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晚至的白玉兰》

西大招就团小喇叭2018-04-15 21:42:02


我是西大文学院门前的一棵玉兰树,一棵晚至的白玉兰树。

作者:唐晨露

文学院2015级汉语言文学普师班

初·相遇

  我的身旁有一棵每到三月便“花满枝头似雪盖,惹尽行人痴忘途”的玉兰树。每逢春日,枝头的白玉兰被镀上一层金,耀眼又神圣;每逢春雨,她在迷朦的雨线中若隐若现,含情脉脉;每逢春风,她的枝条曼妙多姿,颤一枝的洁白无暇。行人每每路过,或驻足抚摸其柔嫩的花瓣,或点头赞叹其“清水出芙蓉”的美丽,或手持相机等待着她最夺目的时刻。她是一棵比我先来到文学院门前的玉兰树。初次与她见面时,她的树冠已然完整,但只拥有稀疏的花蕾。没有人为她驻足。那时的她,是孤独的。我在一旁看见她拼命地汲取着土壤中的营养,使出全身力气挤出一个个娇小的花蕾。就这样,蓄积了两年时光,她终于盼来了属于她的盛花期。


她给了时光一个交代

如今,晚至的我和她当初的境遇是相似的。行人每每路过我,也只是好奇地抬头一望,又平静地收回“果不出所料”的目光。但我知道,总有一天,我能让行人为我驻足惊叹。夜深人静的时候,周围的玉兰树已陷入沉睡,我拍打着塞满困意的身子,寻找着土壤中的养分。伸直光秃秃的枝条,我咬紧牙用尽全身力气想要纳入更多的氧气,想要挤出充满希望的花蕾。不知几时几分,疲惫的我才进入了梦乡。待远处的天空刚现出第一抹光,我挣扎着睁开惺忪的眼,张开酸痛的双臂,拥抱新一天的希望。

    身旁的玉兰树在我来到这的第二年春仍开出了淡雅、饱满的玉兰花。我曾光秃秃的枝条上也冒出了几个小小的花蕾。它们是如此之小,如此之少,但我仍如获至宝般注视着它们,激动得流下了眼泪。那一刻,是这几个小小的花蕾给了我继续战斗的动力。我骄傲地挺直了脊梁,沐浴着春日温暖的阳光。这一年,有三四行人为我驻足,他们抬头看了看枝头稀少的花蕾,瞬间的惊讶从他们脸上扫过。行人对明年的我会是何种姿态感到好奇,他们低语着:“看来这棵玉兰树明年也能开出美丽的白玉兰。”



期待·成长

我充满期待。这种强烈的期待催促着我接下来一年的努力。

    仍然是深夜入睡,晨曦微露便起身。不同的是,每至深夜,我会在寻找养分后休息的片刻静心听着脚下的虫鸣,远处的鸣笛声,望着对面淡黄色的灯光......我不似第二年般急切地想要将自己嵌入别人的眼眶,更多的是为自己的期待而倔强生长。这一年间的时光,充实又愉悦。

    第三年春如期而至。身旁的玉兰花仍洁白似雪。这一年的春天,椭圆状的嫩白花瓣在我的枝头恣意开放。那清素中夹带微微粉意的玉兰花开满枝头,好似邻家初长成的女儿那天然去雕饰的脸庞浮起了羞涩的红晕。我闭上眼,将这真正属于我的春天揽入怀中。行人从远处便看见我满树凝脂,一路小跑而来,至我跟前,露出了惊喜的笑容。我终于得到了行人温柔的抚摸。这是我这几年来日思夜想的手掌温度。他们倚靠着我合影,离开时仍不忘赞叹。那一走三回头的温柔目光让我无法忘记。

 我这棵晚至的白玉兰树啊,给了时光一份礼物。

    明年的春日,仍会花开满枝头,皓腕凝霜雪。


后记

今年是我转专业来到文学院的第二年,在这两年中,需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才能和别人平行。文中拼命开花的白玉兰,不过就是我这两年的真实写照罢了。谨以此文献给所有为自己的梦想默默前行的西大学子。


文章作者 | 唐晨露

文学院2015级汉语言文学普师班

版式设计 | 贺奕萱

图片编辑 | 贺奕萱 (部分图源网络)

审核校对 | 雷  钧  董亚雯

西南大学

本科招生就业服务团

扫描二维码,了解更多西南大学招生就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