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纪念周恩来同志诞辰120周年:侄辈眼里的真情周恩来

楼主:中国档案报 时间:2021-10-14 12:54:53

点击上方“中国档案报” 可以订阅哦!

春去春回,花谢花开。当中南海西花厅的海棠花又一次含苞待放之际,我们迎来了敬爱的周恩来总理诞辰120周年的日子。

周恩来的胞弟周恩寿的孩子周秉德、周秉钧、周秉宜、周秉华、周秉和、周秉建,也在以不同的方式缅怀着伯伯周恩来,回忆起在伯伯身边生活的点点滴滴,他们感触颇深。周恩来那让人敬佩的大公无私的高尚品德,在他们的娓娓述说中清晰地呈现在我们眼前…… 

对谐趣园情有独钟的背后

周恩来、邓颖超与亲属合影


从战争年代一路走来,邓颖超患上了不少慢性病。1952年夏天,她又病了,身体十分虚弱,住在颐和园听鹂馆后面一个院落里养病。养病期间,邓颖超从来没有影响过颐和园的日常工作,甚至几乎没人知道她住在这里——虽然她经常到湖边散步,但是戴上眼镜、没有随从人员的邓颖超,看起来与普通游人并无差异。周秉德到了晚年还记得,尽管那会儿伯伯很忙,但是仍然会抽空去看望七妈(周恩来在家族里排行第七,所以侄辈称邓颖超为“七妈”)。周秉德说:“去的时候,伯伯常常带着我们3个孩子,显然是想给七妈添点天伦之乐。当然,这一回回的探望,也得益于伯伯身边工作人员的催促和安排。在湖边的绿荫中走走,坐船在湖面上荡荡,正好可以让整天忙碌的伯伯得到片刻的休息。”


1956年10月,周恩来与侄辈们(左起:周秉华、周秉和、周秉建、周秉宜、周秉德)在中南海西花厅合影。


周秉德清楚地记得,每次进颐和园,伯伯都会主动买票,警卫人员和孩子们的票都是伯伯掏钱买的。他一般是选择傍晚人少的时候去,但园内从不警备,也不清场,一切如常。有的人远远发现了伯伯就跟他挥手打招呼,有的人没认出他就那样擦肩而过,还有的人直接跑过去跟他握个手,一切都很随意。进了院子,孩子们“七妈好”的问候声立即给听鹂馆后面的那个安静的小院平添了几许家的温馨。往往是周恩来刚在邓颖超的屋里坐了一会儿,还没说上两句话,邓颖超便笑着提出:“既然到了颐和园,就别闷坐在屋里,辜负了这大好的湖光山色,走,一块儿到外面转转。”有的时候她又会说:“我天天到湖边散步,今天就不陪你们了。恩来,你带孩子们一块儿去划划船吧。”长大了以后,周秉德才体会出七妈的良苦用心:七妈身体虚弱,照理说是希望丈夫在屋里和她聊聊天,但是拖着病体出去陪着走那么多的路,她得多辛苦;可是比起自己,她更心疼忙碌劳累的丈夫,所以宁可自己累点儿,也要陪丈夫在湖边走走,实在吃不消时,宁可丈夫少陪自己一会儿,也要让他在大自然里活动活动、换换脑子。周秉德每每想起伯伯和七妈的这些往事,就愈发体会到“相濡以沫”的滋味。


1956年10月,在中南海西花厅,周恩来抱着周秉和留影。


周秉德说,每次去颐和园看望七妈,伯伯一定会去颐和园的谐趣园走一走。“伯伯、七妈领着我们漫步其间,仿佛置身于一幅精美的山水画中。有一次,伯伯招呼七妈和我们说:‘来来来,就在这里拍张照片吧!’”

直到1988年,当周秉德第一次踏上淮安故土,许多往事才找到答案。走进家乡的勺湖公园和又一勺公园,周秉德觉得十分的眼熟,她陡然记起谐趣园,怪不得伯伯对谐趣园那般情有独钟!当年伯伯漫步于谐趣园的曲径之间,是否就在宽慰自己那无暇念及的思乡之情?周秉德说:“在我的印象中,伯伯整天都很忙,很少跟我们谈到家乡。不过,从我看见他钟情于谐趣园,从我听说他乘飞机时曾在淮安上空盘旋3圈,我便真正地感受到他对家乡的深情与眷恋。”


黑色日历上的红色印记

1970年9月,周秉建与周恩来、邓颖超在一起。


1975年底,周秉钧休假回京探亲。邓颖超的秘书赵炜神情凝重地对周秉钧说:“有件事要告诉你,本来你七妈想自己说的,但是她一提起来就难受……”说到这里,赵炜的眼圈红了,“你要有思想准备,你伯伯的状况很不好。七妈嘱咐说,如果有那么一天,你们都要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她是没有儿子,即使有,如果在外地,也不会让他回来的!”听着听着,周秉钧的眼眶湿润了,他点了点头。


邓颖超与侄辈们在一起(前左起:周秉宜、周秉建;后左起:周秉钧、周秉德、邓颖超、周秉和、周秉华)


周秉钧说,从那以后,他的心情就非常的压抑。“1976年1月8日晚上,我爱人打来电话,劈头一句就是:‘你接到电报没?’我的心里‘咯噔’一下:‘哪里来的?’爱人说:‘北京的,只有一句话,听到消息后,千万不要来京!’我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爱人问我怎么办,我说一定要回去,让她赶紧托人买机票。9日凌晨5点半,师长打来电话,让我马上听广播。一打开收音机,传出来的就是哀乐……”

这年1月9日6点30分,周秉德正在上海出差,忽然听到广播里传出的哀乐声,同时听到了伯伯的名字!她悲痛欲绝,好像有块大石头不断捶击着自己的胸口。她强忍着悲痛,立即找到同事购买机票,火速赶回北京!

一到北京,周秉德直奔西花厅,她扑到七妈的身边痛哭!邓颖超却异常的冷静,坚强而又庄重地说:“不要哭,不要哭!要化悲痛为力量!化悲痛为力量!”她还特别向周秉德强调,“伯伯是共产党员,他首先是党的人……” 

周秉宜说,伯伯的遗体告别仪式安排在1月11日。“这是一个星期天。七妈考虑到1月10日是星期六,孩子们还应去上班,不得影响每人的正常工作。家属向伯伯告别的具体时间是11日早上8点,在北京市各界群众8点30分向周总理遗体告别之前,以免影响群众的告别活动。七妈说:伯伯在遗嘱中说,他的后事不能比别的同志的规模大,而且坚决不进八宝山;骨灰就放在水里喂鱼,放到地里做肥料。” 

告别仪式那天上午,周秉德、周秉钧、周秉宜、周秉华、周秉和、周秉建及配偶和在京的亲属,到北京医院的告别室向周恩来做最后的告别。看着周恩来消瘦的遗容,想着和他相处的情景,家属们泣不成声。他们绕着遗体缓缓地挪动脚步,眼睛片刻不离周恩来的面容,直到走出告别室……

每年海棠花开的季节,周家子侄和孙辈们都要相约到中南海西花厅,祭拜周恩来,一诉衷肠。当年,周恩来和邓颖超对他们在政治上的要求、思想上的教育、生活上的关心,沉淀在了他们的血液中,代代相传……



作 者/余玮 红色作家,中国作协会员,出版红色专著90余部。

朗诵者/子衿 配音演员王青青,中国广播电视学会会员,曾为80多部各类电视专题片录制解说。 


往期精彩内容


全国档案局长馆长会议在北京召开

对标党的十九大报告

看党的十八大以来档案事业发展成就

杨冬权:新时代档案工作的新思维(上)

杨冬权:新时代档案工作的新思维(中)

杨冬权:新时代档案工作的新思维(下)

《村级档案管理办法》1月1日起施行


毛泽东给毛岸英、毛岸青兄弟的信

毛泽东用印知多少|毛泽东印章谁保管

毛泽东印章谁篆刻(上)|毛泽东印章谁篆刻(下)

毛泽东印章今何在|毛泽东印章真假辨



长按右侧二维码

关注

中国档案报微信公众号


喜欢内容,请点赞!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