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IP网文IP改编影视剧的路数走到尽头?用大制作来拯救IP,是饮鸩止渴吗?

楼主:娱乐产业链 时间:2018-07-10 15:10:49

刚刚过去的2016,是IP改编大年,也是灾年。一向被外界看好的郭敬明IP粉丝电影《爵迹》,在乐视影业全力押宝之下,票房以不到4亿、据称亏损4亿告终;在电视剧方面,被视为暑期档热剧的《青云志》《九州天空城》《幻城》等热门IP剧目收视最好成绩也仅破亿。


网文IP改编影视剧的路数似乎走到了尽头,怎么破?


用大制作来拯救IP,是饮鸩止渴吗?


IP影视整体上的惨淡和IP授权的虚高形成了极大反差。腾讯视频版权合作部总经理韩志杰就指出,在三四年前,热播剧《甄嬛传》只卖30万一集,而同级别的剧集在2015年价格涨了10倍,2016年涨了30倍。然而,高价买来IP已经有点赚不来钱了。以《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为例,其同名电影头三天每日票房维持在2000万上下,场均人次在20人左右,网剧在收官时的总播放量则只有4亿。




这同时也和影视剧市场整体降温密不可分。仅以电影市场为例,截至2016年10月底,全国电影院单月总票房约为45亿元,比2015年同期下降了10个亿,降幅达18.2%。而且暑期档还出现了5年来首次票房负增长。


近年来囤下海量天价IP不能砸在手里,业界开始自救,而选择的途径则主要集中在持续砸钱,用大制作+大IP来激活市场。


中联新影文化传媒的出手颇有漫威风范。在2016年10月,该公司宣布将投资27亿开发《钟馗传》电影项目,计划在10年间推出5部系列电影,打造属于东方的超级英雄。而漫威式的IP森林+大制作逻辑,其实已经成为了业界救市的法宝,如超级IP《盗墓笔记》从网剧到电影,再到相关的游戏开发,并且还有了《老九门》这样的衍生网剧,一系列相关的周边产品也开始在电商平台上热卖。



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在前两年网文IP一统天下的大潮之下,动漫IP改编影视剧开始逐步走上了前台。前面提到的《钟馗传》就是改编自漫画师谢峰的原创玄幻漫画《鬼王》,而在12月,光线传媒押注的日本动漫剧场版《你的名字。》在首个周末,票房突破2亿元,亦给予了更多困守于国内网文IP改编影视剧不景气的内容创业厂商一剂强心针。


同时,由于网文IP过度集中在男频之上,也使得大制作难以真正刺激市场。最典型的例子即是烧钱猛烈的《幻城》和《青云志》,依靠强悍的男频IP,背靠湖南卫视这一稳固的收视平台,而且放在了推出过《古剑奇谭》《花千骨》系列爆款作品的钻石独播剧场这一黄金时段之上,结果却十分惨淡。《幻城》到了后期收视就一直徘徊在当天播出电视剧的十名开外。




而2014年开播,一度以播出的电视剧收视率稳居22点,位居全国同时段第一名的钻石独播剧场最终在2017年将被终结,其实亦和其市场定位上偏重男频而出现瓶颈化、窄众化有关。该剧场停播之后,整体并入另一周播剧场,以首播《旋风少女》闻名的“青春进行时”。


在某种意义上,这也体现出湖南卫视在栏目上的定位转向——开发女频。动漫、女频,势必成为后网文IP时代,两个高频出没的名词。


动漫、女频,其实都是目标女性市场


2016年10月末,在人民日报社内召开的一场 “IP影视和女性消费价值研讨会”上,有专家就指出:国内IP开发的影视剧,过多地集中在男频角度,反而形成了一个女频市场的空白。



光线传媒对此深有感悟。经历了2014年《魁拔3》的票房不济,2015年《大圣归来》的票房奇迹,2016年《大鱼海棠》的众说纷纭,国内观众已经能接受认真讲故事的动漫电影,而不止于合家欢的低幼动漫。


但进入的姿势很重要。“在动画电影中,《大圣归来》走的是对经典再次演绎的路数,复制难度较大,也不适合反复使用。但《大鱼海棠》与《你的名字。》则可以看到很鲜明的女性思绪和对女性观众的吸引。”业内人士指出,光是制作成公仔或抱枕,女性也会比男性更有购买的情怀。




据数据统计,截至2016年10月,已完成和正在筹划中的漫改真人影视项目已经高达41个。这一数字已经远远超过了2015年网文IP改编剧23部的数量。而参与此轮动漫IP改编热的,就有腾讯、奥飞等多个实力派。而诸如《南烟斋笔录》《快把我哥带走》《长歌行》《拜见女王陛下》这样的被改编作品名称,就已经有一股淡淡的脂粉味道了。


同时,女频网文IP改编已经实实在在地看到了市场的利好。2016年,从女性的生活、友谊和职场切入的《欢乐颂》,即以逃离宫斗、言情和玄幻的方式,不光收视率爆棚,也实现了话题爆发,仅在微博之上,该剧话题就超过10亿点击。而年初引发极大话题争议的《太子妃升职记》则更是以差异化的女频爆款范式,连带激动了男性观众。




曾改编过《花千骨》《寂寞空庭春欲晚》,被称之为“IP改编第一编剧”的饶俊亦认为:“从电视剧角度看,男频文的改编难度更大。首先,电视剧还是以女性观众为主;另外,纯粹构建一个奇观世界很难让观众持续产生共鸣,男性向小说更像是游戏。”这其实,也是女频改编的一个利好。


女性市场,消费潜力强悍的爆款蓝海


女频IP改编的最大问题在于长期拘泥于宫斗,而形成了类型化和审美疲劳。对此,业界已经开始开出药方。



如丝芭影视预计2017年推出的古装奇幻传奇剧《芸汐传》便是一例,其巧妙地绕开了同档期《醉玲珑》《楚乔传》等女频历史正剧,将原著《天才小毒妃》中的国家权谋、传奇励志、江湖等过去集中于男频IP的元素进行重塑,且除了以张若昀这样的高颜值小鲜肉为主演外,还引入了曾执导《红色》和《九州天空城》的导演杨磊。某种程度上,亦是吸取了古代偶像剧往往只注重演员阵容华丽程度,而在编剧和导演环节上极度忽视,导致偶像剧“有人无情、有情无境、有境无心”的海报招贴式生态。这其实也是在向极度重视编剧环节的好莱坞模式靠拢的节奏。




同时,一些男频影视剧,也开始纷纷伸出橄榄枝,向女频要市场。如在创世中文网男性频道连载的《择天记》,一经改编影视剧,就用鹿晗做主打,向女性粉丝进行强吸,甚至打出了“得女性观众者得收视率”的营销口号。


这得益于女性消费潜力的爆表。仅以2016年大热的韩剧《太阳的后裔》为例,作为中性影视剧,它可以说完全实现了影视+电商+衍生品的成功运作。而有数据显示,无论是在爱奇艺的付费收看、商城还是其他衍生品环节,女性购买者和购买剧中同款女性产品的比例,都在七成以上。



同时,该剧76%的女性粉丝年龄在18至30岁,也正是消费欲旺盛的主流人群。较之单纯女频网文改编的影视剧,动漫改编影视剧则在吸金路数上有所差异。“过去,男频IP更适合在影视剧大热之时,进军男性玩家居多、付费习惯培养较好的游戏领域。”业内人士指出,女频则比较容易渗入消费品,如服装鞋帽。


但动漫则不同,一旦通过真人剧进入女性市场,则不光是在服饰或者绒毛玩具、家居等女性固有市场中发生作用,而且动漫本身和游戏的贴近性,也使得其改编成游戏产品更为便捷,而且可以开掘比较荒漠化的女性玩家市场。”




如网易在2016年6月上线的回合制手游《阴阳师》,尽管改编自梦枕貘《阴阳师》系列小说和同名日剧,但以日本和风的精细画风,突破了国内千篇一律的Q版卖萌路数,成功俘获了大量女性用户。由此不难理解,该游戏为何在2016年10月能拿下全球游戏iOS收入榜榜首,成为本年度现象级手游,这也充分显示出女性市场的强大战力。


2016年,以网络文学为源头的泛娱乐产业驶入快车道,继续高歌猛进,网文强IP+大卡司的商业模式,也持续称霸着影视剧的流量江湖。



如何应对疯狂大采购下,优质IP奇货可居、供不应求的市场环境?2016年初,阅文集团推出“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嫁接起阅文旗下起点中文网、创世中文网、云起书院等网络文学核心内容源,以及90后用户群体占有率第一的QQ阅读两大线上阅读平台,直观展现出当年网络文学作家以及网络文学IP的潜力。


日前,2016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正式出炉。经过一年洗礼,在网文这片江湖上,哪些大神和作品最受追捧,哪些优质IP又将在2017年再度引爆资本圈?打开这份榜单,也许你就能找到答案。




流水的男生榜,铁打的女生榜

在这份新鲜出炉的2016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上,忘语的《玄界之门》、尝谕的《我真是大明星》和耳根的《一念永恒》分列男生作品榜前三。其中,忘语的仙侠大作《玄界之门》以397589张月票的成绩,从新老白金作家竞争最激烈的男生榜中成功突围,展现了作品在读者群体中的强大号召力。


而在今年的女生榜上,白金作家苏小暖的《邪王追妻》以281474张月票,高出第二名近10万票的巨大优势摘得榜首。希行的《君九龄》与叶非夜的《隔墙有男神》紧随其后,分居二三位。值得一提的是,90后女作家叶非夜凭借《隔墙有男神》和《傲娇男神住我家》,成为所有作家中唯一拥有两部新作同时上榜的作家。



相比上年的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今年男生榜的TOP10风起云涌,作者更迭程度达到九成,仅有白金作家耳根依然守住排位,留在前十名。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伴随着过去一年来阅文平台的销售屡创新高、多项纪录作古以及排行榜上作家的大换血,对于拥有400万注册作家的阅文集团而言,平台上的网络文学优秀作家已呈井喷态势,未来男生榜上玄幻、仙侠等题材的作家间,竞争将日趋白热化。相比之下,女生榜今年的座次变化幅度不大,苏小暖、叶非夜、吱吱、希行、夜北等作家持续发力,传统的竞争格局依旧稳固。


在题材品类的集中度上,今年男生榜TOP10中仙侠与玄幻两个网文品类可谓平分秋色,各有三部作品杀入前十。而在女生榜上,古代言情依然是最受读者欢迎的类型,共计有6部作品上榜。


此外,都市题材今年异军突起,从去年未进男生榜单前十到今年榜占据两席,反映出网络文学经过长期发展,正逐渐从纯粹的幻想类题材向现实类题材转变,更多关注到都市情感与职场生涯领域。相比去年玄幻题材作品独揽五席坐拥“半壁江山”的垄断,今年男生类作品在题材的丰富度上,呈现出更全面、均衡的发展态势。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摘得女生榜冠军的苏小暖,凭借作品《邪王追妻》两度蝉联榜首,可见该书在粉丝中无可比拟的超高人气。据悉,《邪王追妻》进入起点女生网收费频道的首月收入已达2.8万元,而苏小暖的作品在2016年就被阅文正式提上了影视改编日程。一个引人入胜的好故事,加上用户的高活跃度与高付费率,显然为《邪王追妻》这一IP未来的泛娱乐运作抢占了先机。


2016年也被称为网络文学的最强新人年,二目、风轻扬、飞天鱼等一批崭露头角的新人作家,携新作向榜单发起全力冲刺,一路缠斗至最后一刻。最终,代表美食题材出战的会做菜的猫成功杀入十强。作为起点十五年来最强出道新人,他的处女作《美食供应商》上架三小时便订阅破万,五天均订破25000,成就了一段起点网文新神话。


而以被誉为近十五年来奇幻第一作《放开那个女巫》出道的超新星二目,今年的止步十强之外则令人扼腕叹息。同样虽败犹荣的,还有十里剑神的《重生之都市修仙》,考虑到其上架仅仅三个月,如果全年参战,最终结果还犹未可知。经过这场大战洗礼,未来年轻作家们将爆发出怎样的创作能量,值得人们去拭目以待。


来自今年总榜上的另一个新气象,无疑要数去年缺席榜单的唐家三少、我吃西红柿、天蚕土豆等一批殿堂级白金大神纷纷携新作卷土重来,直面新生代大神们的挑战。其中,我吃西红柿的《雪鹰领主》、唐家三少的《龙王传说》、天蚕土豆的《大主宰》分别排名榜单的第五、十五和二十一名,战绩彪炳的白金大神纷纷推出新作,无疑将在2017年再度引爆资本市场。


是试金石,也是放大镜

虽然距离“放榜”仅仅过去一年,但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的权威性与影响力,已可从上榜作品后续的市场追捧热度上一见端倪。


以耳根的仙侠小说《我欲封天》为例,在一举摘得去年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男生榜桂冠后,后续的泛娱乐产业链IP开发迅速启动。资料显示,《我欲封天》先后被转化为手游和舞台剧推向市场,获得了极高反响的同时,手游宣传片还登上了纳斯达克巨屏进行循环播放,向全球展现了来自东方仙侠游戏的非凡魅力。



而作为2016年国内最炙手可热的网文IP之一,耳根的新作《一念永恒》今年再接再厉,不仅再度上榜摘得第三,作家和作品的影响力也呈几何倍数递增。早在2016年4月,《一念永恒》的影视改编权便以1000万元天价售出,影视剧也将在好莱坞完成特效制作,制作投入或将过亿。


随着《一念永恒》后续在产业链上持续发力,衍生到电影、网剧、游戏等环节“多点开花”,不难预见的是,一个不亚于《鬼吹灯》和《琅琊榜》的黄金IP又将冉冉升起,拥有可持续发展的吸金能力和广阔前景。


事实上,除了备受追捧的《我欲封天》,鹅是老五的《造化之门》、爱潜水的乌贼的《一世之尊》以及骷髅精灵的《星战风暴》等去年男生榜上名列前茅的超级IP,都在榜单公布后迅速引发资本的竞相追逐,先后被改编为手游推向市场,取得流水过亿的佳绩。


而今年男生榜上第十二位的骷髅精灵新作《斗战狂潮》,更是在上榜前就被阅文集团早早相中,宣布将于2017年被改编为大型科幻动画,并采用书、影、游、漫、音多线同时联动的模式,按照国内顶配水准进行打造。



而在女生作品榜上,去年摘得第二名的叶非夜作品《国民老公带回家》,则是以动画化的方式被阅文集团推向了二次元市场。《国民老公带回家》动画于去年10月上线后,首播10小时即破两百万播放量,五天内点击超千万,持续引发了二次元同人圈的创作热潮。


随着二次元市场日渐成熟,有理由相信,凭借动画的高粉丝聚集度和低成本试错性,将为网络文学和二次元的嫁接共生,在商业路径探索上提供出崭新的前进方向。


在这个意义上,经过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的“镀金”与“铺路”,去年获奖的诸多IP在进行商业价值的开发时,都给予了外界无限的遐想空间。中国原创文学榜的适时出现,不仅承担着IP价值的试金石,也为原创文学对接资本搭建起桥梁,让游戏商、影视商、网剧商和出版商一起可以戴上放大镜,更直观地把握这一年最受粉丝欢迎、最具市场潜力的黄金IP价值几何,也为后续的IP可持续开发联动保驾护航。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