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日本争棋故事(2)道悦VS算知

围棋宝典2018-05-15 21:25:53

刚刚关注围棋宝典订阅号的棋友,可点击本文上边蓝色的围棋宝典进入订阅号主页,再点击“查看历史消息”看以前的文章。


不惧流放异乡


  三世本因坊道悦听说算知被封为棋所,大吃一惊。
  道悦原名丹羽氏,传说他是伊势松阪或石见国人士,生于宽永13年(1636年)。
  道悦当年32岁,正值棋艺炉火纯青之时。虽然从未与算知交过手,但与其对手的对局条件和算知是相同的,自认为是棋所的当然候选人。他做梦也没想到,棋所事宜不跟他商量就作出了决定。不仅如此,官府在任命通告中措词更气人!
  “即日起认命安井算知为名人棋所,将于后天的御城棋赛中会战本因坊道悦。鉴于算知成为名人,对局应授本因坊定先。”
  道悦果然不知所措,但他深知徒劳抗议无济于事。当时先应承下来,回家便马上找到嗣子道策密谋对付办法。道策比道悦年轻几岁,虽说道策是他的高徒,但他却把道策视为手足,非常信赖。
  争棋--除此别无他途。首先必须拼命争取下好御城棋,根据情况再提出争棋的请求。为达目的,就需要在御城棋赛中击败对方。
  有件事却十分令人费解:据史传记载:“算知找到种种借口,硬要把这盘御城棋走成和棋。道悦内心极不情愿,但却答应了。”
  结果这盘御城棋果然弈和了。
  道悦被授定先走成和棋有损名声,这对提出争棋的要求自然不利。为什么道悦“不情愿却又答应了”呢?
  让我们再次推理看看。御城棋后,算知很快地应允了道悦的争棋要求。(此话题后文还将涉及)
  这恐怕是因为算知不想在自己刚成名人的初次比赛中,就留下失败的记录吧。算知早料到御城棋后道悦定会提出争棋要求,而作为答应争棋的交换条件,要道悦同意把御城棋弈和。其中可能还有一项附加条件:“争棋的对局规定由官府全权处理。”
  算知如想回避就完全能够做到。他有后台老板强有力的支持,可以请他们将道悦的争棋申请书撕碎,也可以推说自己“年老多病”。
  而对道悦来说,总之要千方百计实现争棋赛。哪怕官府决定采用对自己不利的让先制,只要能如愿下棋,赢得胜利便会前途光明。
  御城棋后刚几天,道悦便带着道策来到寺院长官住所,提出书面请求。
  “自古以来,名人棋所就是神圣的,它是比赛的优胜者所任之职。现在,贵府委任安井算知先生为名人棋所,而我同他至今从未交战过,因而尚不能断定谁是强者,令人十分遗憾的是,如此决定名人棋所实属前所未闻。既然作出了决定,要收回成命也不可能。那么,请允许我与算知先生较量几盘决一雌雄吧。至于比赛方式,因我和算知先生对保井算哲、安井知哲两人都是先相先,故采用对子棋形式比较妥当吧。”
  当时的寺院长官是知贺爪甲斐守,他对道悦说道:“委任算知为棋所是幕府的命令,将军亦有此意。对此不满是欠妥的。”
  “我丝毫没有不服之意,但作为弈棋者,只是希望能以理服人。”
  “如果能获胜当然很好,假使输了怎么办呢?说不定会被重罚到很远的地方去!忍耐是为了你自己好。”
  道悦斩钉截铁地答道:“作为享有很高声誉的本因坊家掌门人,如果碌碌无为地了此一生,实在愧对九泉之下的祖先。名不符实被流放异乡,我甘受此罚。只是争棋之事请务必考虑。”
  据说道悦已冲动得两眼充满泪花。加贺终于被感动了,他同几位老臣商量后说道:“一年比赛二十盘棋,共弈六十局。”
  同时有一个条件:“关于比赛方式,由于算知身为名人,应授道悦定先。”

历史上最悲壮的争棋


  与前一次算悦算知决赛(九年弈六局)的相异之处是这回必须“一年下二十盘棋”进展很快。这期间不知什么原因,途中有半年多未赛一局,道悦连胜四局上升一级,此后每盘棋都作为一年一度的御城棋对弈,下满二十局真可谓伟大的业绩!
  其他的争棋决赛开始也规定要下二十盘,但往往多的对弈 8局,少的甚至只下了一盘而已。算知与道悦的决赛是围棋史上最漫长的角逐。
算知登上棋所宝座后的御城棋被算作争棋第一局,此后便形成了争棋初局一律弈和的奇怪习惯,这很可能为此开了先例。算知和道悦的对战经过和成绩如下:


(加“△”者执黑)
第 1局 宽文 8年10月20日
于御城
△ 本因坊道悦 和棋
安井算知
第 2局 宽文 9年 8月 7日
于知贺爪甲斐守宅
△ 本因坊道悦 5目胜 安井算知
第 3局 宽文 9年 8月28日
于知贺爪甲斐守宅
△ 本因坊道悦 和棋
安井算知
第 4局 宽文 9年 9月12日
于町野壹岐守宅
△ 本因坊道悦 和棋
安井算知
第 5局 宽文 9年10月 4日
于石见七兵卫宅
△ 本因坊道悦 5目胜 安井算知
第 6局 宽文 9年10月 9日
于知贺爪甲斐守宅
△ 本因坊道悦 4目负 安井算知
第 7局 宽文 9年10月14日
于松平兵库守宅
△ 本因坊道悦 2目胜 安井算知
第 8局 宽文 9年10月24日
于织田位浓守宅
△ 本因坊道悦 5目胜 安井算知
第 9局 宽文 9年闰10月8日 于中山备中守宅
△ 本因坊道悦 和棋
安井算知
第10局 宽文 9年闰10月10日 于秋田淡路守宅
△ 本因坊道悦 3目胜 安井算知
第11局 宽文 9年闰10月20日 于御城
△ 本因坊道悦 9目负 安井算知
第12局 宽文 9年11月180日 于大久保加贺守宅
△ 本因坊道悦 4目负 安井算知
第13局 宽文10年 7月21日
于松平丹后守宅
△ 本因坊道悦 中盘胜 安井算知
第14局 宽文10年 7月22日
于大久保家贺守宅
△ 本因坊道悦 6目胜 安井算知
第15局 宽文10年 9月 1日
于大久保家贺守宅
△ 本因坊道悦 12目胜 安井算知
第16局 宽文10年 9月22日
于松平市正宅
△ 本因坊道悦 1目胜 安井算知
至此道悦取得九胜三负一和的战绩,其中多赢六局,从定先上升一级到先相先。
第17局 宽文11年10月20日
于御城
△ 本因坊道悦 9目胜 安井算知
第18局 宽文12年10月24日
于御城
△ 本因坊道悦 6目胜 安井算知
第19局 延宝元年12月 2日
于御城
△ 安井算知
3目胜 本因坊道悦
第20局 延宝 3年10月20日
于御城
△ 本因坊道悦 13目胜 安井算知


  道悦奋战升级到先相先后,取得三胜一负的成绩。他在头几场比赛中下得很艰苦,但后来居上,夺得令人注目的辉煌胜利。据说这跟他的继承人道策的帮助是分不开的。
  道策围棋理论的创始人,他在前人一味讲究力斗取胜的作战风格中创造出重视全局的平衡的感觉,传说当时他的棋艺已在师傅之上。道悦在和道策的共同研究中一定大开了眼界。
  双方弈万20局已决出胜负,争棋告一段落。《谈丛》中叙述此后的情况时写道:
  “算知只得告老隐退。取而代之的道悦惟恐违反官府已作出的决定而身遭不测,既然通过争棋维护棋所神圣地位的目的已经达到,就把弟子道策立为棋所继承人,自己随即也激流勇退了。”
  另据不太可靠的记载道:“算知在延宝四年仅把棋所让出,继续当了二十年名人,于元禄九年隐退。道悦作为道策的师傅,以名人格的身份出任十年之后,贞享三年隐退,两人在此期间再没有对弈过。”
  总而言之,两败俱伤后都从棋界第一线告退。实力最强的四世本因坊道策荣登名人棋所职位。
  借此机会说明一下,我们把名人棋所连在一起称呼,其实名人和棋所本来不为一体。所谓“道悦的棋力决不在八段之下,然而他却被授定先一直奋战16回合方才得以升级,这真是算知师的卓越战绩啊!”
  棋界其他人士一般也很同情算知:“算知要稍微强一些,无论从棋力和经历来说,算知的棋所地位都无可非议。假如反过来道悦授定先进行决战,肯定会被算知打得惨败;如果比赛采用先相先规则,算知执黑毫无疑问将获胜。而道悦执黑胜负可能各半,其结果难于预料吧。况且从第10局开始,道悦背后隐藏着道策,算知间接同棋圣道策交战,多输了几盘实在也没办法。”


从道策到道知


  道悦争棋获胜后,推荐四世本因坊道策于延宝五年就任“名人棋所”。
  道策生于正保 2年(1645年),原姓山崎氏,石见国人,年方32岁。
  道策棋艺超群,品质高尚。他出任棋所职位,谁都没有一句怨言。当时,道悦在向寺院主管提出的推荐书中谈到:“保井算哲(后来的历史学者涉川春海)、安井知哲、安井春知、井上因硕(道砂、道策的弟子)、林门入等各派代表,与道策先相先不成胜负,都被让先或升到二子。”真是无可挑剔。
  道策究竟有多厉害呢?有成绩为证:御城棋16战,十四胜二败。所胜14局全部执白棋,均以很大的优势击败对手。仅输两盘都是让两子棋,其中与安井春知输一目的棋被后人称作“道策毕生的杰作”。由于道策与对手实力相差悬殊,因而未能弈出真正的杰作吧。
  正因为这样,我们怎么也找不到有关道策的争棋记录和轶事趣闻。当时正处在贞亨至元禄年间天下太平时期,围棋受到社会各阶层人士的喜爱,棋界迎来了黄金时代。大名们只要听说在自己领地有围棋神童,就会让他们投师名门,作为借居棋手接受训练。道策膝下汇集了大批有智的少年,据说弟子有时多达三十几人。
  道策门下知名的高徒有桑原道节、小川道的、佐山策元、星合八硕和熊谷本硕等人。其中道的被誉为围棋历史上的头号神童,他12岁就达到惊人的六段高段位,就象现在的小学六年级儿童达到职业六段一样神奇。
  道的15岁时被道策立为后嗣,这个决定遭到大弟子道节的反对。虽说是学生,道节仅比道策小一岁,棋艺也经过千锤百炼。他主张道:“我也是门下一员,继承先生大业成为第五代本因坊是我终生的愿望。您说道的是继承人,那就让我同他争棋决战,然后再作决定吧!”
  此话很在理,但道策拒绝了。他通过三世井上因硕(道砂)的游说,让道节转会井上家并答应让其来做井上家的传人,终于确定道的为本因坊继承人。
  如此这般才立的后嗣,道的却在21岁过早地夭折了。两年后,道策又立策元为继承人,不料他也于元禄12年24岁时死去。患何疾病不清楚,大概是少年时代费尽心血地学棋,劳累成疾夺去了他们年青的生命。八朔和本硕也同样在20岁刚出头就死去了。
  道策这五位得意门生之中,除改门迁到井上家的道节之外,四人都过早地夭折。上天待他真是太残酷了!
  道策拥有了棋手所能奢望的容誉和财富(有位和他关系亲密的大名叫作细川,由于愚蠢的言行将遭受严厉处罚,道策四处活动拯救了他,所用的三千几百两经费也全都替他出了。三千两相当现在一亿日元以上),但他却偏偏没有运气得到一位称心弟子,眼看只能孤寂地了此一生了。但是,天公并没有抛弃他。不比神童道的逊色的天才少年神谷道知敲响了道策的大门。
  道知于元禄 3年(1690年)出生在江户,父亲是一位名叫十郎右卫门的武士, 9岁时拜道策为师学棋。
  道知的出现让道策多高兴啊!他手把手地悉心指教道知,照现在的讲法叫单独辅导。伯乐慧眼识英雄,道知进步神速。这对连续痛失弟子而遭受沉重打击的道策来说,又重新开始了充满意义的生活。可惜在元禄15年初,道策患了感冒便一病不起,寻遍天下名医病情仍不见好转,道策自知将不久于人世。
  道知无疑是名人的材料,但天公不肯借点时间给道策去完成塑造任务。在本因坊家已没有人能够把他培育成材。将道知以及本因坊家的未来托付给谁好呢?
  仅有一个人--他曾经是自己的弟子,现在是井上家当主道节因硕。由于他和道的争夺过继承人,道节与道策关系很不愉快。从感情方面来说,要把弟子拜托与他确实难以开口。
  道策苦恼了,但他终于作出不念私情旧怨的决定。为了道知无量的前途和名门本因坊家的兴旺,就不该拘泥于过去的恩恩怨怨。
  庭院里的梅花渐渐地开了。道策躺在病榻上,唤进井上道节、四世安井仙角和三世林门入,同时还有公证人--将棋界的大桥宗桂,而且数十人弟子也等候在那里,安静得时间都快凝固似的。一代棋圣将要留下自己的遗嘱。
  道策先转向自己的弟子道:“我的传人定为神谷道知,他现在12岁。我让他两子。也许会有人不满将年幼的道知立为继承人。但照我看来,道知足有支撑起本因坊家的卓越才能。”
  道策然后注视着身旁的道节。
  “我想拜托道节先生,在我死后,请你作为导师严厉管教道知。将来某一天,一定要把他培养成名人棋所。这虽有些专断,希望道节先生本人决不要自己成为棋所吧。请你明确回答我这个问题。”
  道节没能摇头表示拒绝。
  “我一定铭记在心。”
  据说道策对这个回答还不相信,又让道节写下了誓言。道策手持着它,脸上终于露出满足的微笑。他在遗嘱的最后部分,添上了准许道节为八段名人称号。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