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竟然还有这种操作,瞬间笑醒了

楼主:梅花入梦香 时间:2018-05-15 22:20:40


(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精彩推荐:我知道他娶我是别有用心。为了查清楚真相,潜入他的书房,发现了巨大秘密……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英俊男人。。。


夜幕降临,白色的私人游轮,灯火辉煌,笙歌阵阵,盛大的晚宴刚刚拉开序幕。

游轮三层的贵宾房内,安晓婧郁闷的半躺在沙发上,手中轻晃着红酒。

“该死的媛媛,居然又放本小姐的鸽子,说好了十分钟回来,这都过去半个小时了,再看不到人本小姐就不奉陪了!”

安晓婧抿了一口红酒,很随意的将双脚翘在沙发头上,换了个舒适的半躺睡姿。

这时,房门突然发出一声轻响,然后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死媛媛,你终于知道回来啦!让我在这里……”

听到房门轻启的声音,安晓婧以为是闺蜜夏媛媛回来了,话刚训斥到一半,便看见了一个身材修长的黑影朝自己走来。

很明显,不是夏媛媛!

“你……是谁?!”

安晓婧警觉的坐起身,借着依稀朦胧的月光,进来的是个男人。

男子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走到床前,身子往前一扑整个人便都压在了安晓婧的身上。

“你干什么?”安晓婧顿时心慌了,不断的挣扎,但双手却被他死死的擒住扣在头顶。

“一百万一夜,乖乖的满足我!”男子的声音带着一丝邪恶又霸气的味道。

“去你大爷的一百万!”安晓婧又羞又恼,气得几乎快要哭出来了,从未有过的耻辱感涌上心头。

“真是一只倔强的小野猫!但……没用!”男子的声音开始变得嘶哑。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不要碰我!”

“不要?一会儿我会让你……不停的喊叫……”

安晓婧绝望的瞪大了眼睛。肌肤的接触让她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这么快就有反应了?别紧张,夜还很长……”他不给她任何闪躲的机会,吻得她几乎快要窒息。

“嘶!该死!不学乖可没有好果子吃!”

“啊……唔……”接着的痛楚让安晓婧惊叫着落下泪来。

半个小时后……安晓婧感觉身体像是被抽空了一般,汗水将她的头发打湿。

“表现还不错,过来,我们继续!”男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安晓婧一愣,心里恐慌无比。

“你不要碰我!走开!”

“呵,可是我刚刚已经碰了……”黑暗中,男子的眼眸闪烁着亮光。

而听着安晓婧此时生气的声音,他觉得有趣极了,有种想要和她继续好好玩下去的冲动。

“只我高兴,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男子朝安晓婧靠近。

“你!你最好离我远一点!不然……”

“不然怎么样?”男子并没有被安晓婧此刻的愤怒和威胁给吓到,反而越发有兴趣的打量着她。

“我会杀了你!”安晓婧咬牙切齿的说,现在她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杀我?那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了!”男子说完,便一把抓住安晓婧的手腕。

安晓婧意识到情况不妙,一口狠狠的咬住男子的手。

“嘶!”男子吃疼,立马松开了手。

安晓婧抓住时机,把裙子捡起来慌乱的裹在身上,头也不回的逃离了房间。

男子跳下床想去追,但却意识到了自身上没穿衣服后,也就停下了。

安晓婧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把衣服穿好,坐着小游艇远离了游轮。

今晚的事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然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凌晨两点,一辆普通的宝马车停在别墅内。

安晓婧熄了车灯,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从驾驶座中走了出来,看到三楼的大厅还亮着灯,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进去。

从旋转楼梯上到三楼,安晓婧一进屋便看到江梦正坐在沙发上,脸色很是难看。

“知道回来了?”江梦冷哼一声,语气中满是讥讽与不屑。

“梦姨这么晚等我回来,有事?”安晓婧平淡的问,语气不算很好。

江梦是她的后母,以前是她的亲生父亲在外面的女人,后来母亲车祸死后,她就进了门,还带来了一个女儿,叫安夕雅,比安晓婧大一岁。

至于她的父亲,经常忙于应酬,很少管理这个家,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由江梦说了算。

安晓婧知道江梦并不喜欢她,而她也从来不承认江梦这个后母,所以一直倔强的称呼江梦为梦姨。

“我给你安排了一门婚事,婚期定在五天后。”

“你有什么资格安排我的婚事?我爸什么时候给了你这么大的权利?”安晓婧顿时火了,觉得可笑极了,她今年才刚刚20岁,大学都没有毕业呢,就要让她嫁人,而且还是一个陌生人!

绝不可能!

“这事是你爸同意的,难道你连你爸的意思也要违背吗?”知道安晓婧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江梦直接把安天熊给抬了出来,脸上还尽是得意之色。

“我不嫁!”安晓婧语气坚定的拒绝,江梦的心思她怎会看不透?

“这由不得你!”

“我说不嫁就不嫁!明天我就去找我爸把事问清楚!”

知道安晓婧的性子倔,江梦脸色阴沉的说:“难道你忘了你哥哥还在美国治疗?想要他能快点好起来,你就必须得嫁!”

“你!你到底把我哥哥怎么了!”安晓婧瞪着江梦,她知道,江梦这是在威胁她。

她的哥哥安显炀是一个国际知名刑警,战功累累,因为经常跟犯罪团伙斗智斗勇,有很多仇家,所以上次被人陷害,成为了植物人,至今昏迷不醒。

原本她哥哥应该在国内治疗,可是却被江梦弄到国外藏了起来。

江梦还在她父亲面前冠冕堂皇的说,给哥哥在美国安排了最好的医生。

“你父亲的身体一直不太乐观,要是让他知道你哥哥在美国的医治出了问题,会不会担心的病倒呢?”

江梦并没有回答安晓婧的问题,自顾自的说着,脸上还露出一抹担忧之色。

她很了解安晓婧的性格,虽然倔强,但亲情却是她最大的软肋。

安晓婧咬了咬牙,语气缓和了下来“为什么不让安夕雅嫁,她比我还大一岁,她都没有嫁人,为什么要安排我嫁人?”

江梦听到这里也是有些郁闷,不耐烦的说道“你以为我想选你啊?我能抱上早就抱了,是人家指定要你的!我可告诉你啊,这次无论如何,你不嫁也得嫁,否则你哥哥以后会怎么样,我可说不准了!”

“你……”安晓婧权衡之下,不得不妥协:“好!我答应你!”

“要是你早这样乖乖听话,你哥哥也不会受那么多苦了!”见安晓婧松了口,江梦笑得十分狡诈。

安晓婧回了房间,在心里苦笑不已,自从她进了门之后,这个家的噩梦便已经开始了。

那个帝国集团的总裁为什么非要选她做妻子,她已经懒得去想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私人豪华游轮的甲板上,英俊男子,端着红酒迎风而立。

“少爷,这就是昨晚暗中在您酒里下药的人。”承风将一个五花大绑的男人,推到了冷亦琛的面前。

“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在我的酒里下药?”声音不是很大,可是却夹杂着嗜血的味道。

“冷、冷总裁,是……是方氏集团的总裁让我做的,我……我也是被逼的……”男人跪在地上,大声的哀求着。

“十天之内,我要看到方家彻底的从商场上消失!”冷亦琛的语气中不带一丝感情。

“是!”

承风颔首,准备退下,却突然被冷亦琛喊住。“等一下!”

“派人去查一下,把昨晚在306房间中的那个女孩给我找到!”

等冷亦琛吩咐完之后,承风这才如风般的退下了。

冷亦琛抿了口酒,看着海面上的波涛潋滟,昨晚的那个女人……

冷亦琛回到房间,走到床前,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就准备离开,却意外的在枕头边上,发现了一条项链,而项链的坠子上刻着一个醒目的英文字母,Y!

“Y……”是她名字的缩写吗?!是姓还是名呢?

冷亦琛忽而明白了什么,露出狡黠的笑容,不管你是什么,你都是我的了!

握紧手中的项链,冷亦琛走出了游轮,结果便看到了斜靠在跑车上的好友南宫寒。他手里正拿着一份文件,递到了他的面前,“亦琛,安家的大小姐已经签属了合约,我帮你搞定的,怎么样?”

安晓婧……看着文件下方那娟秀的三个字,冷亦琛眼底层层厌恶的流光跌宕,直接接过文件,丢给了身后的手下。

“谢了!”冷亦琛道,上了他的跑车。

南宫寒瞥到他手里握着的女式项链,突然轻笑了起来,“这个项链……看来昨天晚上你是一夜春风啊?”

“确实很不错!”说到昨晚的女人“对了,方家的人敢给我下药,十天之内,我会毁了方家,不会因为你的那个女人,对方家有半点的留情。”

“你说方依依?女人有很多,我从来都不缺,不是吗?”南宫寒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

冷亦琛脸色依旧冷漠,并没有多话,对于好友的风流成性,他一向不予苟同。

“对了,亦琛,安家的那个女人已经同意嫁入冷家了,你有没有考虑举行个的婚礼?”南宫寒的脸上又恢复了那放荡不羁的笑容。

“婚礼?”冷亦琛冷哼一声“贱人的女儿,不配拥有婚礼,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形式,她都不会拥有!”

“她妈妈确实勾搭了伯父,害的伯母自杀身亡,可是据我所知,她的女儿还是很清纯的,乖乖女一枚,你确定要以这样的方式对待她吗?”

“游戏已经开始,要怪就怪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活该要为那个女人而付出血的代价。”

手就一口咬了下去,转身准备逃跑。

篇幅有限,后续内容更精彩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