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海棠本无香,这个地方的海棠却香味浓郁,引诗人称赞!

楼主:区县头条 时间:2019-12-02 16:54:26

(朗诵者: 崔宁芮,寻声朗读亭录制)



径转横渠水一方

堰边风起忽闻香

等闲寻得生香处

满树红酥绽海棠


海棠本无香,但在古代,有一个地方海棠飘香却是常事。清代诗人朱钧直就用这首七言诗赞叹过那里的海棠,这个地方就是如今的重庆市荣昌区。


 荣昌历史悠久

春秋时期

便是巴国的属地

唐乾元元年始建昌元县

并成为昌州府的州治所在地


明洪武七年

取古昌州和荣州首字

更名为荣昌

寓“繁荣昌盛”之意


荣昌的古诗以风景为主,亦涉及战争、亲情等内容。虽然历代名家来往不多,但荣昌的大批本土诗人为家乡画下了一幅乡情浓郁的诗歌地图。


宋、明两代贤臣

曾为荣昌作诗

从建县至今,荣昌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在这漫长的岁月里,谁为这里写下第一首诗?


荣昌区诗词研究者廖正伦介绍,《荣昌县志》收录了一首写于北宋的诗歌《赠李戡》:“昌元建邑几经春,百里封疆秀色新。鸭子池边登第客,老鸦山下著棋人。”


这首诗的作者是北宋名相文彦博。“这应该是目前发现的描写荣昌的第一首诗。”廖正伦感叹,“这文彦博的来头可不小啊!”


文彦博,字宽夫,号伊叟,汾州介休(今山西介休)人,北宋时期著名政治家、书法家。文彦博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贤相,他能文能武,经历了北宋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出将入相达50年之久,堪称“朝堂上的常青树”。


文彦博像


在《赠李戡》中,文彦博素描般地勾勒出荣昌的美景。尤为可贵的是,他还将荣昌鸭子池、老鸦山两处景点写入其中。


“鸭子池和老鸦山都在现在的安富镇附近。”廖正伦介绍,宋代,鸭子池边曾出了一名叫“谯南薰”的进士,于是诗人来到此地时,发出了“鸭子池边登第客”的感叹;而“老鸦山下著棋人”里的“棋人”,指的正是棋艺高超的宋代“第一国手”李戡。李戡是土生土长的荣昌人,他在老鸦山下棋的地方也成为了“荣昌八景”之一“鸦屿仙棋”。


在文彦博之后,荣昌能找到的较早的诗歌,出自另一位贤臣喻茂坚之手。


喻茂坚是明代人,生于荣昌,官至刑部尚书,因其为官刚正不阿、清廉有为,被嘉靖皇帝评价为“一代清官”。年老时,喻茂坚回荣昌安度晚年。


喻茂坚写下的这首诗叫《题敖处士幽居诗》。诗中,75岁的他用“海棠香国开晴霭,步履逍遥踏翠微”,表达出对家乡宁静生活的热爱。


明代之后,荣昌本地的诗歌飞速发展,内容也更为丰富。记者在《荣昌明清诗集》中看到,所存的190余首诗歌中,大部分都是清代诗人所作。


这些诗中有不少描写亲情的内容,如左庭辅《别亲庭》中,就用一句“及至思济河,忍泪泪滂沱”,道出儿子对病中母亲的挂念;此外,荣昌的清代诗歌还涉及吟诵“荣昌八景”为主的山水诗、纪念喻茂坚等当地名人的诗歌。


  得胜岩上有诗篇 

明甲申年(1644年)6月13日,重庆荣昌,在县城北郊的巴斗岩下,交战已久的两支队伍早已舌干唇裂,部分人马因长时间缺水,口鼻流血不止,而厮杀却远远没有结束。


鏖战双方正是张献忠的起义军与忠县当地喻、敖、张、雷四姓的地方武装。这场战争造就了一个叫“得胜岩”的地方,也造就了至今刻于得胜岩上的一首战争诗。


荣昌区作家协会副会长王平浩介绍,明末,张献忠率起义军入川,横扫各州县,途经荣昌巴斗岩时,不想却遭到当地豪强武装的抵抗。经过激烈的战争,最终,当地武装被大部歼灭,数十人暴尸于战场。传说,张献忠得胜后,命人刻“得胜岩”三字于岩壁。从此,巴斗岩就被称为“得胜岩”。


为了纪念这场战争与自己的先人,清同治年间,死于战场的敖仲美的后人——敖京友写下一首七言诗,刻于得胜岩的石壁上。


冲冠怒发剪凶仇,城北山头拼一战。委弧飞镞惨长号,白刃锋交血饱刀。”诗中,敖京友详细刻画了战争的惨烈场面,他在最后感叹,“我今凭吊情无已,感触前徽深仰止。承题短幅写藓崖,留与人间补青史。”


如今的得胜岩是否还能找到这首诗的踪影,曾经的古战场又是什么模样?


近日,记者随专家爬上城北三公里处的一座无名土坡,走了十余分钟,跳下一个堡坎,找到了这个神秘的地方。面前,一块巨大的岩石上倾斜着伸展出一棵黄葛树。


“这里就是得胜岩。”指着岩石,荣昌区诗词楹联协会会长李相民说。


得胜岩上的古诗


记者看到,岩壁上“得胜岩”的题字已严重风化,但在题字附近,一段文字若隐若现,仔细辨认,这正是敖京友写下的那首七言诗。


描写惨烈战争的诗文还在,昔日的古战场却早已归于宁静。岩上古树浓荫蔽日,岩下山花遍野,偶尔有人踏青郊游,一串串笑声拂过空中。


此外,清代荣昌教谕谢金元写的《复城纪咏》也是一首描写战争的诗歌。这首诗记录了清咸丰十年(1860年),李永和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攻占荣昌的过程,诗人用“哀鸿满夜放悲伤,我亦闻声泪两行”,描写了战争给百姓带来的痛苦。


  海棠如今何处香

在荣昌的清诗中,“荣昌八景”占了半壁江山。其中,以描写“荣昌八景”之一“棠堰飘香”的诗最为知名。春光恰好上帘栊,问暖寻香曲院中。”清代诗人杨堂曾这样描写种满海棠的“棠堰飘香”。


有意思的是,荣昌涉及海棠的诗歌,大都逃不过一个“香”字。


海棠本无香,为何到了荣昌,却别有一番味道?


这还得从一个发生在唐代的故事说起:有一年,一个叫李丹的人被调到昌州为官,因为觉得离家太远,他要求换一个地方。官员彭渊材听说后便告诉他:“昌州是个好地方啊。海棠本无香,唯独昌州的海棠香味浓郁,这里人称‘海棠香国’,难道不是好地方吗?”


这则故事载于宋代学者彭乘的《墨客挥犀》中,后来又被记录在《蜀中广记》《古今谈概》《荣昌县志》等著作中,“海棠香国”也随之名扬天下。


“海棠香国”究竟在哪里?和荣昌有什么关系?


“‘海棠香国’的美誉来自宋代,《宋史·地理志》和南宋王象之的《舆地记胜》都称:‘昌州领三县:昌元、大足、永川’。而昌元正是荣昌。”重庆师范大学教授鲜于煌说,据此,如今的荣昌、大足、永川都属于“海棠香国”的领域


有意思的是,“棠堰飘香”在不同诗人眼中有不同的看点。


比如,谢金元用“地接巴渝据上游,棠香自古属昌州”,道出其地理位置;敖时模用“春色满郊坰,香风环古堰”,描写这里的美景;朱珏则写下“无缘惟杜老,吟榻少诗篇”,感叹诗圣杜甫没有来荣昌为海棠写诗,让人们在吟诵时少了一些诗篇。


那么,“棠堰飘香”又在哪里呢?


光绪年间的《荣昌县志》中这样写道:“海棠堰……或云在吴家铺……”其中的吴家铺就是现在的荣昌区吴家镇。


走进吴家镇,记者看到,曾经的海棠已不见踪影。一座老旧的祠堂被“夹”在几座农家小楼之间,附近是吴家镇的蔬菜基地。当地居民介绍,荣昌敖氏家族曾定居于此,并修建祠堂,面前的祠堂正是敖氏祠堂。


“世事变迁,古诗里的‘荣昌八景’,除了‘虹桥印月’还有一些踪迹外,其他早已消失不见。”李相民感叹道。


荣昌八景公园


幸运的是,“走”出诗歌,“荣昌八景”正以新的形式出现在世人面前。今年“五一”节,由荣昌区水务局打造的荣昌八景公园正式开园。公园以传统江南园林风格为主基调,使用砌石、假山、回廊、亭台、步道等园林元素,集中再现了“荣昌八景”。在新建的八景旁边,不仅有吟诵该景点的古诗,还有荣昌现代诗人为其写下的优美诗歌。



荣昌古诗选萃

游金牛寺

    (明)光时亨


    秉烛不能寐,

    夜观山更幽。

    松阴连石塌,

    花雨润经楼。

    鸟下分香饵,

    僧归话旧游。

    瞿昙何处是,

    长此忆金牛。


    石航秋水

    (明)建僧


    日出扶桑是我家,

    顺风飘落到中华。

    眼前景致般般别,

    惟有寒梅一样花。


    棠堰飘香

    (清)谢金元


    地接巴渝据上游,

    棠香自古属昌州。

    新红屡乞春阴护,

    嫩绿徐看翠叶浮。

    百里芬芳风遍拂,

    一亭浓淡雨初收。

    坡公旧梦黄州记,

    多少词人递唱酬。


    荣昌道上

    (清)王梦庚


    试问荣昌道,

    长亭接短亭。

    鸿呼沙岸白,

    道逼远山青。

    获喜晴阳曝,

    炎馋细雨零。

    好风迎面入,

    倦客梦长醒。


    鸦屿仙棋

    (清)赵诚


    仙人一局棋,

    便可消长夏。

    幽人养晦时,

    灵机借倾写。

    不惜胳膊劳,

    但恨识者寡。

    四象既成后,

    王道归儒雅。


您想参与 重庆日报 

"重游古诗路,思君下渝州"

大型全媒体系列报道吗?

欢迎大家到寻声朗读亭

免费录制"重游古诗路,思君下渝州"专题

参与录制就有机会

在重庆日报新媒体平台播出作品


想参与本次活动的朗读者

只要您在公众号后台留言

就可以领取优惠码

预约免费录制


那么,哪些地方有“寻声朗读亭”呢?

/重庆出版集团·大厅/

/沙坪坝三峡广场·览虫书吧/

/南滨路东原1891·A馆广场/

/沙坪坝重百四楼·渔牌服饰旁/

/大坪时代天街C馆·重庆购书中心/

/解放碑WFC重庆环球金融中心·LG层/

/重庆企业天地四号楼·一楼大厅/



记者:夏婧  庞静逸(实习)

摄影:崔力

编辑:顾羽西  袁佳伟(实习)

美编:谭真 李欣蓓

统筹:汤寒锋

审核:袁尚武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