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鲁奖得主胡学文力作《血梅花》入围2016“中国好书”

楼主:山东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 时间:2019-07-06 16:46:33

欢迎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山东文艺出版社有限公司”




  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当晚,2016年度“中国好书”颁奖盛典在央视综合频道、科教频道播出,30种好书榜上有名。其中,山东文艺出版社图书《血梅花》入围“中国好书”文学艺术类候选图书。

  “中国好书”优秀图书年度颁奖盛典由中央电视台与中国图书评论学会联合推出,第一届举办于2014年,已成为“世界读书日”当天的重要品牌活动,也是国内读书界、出版界的一项盛事。上榜好书具有较强的市场占有率、社会影响力以及良好的读者口碑。

  我社邀请《山东商报》记者朱德蒙第一时间专访本书作者胡学文,现奉上采访实录。


战争改变了一切,

我要写出小人物被掩蔽的光芒

——关于《血梅花》的访谈

受访者:胡学文

采访者:朱德蒙


| 作家胡学文|


  记者:胡老师您好,我是山东商报记者朱德蒙。首先祝贺您的大作《血梅花》入围“2016年中国好书”。

  胡学文:谢谢。

  记者:您以往的作品多是以写实题材著称,而这次的《血梅花》似乎却更像一部具有侠义精神的传奇故事。文学评论家胡平也在书评中将您的这次创作称为“一次不寻常的转身”。您进行这次全新创作尝试的初衷是什么?您认为与您以往作品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胡学文:我认识一位姓柳的女士,她讲了她曾父在哈尔滨刺杀日本军官的故事,我萌生了创作的念头。我有英雄情结,也许她的曾祖父算不上英雄,但普通人的英雄壮举更令人钦佩。为此,我采访了她的姑姑叔叔以及她的母亲,但她们讲的是后来的家事,那位侠客牺牲时,她们尚未出生,并不比我知道的多。柳女士提供的资料也只有当年报上的“豆腐块”。但对于写小说,这足够了,小说毕竟不是照抄史实,没有资料,反有更大的想象空间。与以往作品最大的不同,是在纯文学中引入适当的传奇元素,拓展了小说的边界。

  记者:为何将抗日战争作为时代背景创作一部小说?以往很多抗战文学都是以宏大战争主题或艰难的地下工作来为主,您认为同属于抗战主题,您的新作的特殊性在哪里?或者说,同属于抗日作品,与其他相比有何不同之处?

  胡学文:以往的抗战小说重点多在人的抗战上,而《血梅花》重点写抗战中的人,抗战只是一个背景。我不是有意写一部抗战小说,我感兴趣的始终是各种生存环境中的人。我写现实题材小说居多,写一部抗战为背景的小说正好换换脑子。回头再写现实题材的小说,或有新的发现。说到特殊性,是写人在乱世中的生活和困苦及为了生存不得不做出选择,更多的是被迫的选择。在日常和传奇之间寻找平衡。打个比方,我不是讲刀是怎么刺进敌人心脏的,而是写刀怎么飞出来,何以飞出来。

  记者:《血梅花》可以说是突破了您以往擅长的写作题材,通过这部作品,您最想表达的是什么?

  胡学文:小说的人物都是小人物。如果没有战争,他们可能是木匠、瓦匠、猎人或只是种地的农民。但战争改变了一切,他们身上闪射出小人物被掩蔽的光芒。从尘埃到珠玉,我要写出这个逻辑和过程。

  记者:您笔下的人物大多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平凡人物,为什么偏爱小人物题材写作?想要通过他们传达给读者又是什么呢?

  胡学文:我小说中的人物确实是小人物,这和我的经历有关。我平时接触他们更多,对他们更感兴趣,情感点也在他们身上,写他们更容易来电。其实,小人物也好大人物也罢,对文学而言,身份地位都是外在的次要的,文学的重点还是关于人的内心、情感、精神、信仰等。这是文学的本质,也是文学存在的理由。谁能说“大人物”的眼泪比小人物的贵重?同样,谁又能说“小人物”的内心比大人物纯洁?我写的是小人物,但表达的是人类的共性。

  记者:2014年,您的作品《从正午开始的黄昏》获得鲁迅文学奖,应该说是对您写作的高度肯定。您能谈谈您这些年在文学这块土地上耕耘探索的心境变化吗?现在能够坚守在纯文学道路上的作家也越来越少了,您为什么坚持?如何坚持呢?

  胡学文:出生农村,对乡村熟悉,至少自认为熟悉,所以我的小说多与乡村有关。虽然一直写乡村,但思考和视角在不断变化。早期的作品是内视角,站在乡村打量世界,如《极地胭脂》等。后来进城了,小说渐用外视角,即站在世界打量乡村,如《虬枝引》等。再后的小说采用双视角,既站在乡村望世界,又站在世界望乡村,如《风止步》。视角的变化会带来写作的新鲜感,有创作动力。

  说到为什么坚持纯文学写作,可能就是热爱,别无其它。如果坚持?很简单,不停地写啊。只要对世界有好奇,我会一直写下去。

  记者:近年来,很多抗日题材的电视剧播出,其中虽然有好的作品,但是很多抗日剧情节设置夸张以至于被称为雷剧,您怎么看?您认为是什么造成了这种“抗日雷剧”热呢?您觉得如何归正这种跑偏的价值观呢?

  胡学文:我极少看电视剧,抗日雷剧看的就更少了。雷剧是怎么回事,是从网友的吐槽中了解到的。你去逛市场,各种吆喝此起彼伏,不理就是了。确实,为了追求商业利益,一些电视剧已经完全与艺术无关。但我认为这样的电视剧不会被观众接受,如果说这类影视作品有价值观,那也是泡沫观,经不得推敲的。人类追求正义与美的本性在任何时代都不会变,跑偏的价值观难有存活之地。

  记者:您的作品《奔跑的月光》改编的电影《一个勺子》获得了金马奖,还有很多作品也被改编成了影视剧,那么您认为影视改编作品和小说创作本身是一种什么关系呢?因为有人说过,改编热潮引发作家将自己的作品削足适履去适合影视作品,但也有人说,改编让作品更为大众熟知,给大众一种不同的感官体验,您怎么看?

  胡学文:文学与影视是不同的艺术形式,但二者又有很多共性。优秀的文学作品与优秀的电影一样,都关注人的境遇及精神困境。在这方面,文学走得更远扎得更深,也更独特。正因为如此,影视会借助文学,或者说,由文学改编而来。在传媒时代,文学改成影视,一定意义上,对文学作品的传播有推动作用。这不是坏事。一部好的文学作品不会因为被改编成影视就失去其价值,比如《铁皮鼓》。当然影视考虑市场,改编的幅度可能比较大,或许偏离了原作的题旨,失去了原作的意蕴。但即便如此,也不会使原作失去光芒。读者有自己的理解和思考,不会看了影视就会按照影视的叙述理解文学。至于写作者,该怎么写还是怎么写,不会有影响,当然,一些文学作品有影视化倾向,这样的作品自然不会太优秀,即使拍成影视作品也好不到哪去。有作者按照影视写作,那是其权利。但真正的写作者,我身边的许多写作朋友,都有自己的追求,顺应内心而不是迎合市场。

  记者:谢谢您接受我的采访。再次祝贺《血梅花》入围中国好书。

  胡学文:谢谢您的精彩提问。


作家简介

  胡学文,1967年9月生,中国作协会员。著有长篇小说《私人档案》《红月亮》等四部,中篇小说集《麦子的盖头》《命案高悬》《我们为她做点什么吧》等九部。曾获第六届鲁迅文学奖,《小说选刊》全国优秀小说奖,《小说月报》第十二届、十三届、十四届、十五届、十六届百花奖,《十月》文学奖,《北京文学 中篇小说月报》奖,《中篇小说选刊》奖,《中国作家》首届“鄂尔多斯”奖,青年文学创作奖,第二届鲁彦周文学奖,《钟山》文学奖等,小说入选中国小说学会2004年、2006年、2011年全国中篇小说排行榜。《命案高悬》出版英文单行本。



山东文艺出版社

2016年5月出版

2017年4月第二次印刷

定价:38.00

欢迎点击“阅读原文”购买

供稿:数字出版部 

策划:数字出版部

编辑:Quinn

往期回顾:

大雪覆盖下的北中国  梅花染红鲜血|鲁奖得主胡学文扛鼎之作《血梅花》

“世界读书日”特别推荐 | 《血梅花》 情与仇的真假演变

书评 | 《血梅花》:胡学文的一次贴地飞翔

书评 | 新“红色经典”的建构与《血梅花》的范式意义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