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正月正美文]过年记(内蒙古 漠雪)

楼主:北国风光 时间:2018-07-10 14:42:58




过年记


(一)

腊月二十三,民间的小年,我回到故乡。祭灶,扫尘,贴窗花。带回买给母亲大红棉袄,中式,对襟盘扣……

父亲八十八岁了,没了牙。耳聋。坐在热土炕上晒太阳。

老猫卧膝下,用爪子一下一下地抹脸。

母亲往火炉里加炭。又去蒸馒头。

开花的大馒头。枣糕。一圈圈围拢而坐的红枣,面圈点上红点。摆在红柜的中间,上三柱香。牌位上写:定福灶君。

我咬着一个馒头,很甜,散发着浓浓的麦香。

父亲眯眼笑着。又说某一年,有个算卦的人,摸着他的骨头,说他一辈子做了很多好事,能活九十九岁。

还忆起一些旧事。仿佛是在说前生。

午后的阳光,照在红木柜上,蒜苗长得青青,母亲用刀削去一截,调豆芽。我只觉人世安好,地久天长。

家刚用白粉水刷过。弥漫着清新、洁净的香。母亲拿出羊年的画,贴着。——四季平安,福羊开泰,还有毛主席和习大大。

正墙中间挂着十字绣——花开富贵。



嫂子端着饲料盆喂羊,化疗后半年,她长出一头新发。黝黑而密。说话铿锵有力,铮铮作响。

大铁锅里,炖着猪腿和猪蹄,红烧了猪肉,年味开始飘散。

五只小羊羔在院子里撒欢儿。父亲说还有一只母羊也快产羔了。

哥哥磨了黄豆,推着木排车,去做豆腐。

那古老的木排车,斑驳的木板,落了雨雪,仿佛一部秦时的竹简书。记录着光阴,庄稼,节令,婚丧嫁娶。

夜里,我裹着棉被读苏轼词“ 万里归来年愈少,微笑,笑时犹带岭梅香。”老体,竖排,线装,插画。那繁体字可真好看,仿佛北宋年间的幽兰。在空山月色下独自开。

晨起,拾木棍烧火,木质的清香袅袅散开。

鲜红的太阳,照在门楣上,窗台上的杨秀秀,开出朴素,俗气的花,叶子绿绿的,滴着水。这是民间的花朵。四季皆开,大红,艳粉。俗世地欢喜着,热闹着。

母亲坐在火炉旁,戴着老花镜,绣花。红的牡丹和绿孔雀,极艳丽。炉上,煮浓茶,茶里几颗红枣。

哥哥扫院,在木门的两侧高挑起红灯笼。

二侄儿的小孩儿,刚学话。一摇一摆地跑,说:妈妈出院了,就领我去北京看眼睛。稚童,无知,亦无畏。

太阳升高了, 红日照耀下的黄土坡,一个中年汉子,站在半山上,仰面朝天,吹唢呐。

生,老,病,死,出丧,嫁娶,民间的大悲大喜,从从容容地走着。唢呐的声音却更嘹亮高亢了。

我背起包,踏着暮色,走向山外的路。

回首故乡,灯火通明,长安静好。

 (二)

甲午年除夕,下楼看烟花。

夕,是一只传说中的恶兽。四角四足,狰狞暴躁。惧红怕光畏声响。于是,古老的人朱砂抹面,披羽唱歌。等紫微星过,祸散福降。

风很轻淡。我抬起头,天空中,生花似锦。

大朵大朵。

没有芳香,只有颜色。没有呼吸,只有形态。

荼蘼展开,意兴阑珊。独自招摇,无以为继。

冯梦已在《长命女》中写到: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再拜陈三愿: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长健。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我举着小小的烟花,晃着。

那星星一样的花,一闪一闪地开,落。


(任宏寿摄影)


 (三)


大年初二,卷帘,大雪纷飞。

独自走下楼。广场上空无一人。这是我一个人的雪,漫天纷飞。如鹅毛,如无数枝梨花。天地苍茫,一色的白。是无字无画的云宣。是无尘无染的水墨长卷。

走到树下。独听雪,簌簌地落,又冷又清。如早春里,花朵次第拆开的声音。惊艳了心。

拍了很多照,曲桥细波,长亭短亭,积雪的空椅,银白的树。

我穿着裂帛的衫,淡蓝色,几笔斜枝,如清淡的墨痕。

荷枯的只留下几枝枯茎,湖里落着雪。

满湖的白雪。



路过博物馆。进去转一圈。战国的青铜鼎,宋代的青花瓷,金代的铜镜,镂空熏炉,元时的玉壶春瓶……恍若时光在流转,出来时,雪停了,阳光很亮,新春的雪,白的耀眼。一切都是美的,亮的,新的。

初十日,又降雪。

这一天,是十指节。

民间用谷面捏成十二个灯盏,代表十二个月。按顺序摆在笼里,蒸熟出锅,看第几盏灯里的水多,就意味着这个月,会多雨,或多雪。无水则旱。

我想第一盏灯里一定呵满水汽。

闭门,窗前独坐。看雪,烹茶,栽花:竹叶牡丹,蝴蝶兰和一盆夫妻花。他从雪下醅回的新土。想起故乡院子里六月的山丹丹和伸出泥墙外的一丛枸杞。翠绿的枝叶,卵形红果......


 (四)


上元节,我在小镇的古寺里,长跪佛前,只求一件事——长安!

空山鸟鸣,头顶的天空蓝的耀眼。抬起头时,阳光洒然。

寺院里高挑着红灯笼,长长的许愿带,在春风里飘啊飘。

石狮子是有表情的。它颈上的大红绢花,颜色发旧了。我看见它是微笑着的。

绿琉璃屋顶,朱红的木头雕花。

暗绿的松。

满院子的鸽子,低飞,觅食,站在檐下。人走近了,也不飞。

香炉里,燃了一多半的香,袅袅烟雾。

观音低眉,俯视人间。

我沿着山径,下山。十万春风,浩浩荡荡。我一个人行走在春风里,心里有浅浅的喜。只因这民间的节。

远远地有宣天的锣鼓,担着花篮的女子,仿佛担着春天在行走。

九曲黄河阵,密不透风的人,彩灯高照。我伸出手去摸那如意柱,却被人潮挤向另一边。也不急,就在人群里随意晃悠着。那无数喜悦的脸,那坐在父亲肩上大声欢叫的小孩,那站在阵门口,幸福地张望着的老人,越老越喜欢过节。那穿着金黄色戏服的敲锣打鼓的汉子。蜿蜒舞动的龙,行驶如风的旱船,踩着高跷的唐僧师徒,两只狮子生龙活虎的跳着.....那民间密不透风的快乐。而我在,就在其间。

有秧歌队进院子。搬了木柴点旺火。烟火升空,散落如花。

贺岁的老头,穿着道袍,戴高高的毡帽,口里念念有词。有关吉祥,有关幸福。

大红的对联,贴在木门上: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在白雪和阳光下,分外的艳,分外的喜。



母亲拄着拐杖,站在岩台上,眼瞅着秧歌。乡邻过来,嘘寒问暖。母亲应着,风长气静地笑。

旺火旁,那化了戏装的女子,穿着彩衣,生动地舞。这民间的温暖和喜。

早些年,母亲也伴了丑角,拿一只笤帚,跟在车灯后扭秧歌。

我眼里浮起细密的泪。

放一盏孔明灯吧,看它在夜色中升起。在春风里越飞越高,越飘越远,滑过月亮,生成了一颗愿望星。


 (五)


在一座城市里晃悠,直到与大昭寺邂逅相遇。我的脚步开始放慢,放轻。

游客已散去。我随一辆车从侧门步入。

那车上拉着满满的香灰。司机说:这是昨夜香客烧下的。又说昨天是十五啊,佛事盛大。

这世人的愿啊,香灰可记得,佛可记得?

夕阳里的无量寺安静,恢弘,庄严。

那几百年的银佛,也只沧桑了一点点。

绵延璀璨的壁画,繁复的雕花,一只硕大的铁香炉,蟠龙仿佛绕柱腾空。镂空的檀香木宫灯,为康熙御赐。

巨大的转经纶,刻着六字真言。古朴的藏经阁,透过藏经阁的一扇菱形窗,可以看到寺院灰色的琉璃瓦屋顶,高翘的飞檐和风铃。

春风里,飘着的七彩经幡。绕转经轮一圈,犹如读过万卷经书。

一尊佛前,年少的僧人在点灯。极细极柔极美,一袭绛红色的僧袍。

夕阳洒进大昭寺,喇嘛在屋顶敲响钟声,悠远,空旷。

金身佛像,佛光普照一切处。



站在佛前,连呼吸都觉是惊扰。只想长跪不起,求佛,赠我,长安。

斑驳的红漆寺门,有联。我看不懂的藏文。只觉绮丽。仿佛花朵,散发奇香。

买一串绿松石,捆绑在脚上,听僧人诵读古老的经文,无法明白,却愿意长久伫立着听,安静地,那是心灵的皈依。

庙宇上的骷髅,散发着神秘的气息。

离开时,夕阳正停留在一座宝顶上,温暖的光。

西侧是明清一条街,青砖灰瓦,飞檐斗拱。

而远处红尘漫漫,暮色苍茫。

回去的路上,买了汤圆。月亮从东山升起,又大又圆,金黄色。

一对老年夫妇,拎着绿的,红的菜,在街上走,风大,吹起他们的白发和红衣。

所有的相聚,都是人生最美好的花好月圆。

他打电话,问我晚餐。我走得飞快,一边答着,等我回去,包饺子啊。           

(六)


惊蛰之日,其实还冷。

我换了新衣,翠绿色。走在还枯寂的街上,买早春酥梨。

春风擦着我的发梢吹过去。

回家烙许多春饼,卷上大葱,土豆丝,豆腐丝,鸡肉丝。蘸了蒜蓉酱,就着春风吃。

学校看门的大爷,安葬老伴后,就又在校园里扫炮屑。没歇一天。

读雪小禅的《惊蛰》:“人生底色都无尽荒凉,但看透了这荒凉之后,一步步再往回走,人生,会一点点温暖起来。似半夜听远处笛声,他吹得是绕春的情分,我听的是人生的惊蛰。”



悠长的午睡,醒来后,许多日影在窗帘上闪动。开窗,有风吹进来。风,真的不一样。早春的凉,却很薄,仿佛裹着南方的梅消息,还有些湿气。一只鸟,站在树梢上,清脆地惊春。杨树的枝干,发白发绿。雪从北京的抗回两只玉兰。花还没开,满枝花芽。

春未绿,鬓先丝,人间别久不成悲。二月,他开始换春衫,去南方。

屋檐下,燕子在筑巢,鸣叫着,声音清脆,婀娜。

白日长了许多。

夕阳停落在西山上,硕大,浑圆。操场被照得明晃晃的。

我坐在窗前,远处是橘色的山,更远处是天远云深的蓝。再远处是远在远方的风。春风千里,浩浩荡荡,送他远行。

夜行的火车,路经我的小镇,也似一场春风,远去,远去......



喜欢漠雪美文,点下面蓝字欣赏

      【美图美文】风烟俱净(内蒙古 漠雪)

【诗画家乡】我还是喜欢你:卓资小镇(内蒙古卓资  漠雪)

【美文推荐】 愿 为 雪(内蒙古卓资    漠雪)

胡杨林之旅

【情人节约稿】凉风有信(内蒙古 武金霞)

走,在路上

人淡如菊

【美文欣赏】坐上美丽的火车(内蒙   武金霞 )

【诗画家乡】我还是喜欢你:卓资小镇(内蒙古卓资  漠雪)

【美文推荐】 愿 为 雪(内蒙古卓资    漠雪)

  胡杨林之旅





漠雪 ,姓武名金霞,内蒙古卓资县教师。闲时旅行,摄影,写散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