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家园|西行记之四

爱尚美术2018-08-15 12:12:54

本文节选自《爱尚美术》“家园”栏目,

阅读全文,请点击下方封面图购买纸质杂志。


2017年7月6~7日

天水秦州区—敦煌

天水一夜,听到窗外密集的雨声,醒来果然阴雨不止,雨对于天水而言,正是语言的互文与隐喻。乘坐伏羲号去敦煌,已经很多年不坐这样漫长的慢车了,记得过去回北大荒,要坐36小时的硬座,回忆起来,也没有什么苦难的感受,此次只有19个小时的车程,也就释然了。


初时车窗外的丘陵间晚霞灿烂,一轮明月在另一侧令人惊讶的明艳,黄昏的暮霭渐渐升起,我们一路向西,走向一个未知的地带。渐渐在黑暗的车厢中睡去,偶尔醒来,看手机上的地图,我们已经走过了玉门、嘉峪关,这些在唐诗中灿然生辉的名字,如今隐在沉沉的夜色中,我们走近了这晦暗而隐秘的名字,敦煌已经近了。


经过19个小时的火车,到了敦煌,却无法进入莫高窟。莫高窟需要提前一个月预定,只好先去榆林窟,榆林窟在一百多公里外的瓜洲。大家疲惫已极,但我们在路上竟然看见了雪山,雪山水融化而成的榆林河,在榆林窟下奔涌向前,然而不久就会断流,这干燥炎热的荒芜戈壁,让我觉得自己已经快中暑了。好在归期将近,得挺过去。

戈壁中的一抹石青


2017年7月8日

敦煌莫高窟—古罗布泊

20多年前,我的QQ 昵称叫做“敦煌一梦”,为什么叫这个名字,我也说不清楚,可能那时觉得荒漠中绚烂的图像,如同一个诗意、灿烂的梦境。那时我并没有找到自己的灵魂栖居之处,可总感觉会有一个令人心醉神迷的梦境在等待着我,后来我才知道,那个梦境就是艺术。后来那个QQ 号被盗了,但敦煌之梦却并未破灭,而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真实。


从美轮美奂的壁画走向荒漠,也是走向这梦境真义的边缘,这里是古罗布泊,彭加木神秘走失,就在此地的新疆一侧。这里曾经是茂密的森林,那个生机勃勃的世界,如今仅存沙漠中的雅丹,荒芜到并无生命的踪迹,时光已经凝结为化石。


在沙漠中的炙烤,令人体味到生命的脆弱、偶然与短暂,早晨在释迦牟尼涅的塑像前,心灵瞬间似乎被打开了什么。释迦牟尼完成了生命的过程,从此进入不生不灭的永恒之境,我被这巨大的塑像和其背后的深沉命题所震动。


莫高窟的壁画水准比榆林窟高出太多,唐代之前的壁画色彩确实影响、启发了中国青绿山水,但当青绿山水崛起,大小李、二赵、王希孟的夺目光芒,已非同期壁画所能比拟。自唐以后,中国青绿山水已经走向更为广大的生命格局。


所有的图像,所有的旅途,都挣扎在沦陷、觉悟、拯救的纠缠中,我们远行,或者就是返乡。


从沙漠返回的路上,天上的云朵如雕塑般幻化出万千形象。它们仿佛一个梦境的入口、一种神秘的谕示。我不敢多去看一眼,我感受到那里面宏大而神秘的力量,它们因巨大的神秘与陌生而令人恐惧。

沙山明月生


2017年7月9~10日

敦煌—兰州—济南

无法描述今天的悲喜,过去总听说民航的霸王条款,今天总算是见识了一回。南方航空的中转机票,前序航班晚点抵达,后续航班早已关闭舱门,这样简单的事实,没有人给你证明。好在携程是如此温暖,我们厌倦了那些商家,我在拉梢寺带回的石头,终于因航班的延误耽误了托运,只能将它们留在安检处。我背了一路的石头,那些如西游记中魔幻的石头,这是它们最可悲的归宿。


在并无预期的兰州停留一晚,我一定要煮酒庆贺。我们继续中午在敦煌机场的话题。当大家一致认为停留在兰州是此行最完美的休止符时,我忽然觉得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所谓人生的悲喜剧,只是不同的认知角度而已。当我在兰州机场准时与电台的朋友连线我新书的谈话节目,忽然觉得人生如戏。


尾声

在济南的流泉中,水草丛生,光影斑斓,我看到了一个水下的世界。我无法进入这个世界,我只能在水外向水内凝视,在光影变幻中看到凝视着与水下交叠的影子。这既是一个可视的异境,又是一面镜子,映照出水外的万物。


这不是奥菲莉亚溺亡的水流,而是万物生长的深潭。我从泉中捞出水草,置于案头的玻璃瓶中,即成为一个人为的水中世界。神奇的是,水草在阳光中生长,水草中还长出了田螺等物,这是一个水下世界的雏形。投入几条小鱼,它们在其间繁衍生息,我不向它们投入任何食物,它们自由生长,依然生机勃勃。


这是一个和我的日常生活平行的世界。


那一晚,我梦见自己进入一个陌生而熟悉的世界,那里有古拙的石雕、青石街巷、一树桃花,我开始表达这个陌生的世界。


我渴望进入一个荒芜的废园,野草丛生、人迹隐约,万物无序生长、自然枯荣。雨中,虫鸣也停止了声息。在雨夜想起南山的道路、南山的气息。我走入这陌生而神秘的梦境,这梦境如此真实,所有的细节都历历在目。


我们也许在一场大梦中沉睡千年,蓦然醒来,那些以为自己远离的幸福并未远离,我自以为失去的美好之物也并未失去。万物仍在,只是它的叙述变成了我的叙述,它的语言沉淀于我的语言。


忽然想起那天为了候机消磨时光,在兰州长城影视城和那些仿制建筑合影,发在微信圈中。我和狮身人面像的合影,使很多朋友真的以为我到了埃及。是耶非耶,一梦而已,当我们进入古人青绿色彩之梦,是真实还是赝品,是梦境还是虚幻,又有谁知?

责任编辑:卢晓菡


往期回顾


家园|西行记之一

家园|西行记之二

家园|西行记之三


点击下方封面图,购买本期杂志



本刊期待与艺术家、评论家共同铸造时代的艺术语言,

维护学术精神的纯粹,

坚持做一本“有独立声音、独立思想”的原创刊物。


投稿邮箱:aishangmeishu@vip.126.com

微信ID:aifineart



▼ 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购买更多纸质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