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妖精?智商女王?陈数用10年公益路造了另一种生活......

人人公益2018-05-15 21:03:04


一袭旗袍

几卷波浪

柳眉细腰

加上一抹大红唇

妥妥的旧上海风情

77年出生的她

已迷疯了中国的

男人

女人

 

她是陈数



陈数的美

用《和平饭店》的导演来说

就是“仪式感”。

“很多女演员可能演不了民国戏,

就是因为身上少了这种端庄和仪式感。”

 

在《和平饭店》这部剧中

雷佳音又贱又浪

而陈数又魅又正

好一对CP

让人无法自拔

 


陈数饰演的陈佳影是

一个行为痕迹分析专家

在凶险复杂的环境中与各色人斡旋

通过观察分析出对方行为背后的深意

这时

美+爆棚的智商=“妖精”

 

但“妖精”不仅仅在剧中

陈数在生活中同样理性、敬业

 

有场戏导演

因为买不到泡沫

只好用洗衣粉来搅拌出泡沫

尽管会对皮肤有伤害

陈数还是一句怨言都没有

直接浸入了水中

完成了拍摄


 


早前拍《和平饭店》时

雷佳音就问过她:

“数姐,你怎么从来不发脾气呢?”

陈数答:

“第一发脾气不解决任何问题,

第二发脾气是伤自己。”

他看了她一眼:“哎呀,修养太好了!”

 


这时,陈数得回答是

“其实我这么做不是为了修养,

我说的是特别实在的话。

情绪化,伤自己,

就是自己不爱自己的一个表现。”

 

别人说

“陈数,其实你知道吗

你挺『葛』的!

就是不说话的时候

觉得很难接近”


陈数笑了

“距离感哈!”


那人说:

“对,而且这个距离感

不是因为你是一个女明星而带来的”


陈数说:

“就是一个生命个体而带来的是吗?”

 

生命个体,她会说这样的措辞。

“我何尝不希望能够融入?

但是

谄媚和奉承,不是我审美的选择。”

 

 

陈数的这种修养

和端庄的气质可能是

来源于她的家庭和她的舞蹈学院出身

陈数的爸爸是黄石市的第一代舞蹈演员

母亲演奏长笛和钢琴

从小在歌舞团长大的她

每天都能欣赏到,音乐、舞蹈、歌舞剧

 


四岁的时候

爸妈的歌舞团里有一台很受欢迎的

歌舞剧《货郎与小姐》

当时陈数对剧情可是倒背如流


偶然的一次机会父亲发现她

在舞蹈方面确实还有点料

就带着她上北京考学


结果考学之路并不顺利

考了好几个团体

因为弹跳不好,都没考上

后来因为东方歌舞团要特招一批学生

陈数才进入了北京舞蹈学院附中学习



陈数的演绎之路也不算是特别顺

1997年

在东方歌舞团任舞蹈演员时

遇到了音乐剧本《音乐之声》

她突然发现

舞蹈已经不能满足自己的表达

于是她报考了中戏

 


但上了中戏之后

她被否定了

老师都说:陈数你不适合演戏

你太理智了

你就是一个大家闺秀啊

是的

她不喜欢社交

也不喜欢热闹

 

2002年前后她作为

新人去一些戏里客串小角色

无论是怎样的机会她都珍惜

在给国外的哥哥的信里

她写

“我希望自己能够好好地学习表演

积累经验

我发现与其在技术上进行进步

不如让自己成为更好的自己

因为『我』

就是演戏最重要的工具来源。"

 

戏如其人

这个道理,她一早就清醒认识到了



2005年

陈数似乎要转运了

她主演反特题材剧《暗算》

在剧中饰演集美貌与智慧并重的

天才数学家黄依依

并凭借这一角色获得

改革开放三十年十大经典电视剧人物奖

之后她凭借《倾城之恋》中饰演

白家六小姐白流苏获得了华鼎奖

凭借《铁梨花》中饰演聪明大气

不折不扣的传奇女子铁梨花

获得白玉兰奖

 

 


不过

演过《新上海滩》之后

她拒绝了几十个类似角色的电视剧邀约

“任性”地将整整一年的时间给予

舞台剧《日出》里的陈白露


享受着一种只属于陈白露的孤独

“在演《日出》的时候

有几个段落是只有我一个人

站在台上念内心独白

那个时刻观众

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存在的

只有我自己

心无杂念,现在想想,有点像禅定。”



陈数迷上了舞台

“所有人都觉得我任性

有人还问我为什么要在

有热度的时候

费时费力地排一个话剧?

我理解他们的好意

但如果以‘成功’为目的

那我绝对不选择。”

 

《海上夫人》,挪威剧作家易卜生

发表于1888年的戏剧作品。

陈数只是看了个剧本梗概就决定出演了

 


排《海上夫人》时她每天都没那么“精致”了

扎好的头发在排练场的地上滚几下也就全乱了

她也不太理会

从地上坐起来

扶扶黑框眼镜就继续排下去

"我发现不被造型着装所牵绊是件多么自由的事情。"

她语气昂扬起来有股子闺秀的志气

 


有很长一段时间

她被冠以“穿旗袍最美女演员”的标签


陈数是喜欢旗袍

但她并不把它看成一种服装样式

而是代表了一种审美

在含蓄和熨帖中流露出一点点诱惑

这让她觉得高级
话剧舞台上的陈白露

倾城之恋的白流苏

她让自己“住”在了旗袍里



但她也知道自己的面孔和属性

并不符合当今娱乐与流量的需求


“我一定是生不逢时的

这个我很早就知道

但不管这是不是你的时代

你总不能老在心里抱怨,我挺好的

你们都不配合我、不欣赏我,那不是傻么?

我要思考的是,如何调动自己的属性

来符合并且适应我所在时代的发展

并且要适度地做出妥协和融合,最终彼此成就。

 


在入行的这二十年 

公益还是陈数人生中的一大事

就在不久前她因为做了10年

“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

而拿到了由《南方周末》颁发的

 “年度责任领袖”奖项


“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

最初他们邀请陈数是希望借助她演员的身份

帮助基金会扩大公众影响力

但慢慢地,她成为了志愿者

慢慢地

她从名誉理事转为理事


2017年夏天

陈数前往四川藏区马尔康

正是雨季,刚刚爆发完一场泥石流

车子一路在泥泞中颠簸

不停有小石子撞在车玻璃上

 

你很难想象舞台上轻柔的

陈白露卸下旗袍穿起防水冲锋衣的样子

 


尤其是近两年

她跟随“大篷车”

到各地去给孩子们上梦想课程

在那些地方,有人认出她来

但这些都不妨碍她穿着白衬衣和

牛仔裤与孩子们打成一片

“那种感觉和演戏完全不同,

我不能把孩子当作观众。”

 


“我和他们一起互动

在他们不知道该怎样继续协作下去的时候

我也像个大姐姐一样

调动起本能去引导

在跟他们相处的时候

我的身上没有贴着任何‘标签’。”



2011年

她来到深圳一家农民工子弟学校

在梦想中心和孩子们互动

 


2012年,她与丈夫

赵胤胤为重庆市一所小学捐建梦想中心

 

2014年

她获得《中国慈善家》杂志颁发的

“中国慈善名人创新奖”


孩子的纯真、老师的坚持

坚定了陈数在这条路上

要走得越来越远的决心



两年前

真爱梦想理事长潘江雪的

个人公众号里曾如是表达:

我并不知道,她能陪伴真爱梦想多久

但八年来,她一直都在

每一年的分享爱慈善晚宴

从不缺席



陈数给自己的生活选择了另外一种可能

从简单出席公益活动

到近几年亲力亲为地参与到公益项目中

她总是谦虚地说,她做的还太少

还能为孩子们多做一些


理性如她

一出场便是大家闺秀

颇带着些深居简出、姿态得体的定力

但这没什么不好,

一样可以不显山露水地成为人们最爱的女演员

“年度责任领袖”

海上夫人

更显她的别样姿态

陈数

戏里戏外的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