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十里梅花香雪海——超山观梅第二季(下)

桂之华2018-04-15 17:46:06

宋梅不远处竟有一棵蜡梅同样在盛花期,不过,在周围耀眼的娇红莹白中,蜡梅花儿失色不少(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呀),吸引力也少了太多。这里还有一种罕见的梅花——垂枝梅,枝条向四周垂下,却非柳枝般柔弱,那是张弛有力地生命弧度,有些夸张的姿态,尽显梅树特有的虬劲。花朵似略大些,为重瓣,色白如雪,片片带着光泽的花瓣在阳光下起舞一般充满活力,从树顶向下,从盛放逐渐到细小的花骨朵,排列有序,生机盎然,那些盛开的花儿似柔软的棉花团儿,让人想凑近些,再凑近些。垂枝梅树身低矮些,均大约半人多高,这个高度让我可以多层次欣赏它们阳刚之中特有的妩媚(儿子却说有点像人类的爆炸头,他不爱看)。


北园成片的梅花有几处,在与东园连接的路口,地势略有高低起伏,碧绿的草地上,白梅和红梅竞相开放,上个周日近30度的高温下,花香向四周纵情弥漫,蜜蜂成群结队在花间飞舞,嗡嗡作响,它们远比人类热爱这些梅花呢,这里不仅是梅花的天堂,也是这些虫儿的天堂。

北园还有一个特色——梅树下随处可见名人大家的书法作品,在一棵名为『龙椅』的梅树边,唐太宗李世民的墨宝赫然在目(该是后人所补吧)。我却极爱另一句——『匀点胭脂成香雪』。

北园与东园内部相通,可以坐观光电瓶车,也可以步行。东园虽没有北园的人文历史特色,却因面积广阔,地势落差大,有了一番『广』之美。还是步行更妙,置身在一片又一片的花海中,那种抛却尘事的快乐虽然短暂,却可以达到极致而令人沉迷。

在东园,梅花可以似云霞灿烂;在东园,梅花可以似雪浪翻飞;在东园,梅花可以和白玉兰一较高下;在东园,清丽的绿梅也不甘示弱。在东园,你极目远眺,仿佛没有尽头的梅花肆意绽放,或红或白或粉连成一个无边的『香雪海』!这里不仅是花的海洋,也是『梅香』的海洋!


你尽情徜徉吧,身边是蔚然成林的花中君子;脚下是尚有余香的片片落花。还有什么值得人忧愁呢?『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这才是当下最该有的念头吧。

这是一个纯洁瑰丽的世界;这是一个让人欢喜的地方;这是一个令人沉醉的天堂。来到这里,会心生疑惑,是否有绝世佳人从梅树下悄然现身?抑或翩然而至一位多情少年郎?不不不,这里是一场仙人的约会,你听呀,梅林间,梅梢头,梅花下,一曲天籁宛转悠扬,和风轻响!也许那些仙人们正在列队登场!!


东园不止如此,梅林尽头还有一个偌大的绿草坪,草坪依山而卧,山脚依然一排排盛开的梅花,仿佛彩色腰带妆点在绿色之上。草坪上人来人往,或行走,或驻足,或在纵情歌唱,还有很多人在放风筝,半空之中,一只只风筝翻飞,直把云霄上!春的气息与活力已经张开翅膀!!

『香雪海』——一个充满诗意和浪漫的名词;『超山』——一个书写诗意和豪情的地方。


『何时买棹冒雪去?便向花前倾一杯。』——吴昌硕先生诗作的后两句。——『一杯』何以慰怀呀,『一壶』权且『聊发少年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