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这才是《大鱼海棠》的正确打开方式!严重剧透慎入!

站酷网2018-07-10 14:46:51

老实说,怀着一颗现实的心是看不了这部电影的,你得带着梦看。进了梦的人,明白它的坚决和感动,


清醒的人,嘲笑它的虚妄和做作。


很多人讲椿不讨喜,活脱脱一个玛丽苏圣母婊,任性闯祸牺牲所有人成全自己,这恍然间让我想起了高晓松在《奇葩说》某期上讲的一句话:“我不认为柴可夫斯基有任何问题,是当时的沙俄政府有问题,是那个时代有问题,柴可夫斯基本人没有任何问题”。


影片的所有矛盾都集中在椿、鲲、湫三人的纠葛之中,椿因为救鲲而引发祸及全族的灾难所以被抨击?但是好像有哪里不太对。椿能选择的只有救与不救,这不是利益的权衡而是道德的考量,如果不救才是正确,那知恩不报才应该弘扬?


注意女主角椿的名字:


《庄子·逍遥游》载: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庄子把冥灵和大椿作为“大知”“大年”的代表: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就是说在见识上,朝生暮死的生物如蟪蛄,根本无法与跟冥灵、大椿相比,就如在阅历和境界上,普通的人无法和彭祖相比一样。所以作为智慧代表的“椿”可能会做出愚蠢的选择吗?不会。


所以选择“椿”作为女主角的名字也暗示了错的不是人,而是陈腐的天规!


椿


如果我们抛开这自私任性没有道德的“天规”,这部剧就是一个有点任性的小女孩努力扛起责任弥补错误的故事。虽然结果不甚理想,毕竟十几岁的肩膀太稚嫩了,但又有什么可苛责的呢?最多就是辜负了小竹马湫“在一起”的一厢情愿。可惜我不是直男,并不觉得男生对女生好,女生就应该做男生女盆友。


当然也得承认,这部剧在情节方面确实略显零碎,所以不妨我们坐下开开脑洞,来聊些有意思的隐藏剧情。

 

有人说《大·海》的画风抄袭《千与千寻》,但其实画风上的借鉴无伤大雅。对于大部分幻想动画来说,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设定世界观——整个故事发生的背景是如何?如果是虚幻世界,视觉样貌如何、运行法则如何、社会结构如何等等,而后便是角色设定,从人物小传到谱系关系,都需要作出清晰而完整的建构。


所以,说一部动画是原创,首当其冲的就是世界观必须原创。

    

《大·海》的世界观架构是靠纷繁的细节来支撑的,伏笔之多、埋坑之深、人设背景之丰满是相当亮眼的一笔。然而失败之处在于杂糅的过于厉害,对传统的解读稍稍流于表象,并且盖过了主线,大部分需要观者具有一定的神话知识才能猜到,这对于商业运作来说是一大败笔。


首先说《大鱼海棠》这个名字。


“大鱼”笔者认为有三个意思:


·一是指这个世界里的人其实都是一条大鱼,人和鱼轮回转化;



·二是男主鲲,灵婆曾对椿说“这是一条大鱼啊”,而女主椿可以催生海棠花,这可能是二者名字额嵌合;



·三是用海棠的花语进行隐喻。“海棠”往往有苦恋之语,代表思念。古人常以其抒发男女间的离愁别绪、爱恋无果。《本草纲目拾遗》曰:“相传昔人以思而喷血阶下”,海棠花由此而生,“故亦名相思草”。海棠同时也有呵护、珍爱之意,椿掌管着桃红色的海棠花,呵护着幼小的鲲,而湫也相恋椿无果,心碎心伤。另外,海棠素有“花中神仙”的美誉,因其花姿潇洒,乃“花中贵妃”,内柔外刚,诗人常常海棠来象征女性的坚强斗志,这也契合剧中椿执着坚强甚至有点固执的逆天之举。


 

世界观的架构:


四十五亿年前,这个星球上,只有一片汪洋大海,和一群古老的大鱼。在与人类世界平行的空间里,生活着一个规规矩矩、遵守秩序的族群,他们为神工作,掌管世界万物运行规律,也掌管人类的灵魂。他们的天空与人类世界的大海相连。他们既不是神,也不是人,他们是“其他人”。


这个设定让人看得不明觉厉,配合一群大鱼从遥远的海洋穿行而下直至天空的画面,可以推测出这个背景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的“归墟”。


鲲最早记载于《列子·汤问》:“终北之北有溟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其长称焉,其名为鲲”。北冥,又名北海,即我们现在的渤海。而《列子·汤问》又说:“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其下无底,名曰归墟”。二者结合可以推测《大·海》构建的世界正是位于象征着回归最初、终结归宿的传说之地——归墟。这也不难解释影片开头旁白中所提到的的“所有活着的人类,都是海里一条巨大的鱼,出生的时候他们从海的此岸出发,生命就像横越大海,有时相遇,有时分开。死的时候,他们便到了岸,各去各的世界”,这正是归墟的意义——轮回。

那么我们暂且把这些“其他人”称作“天人”。



 “其他人”是谁?

接下来我们说说天人。


四十五亿年前,这个星球上,只有一片汪洋大海,和一群古老的大鱼。在与人类世界平行的空间里,生活着一个规规矩矩、遵守秩序的族群,他们为神工作,掌管世界万物运行规律,也掌管人类的灵魂。他们的天空与人类世界的大海相连。他们既不是神,也不是人,他们是“其他人”。


所谓的“其他人”到底有什么特别?


首先他们不是神,因为“他们为神工作”;他们也不是人,最开始有一个镜头是鱼魂成长到人,人类的胚胎期有一个时段被叫做鱼期,这时候,胚胎会长出鱼鳃和尾巴,但是随着胚胎渐渐长大,这些特性都会渐渐地消失,最后成为完整的人类婴儿。而椿的爷爷丿去世的时候,灵魂并没有化作大鱼,而是变成海棠树;椿的奶奶变成凤凰,这也说明“其他人”和人类是有不同的,彼此是不同物种。


或许正是这种跨种族的隔阂使得天人滋生了优越感,进而排斥人类,形成了“禁止接触人类”的畸形规则。


人类的鱼期


归墟界,或者说“神之围楼”是事件的主要发生地。这个建筑原型是客家文化中的福建永定土楼,不仅仅是椿住的承启楼、还有湫住的和贵楼、椿爷爷住的朝源楼、灵婆住的如升楼、衍香楼、振成楼、椿跑过的木桥、椿和湫策马奔腾的梯田,都取景于福建和梅州的客家地区。


归墟世界地形图全貌


土楼主要分布在福建、广东、江西三省的客家地区,明末清初时期,赣粤边境菲盗四起,社会动荡不安,家客的大户人家为有效地保住自家性命,保住聚集的财产,不惜耗费巨资苦心经营修筑土楼,其结构形式由粤东客家标准格式——围拢屋发展变化而成,一般呈圆形,所以土楼是保护家族、抵御外敌的坚固堡垒,这似乎也暗暗契合影片后面全村共抗天灾的剧情。


客家先民自中原迁居南方,总计大迁移五次,在不断的迁徙过程中形成了以中原汉文化为主体的移民文化。


客家人不仅从中原带来了儒家文化,同时也带来了佛教和道教文化。他们崇信儒、佛、道,同时又是祖先崇拜和自然崇拜的多神论者,这是客家南迁后中原文化与当地的土著文化相融合,形成多元文化的反映。同时客家文化经过与当地民族融合而发展壮大,同时不断有其他民系迁入客家居地而被同化成了客家人。以客家人为主体的太平天国运动,提出“天生天养和为贵,各自相安享太平”、“天下多男人,尽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人,尽是姐妹之群”的口号,表现出客家人希望与土著居民互相尊重、和睦相处、一视同仁那种朴素的民主思想,反映在剧中就是许许多多怪异的和谐——比如祝融和赤松子这一对官P!



注意祝融哥哥的手!


综上,用一句话来概括土楼的面貌就是:


天人合一的观念,聚族而居的意识,安全防卫的需要,生产生活的结合,崇文重教的追求。


 

大部分网友的吐槽主要集中在影片剧烈的价值观冲突上。

      

人死后灵魂化作鱼这一设定很容易让人思考东西方对于灵魂的考量。中国文化中讲“安身立命”,强调“身”对于人的重要性,“明哲保身”的生存哲学明显区别于西方宁肯身死也要追求自我意志的自由哲学。儒家文化在中国站住脚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对“仁”的解读:父母,兄弟,朋友,君臣,同侪。在中国文化中最基本的关系单位是两个人,强调族群甚于个人,这也是客家文化所倡导的团结互助的汉文化内核。

      

这种文化在神话传说中的表现就是,儒释道大兴之前,中国的神话主流是楚地之南流传的巫文化(盐文化、药文化):崇尚自然伟力,人神共居。这在封神榜里体现的淋漓尽致,神并不高高在上,而是和人的生活密切相关。

      

可以说椿其实是最接近人类的天人,她并不排斥人类,反而对人类少年欢快嬉戏的生活表现出向往。从后文更多的剧情来看,椿所代表的正是这种“亲近人类”的巫文化,这大概也是椿最终前往人类世界的原因之一。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鲲所代表的则是追求自由打破枷锁的精神,但是从剧中我们可以看到,成人礼之际所有的“大人”都告诫孩子们:千万不能和人类接触,否则会带来危险。在这里,椿和鲲所代表的价值观和固守天规排斥人类的天人世界观产生了剧烈冲突,


     

让我们先来梳理一下剧情:

 

椿成年礼去人间巡游,意外害死了人类少年,椿带着少年的海豚笛回到归墟界


椿在崖顶吹响海豚笛,貔貅告诉了椿去如升楼救赎少年的方法,并赠送登船信物核桃(灵引)


如升楼的主人灵婆要求椿用一半灵魂交换大鱼,指出“公然与天神作对,会遭到惩罚”,却隐瞒了性命相连和祸及全族的重要信息


神医爷爷对椿表示支持,只要内心善良,对错让别人去说吧


椿选择和灵婆交易


椿的青梅竹马湫给大鱼起名叫鲲,在养大鲲的过程中得知椿失去了一半的寿命


湫找灵婆寻求解救椿的方法,得知椿和鲲性命相连,必须同时前往人间,否则椿会死去。灵婆告知湫可以用核桃(灵引)送椿前往人间。


·鲲的存在败露,村民追捕鲲,鼠婆怂恿湫放生大鱼,并趁机偷走了前往人间的信物海豚笛


·湫强行开天准备送椿和鲲离开,然而延误了时间,湫支撑不住,海水倒灌,灾难来临


·祝融和赤松子追捕椿和鲲,椿得知自己给族人带来灾难,自责之下献祭生命催生爷爷化身的大树,堵住海口


·湫和灵婆交易复活了椿,椿送鲲去往人间,然后湫自燃强行送走了椿,椿和鲲在人间重聚


·灵婆复活了湫成为如升楼的接班人

 

在这个过程中实则有个极为重要的情节推动节点——貔貅开口。


如果没有灵婆主动援手,之后的事都不会发生,椿也许会内疚一辈子,但也不会发生灭世的洪水。然而奇怪的地方在于,崖顶的貔貅为何要热情主动地提出帮忙?

      

笔者认为貔貅是灵婆的化身,原因有二:


·貔貅咬金叼银,只进不出,而后面灵婆自己也反复强调自己是个生意人,想得到东西就要交换,而直到最后灵婆付出了什么吗?完全没有,反而找到了接班人,这种只赚不赔的手段和貔貅只进不出的特性同出一辙;


·貔貅是因触犯天条而受罚,所以才只吃不吐,这和灵婆触犯天道被罚镇守如升楼也惊人地相似(这一点后面会分析)。



灵婆的化身——貔貅


那么问题来了,高高在上一副奸商模样的灵婆,何故要主动帮椿复活鱼魂?

这里有几个细节要注意一下:


椿开始坐在貔貅崖并没有引起灵婆的注意,直到她吹响海豚笛。这意味着对灵婆来说海豚笛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人间之物。


  “这东西好像不属于这里吧?”这句话大有深意,连鼠婆都知道海豚笛是前往人间的信物,灵婆会不知道?甚至鼠婆之所以盗取海豚笛都可能是因为灵婆告知,所以这句话绝对是有目的的发问。因为椿此时正处在极其愧疚迷茫的状态,听到这句话便开始倾诉自己误害人类少年的负罪感,灵婆又欲擒故纵地问椿:“它的主人在哪里?”,然后当椿说出鲲已经死了之后,灵婆又顺水推舟地说:“我可以帮上忙”。灵婆实际上清楚一切,她只是在引诱椿找自己帮忙。


貔貅让椿明夜子时一个人前来貔貅崖,而椿也确实准备了一盆催眠花意图迷倒守门的妖怪(这个片段预告片有,正片被减掉了,估计是建国后不准成精吧)。


为什么见灵婆要做的如此隐秘,不想让谁知道?能救人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这里可以推测,灵婆不想让人知道自己和椿会面,否则可能会被“某些人”阻止。


后面知道,这件“逆天之举”就是偷偷把人类的灵魂养大。那么问题来了:鱼魂,或者说人类,对于天人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为什么成人礼上大人严厉告诫孩子们务必要远离人类?村里的小孩看到鲲后大呼小叫地去告状,后土寻鱼未果摆出一副“我已预见世界崩灭老夫无力回天大家洗洗睡吧”的表情?为什么洪水倒灌时村民认为鲲不祥争先恐后准备把鲲打死...这些都表明人类所化的鱼魂对这个世界来说有特殊的意义(禁忌),那么如果灵婆要求保密是因为知道有人要阻止椿复活鱼魂吗?他们是谁?他们又在害怕什么?。


假设鱼魂会带来灾难,但是一个很矛盾的地方是,椿的妈妈凤得知女儿养鲲的时候并没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扔了”,当时桌子上还有一盆汤,笔者恶意揣测如果麻麻说“炖了”这片一定大火!


为什么妈妈不把鱼杀了而是扔了?为什么要特意扔到那么远的下水道里?为什么湫知道鲲被扔在哪?为什么椿和湫去找鲲的时候,那么巧碰到鼠婆来“帮忙”?


是否可以这么想,村民并不认为鱼魂有什么危险,最多也就是不吉利,毕竟是人的灵魂所化。也许就像是看见一只老鼠,最多就是把老鼠赶出去,不至于抓住老鼠来碎尸。也就是说,鱼魂在妈妈或者大部分天人心里是一种被嫌弃的卑微事物,这才能解释为什么妈妈发现鲲之后会随手扔掉而不是直接杀死或者告密。这里能看出天人对人类的一种态度——高高在上,俯视掌控,这也是为什么大人禁止孩子接触人类,因为会被“污染”神性,进而遭到所有天人的排挤和歧视。


这也证明养鱼并不会直接带来灾难,鲲不是导致洪水泛滥的直接原因,支撑这个结论的理由还有两点:


椿的爷爷丿乃是神农后裔,掌管百草,司医药,肯定是胸怀天下悬壶济世的好爷爷。然而爷爷在去世之前却跟椿说:“我知道你现在在做一件危险的事,会遭到很多人的反对,只要心是善良的,对错都是别人的”。


注意,作为神农氏的化身,如果爷爷知道养鱼会祸及全族肯定不会溺爱地支持椿,而后来湫被枳首蛇咬伤,爷爷拔毒将死之时对椿说:“这是天命不可违背,这会有很惨痛的代价,但是我和奶奶都会尽力帮助你的”。



椿的爷爷——丿


这说明爷爷知道天命是什么,劫数是什么,但他无法阻止,只能希望死后化作大树尽力帮助孙女。一个知天命,晓劫数的神农氏后人,不知道养鱼会不会带来灾难?我觉得不太可能。


唯一的解释是,椿在开始养鲲的时候只是一件违背了大多数人意愿和习惯的事情(就像普通人养老鼠),但直到湫中毒,爷爷通晓劫数将至,临终前向椿表述的意思显然是支持由椿引发的这个“天命”,那么这件所谓“正确”的事,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改革!


另一个理由是是椿的宠物,长得像耳廓狐的神兽白泽。《开元占经》卷一一六引《瑞应图》云:“黄帝巡于东海,白泽出,达知万物之精,以戒子民,为队灾害”。号称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透过去,晓未来,是非常类似谛听的角色。有一个细节是成人礼大祭司开启海天之门召下水龙卷,白泽舔了一口,露出了嫌弃的表情。


注意,成人礼最大的作用是什么?巡游七日,看看天人掌管的自然规律,实际上就是在所有孩子心中埋下一颗高高在上的神性种子——让孩子们明白,天人和人是不同的物种,高高在上,掌控一切。这种陈腐冷漠的天道才是白泽所嫌恶的,所以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椿家里的宠物——白泽


所以综合起来看,鲲是打破旧世界天规的契机,成败只在一念之间,做成了就是新生,做不成就是劫数!


对于灾难,东西方文化所抽象的概念是不一样的。西方的终极BOSS往往是一个具体的人或物,但中国人敬天畏天,古人所说天谴之劫更多是一种天道意志的表达,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楚辞·天问》和《荀子·天论》等很古籍中都有对天道的论述,“天无常”就是一种自然的规律法则。所以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逆天而行并不是真的在跟某个具体的人对抗,更多地是对抗一种固有的规律或者枷锁。所以灵婆大殿的牌匾上才写着“天行有常”。


剧中有很多细节在暗示天道在不断发生变化:当椿、鲲一起玩耍的时候,仔细看他们周围的场景,四季发生了极速的更迭,冬夏已经乱套了,引起了句芒等人的察觉。椿、湫一而再逆天而行,在看似平静的生活中预兆在逐渐积累,引起了最后海水倒灌,祸及全族的大灾难,这种灾难是天道崩坏、破而后立的具象反映,所以之前的很多剧情都是在为后来的天道重建蓄势。


在重建新秩序的过程中,确实蹦出了很多意图阻止的人,这也应验了开头灵婆的担忧——如果椿开始就被人发现,这个改革的机会就会被扼杀在摇篮里,故见面要极其保密。一个情节是椿和湫带着鲲躲避村民的耳目,湫意外发现了棺材,放出了枳首蛇,湫被咬伤并促使丿帮其拔毒,这个细节会在下文介绍湫的天神身份时说明。



湫跟枳首蛇搏斗 


(枳首蛇,始见于中国古代生物图鉴,常出没在崇吾山,长约20-25米,首尾各有一只蛇头,每个头上各长一只独眼,牙齿有剧毒。)


毫无疑问,灵婆帮助椿是有目的的,笔者认为目的有三:

 

(1)大清洗计划。


灵婆掌管如升楼和通天阁,如升楼寄存着所有人的灵魂,是人类生命轮回的始发站与终点站。而“如升楼”门口的对联——是色是空,莲海慈航游六度;不生不灭,香台慧炬启三明,也暗含“轮回”意味。人类死后化作鱼魂保存在通天阁,这是村民都知道的事情,椿就是从爷爷那里得知这一信息的。


灵婆所在的如升楼位于六海灵湖中央,位置十分特殊,此湖实为一片云海,只有子时云雾浓厚之际搭乘三手的小船通过。而三手的小船还需要灵婆的核桃作为灵引,一条小船穿过漫长的云海,强调着想要见灵婆是很不容易的,使得灵婆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但同时也有一种莫名的孤独意味——如同探监。


椿去找灵婆换命,唤醒了如升楼的猪头门,露出的双鱼扣转开,进门见到了抬轿猫和轿中鱼首人身的灵婆。


这里有个细节,如升楼的门锁为太极“阴阳鱼”。《芝田录》中道:“门锁必为鱼者,取其不暝守夜之意”。意为:鱼锁因其鱼目始终睁着,可以日夜看守门户。但是对于远离村民,独居高阁的灵婆来说,这个“看守”似乎显得多余,颇有一种监视的意味。



如升楼的猪头扣双鱼锁


然后是抬轿猫。在椿第一次与灵婆相见的时候,灵婆坐在一台由四只猫抬起的轿子上。四只猫姿态轻浮,颇有睥睨众人如庸奴之态。古书记载“金眼夜明灯为猫之上品,雪白次之,黑色为最不祥”;“猫以少子为贵,一贵二笨三贱四抬轿”; 《猫苑》中有一段描述,汉按:“猫成胎有三月而产,名奇窝;四月而产,名偶窝。养至一纪为上寿,八年为中寿,四年为下寿,一二年者为夭。浙中以单胎者为贵,双胎者贱,一胎四子名抬轿猫,贱而无用”。 由此可见,这为灵婆抬轿的竟是四只贱而无用的“抬轿猫”。


为什么灵婆明明可以驱使更高贵更漂亮的猫,却偏偏要用这又丑又贱的形象来示人呢?灵婆到底为了掩饰什么?又演给谁看?



灵婆的抬轿猫


再注意看灵婆的形象,鱼首人身红皮肤,而她的头,像不像一只鱼咬住了她本来的脑袋?


一个掌管着鱼魂转世的人竟然养猫,何等讽刺?虽然后面出现了鼠婆,但是相比于老鼠来说,猫更爱吃的是鱼!所以灵婆养猫根本不是为了对付鼠婆,而是对付鱼。




鱼首人身的灵婆


灵婆提出要用椿一半的灵魂交换。灵婆说:“我们每个人都欠了很多债(低头,微哽咽状)...”“我在这修行了八百年,也没能还清我犯下的”,这说明灵婆有自己的故事。灵婆对椿说过:“最后悔的是,遇上一个人,犯了一个错,无法弥补”。话里话外还透露自己已经在如升楼还了八百年的债。


从椿的奶奶早死爷爷大限将至可以看到,椿的家族并不具备长寿的基因(至少没觉醒),那么普通天人的一半寿命满打满算可能几百年,对于活了八百年的灵婆来说有什么价值呢?连修行了八百年的灵婆都还不清的债务,又是何等的沉重,何等的可怕!


灵婆把椿的海棠花髓提出一半放进小葫芦,扔进了一个竹篓,此时可以看到袋子里已经装满了葫芦。说明八百年间,已经有很多人在灵婆这换过命,而且是偷偷地换命!灵婆曾对湫说过:“你们年轻人,对待生命像路边的石头,不像我们这些老东西,能多活一天是一天”,有人说灵婆换命是为了续自己的命,笔者不这么看。因为灵婆最终并没有拿走谁的命,只是找到了湫接管如升楼,所以续命之说不成立。从鼠婆费尽心思逃离天人界可以看出灵婆在这个岗位上做的很孤独也很不快乐。就像湫说的:“如果不快乐,活得再久有什么用?”,那么灵婆活这么长久是在等待什么呢?


是为了等待一个契机,还清欠下的债,完成某个交易,然后离开这如升楼通天阁!


当海水倒灌,村民面临生灵涂炭时,灵婆也只是轻轻地说了句:“这底下太脏了,该洗洗了”。可以推测这里的脏东西就是指的天人界陈腐的规矩,灵婆的目的就是要通过这场洪水动摇这个世界的天道根基,给这个冷漠愚钝的世界重新进行一次彻底的洗礼。



灵婆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报复,也为了成全!


鼠婆重返人间时恢复成妙龄少女,可以推测灵婆丑陋的样子也是被天道惩罚的诅咒。然而天道意图逼死椿,为何不处死灵婆呢?


这就像是战争时候敌人和叛徒的不同待遇!


椿违逆天道,充其量算是天道的敌人,随手灭之就行;而天道对于灵婆的恐怖诅咒——一边承受鱼头噬首之苦,一边还要帮忙看守鱼魂八百年,这是何等的憎恶和记恨,这是对叛徒残酷的惩罚!


所以灵婆曾经必定是天规的制定者,也就是高于“其他人”的天神!这也解释了为什么需要大祭司在特殊时刻用龙王面具才能打开的海天之门却可以被灵婆的核桃轻易打开。灵婆背叛了天规,背叛了所有天神,所以遭受诅咒,偿罪于此(关于灵婆的背叛下面会有相关猜测),所以灵婆才想要崩碎这天道,颠覆这天规,才一手策划了整个事件的走向,这就是灵婆的计划之一,大清洗计划!


椿的出现让她看到了完成这个计划的希望,所以她才在椿独自郁闷的时候主动找她说话,并送给她到影片最后起到关健作用的灵引核桃。要知道,核桃可是能开天的神器,何其珍贵,而灵婆只是把它当做了和湫玩的一场明显放水的麻将的额外奖励。


所以灵婆的目的就是不断寻找逆天之人,以图推翻旧天道,建立新秩序。竹篓里收集的那些袋子是八百年间抗争者的灵魂,从椿的二次复活可以看出,竹娄里众多的一半灵魂都是为了在关键时刻完成看似交易实则行善的举动所收集的。


最后她说:“不用谢我,我只是个生意人”,听起来像是谦虚,实际上也包含了她对椿的感谢。


感谢椿让她完成了八百年的夙愿!

 

(2)灵婆的目的之二在于鼠婆。

鼠婆说:“灵婆掌管好人的灵魂,鼠婆掌管坏人的灵魂”。

这句话争议颇大,笔者认为不尽详实,原因有四:


说人死灵魂会去如升楼,并没有提及鼠婆,在如升楼,灵婆也没有提及鼠婆。


灵魂在通天阁全部是不动的、沉睡的鱼,如果老鼠也是灵魂的话,在鼠婆这里灵魂却是可以自由活动的,老鼠对于鼠婆来说更多地像是手下和工具。


鼠婆是被后土“封印”在了神界,即使是掌管坏人灵魂的职司也不应该由一个罪犯来担任。


灵婆养猫,鼠婆养鼠。前面提到,猫的作用主要是对抗鱼,并不是和老鼠相对的好人的灵魂。



鼠婆

 

灵婆开始一副奸商样,鼠婆一副好人样,而最终灵婆仍然救活了椿和湫,鼠婆却盗走了人间信物海豚笛,以至于湫不得不以命开天!


从这里看,实际上鼠婆是欠了湫一条命的,灵婆最后再次复活湫未尝没有替鼠婆还债的意思。

      

鼠婆一直扮演着一个十分跳脱的反派角色,身着婚服,打着油纸伞,老鼠袋子上还有个囍字,喜欢调戏湫这个小帅哥说明对爱情十分向往。鼠婆和灵婆同样都是诅咒加身,从事件之后的发展可以推测,鼠婆和灵婆必然是相识的,甚至二者遭受诅咒的原因是相关联的,灵婆所说的“没能还清我欠下的”应该就是欠的鼠婆。


鼠婆在整部剧中显得非常特立独行。前面提到天人对于人类世界非常排斥,后土曾经耳提面命不准少年们与人类有任何接触,否则将受到严厉的处罚。但是鼠婆却对人间充满了渴望,经常念叨“人间可是个好地方”,这一点很奇怪,似乎鼠婆对人间十分熟悉。椿这一辈的孩子们也去巡游七日,但并未见谁疯狂迷恋上人间。鼠婆极力想要进入人类世界的做法显得非常怪异,除非人间有什么非常吸引她的东西。


而且鼠婆受到的诅咒是不能接触阳光,常年窝在地底之下,难道不觉得这个诅咒就是为了断绝鼠婆进入人间而设置的吗?


更奇怪的是,鼠婆竟然知道前往人间需要人间之物这个秘密。从椿带着海豚笛返回天人界,直到海豚笛被盗,中间没有任何一个村民对这个人间之物感到惊奇,这表明人间信物这个秘密并不是人所共知的。少年们前往人间也都是通过喝下化鱼汤(可能也是人间之物)才实现的。


那么鼠婆是从什么渠道得知这个秘密呢?

      

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是鼠婆本来就知道。那么作为一个肮脏的地下生物,凭什么得知如此重大的秘密。合理的解释就是其前身也是天神,和灵婆同级。但前面分析过,鼠婆和灵婆在很多地方是不对等的,灵婆明显要比鼠婆高级,所以这个可能性很小。


第二种可能是灵婆告诉了鼠婆。依据在于整个事件得益的两个人——灵婆和鼠婆目的性太明确了,而且配合得神默契!


鲲在长大的过程中,有一天忽然被妈妈给扔了。为什么时间卡的这么巧,正好椿不在家,妈妈就发现了鲲,而且十分巧的是把它扔在了肮脏的下水道里,然后顺势遇到了鼠婆?


另外在椿不知所措的时候,湫竟然说“我知道鲲在哪?”难道湫看到椿的妈妈把椿扔在下水道?那他当时为什么不阻止?可见应该是椿在找鲲的时候鼠婆告诉了湫,这证明鼠婆和湫是旧识,二者早有联系!


之后鼠婆盗笛也证明了鼠婆策划着一切。鼠婆一直通过小老鼠监视着椿的一举一动,伺机而动,趁着椿外出引导椿的妈妈发现了鲲并把它扔到了下水道,告诉了湫,制造了和椿见面的机会。

      

再细想一下,为什么鼠婆会知道椿养着鱼魂?


连椿的父母都不曾察觉,鼠婆一个常年不能离开地底的老鼠精凭什么知道?


所以灵婆告知鼠婆的可能性就十分大了。


另外,几个细节也说明鼠婆的特殊身份。


椿和湫去鼠婆子那里问情报,鼠婆子竟然表示要小帅哥湫陪她跳舞,然后就是明显属于人间界的唱片和一段诙谐幽默的现代music,舞蹈的动作也十分夸张和滑稽。这种十分跳脱有别于天人沉稳木讷的行为无不表示鼠婆和人间的密切关系。


而之后鼠婆向后土告密鲲的行踪,以换取后土解除封印,也证明了其一直隐居幕后的事实。包括椿刚昏迷,鼠婆随即盗走了海豚笛、湫刚开天,鼠婆紧赶着就顺流而去...这一切的时间卡得都太巧了,可见椿和湫的一举一动一直都在鼠婆的监视之下。

      

还有村里人发现椿养鲲之后也不敢去找灵婆问责,要找鲲的时候也是去找的鼠婆。注意,村长后土带人去找鼠婆的时候显然是不情愿的,但仍然还是答应了解除鼠婆不能见光禁制的条件。一个情报就能换取鼠婆几百年都没能赎清的罪孽?这只能证明鲲的存在对后土来说十分重要,远比鼠婆解开封印要重要得多!这是否从另一个方面说明,灵婆的计划动摇了后土的根本利益!


鼠婆所做的一切如果说灵婆不知情我是不信的。虽然不知灵婆是否在鼠婆逃离的过程中起到了推动作用,但起码是持默许态度的,所以鼠婆前往人间应该是灵婆的计划之二。

 

 (3)灵婆的目的之三在于湫


湫的身份在天人界十分特殊。


从其他村民来看,天人应该是有金木水火土五族的。椿属木族、赤松子属水族、祝融属火族、后土属土族、蓐收属金族。但是湫呢?在椿第一次去见灵婆时,路过湫住的一线天,湫正在用法力催生一棵柿子树,又似乎是木属;后来为了送椿前往人间又偷取奶奶的龙王面具强行开天,似乎是水属;同时湫明面上属金,但他的能力是掌管秋风...


而且明面上的介绍,湫是椿的青梅竹马,无父无母,奶奶是主持成年礼的开天大祭司珮。


湫的奶奶——开天大祭司珮


但这里就有问题了。


几百年来,天人界经过一直安宁和谐,并没有杀伐争斗,按理说所有天人都应该寿终正寝,那么湫的父母去哪里了?


要么湫是天降,要么湫就不止十七岁,而是活了相当久远的岁月,看他那头白发就感觉很有故事。湫的父母应该很早之前就去世了,湫是被奶奶领养的,所以他的能力是金,而不是和奶奶一样的水。

      至于为什么湫行走了几百年村里人却不知道,一是湫的身份涉及到天大的隐秘,知情的高层三缄其口,不知情的人都是普通村民,寿命有限,一代代过去可能早就死光了。并且湫的存在感非常低,远离承启楼住在一线天,努力让村里人忽略他。


椿在前往貔貅崖的路上经过一条小径,路边的帝江扑棱扑棱地跳开了;而湫经过的时候帝江们整齐地排列在阶梯两侧,湫一脚踢开了一只。


椿是通过灵婆的核桃才招来了摆渡人三手,三手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然而湫决定换命救椿的时候,只是在貔貅崖上大喊了一声,三手就来接他了,而且重要的一个细节,三手竟然向湫脱帽行礼,湫也毫无顾忌地跳到了三手的头上,这表明作为摆渡人的三手对湫十分尊敬。




湫刚发现椿饲养鲲,凤马上就发现了雨水变咸。

湫和灵婆鼠婆表现得很熟悉,似是相识。


湫在喝醉酒后咆哮说:“你以为接受的是谁的爱,你接受的是一个天神的爱,他将背叛所有神灵去爱你,为你忍受一切痛苦,以此带给你快乐”。这一句乍一看似乎是湫对鲲说的,但是注意这里的措辞,“背叛”!


这个词用的十分玩味。天人不是神,所以村民不可能是神灵,椿瞒着村民养鲲即使是背叛族群也不可能是“背叛所有神灵”,所以这句话里的天神就是指的湫自己!而且在湫咆哮的时候,山河破碎,海水倒灌,天地崩塌,镜头切换到一个配角的镜头,老人看了看天,说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话:“天神发怒了”。



海水倒灌


看到这其实可以猜到,海水倒灌并不是椿或鲲造成的,而正是湫造成的。所谓的天谴正是湫情绪的波动直接引发的天地异象。要知道中国神明掌管天地万物法则,靠的是意念,一念生万水千山,一念灭沧海桑田。


湫自己没意识到,但他的情绪,其实早早通过某种方式影响着世界。从湫给鲲起名之后,外界晴雨的变化就逐渐变得混乱无序,无人土楼的天井,天象反常六月飘雪;藏匿鲲的过程可以看到,雨越来越大,村里人开始认为这是天神震怒,不祥之物不可不除。天灾来时,将灾祸归结于鱼,将鲲归于不祥之物。可以看到随着湫的情感迁移,灾祸的预兆越来越强烈,只是大家误以为灾祸的根源是鲲。


 

后来湫为了送鲲前往人间,强行打开海天之门,大家都在喊:“快停下,你的法力还不够打开海天之门!”但是,他成功打开了!并维持了相当一段长时间!


注意,当湫奶奶在片头打开海天之门时,就说:“快点!别误了时辰”!


说明海门需要在特定的时间才能打开,这也是为什么他们只能去七天人间,因为门只能在特殊时间打开!


而湫,直接打开了门,并成功把鼠婆传送了过去!椿和湫是青梅竹马,基本同龄,而湫在保护鲲的时候和母亲比拼法力,明显不是对手,但湫却可以代替奶奶打开海天之门,催生树木和开天之间是多大的技术差距,从两人的对手来看起码说明湫的法力十分特殊,且至少要比椿高出一个辈分。



湫强行开天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那个有“金母长生”的牌匾的废弃土楼吗?湫救了椿和鲲,就是在这里养的伤。这个镜头给了至少三次,是绝对有意义的。


金母,两个解:

·生金之母是为土;


·西王母(属金)。笔者倾向是西王母,古书载西王母又称“瑶池金母”,金生水,对鱼有好处,所以鲲先醒。那为什么这里被废弃了,里面的人呢?湫就属金,他回到这个地方,是不是在暗示什么呢?过去曾经有人,现在没有人了,合理的解释就是五行轮转。五行轮转的本质是气运的更迭,经过一场大难,一些族气运衰落,一些族气运蓬勃,联系到湫无父无母又是金,所以上一次遭劫的是金族。


《尚书》记载:“五行: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地六成水,天七成火,地八成木,天九成金,天五生土。(《尚书大传·五行传》) 所以按照轮换的顺序应该是金》》土》》水,也应了金族遭劫,后土掌权,天发洪水的劫数。


这再一次暗示了湫是西王母直裔的身份,是正统的天神。

 

《尚书大传·五行传》


有一段椿和湫的对话,湫问椿:“你相信这个世界有天神的存在吗?”椿说不相信,然后湫说:“这个世界有天神,就如同人类不知道我们的世界一样,我们也不知道天神”。湫是第一个提出天神存在的人,而其他天人对于天神是怎么看的呢?


开头椿的旁白是这样介绍他们的族群的,“他们为神工作”,这意味着这个世界是有天神存在的,去人间巡查是“天人”的工作。但是大部分天人都和椿一样,并不相信天神的存在。


有人相信天神的存在吗?有的,但可惜不包括椿。椿就曾经说过“不相信世上有天神,因为没人见过”,这证明大部分天人对“天神”“天道”“天罚”的概念存在模糊,也为椿逆天而行埋下伏笔——无知所以无畏。

 

那么知道天神存在的人是谁呢?

灵婆鼠婆和椿的爷爷丿


首先是灵婆在和椿的交易过程中隐藏了很重要的信息。灵婆只是告知复活鲲会遭到天谴,并没有说明会引发天灾,虽然海水倒灌并不是鲲直接引起的,但作为掌管灵魂往生,预知祸福生死的灵婆不可能预料不到这场灾难的发生,甚至有预谋地策划了这场大灾难,以至于椿根本不知道会祸及全族,痛快地和灵婆完成了交易。而且椿从始至终似乎都不清楚和鲲分离自己就会死亡,所以多次表示要把鲲独自送往人间,最后还是靠湫自燃己身才助其去往人间,所以灵婆在这桩交易中隐瞒了两个最关键的信息,用意不良。


事实上灵婆最终的目的就是湫,因为如果没有湫的奉献,椿的结局必死。救鲲的代价是用一半命唤醒鲲,但是两人从此性命相连,要么同生要么同亡。这就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情况:鲲不回人间就带来天灾惩罚,所有人丧命;


第二种情况:鲲回人间就等于不存在于椿世界了,所以椿也会不存在此世而消亡;


第三种情况:和鲲一起去人间, 但以椿的身份留在人间也是违背天规必遭天谴;


所以无论怎样,椿都难逃一死。当湫知道了椿所做的交易,势必想救椿。但和复活鱼魂不一样,救天人的代价是一命换一命(从结局看灵婆要的并不真的要寿命,而是湫的天神身份)。 所以当椿和灵婆完成交易的时候,湫就已经被算计了。


之后湫主动找灵婆解救椿的时候,灵婆对湫的态度也十分暧昧。灵婆让湫陪她打麻将,她直接对湫说起“命运”,结果湫的牌摸起来就天糊,仔细看他的牌面,成节的筒子牌是“1634”,寓意“一路三思”。


麻将里灵婆明显放水,目的是借此赠送开天的关键道具——灵引核桃。对于一个讲究利益的“生意人”来说,这种慷慨和大方显得阴谋味十足。


所以灵婆是知道湫天神身份的人之一。




成节的筒子牌是“1634”,寓意“一路三思”

 

鼠婆在见到湫的时候也十分热情,调笑“什么味道这么香”,自来熟显得相当自然。鼠婆和灵婆相识,显然也是知道湫天神身份的,而鼠婆竟然可以随意调戏湫,这证明二者是认识的,绝不是第一次见面,而相比之下鼠婆对椿就要冷淡的多了。


而且前文分析过,湫之所以知道鲲被扔进下水道,应该就是鼠婆的情报,虽然鼠婆的动机不纯,但同样表示二者是认识的。鼠婆后来告诉湫通过放生鲲来避免村民的追捕,湫信了,湫为何会相信一个掌管坏人灵魂的肮脏老鼠精?这证明鼠婆和湫是有合作基础的!再后来湫盗取龙王面具笔者认为也是鼠婆帮的忙,毕竟关系到一族开天的重要道具,不可能会被一个小孩子轻易拿到。


所以鼠婆也是知道湫天神身份的人之一。

 

椿的爷爷丿同样也意识到湫的天神身份,就是在湫被枳首蛇咬伤后丿帮其拔毒的时候。


这里有个貌似突兀的情节,湫和椿逃避村人耳目的时候遇到了一口棺材,湫好奇开棺才被毒蛇咬伤。那么为什么天人界会莫名其妙出现一口棺材?如果天人死后化作植物或动物,那么棺材有啥用?


注意到官方给出的人设表有一个“蛇主”,和后土同属土族。通过之前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天人界的实际掌权者就是后土,“鲲是异物,异物不除,恐有大难”就是后土说的。



后土代表着天人世界固有的规则,和灵婆所代表的反叛派系应该是对立的,后土更可能是策划了金族灭族的幕后黑手,湫作为金族遗孤,与后土有旧怨。而蛇主和后土是同一阵营,所以蛇主自然要竭力破坏灵婆的计划。灵婆逆天的关键就在湫的身上,只有让湫甘愿牺牲,以神力开天崩碎天道,灵婆的计划才能完成。所以蛇主派出了枳首蛇意图提前扼杀湫,但是被椿的爷爷丿意外发现了湫的天神身份,也知道了“换天”这场劫数,洞悉整个事件的原委,才会不惜以换命的方式治好了湫。所以丿才会在快死的时候,对椿说:“这是天命不可违背,这会有很惨痛的代价,但是我和奶奶都会尽力帮助你的”。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丿知道椿要做的事会带来何等的灾难,但是他也认为虽然代价惨痛但确是正确的。爷爷掌管百草,他是神农氏的化身,他肯定也不会希望这种劫难的发生,但他知道此事一旦开始不可中断,天命不可违,所以他只希能够用自己的力量使损失变的最低,减少这场灾难给全族和孙女带来的伤害,于是甘愿化身大树在最后力挽狂澜。



椿的爷爷为湫拔毒


综上所述,湫是金族遗孤,是天神,更是灵婆鼠婆计划成功的核心和关键。灵婆所有的算计和交易其实都是围绕湫来展开的,因为要崩碎天神制定的规则,就必须依靠天神的力量,而且要继承如升楼也需要天神的血统,所以灵婆帮助椿救活大鱼的第三个目的就是引湫入局。

 

这里推测一下灵婆鼠婆的关系:


天人和人类被归墟之海分隔,天人掌管着人间规律,自认为高高在上,视人类为卑贱血脉,为保证神性之纯净,不与人通。


八百年前,同属于金族的天神灵婆、普通天人鼠婆是一对好闺蜜(灵婆是女人好嘛),在成人礼前往人间巡游之时,灵婆和鼠婆同时爱上了某个人间的少年,而少年最终选择了鼠婆,因此鼠婆希望留在人间。爱之深,责之切,灵婆出于嫉妒或者某些不可知的心理,强行带鼠婆返回了天人界,鼠婆被迫和心上人分离,只带回了一个唱片机和一张CD,而灵婆则带回了一块人面玉石。没错,这块玉石就是湫在中毒之后交给椿的那块。在椿穿过海天之门后全身赤裸,所有非人间的事物都飞灰湮灭了,但是唯独这块玉石保存了下来,这说明人面玉石本来就是人间之物。


鼠婆返回天人界后,与灵婆关系濒临破裂,事情闹大。鼠婆“自甘堕落”的行为败露,被剥夺艳丽的容貌,封其法力,永镇地下冰洞,不见天日。以后土为首的土族拿此事对金族进行打压,诬陷金族不洁,征伐之下使得金族分崩离析。灵婆意图以人面玉石护持年幼的天神湫前往人间,结果被后土阻止开天失败,为保金族血脉不绝,灵婆自请天谴加身,受鱼头噬首之苦、天人五衰之难,自此独守通天阁永不得踏出一步。后土则默许了湫的存在,将其交给开天大祭司珮进行抚养,但金族祖地就此废弃,徒留下“金母长生”匾和一片破败的废墟。


在漫长的时光里,灵婆对这个绝情绝性的天道产生了浓烈的怨恨,好友之仇,灭族之恨,使得灵婆开始了漫长的“逆天大计”。她一方面准备对天道进行大清洗,另一方面也为了弥补当初犯下的错误,希望借此机会送鼠婆前往人间。湫是灵婆计划中的核心,是破灭天道的重要工具,但是在长久的守灵岁月中,灵婆还是对这些等待转世的鱼魂产生了一丝不忍和不舍。最终在计划完成之时,找到湫让其继承如升楼——鲲的寿命是转生而来,不入轮回,百年之后烟消云散。而椿失去法力,形同凡人,去世之时魂灵化鱼重归通天阁,湫可以在通天阁等下去,直到再次和椿相遇。


虽然漫长的等待孤寂又枯燥,但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了,不是吗?





鲲作为男一,似乎一直就在卖萌装蠢赚眼泪,但鲲本身同样也是极其特殊的存在。



人类少年——鲲


首先是鲲的前生,作为一个人类少年,带着妹妹和二哈在海边欢快地玩耍,遇到椿被网住欲救进而身死。


注意看鲲死亡的时间,灵婆的生死簿上写着:癸亥年。


鲲为了救椿溺水而亡,椿的族人也由于鲲的存在而遭受水灾。“水”不仅是整部影片中每一场灾难的根源,更是整部影片中最宏大而细腻的元素。而通过椿在寻找鲲的生死簿上,我们看到了鲲死的那一年,也就是整个故事发生的那一年是癸亥年,而在天干地支中,癸亥为一甲子中的最后一年,天干之癸属阴之水,地支之亥属阴之水,所以这一年出生的人阴气重,五行纳音大海水,故为水猪之命。



望腾龙癸亥年乙丑月丙寅日丙时卒因溺水寿终十七岁


什么是“大海水”?


“大海水”出自三命汇通论,是算命的一种大海水五行算命中年命的一种,在六十甲子纳音五行中,对应壬戌、癸亥年。所以鲲在癸亥年复活,属于“大海水”命。


而癸亥,临官之水,支干,纳音皆水,忌见众水,天地内外皆为水,名为大海水,可知其势汹涌澎湃不可抑制。故众土不能克制,更喜木来化泄。水盛不宜再见水,死绝反而有利,见则泛滥成灾。

      

鲲的命格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身负“大海水”命的人,命格如洪如涛,“故众土不能克制”正暗示了以后土老爷为代表的旧世界的守序者最终不能阻止鲲的一飞冲天;“更喜木来化泄”也说明鲲的成长离不开木属的椿细心的照料和陪伴;“水盛不宜再见水,死绝反而有利,见则泛滥成灾”说的则是由于鲲命中水气太盛,又长久处在大海之下,命中有此一劫。。


可见鲲的命格和椿和湫早已因果相连,结局早已注定!



更特别的是,鲲是有角的,这和其他所有的大鱼都有所不同。


在《摩奴法论》的传说中,摩奴因为善心拯救了一条小鱼,并将其渐渐养大,最后放生大海。在放生那天,大鱼对摩奴说世界将会被洪水毁灭,并要求他造一艘船,并将各种种子带上船去,摩奴照做。在洪水来临的那天,大鱼用头上的角带着摩奴的船在海浪中行驶,最后人类得以拯救,大鱼最后坦白自己是梵天的化身,并要求摩奴将一切生命重新创造,摩奴从此被奉为人类之祖。 《大鱼海棠》中不仅保留了救鱼、养鱼、洪水灾难的设定,还保留了鲲头上的角。


所以有角的大鱼寓意是创造和新生,也正是鲲所肩负的使命和希望,是整个事件的终极目的。



在故事的最后,椿送走了鲲,而湫牺牲又自己换回了椿后半生的生命。而这个设定正如判词所讲: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



说一个我最喜欢的细节:


下雨了,椿要跟鱼玩

她毫不犹豫地

噗嗤~

就把鱼往楼下一扔


对,一扔


当时看见女主扔完一句惊叹

“诶,你居然能在雨里飞啊!”


我也是笑出声

不知道人家会飞你还瞎扔


...



纵观整个故事,剧本压缩的实在零碎,很多细节需要看多遍再加一点点脑洞才能把情节拼凑完整,作为商业行为它可能并不成功,但并不影响我对整部影片的欣赏和肯定。


网络上的骂战主要认为这是一出玛丽苏狗血绿茶备胎三角恋,其实不然。我个人更倾向把它理解为人类性格中为责任、救赎和精神自由所做出的牺牲。这种牺牲任何时候都不应被苛责,因为椿和鲲本没有错,错的是这个世界。事实上当我们梳理了影片细节之后,其实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天谴,真正灾祸的来源是天神湫剧烈的情绪起伏所导致的天象混乱,真正被打破的是旧世界对新事物的偏见。椿和鲲都是无辜者,我所看到的只是一个勇于牺牲的小姑娘,以及一个从小鱼到大鱼最后逆流而上冲向新世界的奇迹。《大鱼海棠》里的台词很多,但真正触动我的只有一句:

\

人生是一场旅程,我们经历了几次轮回,才换来这个旅程。而这个旅程很短,因此不妨大胆一些,不妨大胆一些去爱一个人,去攀一座山,去追一个梦……有很多事情我都不明白,但我相信一件事。上天让我们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了让我们创造奇迹”。

 

 


这个世界永远有各种各样的束缚

打破枷锁的过程中

不可避免的带来伤害

 

但只要你的初心是善良的

对错就让别人去说吧

尽管去拼尽全力

或许会有一个好的结局

 

椿和鲲回到人间

直到寿终正寝化为魂灵

湫将在如升楼等待着再一次的相遇

 

归去来兮

 

这大概是最好的结局吧

 

……

.

.

 



(本文中部分观点和推测来自知乎、豆瓣)



 


本作品由站酷网:嚼言 原创,未经许可请勿作商业用途。






优秀原创设计一网打尽!

喜欢最IN的原创设计资讯?

关注站酷网公众号:zcool-com-cn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