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致春天的信

楼主:安之书馆 时间:2018-08-04 11:09:57

 


亲爱的春天:


见字如面。


又是一年的春生了,风由北往南吹,空气中似乎也嗅出了你的味道来。桃红杏白,哪一朵我都视作是你。


知道吗?腊月雪地里折回的那支腊梅依旧插在案上的青花瓷瓶里,只剩枯枝,形单影只,无限落寞的样子。我还是不忍弃了它,见识了它的美,也曾染了我一身香,终做不到那么的决绝。即使不语,我却读懂了它。它也是有悲喜的吧,也是有秘密的吧,它不说的秘密,没人能懂。春风一吹,风干在枝头,成了永远的秘密了……


你曾说,桃花一开,你就会和春风一起来。我不会与你山盟海誓,因你来不来,我都一样会老去。


春天,如今的我在俗世里蓬头垢面,有时还会歇斯底里。你温柔的手,还会不会和春风一起穿过我的发。我在这个三月,咳嗽得不成样子;我在这个三月,眼疾复发,几乎失明;我在这个三月,身心疲惫。亲爱的春天,你听了,会不会心有隐隐的疼惜呢,我不说的苦,你又能否在我的行行字里触摸到呢?


十里长亭,苏堤柳芽,你若来看我,我便为你铺上这十里桃花,开在你的眼里,和我的心头。


春寒料峭,桃花还没灼灼而开。落笔无言,换行又千语。字太轻,心事又太重,载不动,这几多的愁。


我还是会等你,每年的这个时节。或者你轻轻地来读,或者款款地落字.....


亲爱的春天,我也曾循着你的气息,靠近你,在你的世界里打坐。


而聪明的你,又可曾读懂了我呢?你说,不多,不少,刚好读懂了一点点,以及我字里的气息。你说,我的文字有时会开出小花,朵朵明媚,有时又会结出冰凌,串串生冷。你问我,隐于我内心的那块阴霾就不能散去吗?


亲爱的春天,那天我读雪小禅的《终无言》,她说,大多数人,隐忍地过完半生,带着酸楚与心不甘。心不甘又能如何?不是说,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完吗?那隐于字里行间的,唇间迟语的,是我咽下的委屈和无奈。你也曾有过吗?


春天,我其实是个内心无比脆弱柔软的人。严歌苓说,心太软的人快乐是不容易的,别人伤害她或她伤害别人,都让她在心里病了一场。


我做不到黛玉那般,只为着自己的这颗心。我顾及了太多,独忘了自己。


我无限敬畏和欣赏一种人,被生活千锤百炼,眼睛依然澄澈,内心依旧柔软,女子依旧娴静如花,男子依旧清俊温暖。生活虐他们千百遍,他们待生活如初恋。真真是好呀!


只是,我还未曾做到如此的澄透。在经历晦涩的光阴时,还是会伤心,会颓废,会感到心灰意冷。


终不是个睿智的女子,在疼痛和无望面前,永远做不到只莞尔一笑。


你们教我的,我始终学不会。


亲爱的春天,我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更不会辜负你给我的好时光。我知道我还有诗和远方,还有阳光和轻风。


还有这些干净的美好。


亲爱的春天,你来了后,我就不想上班,不想辛苦奔波,不想再如此身心俱疲。


在这个春天来临时,我也想去春天的路口,摆摊,卖诗。


有缘的人儿们自会携云而来,途经我的摊位,你们一朵云换我的一行诗,身畔,朵朵清逸,行行生香。


斜阳外,我收好摊,你用柳绿的碗斟满桃红的酒,我们邀来小鸟鸣唱,花儿起舞。我们不说这一路走来的辛苦,只字不提。只将这一整个春天灌满这一壶清酒。


四季人生,个中滋味。然后,一饮而尽。


眯起眼睛,遥望远方,冬已在冬去的路上,春也在春回的路口。


三月该多好,春天将在场。


耳边传来吉普赛歌谣:时间是用来流浪的,肉体是用来享乐的,灵魂是用来歌唱的.....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而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


我开始马不停蹄地只追赶它们。


顺祝诸位春天,春安。


                                                             小暖

                                                                  2018年3月




老刘按:

凡在安之书馆平台发表的文章,在一天内阅读量破千的,作者即可以到木木精品生活馆(人院往西,立交桥东一百米)领取精美纪念品一份。如破两千,奖品会更诱人,以此类推。木木精品生活馆电话:13218221288。以上活动解释权归老刘及木木精品生活馆,欢迎长按关注。

 



安之书馆投稿邮箱:

2544394967@qq.com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