾,这矛盾的缘起,其实并非来自先生或太太,而也是过去的家庭关系——

  当一个孩子的愿望没有得到满足,无论是爱好或兴趣,抑或是想出去玩,想去参加一个Party或赴一个约会,甚至可能是特别想看一个等待许久的电视节目……却会遭到父母的禁止,于是,那个积怨被埋在心底,等到现在的家人又聚在一起,便条件反射般地被激活——其实那个气愤是发作给父母的,却由于对抗不过,或“都是为了你好”的教条,被迫压抑至今……

  无论是吃饭、教育孩子或是看电视,都具备同一个属性:亲密关系的共同参与。而其它选项,如组装、维修、搞卫生、做饭菜……都可独立完成,孩子不必参与,因此伤害的经验没那么多,那么发生矛盾的可能性就自然不那么大。这一点,中国人有时会因争夺遥控器而争执,外国人也有。

中国教育研究 传播科学教育理念和方法

关注教育|关注未来

微信ID:hantopedu
长按二维码,欢迎关注


投稿邮箱:hantop_huyong@163.com,要求:符合[中国教育研究]风格,独家首发,有启发性的明确观点,有可读性和可传播性,字数2000字以上,同时附上100字左右的作者简介。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