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王绍叶:紫荆吟 | 原创新作

楼主:原创海南 时间:2018-05-15 17:11:56





紫荆吟

文|王绍叶Wang Shaoye



当冬天的寒风袭来,在南国的街道两旁,迎面摇曳的全是繁茂的花树,树枝婆娑,树冠如盖,花朵缤纷,紫红色的,粉色的,白色的,形成一条条长长的花廊。这就是紫荆花。紫荆花花期长,而且花事又极其繁盛,枝头发出成串的花蕾,竞相绽放。所以,以浓于胭脂、烈于火来形容它,一点也不为过。


因此,我把它喻为南国的岁寒之杰,虽然它没有松梅的高洁奇异,但却有着俏丽的容颜,和壮美的形象兼备。紫荆,曾经是我青春时代的象征,也是我的精神慰藉。在冬天的料峭里怒放的紫荆花,有如在青春寂寞和躁动中的我。那时,我写下这样的诗句:紫荆,惨红的花朵,似冬日的阳光。惨红的,令杜鹃也悲绝。你不该开放啊,在这阴晦的田野,在霜天廖廓时节。如我这不遇的青春,在周遭压迫下,挤出溢着热气的血。


对于紫荆,我有一种难以割舍的感情,每当看到那紫荆花开,总让我的心为之怦然而动。紫荆花,负我初恋的情思,惨红的花,在我的意念中,甚至比爱情更悲烈。在异地,当我第一次看见它,就象一片青春的云;当我面对她,如饱尝一场悲烈的爱情。直到现在,我还隐约感到,似乎我的青春,还在那一片山野间游荡,伴随着紫荆的花季,也许它乐而忘返了。


故地的紫荆,妖娆而明丽,让我想起我想起在异地时,与我相伴的紫荆树,不知今日它还好么?不过,据说,我昔日所在的企业,由于资源枯竭,早就停业,人员也大都散布各地,那一片山野该更加寥索而冷清吧。而我所熟悉的紫荆,是否仍在自开自谢,无人顾惜?只是与紫荆相伴的时光,却又浮现在我眼前,挥之不去。


当我在异地,因为生性沉郁,不爱人境的喧闹,只爱独处。而往往独处多时,却又常常感到这境界太空虚,于是就寻找依托。在我的居所旁,有一棵紫荆树,它和别处的相比,也没有什么特别,也是一身婆娑的形态,顶着一片浓浓的绿荫,可是,它却是我昼夜的伴侣。我常常站在紫荆树下,怯生生守着脆弱的宁馨,但我只愿有籁音发生,来把这境地惊破。


有时,忽而听到,一颗叶片幽幽地,掉在泥地一声;悄悄一声,更衬出境地的深广;深广里,更有不可企及的追觅。似乎这幽幽声息,叶落阶前,似郁闷胸膈之嘘叹;幽幽,似叶飘红尘,如少女之迷惘;幽幽,似漂泊之涯,跌入无限空茫;幽幽,是灵之堕落,由天国向现实屈降;站在紫荆树下,四周稍无籁音,灵魂在夜的怀抱中,进入静谧的安眠。我所感受的紫荆,没有轩昂的气度,枝叶总是垂向地面。但我就倾慕于它的平易、亲近,不会给我以精神的威压,可与之进行神思交流。我常常在树下闲看,懒倚;或者信步,凝思。我忧,它给我温存;我喜,它给我以冷静。而当它经一夜风雨摧折,我便为它悲叹,为它掬泪,然后用我的手去修剪梳理它的容颜,为它除去创伤。不几天,它又可以用柔嫩的喉哼唱了,我深知它的心意。


有时候,在狂风暴雨中,它的枝叶放荡而凌乱,似嬉皮玩世,那意志颓落者的披发。有声响苍老嘶哑在窗前,那是黄叶在坠下。这声音与我心中神秘呼唤相仿佛,把生命的秘密昭示我。世俗形体只是精神枷锁,为柏拉图理想献身的人们,愿把虚无的生命全抛下。那落叶声,犹如心灵深沉的奏鸣,难逢的知音。此时的紫荆形象那么晦暗,枝叶间却隐藏太多的思想,和我的心灵交流,因为孤独的心相对,不会互相排斥。


即使是在闷热的夏夜,旷野里也难以寻得风的踪影。我的斗室已是蒸笼一般,只好逃避。可是它却以柔柔的叶子,去羁留丝丝游风,放在叶儿的掌上,作得意的赏玩,它是自乐呢,唯我心知。最是那淡淡的月色下,密枝疏叶间欲透未透,偶尔筛下几处光点。我想到家乡田野渚洲上夜栖的鹭鸟,也似这般情景,只不过更迷惘些。


在这境地,几点光便够了,更能衬出奇妙,犹如昏昏然的懒散中,闪过振奋的思想。踱至离树梢远些的地方,便看到它那月下整个身影,洒一身银白,似拖曳着衣裾的仙子,静穆穆的,只有我知道此时的它,有无尽的梦思,梦见花,梦见春,也会梦见灼日和冰霜。它的梦是那样的深,我的身心也早已慵慵倦倦了,任那月色洗濯,洗濯,消尽白昼的烦忧。


不过,也别看它一身柔弱,却能披挂着火般的锦衣,向冬天里进取,向冬的肃杀里带去温暖和热情,它是冬天郁积的胸膛里热腾腾的血啊。季候刚刚望秋,地温还没有完全凉下来,它便抖着一树红花,就这样直到明年的暮春。人们都把梅花当作春的使者,可是君不知紫荆更是早行人,它不但告诉人们春的消息,而且在漫长的冬季里,时时给人以春天的坚定信念。当梅花还不见影踪,桃、李还杳无音信的时候,紫荆花已经盛开在南国的大地上。它总是告诉人们:冬天已经来到,而春天就不会遥远。它柔耶,抑或傲耶?


两年的独处,唯有紫荆为伴。我亲见它长得更加繁茂,更加生机勃勃,但它还是一般的平易、亲近。我爱紫荆,爱它那可爱的品性,它疏懒却不会沉沦颓落;它怡然自乐,而毫不喧嚣;它娴静柔弱,却具有不屈的生命;它开花,却不择诗心萌发的季节,不带御使之命。它就是它,犹如我就是我;它是一棵树,我是一个人。





海南省作家协会微信公众号   信箱370556368@qq.com

长按   /   识别   /   关注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