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鲜花销售联盟

【连载】| 龙的传人2-永世相随

楼主:非文似我 时间:2018-05-30 21:00:43

微信号:FWIZARD

加关注

二里头的这座古墓,有几千年的历史了。具体的年代,因为历时过于久远,已不可考证。但从墓穴口的篆体文字来看,最早也早不过秦朝。

 

当年,秦朝开国,焚书坑儒,统一文字、度量衡,设立“郡县制”。白吃白喝的贵族就只能是贵族了,再无唾手可取的兵权可以随意把控朝局。不过,也有一个坏处,那就是养肥了一帮“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宦官们。若说明朝阉党一脉很是猖狂,推本溯源,可以到秦朝胡亥儿身边的大太监——赵高了。当年他一手策划,江山易主,谋害李斯,间接导致了秦的易主。除了有着太监的近侍身份外,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绿松石龙”了。当年,蚩尤战败,将此物交于凤妍时,为保完全,将一整块绿松石分割、打磨成了两千零二片。并预言得此石龙身上,一片绿松石龙鳞,便可拥有“蚍蜉撼树”般偷天换日的能力!当年的赵高正是得到了龙鳞中的一角龙尾。便可辅佐着胡亥,胡吃海喝,作天作地地玩坏了大秦。

 

传说,若是谁能得到龙眼之上的一片“绿松石鳞片”,便可亲自做这天下的王。算着时候,也快到了那个恰到火候的五千年了。加上那个——“此女得龙眼之上一片鳞,便可对这天下翻覆了云雨”的预言。总觉得,此次三人之行,必当是不能成仁、也必得舍身取义了。是啊……毕竟自古盗墓的就是九死一生。


当年卿如风的祖爷爷卿无情,自幼便生于盗墓世家,亦得着这个“龙鳞之预言”传家到卿无情这辈。他也曾想过要自己拥有这鳞片,动了贪念,谁知古语说得好哇“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上古有奇书三部《山海经》《黄帝内经》与《周易》,无一不是在给世人讲着——命由天定,人定虽可能在一定程度上胜了天,却很少人能真的看清自己的命数并认命。

 

古来看相之人,大都是身体有所残疾,只能待在有所局限的一亩三分地,看着往来的人群,等待着客官们过来求教自己的姻缘、子女缘、业缘、福寿等事宜。而他们这些算命之人,因为看得破天机,也相应地受到了惩罚——自己无能力去“造福”天地,翻天覆地,只能去给那些信的不信的、半信半疑的客官们解命避劫。

 

当年的小霏吉,还只有五岁的年纪,便拉着她的风哥哥前往城中最有名气的一个“胡瞎子”那里,嚷嚷着要让他给自己算上一卦,算不准不给钱。胡瞎子给人看了大半辈子命,大概这么小的年纪又是主动要求他来算卦的,不是第一个也是罕有了。


因为是瞎子,看不到人脸。除了听声外,瞎子让霏吉去抽花签,抽到的恰巧是洛神宓妃——上古时期伏羲氏的女儿,因迷恋洛河两岸的美丽景色,降临人间,来到洛河岸边,洛水溺死 ,遂被人称为洛神。

 

那时,居住在洛河流域的是一个勤劳勇敢的民族——有洛氏。宓妃初到人间,受到有洛氏热情款待,然而,有洛氏作为原始部落,并不懂得太多文明的捕猎之道。宓妃便“泄露了天机”,教会有洛氏百姓结网捕鱼,还把从父亲那儿学来的狩猎、养畜、放牧的好方法也教给了有洛氏的人们。

 

天上的神仙看到宓妃如此大胆妄为的去教化野蛮的人类,决心惩治这个分不清轻重的女子。这天,大伙儿劳动之余,宓妃拿起七弦琴,奏起优美动听的乐曲来。不巧,这悠扬的琴声被天神派到黄河此段水位办差事的河伯听到,这个浪荡的河伯便潜入洛河,看到了宓妃,一下子就被其美貌所吸引。于是河伯化成一条白龙,在洛河里掀起轩然大波,吞没了宓妃。从此之后,天上人间,再无宓妃的香魂踪迹了。纵使伏羲氏上天入地寻了个遍儿,最后也只是发现了河岸边茂盛生长的洛神花。

 

有洛氏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当时河伯欲玷污了宓妃清白,宓妃宁死不从,硬是把自己变作了河边的一株小花。此花为一年生草本植物,形似玫瑰般火红,又如玫瑰般多刺,难以使人亲近。花期不似迎春、芍药般开于春日里,亦不似梅花般傲骨吐芳,而是开在夏秋之间。其果实性凉,微酸。阴历十月过后,待叶黄籽黑时,将果枝剪下,摘取花萼连同果实,晒上一天一夜,待缩水后脱出花萼,置干净草席或竹箩上晒干。内服、兼汤或直接开水泡服之,具有敛肺止咳、降血压、解酒之功效。想来,多少也与当年宓妃与有洛氏之间的交往中,发现此族中人,在秋季天干物燥之时,多有咳喘之疾有关。在自己临死之前,也要化作一味可以治病的药材,方不负了身后这一身的皮囊!

 

瞎子拿着那一卦“洛河花神”的花签,思量了大半晌,等得后面排队之人都不耐烦了。结果却等来瞎子一句“今日其余客官一概不接待”的结果。又等了半晌后,他让霏吉把卿如风也给找个理由支了出去,才幽幽开口道“这位小姑娘,摆在你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皇后之路,坎坷无比亦古墓埋枯骨,第二条是丫鬟之路,坎坷磨难多但最后可以迎来一个善果……”

 

未等胡瞎子讲完,便匆匆加塞到“什么善果?”

 

“姑娘,首先你得知道我胡瞎子算命的规矩”,他将自己的拐杖指向斜上方45度处的牌子,上面写着几个歪歪斜斜的繁体字“請勿打斷我,切記!切忌!”。她尴尬一笑“请原谅小女子,过于着急了,念我是初犯,请胡道人放过我吧”随即抱拳作揖,让人看了好不可爱的一副样子。

 

瞎子虽然看不到,但从小姑娘鬼精的答复中,亦能感受到一种玲珑剔透,便直截了当“我建议你走皇后之路,因为丫鬟之路即便是走了,也必得回头来找我,问皇后之路如何走。”他顿了顿,见姑娘没有话要问他,便继续道“这个皇后之路,有几点若是做不到,就是万劫不复,尸骨无存。你且听好了,你跟刚才那个卿姓公子,有三生之缘,第一世,他欠你,第二世,你欠他,直到这第三世,才能互不相欠。可是,你要谨记,记好了!你两人万万是拜不得堂的,暂且不说你这一世桃花劫颇多,国内国外皆会经历。单单就卿公子本人而言,你当真,情到深处人孤独,物极必反,若是到了非你不娶的地步,那么他就不是真的爱你了。只会毁了你一辈子的清白!第二个,你这辈子有三次转折,第一次,是古墓历险;第二次,是游学他乡;第三次,是下嫁人夫,你要记住,绿松石龙的鳞片跟你有三世的情。你的前两个女孩的男人胸前必得佩戴着这样一块绿松石龙鳞片的,而你的两个女儿也不会由你抚养长大。若是你有幸生的了男孩,那此人将来必可统一世界!若是不可,那么就由你的后辈来完成此事……”

 

“道人,小女有一事不解。您说我将来的夫君胸前会佩戴着一块绿松石龙鳞片,可是,这世间的龙鳞不都在墓中?”


“非也。首先你说错了,我几时说那个男人是你丈夫了?其次,这世间,蚩尤造的龙鳞一共两千零二片,其中的两千零一尚在古墓。可当年秦时胡亥的大太监赵高,可是从墓里盗出来一片的!你可知,当年曹操为何一直坚持不懈要去组建军队盗墓?正是因为当年这片赵高留下来的龙鳞落在了一世枭雄手中。只可惜啊,这片龙鳞是龙尾处的逆鳞,本身不具备成才之气候,实为‘辅佐之用’。石龙全身凡两千零二片鳞,唯有两只龙眼正上方的鳞片,可堪为‘帝皇之贵’。而你要去盗取的就是这两片中的其一。这里你当知道,龙眼当中居右者为首,取鳞当取顺龙首右侧眼正上方那一片。切不可贪多都取,只能取其一,为后来人留一片念想。”

 

“后来人?”“对,后来人。准确地讲,姑娘并非蚩尤当年口中那位五千年之后的命定之人,准确的说,是你的后人。”“我的后人?”“是的,此人必是你的血脉,如果您选择成为皇后的话。”“好,我选择成为皇后,那请问我现在该怎么做?”

 

胡瞎子听了一分钟,方才缓缓抬起头,睁着两只没有眼珠的眼睛,望着她,空洞洞地“找到卿如风,他能带你入古墓,但是龙鳞需要你自己去取回来。并且,你千万不能许诺——永生永世非卿姓不嫁!切记!切忌!如果你不许诺,或许还可以改名,若是许诺了,则你这一生必将以不得全尸而留于古墓之中。”

 

“谢谢道人提醒,小女会谨记的。”布吉霏吉仿佛是下定了决心般的,在胡瞎子面前拜了三拜。准备离开之时,突然胡瞎子又开口“姑娘胸口往左三寸处是否有一颗朱砂痣?”

 

这次,霏吉真的不得不信了。她与这位瞎子素昧谋面,为何对于自己的私处如此了如指掌。关于这一点,就是连他的父亲也是不得清晰的,怎得一个道人就可以有模有样说得如此之准确?!

 

不待她回答,胡瞎子起身,进入内室后,随即说道“姑娘请进来说话。”


又过了一个时辰,布吉霏吉重新穿戴齐整后,出了胡瞎子的住所,来到卿如风身边。凉风习习,扑面而来,直吹得她晕头转向。脑海中,只记得胡瞎子贴耳的那句话“记住了,凤凰于飞,居左者尊!凤居左则万事成,凤居右则万事空”,手指滑过她的胸前,按在她的左胸上,顿时感到一股热流,从左胸到心口,再由心口蔓延至全身,一直冲到发梢,有那么一刻她感到自己的脸很红。或许是少女初次的害羞,亦或许是瞎子的话过于贴耳。总之,一切与她而言,还是过于诡异了。直到她平安入了王府内院还是头脑一片空白,记不得刚刚瞎子哪怕说得只字半语。第二天晨起后,方才慢慢记起来,独独忘记了那段在瞎子内室发生的事情。而这件事,在一百年后,二里头古文化出土之时,卿如风的后代卿宇文,在一具女尸的左侧胸骨里发现了一个改变了他一辈子的机密!是为后话,待日后慢慢道来。

 

布吉霏吉待父亲回府后,当着大福晋柳氏、侧福晋武氏、姨太太秋雨和伶仃等众人的面,将胡瞎子大概的“皇后之命”的话一五一十讲了一遍。大福晋说这是那个瞎子的胡言乱语,不可相信,侧福晋信佛只是口中默念着“南(na)无(mo)阿弥陀佛”,两个姨太太是没有说话的分量的,而老爷对此事的态度暧昧。自此之后,也就奠定了霏吉在王府的“未来皇后”之地位。只是老爷以“小女年纪尚幼”为由,暂时挡回了一度踏破了王府门槛的媒婆们。


此时,她人置身于黑漆漆的古墓冥道中,昏暗的烛无法让她估计自己走出了多远的路,只能一遍遍默念着胡瞎子的话,一遍遍安慰着“至少自己一定不会死在这里”。偶尔她还是会有一点担心,因为她预感,并不一定所有人都能走出这里……

 

想到此处,冷不丁一个寒颤。远处传来小红的呼喊“小姐,快回来!小姐,你在哪里呀?!……小姐…”一声比一声要微弱,一声比一声要急促“公子爷醒了,你快回来呀!小姐…”

 

她匆忙转头往回走,走了没十步便被什么东西绊住了。定睛一看,竟然是小红!没错,还有呼吸微弱的卿如风!她忙不迭地扑上前,抱住如风,口中喃喃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要活着!我们都要活着出了这鬼地方!”

 

突然,头上方传来一阵细哑到令人毛骨耸立的笑,“哈哈哈哈……我的小姐,你以为自己是谁!今日我且一定要了这浪子的贱命!”她抬头,看到小红狰狞的面孔,不知何时,口中长出了一排獠牙,脸色青得发紫,毫无血色,手中的指甲变成了细密的刺,又如蛇的信子,柔软带着粘液,灵活滑过她的脸颊,并登时变得锋利坚硬,抬起她的下巴。四目相对之时,小红说到“我的小姐,多么水灵可人儿,我若是男子,也必得尝尝这个新鲜的,可惜啊……可惜,我只是个下人……哎…哦!对了,我怎么忘了,你的生母布玲珑,不也是一个无缘做大的命么?到头来,连个侧福晋名分都不得,尸体不知葬在了那个荒冢呢!哈哈哈哈哈……”说到此处,又是一长串的大笑,浑然不给霏吉一刻插嘴的机会。

 

“或许你还不知道你的生父是谁吧?你也就只知道他不是你的生父吧?想知道你的父亲在哪儿么?”她从她的眼中读到了一种愤怒的渴望,“哦,哦,嘘…嘘…,我的小乖乖,莫急,莫急,不要着急”说着,将自己的一只蛇信子放在卿如风的胸口,撕裂了一小道口子。

 

她急了,顾不得小红的另一只手还摸着她的右脸颊,大叫道“住手!住手!……我求求你,你让我做什么我都依你,请你不要伤害他,求你了……”

 

“求我?你这是求人的态度么?这么多年了,你是怎么对我的,动不动就扇我巴掌,自己一个小情绪就罚站罚跪的,有种你去青石板跪上一个时辰试试!”小红把平日里积下的委屈一股脑儿全数倾倒出来。“布吉霏吉,你给我听好了!若不想让他死,可以,你得给我磕三个响头,给我捶背捏肩,搓脚心脚背,让我揉捏你嫩得出水的脸!并且叫我一声‘奶奶,我错了,我以后不再如此对您了’!怎么样?我的大小姐,平时养尊处优的大小姐,你敢不敢试试呀…”

 

有那么一秒的犹豫,只是一秒钟以后,她便眸光决绝地回答“你保证不伤她我就答应!”

“我保证!我小红做事情,这点担保还是可以有的!”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左手从半醒半昏的卿如风胸口间拿开三寸,并将自己的右脚伸出来给她“诺,大小姐,先给我拖鞋!”

 

仿佛间,她听到卿如风在轻声说着“不要”,但是她想不了那么多了,变淡淡答道“好,我都照你的做便是”……不知道时间流逝了多久,反正是好久好久后,小红终于满意了。她给她穿好最后一只鞋子,默默地看着她到“你中毒了,什么时候能好,请问你是何方神仙,要附体在无辜丫头身上?有什么请直接冲我来!”


“哈哈哈哈……”在不明方向的暗处,传来一阵不男不女的笑声“你终于明白过来了”,碰——的一声,小红轰然倒地,变回了之前的瘦弱模样。

 

“布吉小姐,欢迎来到二里头冥界都邑!我知道你想要的东西是什么,也会给你,并让你完好地走出去。可是……你的另个朋友要留下,”“为什么?!”“你知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你白拿了一样物件儿,总是要付出相等代价的。绿松石龙本就是上古的法器,是要以血来祭奠才可以动得的。我想布吉小姐不会不明白吧!”

 

“那除了血祭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么?”她不能放弃哪怕一丁点的希望。

“也不是不可以,血祭不成还可以用咒语,”“什么咒语?”“是要你去发一个毒咒!”“什么毒咒?”“很简单,就是要你当着两人的面,发誓‘我布吉霏吉,永生永世非卿如风不嫁!’”

 

叮——她的脑海中响起了胡瞎子的那句警语“你千万不能许诺——永生永世非卿姓不嫁!切记!切忌!如果你不许诺,或许还可以改名,若是许诺了,则你这一生必将以不得全尸而留于古墓之中。”下一秒,这个声音再次催促道“你只有三秒钟的考虑时间,三秒内请说出毒咒,否则——”“我,布吉霏吉,永生永世非卿如风不嫁!如违此誓,便下修罗地狱,永世不得超生!”还未等那声音的最后一个字说话,那句很难开口的话便字正腔圆地一个个从她的口中发出来……

 

下一秒,原处一排排的通道像是一百年后的自动感应系统般的,分层次的、一排排、一簇簇的亮了起来。远方,五百米处,便是那两千零一片的绿松石龙鳞。

 

摸了摸嘴角的一丝血迹,一步一步走向前,目光盯住了正对着龙身的左侧眼睛上方的那片龙鳞而去……



连载小说“好事难成双”三部曲之《吉妍双凤》,从2018年3月29日,每周一至周五在“非文似我”微信公众号一天一更,文章同步音频会在“喜马拉雅FM”《斐娘子私享》栏目中同步更新!敬请期待~

PS:鉴于时间统筹可能不那么容易,且配音若保质保量需要一定的环境。故而,喜马拉雅FM的音频更新可能会稍慢于文字更新,不过一般不会超过一周,谢谢谅解!



原创文章开通赞赏功能,下图二维码是苹果手机用户的赞赏渠道~需手动扫码识别~

点击“阅读原文”,看“三月特刊”H5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