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章婆情系万寿桥

古风古城2018-07-10 15:32:09

(大家新年好!给大家拜年了!农历新年第一篇给大家推送一个感人的中篇故事——一段关于皂市万寿桥,也称西大桥的传记。如果您喜欢我们的内容请向您的亲朋好友推荐,谢谢!)


(皂市万寿桥,也称西大桥,图片来自大天门论坛)



丈夫托梦,魂归故里被河水阻隔;

妻子立言,善举一乡为亲邻搭桥。

 

(一)

 

六月天气炎热,章婶将架在渡口处的油伞,移到自己的小木屋门前,困倦的坐在茶桌旁摇扇打瞌睡。正午的太阳放出白灿灿的光,行人渐渐稀少。近一个月没有下场象样的大雨,俗话说:六月天,三天不雨是小旱,五日不雨是大早。何况快一个月。

 

长汀河岸边的垂柳,被晒得失去了往日的嫩绿,微微卷起的叶片没有了光泽,侧耳可听得见河水被蒸发咝咝的声音。邱家巷的青石板烫得下不去脚。扇子扇的也是热风,车马过街扬起的尘埃仿佛可以点燃。正是

 

“十里湖光困小舟,五华晴色散风流。浮云欲别依然在,却是昏昏热上头。”

 

章婶今天已卖了近十土壶茶水,太阳偏西,眼看还可卖上几壶。章伯正准备烧一锅开水摊凉下午用,女儿娇娇热的说想吃西瓜。章婶和章伯中年得女,视为掌上明珠,取名娇娇,今年五岁。章伯有些为难,如果象往年此时还有西瓜进市,今年天干,瓜没有了踪迹,连秋瓜的藤子大多被干死了。正犯难时,章婶说:“今天有个过渡的人讲,在西屋台三眼石板桥旁,还有一厢西瓜。”章伯听了戴上草帽就要下河过渡去。章婶叫住了他,章伯问:“为啥?”章婶说:“从昨天开始,成群的蚂蚁在搬家,灶台上走水反潮历害,现燕子和虰虰贴在地面飞,京山方向云层厚重,怕变天。”章伯回答:“没事,快去快回。”望着章伯离去的背影,章婶后悔多了下嘴。

 

章伯疾步快走,闷热得浑身是汗,也不觉得累,只要女儿娇娇高兴。章伯踏上三眼桥,就看见了那厢西瓜田,田旁有栋小瓦屋,屋后栓着一条小黄狗,狗伸着舌头直喘长气,无精打采的对着章伯汪汪叫了两声,趴在地上也懒得动。章伯扣门无人应,只好坐在树下等。京山方向厚重的云层,逐渐在升高,很快占住了天边一角。而且伴着沉闷的连环远雷和密集的闪电。章伯心急如焚的翘首远望,还是不见种瓜人。心想:先摘走,日后付钱,但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如果被过路人或者瓜主恰在此时撞见,就背上了偷的贼名。迈动的脚步停住。半个时辰过去了,乌云直扑皂市,树被吹的一边倒,灰尘满天,苍黄一片。再等下去就是恶风暴雨了,章伯决心离去。种瓜人却回来了,两人见面认识,简单的交流了几句。种瓜人没作任何犹豫,就摘了两个西瓜递给章伯说:“你这人太厚道,两个西瓜有么说不清的?大雨眨眼就来了,等雨过了再回。”章伯归心似箭,那听得进去。无奈,种瓜人拿出斗篱和簑衣塞给章伯。

 

闪电和滚雷直扑头顶,狂风大作,接着是大点子的雨,雨一来就猛,就密。雷越响,风越急,雨越大。看着天变得这么吓人,章婶在屋里急的团团转。过往的行人象被捅了马蜂窝的蜂子,乱窜,乱跑。章婶不时向渡口对岸眺望,不见章伯。渡船停止送客,船系在河堤柳树杆上。片刻天变的黝黑,章婶借着唰的一道闪电,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对岸正准备下河游过来。章婶拚命的喊:“不要下水,山洪马上下来了。”闪电只给了一秒钟的光亮,然后漆黑一团。倾盆大雨从变黑了的天空直泻而下,这不是雨,而是倾盆泼下来的水,是黑暗中的水旋风。闪电再次扯亮时,照的是堵水墙,什么也看不见。章婶的呼唤声只有自己听得见。手中的油皮伞被风吹翻了面,惊慌失措的章婶口里念到:“千万别让河水吞了。”劈雷和闪电几乎同时到地面,呼隆,咕咚声连续不断。章婶忽然想起了娇娇,回屋抱着钻在被窝哭成一团的娇娇说:“别怕,有妈在。”

 

(二)

 

一场暴风骤雨之后,天微亮,河对岸什么也没有,万寿大院汪洋一片,河道上是奔腾而下的山洪,流动的水声,呜呜象小孩在哀叫。章婶脸色苍白,眼睛浮肿,己无力呼唤。章伯终究没有回来,也无半点信息,是死还是活没人告知。

 

章婶依旧在渡口处烧水卖茶,织鬓发网,卖酒粬子,只是满头黑发变成银灰色,再也没有往日的笑容,常穿一套斜扣黑布裤褂,高领,瘦袖子,领高的遮住了半边耳朵,后发髻用自己织的小黑网罩着,将面容尽量的缩小,让表情收藏,衣领,袖口边镶了白边,说明在为夫守孝。只有一个印在蓝花围裙上的喜雀,是为娇娇留的。这时人们开始改口将章婶叫为章婆。

 

 “人寂寂,信茫茫,杜宇声声唤岁凉。天意惯经霜雪老,古今幽恨亦平常。”

 

辛劳和思念确实让章婆苍老了许多。章婆不是那种温雅的女人,生活的艰辛把她磨练得非常坚强,很少有人看见她掉眼泪和抱怨命运。章婆的生活渐入平静,她只有一个心愿,把娇娇抚养成人,嫁个好婆家。

 

在娇娇十二岁那年,是个春天的夜晚,章婆突然听见熟睡中的女儿在说梦话:“妈妈,爸爸回来了,在对岸不能过来。”看着娇娇露出的喜悦之情和眼角着急的泪花,章婆抑制不住眼泪涮涮的往下流。这是他爸爸在托梦,想回家看看却被河水拦住了。女儿呀!你问爸爸,他何时再还乡?到时定有桥相连接。这些年,她亲眼目睹了长汀河上乡亲们隔河渡水赶集不方便,时有悲剧在渡口河上发生。想到这里,章婆立誓,要号召全镇人在长汀河上,架一座永久型的石桥,为民解难,也不负丈夫的梦托。

 

(三)

 

“万想千思睡不成,伤时有涕恨无能。誓言已定何惧老,不肯凄凉半夜灯。思慎重,想分明,忍将愁味化豪情。此时心事皆生意,筑路搭桥煮石羹。”

 

章婆打定主意彻夜未眠,天亮烧茶水摆好摊,叫娇娇看护,自己一个人到街口杨泗庙找胡铭居士。进门正厅立的是杨泗将军雕像,身穿铠甲,头戴金盔,右手执一钺斧,双目炯炯。章婆跪下口中念到:“杨泗将军,您是一位敢于斩杀孽龙,平定水患的大英雄,也是位治水有功的大将军。今日卖茶水的章婆,想号召全镇的乡亲们,在长汀河上架一座永久性的石桥,解渡河之苦,来去不便之难。希望得到您的点化和保佑!”说完叩头敬香。

 

站在一旁的胡铭居士,听完章婆的求愿之语,感动的老泪纵横。没想到自己一生没有实现的夙愿,让一个孤寡女人说出来了。他马上请章婆坐下,递上热水感激的说:“听了你一番言语,深觉惭愧,我这生的梦想,就是在长汀河上架座石桥。以前用尽办法架的石墩木桥,经不住风吹日晒雨淋,马踏车辗,给过桥的人反带来了安全隐患。后来又因银子问题没能维修和再建。现疾病缠身已是归土之人,没有那份雄心壮志了。今天看你一妇道人家,孤儿寡母有如此雄心,确实敬佩。我将儿子胡士逵交给你,听你使唤,全力协助你,凡是跑腿的事交给他。”胡铭居士降低声调,带点叹息的说:“建石桥还涉到很多的问题,不光只有银子就能建成的,还要有超一流的掌墨师傅,和一批熟练的石匠,石料石场也是个问题。”

 

章婆信心实足的回答:“皂市已不是过去的皂市了,如今商贾云集,商业会馆经营旺盛,南来北往的有钱人,信息灵通人士增多。前可在这片土地上捐款建‘白龙寺’和‘羲农殿’,我们为什么不能号召乡亲们建座方便众人的桥呢?只要杨泗庙帮会领个手,银两我去化缘。” 胡铭居士叫出儿子,对儿子交待一番。然后对章婆说:“我们到隔壁去,里面住着一位高人,每天屋脊上晒着一双布鞋,不见人拿上去,也不见人收下来,就是白天有,晚上无。从鞋的样式看,是名南方水乡的隐士。水乡石桥多,会建桥的能人不少。”

 

父子俩和章婆来到隐士的门前,见一小童在学毛笔字,胡铭居士刚要开口问,从堂屋鼓皮后面里传出声音:“三位贵人,何事莅临寒舍?请隔帘说话。”胡铭居士说明来意,并点破隐士高人本领。隐士叫回小童说:“本人己退出江湖,隐居在此,不想管世间繁事,不料被贵人识破,此地己不是我久留之地了。但修桥补路是天下的大善事,我虽没有建桥的本领,但在下江一带确有朋友会此术。看在你们一片诚意的份上,我走一趟。”姜婆非常激动的说:“你什么时候走?我先回去拿些银两,给你作路费盘缠,和找人打理。”胡铭居士和儿子还要说些感谢之类的话。里面半天没有动静。小心推开房门,空荡荡的,连小孩也没有了踪影。胡铭居士一惊,吓的晕了过去再也没有醒过来。

 

(四)

 

章婆叫木匠给定做了一长方形板子,上面写着:建桥捐钱,竖碑立传。放在渡口处,每逢人过河就说:“有多少捐多少”。等赶集的人散去以后,她就挨家挨户去化缘,那里人多就有章婆的身影和声音。在她反复劝说下,人们有的疑虑,有的在观望,有的在等待,但没有一人反对。如鲜鱼街“鄂城书院”的老板,华麓门“晴川书院”的汉阳帮主,戏巷子“安徽会馆”的馆长,还有皂市本地富豪们,对章婆称赞有佳,笑脸相迎,好言敬送,就是没有行动。

 

两个月后,乡亲们才相信,章婆的言行,不是一时的心血来潮,也不是中年伤夫,思亲心切的恍惚举动,而是真心实意的在想建桥。乡亲们再仔细观察,章婆端正匀称的眉宇间,是坚毅,是决心,她观察事物,判断事物的能力,比一般的人更高瞻远瞩些。正是

 

“长汀好,水秀与山青。自有琼花兼皓月,民风淳朴更谁争,容易见真情。”

 

那天从长汀河上来,三名操着外地口音的客人。他们来到章婆的茶摊前,看着木板上的八个字,从行里包裹中拿出一双布鞋,对章婆说:“我们受这双鞋主人的委托,到贵地协助你们建桥来的。” 章婆喜出望外,丢下手中的活,引三位客人去杨泗庙,找胡士逵和帮会的人。

 

在杨泗庙客人自我介绍,领头的姓鲁,是鲁班的后代,为掌墨师傅;一位年长者姓李,是石匠,会雕各种飞禽走兽,犹善刻龙,狮子等;年轻姓刘,懂风水,会测算制图绘画。客人被安排在庙里休息,三人放下包袱,草草的吃了点东西,马不停蹄的要去看现场。

 

章婆领着鲁师傅等三人,来到邱家巷河口,介绍说:“此处是建桥的最佳位置,地脚硬,稍挖深点就是马黄土,结实的很,好打基础。北面是个大内弯,能减缓上面山洪的冲击力,桥身安全。这里河道不宽不窄,两岸有宽广的施工场地,有多少石料都堆的下,这里是渡口,大小道路在此相会,人出进方便。”鲁师付听完章婆详细的介绍,想问又无话可问。只是年少的刘师付问了下,历年的最高水位。

 

看完桥址,鲁师傅又要去看石料场,章婆也一路随行。五人带了一袋锅奎两葫芦水,租了辆马车,风尖仆仆的往团山赶。仰望蓝天下的团山,没见树木,只有零星的小草长在石缝中。山在太阳的照耀下青光直射。不说建一座桥,就是用青石从团山铺桥到皂市也够用。章婆很是激动,但见鲁师付眉头紧锁,露出为难之色。鲁师傅沿路看见湾落,家家主墙用的石头和园墙用的石片,全不是建桥用的好石料。鲁师傅说:“此山的石料足够,但材质不好,不是上等的石料,如果是青果石和黄金沙石就好了。虽不是土夹石,叶岩石,却有层次,日长月久容易风化起层。也有好点的,不过长的蛮深,废料费工时,造价要高。”章婆说:“有就好。”



(五)

 

正是“长汀河岸湖山上,秋色霞光八面开。皂角子成宾雁舞,木犀花发野莺来。五华锦绣寺迎日,风国笙箫竹映台。且待扁舟一系缆,石桥稳稳向蓬莱。”

 

三位师傅关在杨泗庙几天没出门,噼里啪啦的算盘珠子响到深夜,饿了就煮几碗章婆送来的和切面。建桥方案和预算拿出来后,皂市帮会邀请镇上的富豪绅士名人,听取建桥意见。合计统一后,章婆拿着画图,率先在渡口处悬挂,并不厌其烦对过往人群讲解:“未来的桥建在邱家巷西街口,对岸是万寿大院,桥长93.3米,宽5.3米,高6.19米,为七孔石拱桥,面呈拱形,中间三个孔洞的石板上,雕有‘八卦图’,上方石板上刻画七部古戏人物,桥身有三条石龙,头向北,尾面南,起泄水美观作用。桥上两边栏杆竖石狮子一百个,(即桥头各两个大狮子,中间栏杆九十六个)寓意百狮护桥,万年不倒。桥两头还修二十四坎的码头,供挑水洗菜等用。预计工期四年,所需银子一万两。”

 

此时,乡亲们才真正相信,章婆的言行非儿戏。顿时章婆的形象在大家的眼中,迅速高大起来。捐资的乡亲们都说:“一位孤儿寡母能将年轻时的嫁妆,金银首饰细软变卖,和自已毕生的积蓄,共一百两银子,全部拿出来建桥,我们还有什么可说的。”捐钱的热情被调动起来,纷纷找章婆,胡士逵交钱登记。钱多的多捐,钱少的少捐,真拿不出的,自愿到工地做义工。

 

一七八五年九月初九大阳节,建桥奠基仪式在长汀河旁举行。那天秋高气爽,云淡风轻,两岸庆祝的乡亲们欢聚一堂,锣鼓喧天,鞭炮烟花直冲云霄。玩龙灯,狮子的队伍你来我往,胜过节日的景象。

 

章婆一改往日凝重的神情,满脸喜悦,容光焕发。头上扎了根棕色的带子,先前水红袍裙围在身上,一双金莲绣花鞋特别醒目。桌子上的茶水免费供应。章婆被众人族拥到奠基石的地方,大家递一把系着红绸的新铁锹给章婆,在掌墨师傅用石灰画的桥基印,挖了第一锹。 接着一队人推着狗头单轮车,木架运石车,在乡亲们的欢送中,从万寿大院出发,进山运石料。扬天的尘土渐远渐行。另一队人等章婆挖第一锹后,拿起挖锄,铁锹叮当响起来,挑着箩筐扁担的民工,喊着号子,下滩上坡运泥土。热火朝天的建桥场面,就此拉开序幕。

 

(六)

 

正是:“东风不解愁,炎夏又深秋。渐展虹桥影,还伸青石沟。远堤连蔓草,浅水入回流。朝霭晨烟里,长汀三两舟。”


说不尽长汀河的四季风采,建桥以来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也许是章婆善举感动了老天,八个桥墩下脚,孔拱搭架,没遇上大雨,施工顺利。

 

章婆除了每天烧水卖茶外,还要给工地石匠和民工们义务送水。有时忙不过来,叫女儿娇娇代劳。娇娇一到工地就玩得不想回来,她今年十三岁,正是充满好奇的年龄,聪明伶俐,大胆泼辣,记忆又好,喜欢看也喜欢问。她见李石匠在雕狮子就问:“为什么桥上要放狮子,狮子的样子有不一样的?”李师傅知道她是章婆的宝贝女儿,很亲切的告诉说:“狮子是瑞兽,百兽之王,勇不可挡,威震四方,不但可以避邪,且可带来祥瑞之气。狮子镇守在桥上,可保过桥人的平安。大狮子立在桥两头,左边狮子是雄狮,用右爪戏弄绣球,叫‘狮子滚绣球,’象征威武。右边的狮子是雌狮子,用右爪戏弄小狮子,叫‘太师小师’象征代代相传。”

 

娇娇又问:“为什么还要雕三条龙,头北尾南?”李师付又讲:“龙管水,他可吸水,皂市的山洪从北边而来,来大了她吸走带到海里去。住在两岸的人就可不受洪水之苦了。”娇娇还想问,爸爸回来,桥上的狮子让不让?但又想,爸爸是好人,肯定能过来。娇娇的问题很多,章婆不叫几次,是不回去的。她不仅对李师傅雕的石狮子感兴趣,对刘师傅绘画的戏曲人物更好奇,还喜欢打破沙锅问到底。

 

一次,娇娇送茶回来,手提土壶,拿着陶器红碗。看见刘师傅扒在青石板上画画,高兴的问:“画这么多人物,人在上走会擦掉,可惜。” 刘师傅说:“不会,我画好了,还要照样子凿出来。”“都画的什么人物?” 对娇娇的问话,刘师傅也是百答不烦。还细心的将戏中人物的台词,唱词讲给她听。刘师傅一面画一面讲:“这桥有七个孔,我要在每个孔上画一曲戏,涉及到生,旦,净,末,丑人物几百个。第一组画《三国》里的《群英会》,讲的是火烧赤壁之前,众英雄在一起的人物。象这座桥也是众乡亲们出力出钱一样,都是众英雄,章婆象里面的诸葛亮。第二组画《水浒》中的《武松打虎》,建桥象武松一样,迎难而上。第三组画《西游记》里的《孙悟空大闹天官》,叫人敢做敢当。第四组画《宇宙峰》的正义之剑。第五组画《白蛇传》中的《雷峰塔》,第六组画《梁祝》,第七组画《二度梅》……”娇娇听刘师傅讲戏入了迷,每次都拉着妈妈一起听。

 

(七)

 

正是:“才见春归春又来,长汀风景未曾哀。雕栏应许天机泄,凿石先将地脉回。总有坚心消雨雪,更多善举拒云雷。五华山霭轻烟里,一座新桥南北开。”

 

一七八九年底,经过四年的建造,连接长汀河的石板拱桥即将架好通行。四年来,进山的石匠和民工们,住在团山脚下,开山砸石,把凿好的石料毛坯,运往皂市,不知推坏了多少辆狗头单轮车,压塌了多少运大块石的木架车,不知磨穿了多少双布鞋和草鞋,也不知流了多少汗水。在皂市施工的师傅们,抓紧每一个工作日,战酷署,迎严寒,克服建桥中的种种困难和问题。终于盼到大桥合拢这一天。

 

当掌墨的鲁师傅在大桥中孔的正中心,嵌进一块阴阳平衡“八卦”图石时,上万的鞭炮在两岸响起,庆祝大桥接拢封顶。大桥竣工通行,定在十月十五下元节(敬水神)。为大桥命名费了周折,乡亲们因感谢章婆的善举和辛劳,自发为石拱桥起名为“章家大桥”。章婆为此十分不悦,多次找皂市帮会和一些头面人物,坚决不同意。理由是以孤儿寡妇之姓命大桥的名,不利于风水,有损脉气。会看风水的刘师傅说章婆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他提出:“如果以五华山为西,可以叫五华山西大桥,如果以万寿院为东,可叫万寿大桥,因万寿两字吉祥,又在东面,紫气东来,书面用万寿大桥为好,其他两个随乡亲们自愿叫。”

 

通桥仪式定在上午九点三十八分,乡亲们以片区居住为单位,组织了祝贺的队伍,并在邱家巷搭戏台一座,用于竣工通桥主席台。还从汉口请来戏班,唱戏七天,唱桥面上刻画的曲目。在万寿桥两头扎有龙门,龙门上挂红彩带,灯笼和万年青枝叶。各处的龙灯,狮子,虾子,划彩龙船,打腰鼓的队伍提前都排练好,网湾渔船也披红挂彩,在水面上庆贺。还邀请周边的村,湾,院的农民带节目参加活动。

 

通桥仪式正点举行。人们在欢呼,在歌唱,在扭秧歌。在欢乐的人群中始终没有见到章婆。胡士逵和皂市的名流们到处找章婆,请她老人家,上台坐正中间,接受乡亲们的敬贺,但没有找到。

 

此时,章婆带着钱纸和香,蹲在她看见章伯最后一眼的地方喜极而泣,畅畅快快流了次眼泪。她边烧纸边说:“石板桥建成通行了,你想托梦直接回家吧!不用渡船了。”


(八)

 

正是:“万寿桥边柳半垂,河风送暖过东西。还指远滩寻旧影,缀新衣。莫道圣人无口诀,四年霜雪苦坚持。又到鹧鸪啼遍了,喜相催。”

 

经过四年的不懈努力万寿大桥建成。从此皂市的商贸更加活跃,南来北往的富人纷纷到此投资,各省市在小山城建立了七十二个商业会馆,皂市呈现一派繁荣昌盛,人丁兴旺的景象。可京山不高兴了,他们种的粮食,出的山货让皂市人收走了,钱也让皂市人赚了。另加山多水凉人丁稀少,形成地广物薄的局面。他们找风水先生测卦,说是万寿桥上的三条龙所为,压住了京山的脉气。头向北吃京山的,尾在南肥水流给了皂市,决定毁掉三条龙,并派两名坐探进行查看。

 

有天早晨,娇娇按照母亲的吩咐到大桥下洗萝卜菜。这时桥上来了一个年轻的和尚和个秀才,他们见娇娇人面桃花,青春靓丽,就想用言语戏弄她。和尚先开口说道:


“有土也念增,无土也念曾,去掉增边土,添人变为僧。僧和尚,谁不爱,经书木鱼随身带,有朝一日发了财,哪个吃你萝卜菜。”


和尚说完,秀才指着娇娇说:


“有口也念和,无口也念禾,去掉和边口,添斗变为科,科秀才,谁不爱,读书笔墨随身带,有朝一日中了举,我也不吃萝卜菜。”


说完二人哈哈大笑。娇娇跟着刘师傅学了不少的知识,现在有了用处,她听了之后嗤之以鼻,横看了他们一眼,嘿地一声站起来,对着他们说:


“你们听着,有木也读桥,无木也读乔,除掉桥边木,加女变为娇,娇娇女,谁不爱,一胎生了两个崽,有朝一日长大了,大的当和尚,小的中秀才。”


和尚和秀才被骂得灰溜溜地跑了。后来在一个风高雨急的深夜,一伙蒙面人,窜到万寿大桥,用铁锤将三条龙砸坏。万寿大桥虽被伤了美丽,但整座桥仍然屹立在长汀河上。




读完这么感人的故事,可以欣赏一下下方 ↓ 我们推荐给大家的音乐,点击 ▶ 播放

如果喜欢我们的文章,长按下方图片后,点击“识别图中二维码”,进入公众号加关注

推荐文章

(1)关于皂市的故事

《仰天咪叫的小精灵》

《不能忘的沧桑岁月》

《火烧皂市》上   

《皂市镇地名赋》

《风国风城》

(2)关于皂市的人物

《一代宗师梁玉苟》上  

《消息》

《那些年的那些人》

《三苟打豹》

(3)关于皂市的情绪

《记忆中的故乡》

《山城如画》

《五华山花园》

《悠悠故乡山和水》

《四季长汀河》

《他的风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