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橘树纷披·诗心一叶:台湾行(319)

橘树纷披2018-05-15 22:23:21

(一)桃园中正路

昨天我向你挥手

你在远方

今天

用双脚

把这个叫桃园的地方

叫中正路的街道

丈量

 

街道上

霓虹闪烁

也算二十一世纪的辉煌

可是

路旁斑驳的墙壁

墙壁上原始的IC电话机

挂在街头的电表

还有

街道上空凌乱的电线

密如蛛网

 

在这个用尽人皆知的名字

命名的街道上

驻足远望

一声叹息

初登这个岛屿的感想

2018313日)

 

  读后感

 

从士林官邸到国父纪念馆

走了很远

仿佛从广州到台湾

又仿佛在历史教科书里

一页页地丈量长短

 

台湾的故宫

只有三层的空间

那些用军舰运来的国宝

默默无言

也无言地浏览

 

李登辉的

张扬在台北市政府和议会门前

导游偶尔提起阿扁

这两个名字

不必说出判断

 

101大楼高入云端

三十七秒电梯准时到达

不是顶点

环绕一圈

默诵那句 把栏杆拍遍

 

曾一次次站在海峡对岸

远望海天

今天对岸成了这岸

这个奇妙的换位

写进读后感

2018315日)

阿里山的树

 

这座山上

古木参天

那棵辈分最高的红桧

卓而不群

据说

矗立了两千三百年

 

四周随处可见

巨大的树根

殷红的血

被岁月干涸成不同的姿态

列小火车驶过

是盗木者的罪证

 

火车道边

横卧一棵“神树”

它倒下的日子很特别

那天紫荆花开

它轰然一声

海岛不寒而栗

 

春天时节

山上也有樱花招摇

摇动离去者的惋惜和眷顾

在我的视野里

枝头挂满

滴血的记忆

2018317日)

日月潭遐想

 

你把两块碧玉

佩戴在胸前

风来了

环珮叮当

我心里的涟漪

便波动成你的形状

 

美丽的西子

在远方遥望

托我带来

苏白二公

送你的

锦绣文章

 

几百年沧桑

在碧波里荡漾

洗去岁月铅华

依旧华夏模样

站在潭边

不理云鬓不贴花黄

 

只留一缕

期盼目光

刻入千载清凉

盼你明日携手西子

舞一曲

盛唐霓裳

2018318日)

右面是海

 

从台南向台北

沿公路疾驰

右面是海

千堆雪浪拍打着海岸

拍打着车窗

太平洋的浩瀚

一股脑

涌入血脉

 

右面是海

海浪

把岁月的窗子推开

海天苍茫处

是苏翁吗

手捋长髯吟诵

大江东去

改成面朝大海

 

右面是海

我在海的这边

谁在海的那边

其实我的四面都是海

这海岛是一条船

一个山寨

 

有七面旗帜插进这里

生旦净末丑

相继登台

我侧耳倾听

大海诉说

谁用变换的色彩

涂抹这片蔚蓝的空白

 

右面是海

大海澎湃

溅一车窗雨点

海风向车后吹去

听不出它的表达

我一直颠簸

在海的左面

2018318日)

 

风轻云淡

 

今天晚上

住在花莲

也许

我们入住的民宿

墙壁

还残留着震感

 

太鲁阁那条路

大海一起蜿蜒

明天

我们将绕道而行

把惊心动魄

留在词典

 

少了断崖绝壁的惊悚

不算遗憾

回到住处

百度几幅图片

复制进相册

就当“客串”

 

俯身细听

大陆板块和海洋板块

挤压的声音

我轻轻说

你俩别闹

一切 等我们走远

 

偶尔几声犬吠

似是报告平安

对岸有微信

发来问询

我回一句

风轻云淡

2018318日)

昨日地震

 

出行的时候

说地震

夜宿花莲的晚上

讳莫如深

早上醒来

却也毫发无损

 

离开的傍晚

你轻轻地

摇晃一下腰身

送行的礼炮

也没听到声音

 

漫步西门町

就当台北的大栅栏

“总统府”前

没看见那个女人

楼顶的夕阳

迅速下沉

 

离开前

反复玩味

酝酿一幅对联

说玩山玩海玩日月

说买玉买钻买珊瑚

不提初心

 

野柳地质公园

千年风化石

“女王头”看罢古今

仙女留下一只鞋子

在礁石上

海浪洗不尽沙尘

 

返程途中

浏览地震的新闻

用手触摸

岛上的五条山脉

摸不出几千年

震动的裂痕

2018321日)

 

(八)画圈

 

有一位老人

在中国的南海边

画过一个圈

想一想

我比他还多画了一个

去年在海南环岛

今年环岛台湾

两个圆圈

拼成一辆单车

驰骋在深蓝

 

太平洋的来风

惊涛拍岸

我目测

台湾海峡巴士海峡的宽度

把回归两个字

牵拉成

北回归线

瞩望岁月

凝铸成

野柳的风化岩

 

抬眼蜿蜒的海岸

你飘摇成一条船

我一寸一寸地抚摸

把船舷摸遍

从台北到台中

从台中到台南

又回到桃园

买一颗台湾玉

就选择船的形状

戴在胸前

 

环岛的路

有断崖有深涧

有百曲千弯

在日月潭边留影

与阿里山神木为伴

晚上去看夜市

没有带伞

雨下个不停

淋湿了我的脸

还有你的蚵仔煎

 

八天环岛

我知道

这个圈没有画圆

从起点到终点

却花费了半个世纪的夙愿

和导游分手时

悄悄对他说

等我盼的日子到了那天

我当导游

请你回祖国画一个圈

2018322日)

 

橘树丝语

我用蹉跎的年轮长成秋天的树曾经的绿叶阳光披拂风来了它晃动几下那是叶对根的倾诉

等你橘树下

长按关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