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作家》重磅散文推荐:《梅花,榕树和土楼》

作家2018-04-15 21:03:10


作家小传:魏民,作家、诗人、散文家、楹联家、书法家,原名魏鸿志,福建省漳州市人。是中国散文学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楹联学会、福建省作家协会、福建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1979年开始文学创作,1982年发表处女作。著有散文集《我有一个梦》、《梅林古村落》、诗集《红果树》等作品十余部,散文《夫子咏叹调》曾获全国征文现代杯优秀奖、《土楼妈祖》荣获全球妈祖征文三等奖、联作荣获全国征联福人杯、建党90周年全国征联奖。

 
   
在那美丽的南方,有一条河,叫九龙江;在九龙江上游,有一个令人神往的地方,叫梅林。

  是的,那美好的名字,让你浮想联翩:想到“梅妻鹤子”林和靖,想到金戈铁马魏武挥鞭……而最让人流连忘返的,是那清清的、浅浅的溪流。远远的是蜿蜒起伏的乳头峰,近处的是一片墨绿的稻田和青翠欲滴的绿竹。而最妙的是那沿岸的梅花,每到寒冬腊月,凛冽的山风一吹,幽幽的清香迎面扑来,艳艳的梅花一树怒放,如霜似雪,好一派旖旎风光!

  清清的、浅浅的溪流飘着洁白的、芳香的花瓣,映着疏疏的横斜的梅树枝条,此情此景,你才会真正体会“疏影横斜水清浅”诗句的佳妙!

  浅浅的溪中,还有那光滑如磨、玲珑可爱的石头。或小如鹅卵,或状如巨龟,或平展如床,或宛如石磨……那水深一些的,或映着雪白的云彩,或映着火红的枫树,以及那屈曲虬枝、墨绿如盖的千年古榕。每到夜晚,月明星稀,一轮皓月高悬空中,朦胧的月光洒向静谧的山村,也洒向缓缓泛在潭中夜渔的竹排。那不甚明了的一星点渔火,隐隐约约的恍若天上的星。

  哦,榕树!那苍老而又充满生机的千年古榕树!

古榕旁有一条鹅卵石铺就的古老的街道,那青砖的墙壁,杉木的梁柱,以及那延伸的屋檐、老式的店铺,把你带回到从前:据《南靖县志》记载,每逢农历“五”、“十”,是梅林集市日。熙熙攘攘的街道,汇集着来自广东、永定、适中及本县的客商和赶集的人。溪滩古榕下,卖生猪的,猪笼排列成行,有圆形的,长椭圆形的,还有“巨无霸”的;乳猪、猪条,买的指指点点,卖的自吹自擂;买卖水牛的,则买的必请一位相牛师,头、眼、舌、牙、眼睛、身材、腿,细细端详,还要牵着牛迈步前行,相中了,再讨价还价。梅林盛产大米,除了普通大米外,还有红米、糯米、禾米。一家家米行,在集市日都把白花花的大米盛放在特大号的圆形大米桶里。本地的村民,则零零星星的用布袋盛着大米摆摊。来自岩、永、靖及大埔的客商,一边认真地观察米的颜色、个粒、质地,一边用手捧着大米,不时地用嘴吹去米糠。其余卖甘蔗的、卖水果的、卖土特产的、卖鸡鸭、卖兔子、卖猫狗的、卖菜苗的、卖竹器的、卖陶瓷的、卖铁锅的、卖农具的、卖馒头面包的、煮鸭粥的,占据了街道的两旁,从街头摆到街尾。打拳头卖膏药的,当街耍起镋:“庄花魁,老招牌,三年来一趟……”,四里八乡的村民,难得忙里偷闲,三五成群的来到集市,或买一两件家里所需,再吃一碗肉粥,或进入面店,选一碗粉条或汤面,奢侈一些的,再点一碟花生,一碟小菜,外加一盘牛肉,斟上一杯白米酒,自得其乐。

古榕下有一道大石砌的拦河坝,当地人叫“陂”。溪水至此,倾泻而下,哗哗作响,激起朵朵雪白的浪花。坝下不远,有几渡弯弯曲曲的低矮小木桥。也许,它让你品味元代马致远名曲“小桥、流水、人家”的意境;也许,它让你感慨乡村的和平与宁静。

古榕旁,还有一座红檐朱漆、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的寺庙,它就是乡民们敬仰的海上保护神——妈祖林默娘。每到农历三月,榕树下一派人山人海:那丝弦绕梁,竹笛悠扬、人影绰动的,是一出出戏曲在上演;那彩旗招摇,喇叭滴答,锣鼓咚呛,前呼后拥,人群如长蛇般出阵的,是“神明出巡”在轰轰烈烈的进行!铳如雷响,焰火如昼,爆竹声声,那是乡民们在虔诚地对妈祖顶礼膜拜!

最最热闹而有趣的,是“妈祖渡海”的仪式,它把整个庆典推向高潮:十二抬大轿的妈祖,三次过河,扮成鱼、虾、龟等水族的十八位少年,不停地向神轿泼水,抬轿的如船行在波浪上一般,一路颠簸;泼水的“鱼”“虾”们欢声雷动,摄影的记者们高举镜头,围观的人群如铁桶一般,挤满两边河岸。

假如你到九龙江上游来,千万别忘了这是港、澳、台胞和海外侨胞的祖籍地,这里有世界闻名遐迩的客家生土楼。听听那甜美的客家山歌,看看那如飞碟、如城堡的圆的、方的土楼群,你一定很想了解客家先民们创业的艰辛,还有那幽深的青石门里、斑驳的泥墙上,以及诸如“和胜楼”、“芋宁楼”名称下尘积的传说……


(编辑:青鸟)


请关注《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