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读李南晖《读易观象惺惺录》札记

楼主:奇门遁甲法术符咒道术秘术方术风水镇法传承 时间:2020-06-30 16:40:31

一、简介

  李南晖《读易观象惺惺录》四册,130万字,甘肃人民出版社2005年12月出版。
  这是一部埋没于民间二百余年的鸿篇哲学巨著。他是清代易学大师李南晖的杰作。
  乾隆四十八年(公元1783年),《读易观象惺惺录》脱稿之后,作者李南晖占得履之九二,其辞曰:“履道坦坦,幽人贞吉。”他感叹道:“易道通坦,庶在此书,然百年后始当行世。今且幽之为吉。”于是将手稿秘密深藏在夹墙复壁之中。其后在动乱中他壮烈牺牲,家毁人亡,但《读易观象惺惺录》这部鸿篇巨著,却终于在战火中得存。时隔二百二十二年后的2005年此书终于出版行于世,比当初的预言推迟了一百二十年。
  李南晖,字仲晦,号青峰,又号西海云樵,生于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卒于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雍正十三年中举(1735年),此后,潜身于修身,治学,先后任甘肃秦州,河南桐柏,陕西中部等书院山长,桃李遍天下。乾隆三十年(1765)始授四川威远县知县,时年56岁。他为政清廉,爱民如子,筑路修桥,自费建书院,秉公理案,决断冤狱,惠被周县,贤声四达。
  李南晖是陇右真儒、大儒,他的一生是伟大的一生,他以修,齐,治,平为宗旨,注重立功、立德、立言,他是一位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文学家。著作甚丰,著有《慎思录》三卷,《憩云集》一卷《青峰诗稿》、《活人慈舟》、《活兽慈舟》、《青囊心法》、《孔门易绪》十六卷、《载道集》六十卷、《周易原始》、《读易观象惺惺录》三十六卷、《读易观象图说》二卷、《太极图说》二卷、《天水问答》一卷、《羲皇易象》二卷、《羲皇易象新补》二卷。
  以上著作均散失在民间,其中《慎思录》、《憩之集》、《青峰诗稿》,已于一九九三年挖掘、整理、校点、出版面世。《活兽慈舟》一九八二年已由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
  这次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面世的是:《读易观象惺惺录》、《周易原始》、《太极图说》、《羲皇易象》、《羲皇易象新补》、《天水问答》等。仅文字内容达一百万字,图片二百余张,共计达130万字篇幅,真可谓图文并茂。
  本书以《读易观象惺惺录》冠其名,共四册,他的主要特点是: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尊古而不泥古,崇贤而不惟贤,大胆而果断的摈弃了机械的单线思维模式,而进行多角度、多层次、全方位的立体思维,从而对前人在研易中所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自己新的见解,逐卦逐爻,逐字逐句,赜其源薮,寻其枝脉,原始要终;一扫两千年来《周易》研究中的尘氛迷雾,廓请了周易中理,气,象,数之来龙去脉,找到了打开《周易》研究大门之锁钥,新辟了一条《周易》研究之坦坦通途,即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
  第一,抓住理、气、象、数四个要素,在易之真面目上得其精髓。
  第二,追溯《周易》的源头——河图之数。
  第三,全面补绘周易图象,坚持按图解经。
  第四,正确运用六爻旁通理论,横向联系,疏通易理。
  第五,按易象验证卦、爻、彖、象辞,作出恰当断句。

二、解易体例辨析

  《读易观象惺惺录》解易的宗旨是:卦爻辞、大象传全部源自河图。李南晖拟定河图天地之数与八经卦的关系为:
       
  李南晖按照自己主观拟定的这个象数体系解易,再加以旁通,于是导致卦象完全混乱,逻辑上自相矛盾。以坤卦为例,地二地四地六,坎卦有地四,离卦有地四,震卦有地六,巽卦有地二,艮卦有地四,所以李南晖认为坤卦与坎卦、离卦、震卦、巽卦、艮卦都可以旁通。虞翻、来知德只不过是拿坤卦与乾卦旁通或错综,李南晖的旁通几乎遍布大部分八经卦,完全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的大《易》宗旨抛弃了!
  河图十数在八卦中出现频率也不对等:
  天一:1,地六:3
  天三:4,地八:3
  天七:3,地二:2
  天九:4,地四:4
  在河图中,五十为中,可以暂且以为体而不用。然北方一六,东方三八,南方二七,西方四九是对称均等的,何以出现频率不同?可见李南晖的象数拟定是错误的。
  而且,考古发现的数字筮卦也证明了李南晖的拟定是错误的。考古数字筮卦中,凡偶数皆可代表阴爻,奇数皆可代表阳爻,绝非李南晖限定的数字。
  虽然李南晖发明的体例是错误的,但这并不能掩盖他的历史价值。正是因为先儒夕惕若厉、兢兢业业的艰苦奋斗、不断尝试、不断失败,才有后世的成功。
  按各种记述和传闻,来知德与李南晖二人皆天界化世者也。或问:《周易》为天道,天人难道不能彻悟《周易》体例?曰:《周易》为天人地三界之总法则,虽天人亦不能穷尽其理也。

如,清黄宗羲为《梅花易数》撰序云:
  一日,置一椅,以数推之,书椅底曰:“某年月日当为仙客坐破。”至期,果有道者来访,坐破其椅。仙客愧谢,先生曰:“物之成毁有数,岂足介意。且公神仙也,幸坐以示教。”因举椅下所书以验,道者愕然,趋起出,忽不见。乃知数之妙,虽鬼神莫逃,而况于人乎!况于物乎!
  李南晖多次在他的著作中提到他得到了伏羲显圣的指导,这并不能说明他解易的理路就是合理的。这与来知德得到黄冠仙人的指导一样。包括李南晖在内的历代《周易》经师都有很高的卜筮水准,先知先觉只是《周易》四种圣人之道之意,而且卜筮并非《周易》的最高功用,《周易》的经文才是最高的。故《周易》虽鬼神而莫能逃其数。
  古圣先贤对我们毫无隐瞒,所谓“古人不余欺也”,所以无需显圣。况且伏羲的精华是“十言之教:乾、坤、震、巽、坎、离、艮、兑、消、息。”他的一切教言尽在《系辞传》。《周易》的解易体例也不会超出《系辞传》和《说卦传》。

三、举例说明解易体例之误

  如解观卦(569页):
  观孔子《序卦传》云:“物大然后可观,故受之以观。”
  观盥而不荐,有孚顒若。
  六画卦分上下看,上两阳爻为天,下四阴爻为若众人比肩而立,仰面观天之象,故其卦为观。四阴爻方而中虚,若盘然。下卦坤阴之中爻,即坎之初爻。坎水在方盘之中,若盘中有水然。外卦九五一爻亦人位,四阴在下,如盘水在其人之襟前。内坤卦中爻,即艮之初爻。艮为手。坎水在方盘之中,艮手又浸盘水之内,如人之盥然,有盥象。荐,进也。上九、九五两阳爻在前,六四、六三、六二、初六四阴爻在下,却立不进,有盥而不荐之象。《说文》:“顒,大头也。”《广韵》:“仰也。”《易》:“顒,严正貌。”上卦巽之初爻,即下卦坤之上爻。两阴在一爻之位,上下交孚,内外无间,有“有孚”之象。以六爻作一人看,两阳爻居上,於人为首。阳大,有大头之象,故有“顒若”象。四阴爻小而上仰,上端严而下祇肃,有“有孚顒若”之象。
  此象极难解,若不知卦爻之阴阳,彼此兼通,如何看得出圣人取象之义。
  李守力按:
  1.为了解释“盥”字,将坤与坎、艮旁通:
  李南晖将坤与坎旁通,理由是坤的中爻地四,坎的初爻也是地四(见上图表),因此二卦旁通。又坤卦中爻地四,艮之初爻也是地四,于是坤与艮也旁通。坎为水,艮为手,于是得出“盥”的象。
  不知李氏想到没有,按照他发明的旁通体例,坤卦除了不与乾、兑旁通外,其他五个经卦坎、离、震、巽、艮都是旁通的,这样得出的卦象还有“以类万物之情”的功用吗?

2.为了解释“有孚”之象,认定“两阴在一爻之位”:
  李南晖说:“上卦巽之初爻,即下卦坤之初爻。两阴在一爻之位,上下交孚,内外无间,有“有孚”之象。”
  由于初爻和四爻的河图数字都是地二,李氏认为这是“有孚”的原因。所谓两阴在一爻之位,是指初与四是相应之位(都是各自经卦的初爻)。然而这个体例并不能在全书一以贯之。如皆需讼二卦(349页):
  前需卦曰有孚,今讼卦亦曰有孚。何也?盖二卦皆乾、坎合而成卦。前卦乾下坎上,初九与九五迭用阳刚。本卦坎下乾上,九二与九四迭用阳刚。同出一体,虽有内外之分,固无彼此之异,有有孚之象。
  需讼二卦,相应之爻没有出现相同的河图数字,不符合以上“有孚”的体例。李南晖却说,只要内外卦有相同的河图数字,就是“有孚”之象。
  那么这种“有孚”的体例就非常宽泛了,《周易》64卦符合这种体例的太多了,但却没有“有孚”之象。如:《周易》上经,乾卦六爻三七九全部迭用阳刚,坤卦二四六全部迭用阴柔,屯卦三上皆地八,蒙卦初四皆地四,师卦初五皆地四,履卦初四皆天三、二五皆天七,同人卦初四皆天三、三上皆天九,大有卦与之同,谦卦初五皆地四、二上皆地六,豫卦三五皆地六,随卦三上皆地八,蛊卦三上皆天九,贲卦二四皆地四、三上皆天九,剥卦二四皆地四、三五皆地六,复卦二上皆地六,大畜卦三上皆天九,颐卦二五皆地六,大过卦二五皆天七,离卦六爻三四九全迭用,以上《周易》上经19卦全部符合李南晖发明“有孚”体例,却无一“有孚”。这只能说明李南晖发明的体例是错误的。

我们看李南晖对《观卦·大象传》的“易象”解读:
  574页:
  象曰:风行地上,观;先王以省方观民设教。
  按易象:观一卦之爻,于图中当地二地四地六、地二天七天九之数。自上及下观之,二七九之巽风在上,随风而旋,有风行之象。二四六坤地于下,以仰承地上所行之风,故有风行地上之象。天七之数,以阳处众阴数之上中,则天七之数尊,而众阴之数卑,有王象。卦主阳消,其先本为乾卦。今内卦初爻之天三,已变而为地二。二爻之天七,已变而为地四。三爻之天九,已变而为地六。其外卦之天三,又已变而为地二。所未尽变者,外卦九五之天七,与上九之天九耳。然内卦坤而不乾,外卦巽而不乾。合观内卦外卦所成之卦,则不为乾而为观矣。乾天本为君,坤地本为民。今既已大半变易,则乾其先焉者也。是九五之阳,其先何曾不乾,至此时则隐矣。此若先王已往,而流风犹在,故有先王之象。下卦二四六,全有坤地之数(575页),坤地象方,而二七九之巽风,顺行地上,故有省方之象。风为乾天之号令,所以吹醒地上之百物者也。今二七九之巽风既行,而二四六之坤地,无不顺以从之,有教化即设,民率服从之义,故有观民设教之象。

按:
  从李南晖对《大象传》的解读可以看出,他完全陷进了图书象数的泥潭而不能自拔。
  《大象传》的渊源,最晚可追溯至《尚书·虞书·益稷》舜曰“予欲观古人之象”。所谓“大象”,即是观上下卦的基本卦象。观卦上巽风下坤地,风行地上,于是先王效法此象巡行(巽为巡行)四方(坤为四方),观民(坤为民)设教。
  《大象传》“推天道以明人事”,其为上古帝王宗室之书,其书“先王”凡7见,“后”2见,“大人”1见,“上”1见,先王、后、大人、上,都是一个意思;其书出现最多的是“君子”,有53见。君子,取原始本义,君主之子也。
  李南晖为了解释“先王”之象,不惜使用消息卦卦变之说,用了将近200字。如果再用这个思路解释其他卦《大象传》的“先王”一定又不符合了。特别是《大象传》的“君子”53见,难道都是从同一个体例中得出的吗?可见其穿凿附会之极。

四、《读易观象惺惺录》的价值

  《读易观象惺惺录》成于《四库全书》选目之后,而当代《续修四库全书》的编纂者尚不知道是书的存在,今张叔铭、陈晋、权尚均等先生耗费心血编校出版《读易观象惺惺录》一书,具有重大的文献价值。

《读易观象惺惺录》成书于清代乾隆年间,此时程朱理学占有政治和学术上的主导地位,清代是专制体制,研究学问缺乏自由,李南晖在这种环境下研究《周易》必然带有时代的局限性。他在朱熹提倡河图洛书的基础上继续对河图做出深入的延伸,实际上已经远远脱离了《易传》解易的范畴,几乎将《系辞传》《说卦传》本有的卦象、爻象边缘化了。他对易学史上已经比较成熟的解易体例没有充分继承,相反却在备受后世争议的河图上苦心经营,系辞内证和当代的考古数字筮卦都证明他发明的体例是不可靠的。他的错误局限于当时那个时代也是必然的,由此可见《周易》经学之道是多么的难于恢复。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