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节气中的凉风暖意

楼主:7日制站台 时间:2018-08-27 11:27:30

“ 我总是轻易就被无用的事物激动,被摇晃在山岗上的一些风所激动,被倒塌在玉米地上的一片枯草所激动,无用的秋天不会改变时代的形状,不会改变知识中的罪行。但它会影响我,使我成为一个有感官的人。” --- 于坚



(一些旧图 请见谅)



日子所幸令人慰藉


从绿茵路开往奥体中心的地铁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少有座位,握着桅杆听着歌背着书包看着电子屏幕发着呆。身后那排坐在一起的女生给刚上来抱小孩的女人让了座,到了一二号线路唯一枢纽的地铁大厦站,人流量一下子就多了起来,身后的那排女生也都纷纷下了车,地铁大厦站里长长的护栏将通往地面的扶梯和地铁画上了一条分割线,我看见窄窄的车门外害怕赶不上这一车次奔跑着的人们,携带着的行李,和他们睁得格外大的双眼和似要发出吼叫的口腔。希望他们能够再快一些啊,这样就能够和我同去各自的目的地了。


看了眼身后的空座位,看了眼刚刚上车抱着小孩的妇女。双手依旧紧紧地握着桅杆没有动弹,刚上车站在我身旁的老人家,把他的金丝眼镜架在额头上,专注的看着手机暗自笑着,斜靠在桅杆上像是在写着什么东西。我“无意”瞥见了在“ 香樟缘诗社 ”微信群聊中以诗歌会友地不亦乐乎的他,正在手机界面上手写着创作自己的诗,还有他笑得满脸褶子的双颊。老人的字体很锐利,一点都不拖泥带水。我还记得诗的最后一句是这么写的“ 好叫青春渡春光 ”


对坐着的小青年情侣懵逼地看着我独自扶着桅杆发笑

我也还是这样,没有发出声音,没有露出牙齿,没有泄露我无意间的行径。






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雨,淅淅沥沥时高时低。 
该要把刚挂枝头不久的樱花和广玉兰都给打湿、吹散了,满地飘零的花瓣,红红粉粉,还有的早就已经褪去了颜色进而发黑发褐。

以前总是憎恨这样春季里的下雨天,老话又叫做南风天。它总是使弄得屋子里,不管是地板或是墙壁的瓷砖上满是水珠。就连棉被盖起来也是潮湿的,令人感到惴惴不安,好像
下一秒钟全身的关节就会突发风湿。 而现在的我,已经开始渐渐习惯了这样南风天的存在,慢慢地甚至还有一些喜欢。

 
正是因为这样的阴雨天,空气中泥土的滋味才愈发明显了,就算走在路上难免会湿了脚丫。
湿漉漉双脚套着袜子的叫人好生难受,但也绝不会被这样的不适而破坏一整天。
傍晚坐在自习室靠窗的位置上
,半遮掩的窗口不断送来阵阵带着些许凉意的风,这风是有声音的,飕 飕 飕 飕 ... 并不比冬日里的寒风要逊色几分。泡上一杯应季的毛尖或是铁观音,不经意嘬上一口,穿不很多的自己也不会觉得冷。这样的风吹在身上也是很有味道的。 
是一股清新而孕有活力的味道,能告诉我说枝芽上的嫩叶该要迸发了,花骨朵也要一个个地冒出来。 吹在身上的凉风让人心里头鼓起“点点”的暖意。


回寝时候,走在水泥路上,看着地面上凹凸不平的小水坑表面,倒映着散射的月光和街旁的路灯光亮。这个时候我每每都会想起来初中的物理课上,老师教我们在雨天的夜晚里,如何根据地面上倒映着的光亮来避免踩入那些坑坑洼洼的小水坑中。







时节早已从立春路过,如今已是三月中旬的仲春,待到明日凌晨就要春分了。北方还下着雪,南方的雨不停歇;大街上,人们大多都还裹着厚厚的棉袄,但就算是厚厚的棉袄也不能抵挡春风狂野的入侵。春日里的风还是那样的凛然刺骨,并不像诗歌里说的,如女人的乳汁一般滋润和温和;花草虽都要开尽了也鲜有人问津。倒是在这样春风萧瑟的夜里,抿上一口早些年春日时节里酿好的花酒,幽静的坐在自家院子里,看着半开着的茉莉和火红的三角梅,听一听久违的蟋蟀声,身子发暖虽见乏,吹上一些风也无妨。苟且也称得上是“清风脱然至,见别萧艾中




The End—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